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506章 黄金古剑

第506章 黄金古剑

  对宁凡而言,无尽海的修真资源级别不够,已不适合做为进一步提升修为的场所。

  离开越国已四十年,此刻丹术突破六转,修为突破蛮魔,宁凡去意已决。

  只是在离去之前,有些旧账,必须要清算清楚!

  “若是...若是我不吃药,姐夫也会伤心么?”

  “那...那我吃药...”

  “姐夫...只有你能找到我...只有你能听到我的心声...”

  宁凡的眼前,浮现出一个倔强任性的失声少女的身影。风雪言既然叫他一声姐夫,可不能让她白叫!

  既然她有麻烦,这巨魔族自然是必须尽快赶回去!

  “丹道友,周某与巨魔族有些渊源,无法对风雪言置之不理,必须即刻赶回巨魔族。这四个多月,多亏丹岛的洗魂池,周某才可以令丹术突破六转,这份恩情,姑且记下,来日再回报!”

  宁凡对苏颜、明雀二女使个眼色,竟是要直接赶赴巨魔族,不准备稳固六转丹术的境界。

  丹尊微微一怔,显然没料到宁凡一听说巨魔有难,竟走得如此匆忙。

  虽说丹术突破六转,并非一定要稳固境界,也可任它自行稳固,但却要花费更多时间。

  一般而言,在丹术突破后立刻稳固丹术境界,自然是最好的选择。

  宁凡不惜放弃稳固丹术境界,也要急于赶回巨魔族,显然是十分担心风雪言了。

  丹尊虽听说宁凡与巨魔族有些交情,却并未想到宁凡与巨魔族交情如此之深。

  “道友说笑了。道友于我有救命之恩,借用洗魂池这种小事何足挂齿。不过道友不必急着离去,老夫得到了洞虚、巨擎两个老家伙的求助,自然也要去巨魔族走一趟的,不妨让老夫与道友同行吧。”

  “同行?丹道友似乎重伤未愈吧?”宁凡亦是一怔。

  “呵呵,老夫与洞虚、巨擎交情匪浅,他二人遇到麻烦,老夫自然要全力相助,些许伤势算得了什么!且老夫只需露面,不必与人交手的。老夫乃是六转炼丹师,无论来寻巨魔族麻烦的是何方高手,都要卖老夫一个面子!”

  丹尊这话说得感情真挚,亦有些自傲在其中。

  宁凡深深看了丹尊一眼,此人身负重伤,也执意要去相助好友,且不论能否帮上忙,单就这份心意便令人感动了。

  这丹尊倒是一个可交之人。

  且丹尊修为不高,好歹是雨界第七的炼丹师,名头摆在那里,世人都要卖他面子,带他前去,多少也有些用的。

  “好,周某便与丹道友一同前往巨魔族!我等即刻便启程吧。”

  “道友莫急,老夫这里有两件东西,想要赠送给道友。”丹尊一拍储物袋,取出二物。

  一是檀木盒,盒中放有一颗六转下品丹药。

  一是一柄黄金古剑,剑身宽大,却并无锋刃,剑身上反倒有不少凹槽。兴许是因为年代古老,古剑有不少损坏的地方,威能弱了不少。

  宁凡接过丹盒,一嗅丹香,先是微微诧异。再一端详黄金古剑,则又有些惊讶了。

  “这是...养魂丹!而这黄金古剑...不会错,这是一柄‘遁剑’!”

  “道友好眼力!”丹尊佩服道。

  养魂丹是一种上古丹药,功效是稳固药魂境界。丹方早已散佚,丹尊并不会炼制,这一颗丹药还是在焚仙谷捡到的。

  而那黄金古剑,则是一柄遁剑。

  遁剑是上古才有的特殊飞剑,顾名思义,其作用只有一个,那便是用于飞遁了,而无法作为攻敌杀人的兵刃使用。

  遁剑将所有威能倾注在遁速中,唯有剑修才可驾驭,而若是将遁剑遁速催动到极致,往往还需要不少仙玉催动。

  那凹槽,自然是填充仙玉的。

  这两件东西都是古物,就算是丹尊,当年捡到这两件宝物之时,也没有一眼认出宝物来历。

  宁凡能够一眼认出两件物品,足以说明他眼力惊人。

  “若道友服下这养魂丹,可立刻稳固药魂境界,无需特意闭关。这柄遁剑的最大遁速,几乎无限接近碎虚强者,当然,想要催动至最大遁速,消耗的仙玉是非同小可的...呵呵,这两件东西,便送给道友了!”

  “多谢道友赠宝。”

  宁凡服下养魂丹,伴随着丹力炼化,药魂以不可置信的速度稳固。

  手持黄金古剑,宁凡眼露奇色,有此剑在,他赶回巨魔族绝对不会耗费太久时间。

  “这黄金古剑一次可载的修士有限,人若多了,遁速便慢。这样吧,让黄庭子、羊古跟我们乘古剑,其他丹岛修士,但凡修为高于金丹者,立刻整装出发,自行赶往巨魔族,不得有误!”

  丹尊向丹岛修士下了命令,看情形,竟是要倾尽丹岛之力援助巨魔族。

  “巨擎是老夫的至交,他只有这么一个女儿,有人想动他的闺女,先问老夫同不同意!”丹尊语气决然。

  宁凡有些感叹,这世间能为朋友做到这一步的人,并没有多少,而丹尊就是其中一位。

  洞虚老祖,巨尊巨擎,丹尊丹松子...这三人此生能够相识,真是死也不枉了。

  既然丹尊有心带全岛高手援助巨魔族,宁凡也乐意出一把力。

  “金丹修士遁速太慢,等到了巨魔族,都不知是何年何月了。我有一个办法,能将整个丹岛‘搬’到巨魔族。”

  “哦?有何办法?”丹尊大感兴趣。

  “将整个丹岛带在身上,一并带走!走吧,我等一起前往巨魔族!”

  宁凡一拍储物袋,取出一柄血红的纸伞。

  法力一催,纸伞撑开,散发出一圈圈淡红的灵轮光圈。

  光圈扩散至整个丹岛,整个丹岛一颤之下,竟被收入伞中世界!

  伞中世界,一座巨大的海岛从天而降,砸落在翻腾的血海上...所有的丹岛修士都惊呆了!

  这世界太疯狂了,他们竟然被人连岛带人收走了!

  外界,唯有黄庭子、羊古二人,被宁凡刻意留下,没有被收走。

  脚下的丹岛一瞬间消失,只剩一望无际的空荡海面,海水漆黑如墨。

  “小千界宝!且这界宝有些不凡啊...”丹尊目光一震。

  小千界宝本就稀少,但他好歹见过几样。一般的小千界宝,唯有在靠近他人一定距离内,才可将人收入界宝中。

  从未有哪个小千界宝,如这血伞这般霸道,一伞开,竟强行收走一整座岛屿!

  丹尊自然不知,这血伞刻铭有威力莫测的古妖灵轮,是一件攻击类型的小千界宝。

  不仅可强行收敌人入界,更可以利用伞中世界的血海,重创敌人!

  此宝,逆天!

  “走吧!”宁凡自不会与丹尊解释太多,只是对血伞下了法诀,抑制了伞中世界的血海攻击。

  如此,被收入伞中界的丹岛修士不会有任何危险,只需等到宁凡到达巨魔族,取出丹岛即可。

  宁凡扬手祭起黄金古剑,古剑迎风而长,化作百丈巨大。

  黄庭子、羊古立在剑尾,为丹尊**,助丹尊疗伤。

  宁凡则立在古剑剑尖之上,在他身后,苏颜与明雀大有兴致的欣赏着这柄古剑。

  “这柄黄金剑,真的可以无限接近碎虚遁速么?”明雀不可思议道。

  “我看过了,此剑最大遁速,的确无限接近碎虚,不过损耗的仙玉会有些恐怖。”

  宁凡本身就是剑修,满足**控古剑的要求。

  在巨剑凹槽中填充了五百万仙玉后,古剑化作一道金光,瞬息间朝西方激射了**十万里。

  这遁速,无限接近普通碎虚的瞬息百万里遁速,果然极快!

  “好快的遁速!”苏颜捋了捋风中吹乱的鬓丝,震撼道。跟随宁凡身边,总能见到些不可思议的东西呢。

  “傻弟弟,你真是捡到宝了,这柄遁剑损坏严重,遁速不及全盛之时的十分之三四。姐姐有办法彻底修复这柄遁剑,届时,你坐拥此剑,遁速便是雨皇涅皇都可以超过的。”

  心神之中,洛幽言语充满**。

  “怎么修复?”宁凡对这古剑颇感兴趣,若能修复,岂不是一遁可行数百万里,遁速甚至可超过碎虚五重天。有此遁速,可以办到许多事情。

  “只要你寻来一块拳头大的‘罡绿金’,姐姐便有办法帮你修复。”

  “罡绿金...还要拳头大...小幽儿,你总是爱和我开玩笑。”

  宁凡哭笑不得,罡绿金是一种炼制飞遁法宝的极品灵矿,极其稀有。一块指甲壳大的罡绿金便已是天价,可令无数碎虚老怪争破脑袋。

  让他弄到一块拳头大小的罡绿金,并不比让他突破碎虚简单多少。

  修复黄金古剑的事情,果然只能想想,不可以强求。

  嗤!

  宁凡不再多言,细心**控着黄金古剑。此剑遁速极快,对**剑剑修的神念负荷可不小。

  仅半个时辰的功夫,黄金古剑便飞遁了千万里距离。

  但**控古剑的宁凡,却好似飞遁了数十万里一般,神念空前疲惫。

  这便是越级飞遁的代价么...

  更让宁凡无语的是,仅仅飞遁了千万里距离,填充于黄金古剑的五百万仙玉竟然已经耗光了。

  这古剑也太消耗仙玉了一点吧!

  计算一下,跑两公里就要一块仙玉,真是太贵了!

  丹岛距离巨魔族起码有几十亿里,这要是用古剑跑完全程,便要花费数十亿仙玉...

  宁凡大感无语的望了丹尊一眼,正好看到丹尊无良的笑容。

  难怪丹尊愿意把这剑送给宁凡,敢情这剑太烧钱了,丹尊养不起...

  “罢了,反正我并不缺钱的。”

  他身上光是仙玉便有几十亿,道晶还有一万多,相当于五百多亿仙玉。

  或许这黄金古剑十分烧钱,但宁凡有信心‘养活’这柄古剑。

  且宁凡还发现,在越级**控古剑飞遁之时,他的神念由于超负荷使用,竟有一丝丝的提升。

  那一丝神念提升虽说微不足道,但对于神念接近问虚境界的宁凡而言,实在是弥足珍贵了。

  按照宁凡的推算,只要一路以念**剑,以剑飞遁,则赶赴巨魔族之前,他的神念便可顺水推舟突破问虚境界!

  “如此说来,这钱倒是不是白花的...”

  宁凡拂袖,又填充了五百万仙玉,古剑再次化作金光驰骋长空。

  如此之快的遁速,几乎是黄庭子、羊古生平仅见。

  二人亦看得出,要将古剑提升至接近碎虚的遁速,需要对神念造成何等负荷。

  寻常剑修,绝对承受不住这种神念负荷,而宁凡承受住了!

  黄庭子已惊得不知该说什么,羊古则满面自豪。他的师父是宁凡,宁凡能自如**控古剑,他自然自豪。

  古剑一路烧钱,日夜不停,一日可行近两亿五千万里行程。

  宁凡估摸着,按照这个遁速,只需十来日,便可返回巨魔族。

  这剑光一路西行,惊世骇俗,自然吓到了无数人。

  黑山海域中,一座孤零零的黑山海岛上,一批玄修正与另一批魔修拼斗,已有不少人死去。

  魔修仅有二十余人,皆是内海修士,大都是金丹修士,唯有一名元婴初期坐镇。

  玄修则有五十余人,皆是八百修国的修士,共有两名元婴中期坐镇。

  两批人争斗,是因为在这黑山海岛上发现了一处化神强者的遗古坟,想要争宝。

  而从双方势力来看,很显然,玄修有着绝对胜算。

  “可恨!尔等八百修国的修士,为何要入无尽海,与我等魔修争宝!”那元初魔修不敌两名元中玄修,性命岌岌可危,不由恼羞成怒。

  “哼!我等千里迢迢赶来无尽海,自然是为了在巨魔族分一杯羹!只要逼迫巨魔族交出魔像石板与风雪言...”

  两名正道元婴正自冷笑,忽然间,一道巨大的黄金剑光以不可置信的速度破海而来。

  剑光所过之处,黑色的海洋全部被分割成两半。

  那剑光猛然停顿在黑山海岛上空,骤然一停。

  剑尖之上,立着一个神情冷峭的白衣青年,正是宁凡。

  宁凡倒是没有想到,仅仅是沿路赶往巨魔族,都能遇到八百修国的玄修,看来此次前往巨魔族的强者不会在少数了。

  如此多的强者逼迫巨魔族,不知风雪言会不会有危险。

  “你、你是何人,难道也想与我等争夺化神古坟么...你可知我们是谁,我们可是南王国蛮道宗...你最好不要插手我们的事!”其中一名玄修元婴底气不足地说道。

  他看出宁凡厉害,却看不出宁凡究竟厉害到什么程度。

  故而只是报出了家底,希图稍稍震慑宁凡一番。

  他们蛮道宗的蛮王大人,可是一名窥虚强者。

  窥虚强者的名号一报出来,所有的化神老怪都得吓尿。

  “我对尔等杀人夺宝没有任何兴趣,只是...凭你们这些蝼蚁,也敢打风雪言的主意!哼!”

  宁凡冷哼一声,一股滔天的气势**而起,五十名玄修全部被包裹在气势之中。

  那是何等凶煞的气势,究竟要杀过多少人才会有这等可怕的气势!

  这股气势太过惊天,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抵挡的。

  金丹境界的玄修,纷纷金丹碎裂,倒地而死。

  两名元婴玄修,也俱都元婴粉碎,吐血而亡。

  只是他们宁死也无法相信,世间竟有如此狠人,能以气势镇杀元婴强者。

  这真的是无尽海吗?无尽海不知只有内海七尊吗,不是只有七名半步炼虚坐镇吗,为何会有这等强者!

  很显然,这批蛮道宗的元婴金丹,根本不了解无尽海的可怕的。

  反倒是海岛之上的二十多个魔修,无论是金丹还是元婴,在看到宁凡容貌的一瞬间,全部吓尿了。

  “明、明尊者!”

  他们几乎直接吓死,万万想不到竟会遇到宁凡本人。

  宁凡是谁,那可是走到哪杀到哪的绝世魔头。就算是无尽海这杀人如麻的地方,似宁凡这般凶狠的都没有一个!

  二十多个魔修立刻全部跪倒,向着天空中的黄金古剑倒头跪拜,求饶道,

  “明尊饶命啊!明尊若是想要这个海岛上的化神古坟,我等绝对不敢跟明尊抢的!”

  苏颜‘噗’地一笑,明雀也觉得很有意思。

  只有宁凡有些无语。

  他有这么可怕吗,才一露面,就能把内海魔修吓尿...

  再说,宁凡是什么人,会跟一群低阶修士抢一座化神洞府,他闲疯了?

  “你们...散了吧...”

  宁凡无语,催动黄金古剑,一瞬间遁出**十万里,渺无踪影。

  他杀人虽多,却还不至于见人就杀,之所以杀了那些蛮道宗的玄修,也仅仅因为这些修士来内海的目的不纯,是为了图谋风雪言而来的。

  “蛮道宗也来趟巨魔族的浑水了么...看来此次前来巨魔族的势力,远比我想象中要多的...”

  宁凡一遁而去,徒留黑山海岛的一堆魔修面面相觑。

  他们望着宁凡的黄金剑光,目光皆是敬畏崇拜。

  他们一生一世都没见过这么快的飞剑,明尊者真是太吊炸天了!

  只是,宁凡走的时候,似乎吩咐了一句,让他们散了吧...

  那只是宁凡随口一句话,但落在二十多个魔修耳中,却无人敢怠慢。

  “明尊让我们散了,是不是不准我们挖这个化神前辈的坟...”一名魔修畏畏缩缩道。

  “有道理,明尊可能真的不让我们挖坟。难道明尊与这个死去的化神前辈,有什么渊源么...所以不允许我们挖坟?”一个老成的魔修分析道。

  “可是,这可是化神修士的古坟啊,里面说不定有许多宝贝...”一名小个头魔修不甘心放弃挖坟。

  “愚蠢!明尊让我们散了,我们就必须散了。谁要是敢私自挖坟,便是得罪明尊,你有几条命敢得罪明尊!”

  元婴魔修发话了,所有人都回想起宁凡气势镇杀元婴修士的可怕场面。于是,所有魔修都小鸡啄米地点头,一致同意放弃挖坟。

  没办法,宁凡的凶名太可怕,随便一句吩咐,他们都不敢无视。

  “从今天,我们要做一个好人,谨记明尊的吩咐,‘挖坟可耻’,不许挖坟!”

  “是,挖坟可耻,不许挖坟!”所有魔修都郑重言道,望着化神古修的坟丘方向,纷纷吐了一口唾沫。

  好似藏有宝贝的化神古坟,在这些魔修眼中只是不起眼的垃圾而已。

  若是那陨落的化神地下有知,知道他的坟成了低阶修士眼中的垃圾,不知会不会气的七窍生烟...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