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505章 六转如天,化蝶夺天!

第505章 六转如天,化蝶夺天!

  七层水域之下,淤泥之中,宁凡盘膝而坐,宛如死寂。

  他的周身被黑色星光所笼罩,不断治愈着浴魂之光造成的伤势。

  浸沐在神光下,宁凡的药魂正一丝丝朝六转突破着。

  从这突破速度来看,想必突破六转还需不少时间了。

  玄阴界中,洛幽闲坐在草庐之外,悠然梳着乌黑的长发。

  她起初担心宁凡承受不住第七层神光,但此刻已经对宁凡全然放心。

  当年处处需要她庇护的少年,不知觉间,已长成有一个可靠的男子...

  这让她欣慰之际,没有来有些失落。

  长发如瀑布泻下,洛幽表情娴静,如一个久居闺阁的小姐,根本看不出平日里半分妖娆妩媚。

  而她深如幽潭的眸子里,更有一丝说不清的情绪。

  她放下梳子,纤柔的手指**着玫瑰般娇嫩的唇瓣,素面忽然染上微红。

  “记得昏迷之时,那臭小子时时亲我,还以嘴为我度药...”

  “他还说,会保护我...”

  她虽沉睡,但对外界之事还是有感觉的。

  她记得宁凡对她的好,记得宁凡的温柔,这令她芳心一乱,感到惘然和迷惑。

  她起初帮助宁凡,是为了彼此利益,但渐渐的,那利益之中,多了一些说不清的情愫,她不得不承认...

  在她这一次苏醒之时,几乎有一个瞬间,想要敞开心扉,向宁凡走近一些。

  只是一想到家族覆灭的仇恨,她的心却渐渐冰冷,所有的情愫都被浇灭。

  “洛幽啊洛幽,你已不是当年的洛家大小姐,谈情说爱并不适合你。你的存在,只是为了替父母族人报仇...”

  洛幽眸色渐渐平静,步入草庐,走至妆台铜镜前,抬起素手,轻轻解开胸前的衣扣。

  软罗质地的素白衣裙,轻轻跌落在地上。

  她解下抹胸,好似乳酪一般的**便绽放在空气中。

  双手横抱胸前,她背对铜镜,回头凝望。

  铜镜中的女子,有着羊脂玉一般**的**,风华绝代。那**的曲线,可令无数男子疯狂。

  但那白净的脊背上,却有着触目惊心的伤疤。

  那伤疤的图案,恰似一个狰狞的蜘蛛。

  “洛幽,看清这伤痕,你可忘了灭族之仇?”她自言自语,长睫微微颤动,似有悲痛,却终究没有垂泪。

  她已不是当年柔弱的洛家小姐。

  她甚至早已下定决心,为了复仇,弄脏自己的身体,选择阴阳变作为本命魔功,做一个采补男子的女魔头...

  可惜,命运与她开了个小小玩笑,她在弄脏自己之前,元神被困在阴阳锁之内。

  望着那狰狞的伤疤,洛幽表情渐渐冷漠,好似一个木偶,再无情绪流露。

  重新披上衣衫,她沉默少许,才自语道,

  “洛神已死,如今的洛幽,不会对任何人动情,一定...”

  ...

  宁凡并不知玄阴界的香艳的一幕。

  他盘膝而坐,一坐便是五日,寸步不动。淡金色的神光照耀在他的脸上,勾勒出坚毅的轮廓。

  他黑发如墨,眉飞入鬓,眉心的血色星点闪烁着妖冶的光辉。

  他相貌并非平庸,也非绝世俊朗,但却给人一种安心之感。

  忽而间,宁凡睁开黑眸,眸色如深渊看不到底。

  “经过五日的淬炼,我的药魂已达到五转巅峰的极限,此时若服下连城丹与洗魂莲,想必可以一举突破六转药魂。”

  宁凡语气平淡,却有一种自信在其中。

  成事在天,谋事在人。为了突破丹术六转,宁凡做了诸多准备。

  丹皇在梦中授他百年丹术,帮他扫平了通往六转的所有障碍。

  他寻来了连城丹,作为冲击瓶颈的助力。

  他借来了洗魂池,作为冲击六转的地点。

  他更意外获得洗魂莲,若这样也无法突破六转,那未免有些太说不过去了。

  耳边是池水流动的声音,令宁凡心神更加安静。

  他轻吸一口气,取出连城丹与洗魂莲,稍稍沉吟之后,先行服下连城丹。

  此丹本是赤天殿主所炼制,却不幸炼成了一颗废丹。

  好在小丹魔逆天,将废丹净化,但此丹也只有寻常连城丹六七成的药力。

  连城丹的药力在体内化开,药魂之上忽然传来一丝丝悸动的感觉。

  宁凡闭上双眼,感觉着药魂的变化,在服下连城丹之后,药魂之上似乎出现了数百个微小的漩涡。

  漩涡吸收着附近的药魂之力,而原本松散、稀薄的药魂之力,以数百个漩涡为中心,开始凝缩起来。

  每一个漩涡,仿佛都是一个坚不可摧的城池,将药魂力量圈在其中,以免散逸。

  数百个漩涡彼此呼应,恰若数百座城池烽火相连。

  宁凡骤然睁开双目,眼中微微闪过惊异之色。

  这连城丹并未令药魂力量量变,而是一种质变,一种升华,一种凝实。

  在升华之后,突破六转丹术的几率无疑增大!

  “连城丹,以魂为城,烽火连城...不错的丹药!可惜炼制此丹的药材太难凑齐,否则多炼制几颗,突破六转的几率必定会更大。”

  宁凡轻赞了一句,在彻底炼化连城丹的丹力之后,继而服下洗魂莲。

  这是一株几乎透明的青莲,可清晰看到莲叶、花瓣的脉络。

  近嗅之下,更有一种极为特殊的清香,令宁凡神魂清爽。

  服食之后,青莲化作一道清气,笼在药魂之上,给宁凡一种清风吹拂之感。

  宁凡定了心神,专心炼化青莲清气。炼化清气的过程,共耗去十日。

  伴随着清气的炼化,六转药魂的隔膜越来越薄,只差一步便可捅破。

  药魂之力如洪水宣泄,那隔膜渐渐无法拦阻。宁凡精神一振,意欲一举冲破隔膜,突破六转。

  但便在即将突破之时,天地间忽然升起一丝奇异的天道之力,朝宁凡一镇。

  宁凡只觉药魂一痛,原本冲击隔膜的药魂之力,全部被天道力量给震散...

  天道,竟不许宁凡突破六转!

  便是这一步难如登天,不知有多少五转炼丹师困在这一步,被天道所阻,无法成功突破六转。

  宁凡神情微惊,万万料不到,所谓的六转如天,竟然是指突破六转最后一步会有天道阻拦!

  “想不到竟会有天道横加阻拦...”

  宁凡眉头一皱,表情有些凝重,但片刻便恢复最佳的**状态,收起所有表情,定了心神。

  他再次积蓄药魂力量,一坐便是一日一夜。

  一日后,宁凡催动药魂力量,再次朝六转冲刺,却又一次遇到天道拦阻,以失败告终。

  第二日,第三日...第五十七日!

  宁凡接连失败五十七次后,仍无法冲破那六转隔膜,每每在成功之际,都会有天道拦阻。

  他终于知道,所谓的六转如天究竟有多么困难了。洛幽没有骗他,突破六转丹术比突破炼虚更难。

  第五十八日,宁凡没有再积蓄药魂之力。

  第五十九日,宁凡仍是静穆不动。

  第六十日,第六十一日...第九十五日,宁凡忽然睁开眼,又一次尝试突破六转丹术,仍是以失败告终。

  但这一次,在失败之际,他挥手一拂,截留下一缕天道力量。

  天道之力在指间流散,宁凡却依稀听到,天道中有一个亘古不变的声音在诉说着什么。

  他愈加沉静下心,闭上眼,似忘了眼前的一切,进入到一种无我的境界中。

  第九十六日,第九十七日...第一百一十四日,宁凡好似与天道融为一体,他终于听清了那声音。

  “修丹者,魂生天地,遨游古今。”

  “丹为逆道,夺天之造化,故为天所弃。”

  “若无夺天之决心,则不可令魂化形,则丹途难成!”

  这声音在宁凡识海久久回荡,而宁凡骤然睁开双目,眸色一深,似有所悟。

  丹药,是借助天材地宝、天地灵力揉合而成的产物,夺天地之造化,可令修士修为提升,拥有逆天之力。故而从这种意义而言,炼丹之道乃是逆天而行。

  想必每一颗六转丹药,都需要夺取天地造化才可炼制成功。

  故而若无夺天之决心,绝对无法突破六转。

  但令魂魂形是什么意思...

  难道说,突破六转丹术,需要如同丹尊一样,让药魂化形,**成其他形态么?

  若是如此,丹尊的药魂是魂化为龙,宁凡的魂又该化作什么...

  “六转如天,则我夺天!只是,如何夺天...如何令魂化形...”

  宁凡闭上眼,遗忘了耳边的时间流淌。

  他的眼前,忽然回想起一副画面。

  曾有一只蝴蝶,不畏罡风,以凡躯冲上天庭。

  曾有一只蝴蝶,不畏仙帝,以蝶身焚毁为代价,毁去仙帝一目。

  曾有一个蝴蝶,不惧苍天!

  “我是...一只蝶...”宁凡睁开眼,漆黑如墨的药魂之力忽然宣泄开来,好似黑色汪洋,将天地淹没。

  而伴随着宁凡心念一动,黑色的药魂之力,忽然化作成千上万的黑色蝴蝶。

  宁凡豁然站起,一袭白衣如雪,却立着黑色的蝶丛之中。

  他目光深邃如海,已有绝对的信心,在这一次突破六转丹术!

  “我要...六转!”

  药魂之上那一道隔膜,伴随着药魂化蝶,在这一刻被生生冲开,再无任何力量可阻止宁凡突破六转丹术。

  天道之力**而下,成千上万的药魂黑蝶却翩翩起舞,毅然冲向苍天,一个个黑蝶**身躯,将那天道之力生生撞碎!

  这时间有什么决心,会比前世的蝴蝶更加疯狂?

  宁凡没有特殊体质,没有无人可比的睿智,但唯有这决心,是天也无法拦阻,仙帝也无法压迫!

  轰!

  一股强横的漆黑药魂,带着六转下级的气势,从宁凡体内散出。

  宁凡化作一道遁光,冲天而起,冲向第六层,第五层...第一层,最终冲出洗魂池,脚踏苍天,气势席卷整个丹岛!

  在这一刻,丹岛之上诡异出现成千上万的黑色蝴蝶。

  一些低阶丹修还不明所以,但一些阅历不凡的丹修已察觉出这黑色蝴蝶的可怕。

  这黑色蝴蝶,竟然是药魂所化!

  这药魂的气息,属于宁凡!这力量,达到了六转下级!

  “天啊!明尊的丹术竟然真得突破六转了,这真是太出人意料了!”无数丹岛修士惊呼道。

  苏颜与明雀,正在各自房中**。当察觉到这股熟悉的药魂气息后,二女皆是会心一笑。

  她们一直相信,宁凡可以突破六转丹术...宁凡果然做到了!

  从今日起,宁凡便是雨之仙界第八名六转炼丹师。

  从今日起,单凭这六转炼丹师的身份,就算是碎虚老怪都要对他客气三分!

  四个月过去,丹尊伤势已好了两三成,正在石关疗伤。

  当察觉到丹岛四面八方都是黑色蝴蝶之时,丹尊目光剧烈震撼,比任何人都震惊!

  他不但感觉到宁凡丹术突破了六转,他更骇然发现,宁凡的药魂气势强大到匪夷所思,令他的龙形药魂都有些战栗!

  那蝴蝶虽然弱小,却有一股最为执着的疯狂,无可阻挡!

  尤其让丹尊震撼的是,宁凡刚刚突破六转下级药魂,但药魂力量却比丹尊强了起码三成之多!

  “他才刚刚突破六转,药魂竟强到了这一步?!”

  顾不上身上的伤势,丹尊满面震撼,化作遁光冲出石关,腾空而起。

  在其腾空的一刻,正见宁凡踏天而立,彼此目光对视。

  “道友可愿与老夫切磋一些战魂之术...”丹尊咬咬牙,他迫切想弄清,宁凡的药魂是不是比他强大三成...

  “你的伤...”宁凡顾虑道。

  “伤乃肉身之伤,只动用药魂比试,不会牵扯到肉身伤势!请道友与我比试战魂术!”丹尊固执道。

  “好!”

  宁凡也不再拒绝,与丹尊分开距离,隔千丈对立。

  他同样想知道,自己突破六转的药魂,强大到了什么程度。

  丹尊一拍天灵,魂化黑龙,黑龙喷吐着猎猎黑炎攻来。

  宁凡目光一扫,犹如冷电一般,黑色的药魂宣泄开来,化作成千上万的黑蝶,气势让丹尊心头一震。

  “焚!”

  宁凡只一字,但黑色蝴蝶纷纷**身躯,朝黑龙撞去。

  每一个黑蝶身上,都有一股抹不掉的执念,疯狂到欲与天地争锋!

  轰!

  黑龙与无数黑蝶对碰,其结果,是黑龙被生生撞碎。而漫天黑蝶,还有一半之多!

  丹尊目光大惊,通过这一次对碰,他骇然发现,宁凡的药魂岂止比他强三成,分明比他强一倍!

  “如此强大的药魂,除非是一些濒临突破六转中级丹术的炼丹师才会拥有...难道说,此子刚刚突破六转丹术,药魂便堪比那些半步六转中级的炼丹师了?!此子好惊人的炼丹天赋!”

  丹尊眼中闪过一丝颓然,那颓然,是完败给宁凡的无奈。

  他虽早料到宁凡突破六转之后药魂会胜过他,却从未想到会超过他一倍之多。

  无数丹岛修士仰望着刚才那一场药魂之战,纷纷震惊不已。

  他们的丹岛岛主,雨界第七的丹尊,竟然在药魂强度上完败给了宁凡?!

  “主人...”

  “饼哥哥!”

  苏颜与明雀纷纷踏空而起,皆面带难以掩饰的欣喜之色。

  这喜色,自然是因为宁凡突破六转丹术了。

  但宁凡还是敏锐的觉察到,这丝喜色之中,隐藏了一丝忧虑之色。

  宁凡还未与二女叙话,丹尊忽然一叹。

  “哎,道友丹术突破六转,本是大喜之事,只是有个坏消息,老夫还是要告知道友...”

  “坏消息?”宁凡一诧。

  “嗯。在老夫突破丹术的四个月中,老夫接到洞虚、巨擎从巨魔族发来的传音飞剑,请老夫出面帮忙一二...巨魔族,恐怕遇到了些小麻烦了。”

  “巨魔族遇到麻烦?!”宁凡目光一紧,刚刚突破六转丹术的喜悦全部冲淡。

  许秋灵、月凌空、焚翅三女可都还在巨魔族,巨魔族若遇到麻烦,三女会不会有危险?还有那个小姨子风雪言...

  “道友且放心,巨魔族虽遇到麻烦,却也不是生死存亡的危机...”丹尊欲言又止。

  “还请道友告知,巨魔族究竟出了何事。”听闻不是生死危机,宁凡表情稍稍一松。

  也对,巨魔族好歹有八祖坐镇,月凌空又是炼虚强者。雨界碎虚不出,巨魔族根本不会有生死危机。

  除了宁凡这个**,还没有哪个碎虚之下的修士能**幽海四魔族的。

  而显而易见的是,碎虚老怪各自忙于**,不会对巨魔族感兴趣。

  “巨魔族遇到的麻烦,只与一个人有关...如今不知有多少内海势力,聚集在巨魔族,向巨魔族讨要一个人...”

  “谁?”

  “巨魔族长巨擎之女,风雪言!外界传闻,风雪言乃是巨魔族的魔妃,并拥有破译魔像石板文字的能力。更有传闻,巨魔一族之中,藏有一块魔像石板...无数势力齐聚巨魔族,威胁巨擎交出爱女...以及魔像石板。”

  “破译魔像石板?!”宁凡简直气笑了。

  四块魔像石板都被宁凡抽走魔气,返祖成魔,石板早就没有用途了。

  可笑如今还有人蒙在鼓里,为了石板勾心斗角,竟然还去找风雪言的麻烦了。

  有的人,真是太不安分了。宁凡用脚趾头都能猜出,这件事肯定少不了鬼目族、兰陵宗的参与。

  毕竟如今内海之中,最想夺得石板、破译石板的就是这两坨势力了。

  而其他小势力,根本不知道巨魔族还有八个老不死的坐镇,大概是想随大流混口汤喝吧。

  无论巨魔八祖,还是兰陵王,或是幽鬼侯...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  宁凡倒要看看,他以如今的修为再次踏足巨魔族,会令那些人如何恐惧!

  至于风雪言...他当然是要保下的!

  他倒要看看,有他在,谁敢动风雪言!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