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98章 兵修埋骨之家

第498章 兵修埋骨之家

  司空妖岛陷入诡异的气氛中。

  一个个妖岛修士被宁凡抹灭记忆,昏迷不醒,连大祭司都无法幸免。

  明雀小丫头一丝丝吸收着司苍的驳杂记忆,努力不让自己的性格的磨灭。

  她的表情中,威严与淡漠越来越多,甚至比曾为岚角族长的苏颜更为高贵清冷。

  那是属于王女司苍的威严,伴随着驳杂的记忆,被明雀一一消化着。

  随着肚子咕噜噜一叫,明雀终于睁开眼,好似大梦一场般,眼神还有些犯迷糊,却忽然变作清冷。

  宁凡竟有些紧张了。

  纵然面对千军万马,他也不会眨一下眼,但当看到明雀清冷地有些陌生的目光后,他却心神一紧。

  一个人的脑袋里,突然多出另一份记忆,很容易改变性格。

  那清冷高傲的目光,绝不属于明雀,而属于王女司苍。

  明雀是司苍的转世,在接受司苍的传承之后,难道性格大变了么?

  “你...”宁凡刚想询问明雀的状况,却见明雀一跳跳出血池,愁眉苦脸地跑下祭坛,可怜兮兮地跑至宁凡身前。

  目光中的清冷,早已消逝,取而代之的,是一如往昔的可爱表情。

  “饿...饼哥哥,我饿...”带着金冠的小丫头,一连懊丧的表情。为了接受传承,她把吃奶的力气都用掉了,现在饿的可是吃下一百块丹饼饼。

  一听明雀还是以往的口气,宁凡没有再多问。

  她还是她,依旧是那么贪吃嘴馋。

  宁凡自不会让明雀饿着,取出不少五转丹药送给明雀当豆子吃。

  也不管是伤药还是什么药,反正到了明雀肚子里,通通可化作提升修为的能量。

  在吃光宁凡三瓶五转丹药后,明雀才可爱地打了个饱嗝,嬉笑道,

  “饱了...”

  苏颜大感无语,雨界能把五转丹药当豆子吃的,怕只有明雀一人,寻常修士根本消化不了那么多丹药的药力。

  而舍得将五转丹药随便送给明雀的,怕也只有宁凡一人吧。

  吃饱喝足的明雀,这才注意到,一岛妖修都被放倒了,稍稍有些惊讶。

  但当得知是宁凡做的好事后,小丫头也就无所谓了,只要宁凡愿意,就算把司空妖岛给击沉了,明雀都没有意见。

  她将获得的传承记忆之事,一一讲解给宁凡听。

  王女司苍,生于上古,曾是太古冥雀一族的王女,后来因与族中某个长老不和,离开冥雀族,却离奇身死。

  至于为何会死,并没有记忆留下。

  而所有关于古妖、关于灵的信息,则一点也没有传承下来,大为可惜。

  从司苍的记忆中,明雀获得了不少冥雀族的妖功妖术,更有不少司苍生前遗留的**心得。

  此刻的明雀,坐拥丹魔体质,身怀王级妖血,继承了司苍的**心得,日后前程非同小可。

  四天之上不敢说,但在四天之下,怕还真没有哪个人**速度可比明雀的。

  就算是宁凡,若是呆在宗门一板一眼地**,**速度也绝对比不了明雀。

  当然,宁凡的**都是在拼斗中进行的,以生死磨砺出来的实力,又不是明雀可比。

  仅半日功夫,明雀便借由传承之力,从化神中期突破至半步炼虚,此事若传出,不知会羡煞多少老怪。

  宁凡回忆起自己的**之路,从化神中期到半步炼虚可谓争斗不止、费尽心血。而明雀却如此简单便突破到半步炼虚,不可谓不逆天。

  “若给这小丫头一个良好的**环境,她的前途无可限量...”宁凡思索道。

  明雀刚刚接受传承,精疲力竭,在吃饱喝足之后,便去睡下了。

  苏颜陪明雀一起歇下,只因明雀境界未稳,故而稍稍保护一二。

  宁凡则以法术一一唤醒妖岛修士。若任他们这般昏迷下去,还不知要昏迷至什么时候。

  一个个妖岛修士醒来之后,全部失忆,大感奇怪。

  不少人都记得,之前岛主成功获得了九道传承,但在之后发生了什么,却什么也记不住了。

  明眼人都能猜出,抹去他们记忆的是宁凡,这司空妖岛之上也唯有宁凡神通广大到随便抹除修士记忆。

  曲姓老者等祭司隐隐猜测,传承结束后必定又出了什么变故,才会导致宁凡抹除众人记忆,不让众人知晓真相。

  当下,众人也不敢追问之后究竟发生了何事,没有人追究为何被抹灭记忆。

  夜色笼罩,整个司空妖岛张灯结彩,开始庆祝岛主传承成功。

  明雀自然是没有出席的,她还在贪睡,她真是太累了。苏颜为其**,亦没有出席。

  在王女雕像之下,妖岛修士幕天席地,大摆筵席,斩杀了无数牲祭,献上无数灵果灵酒,堆起无数高高的木架,燃起篝火。夜色中,一列列美艳的妖岛女修,翩翩起舞,并有不少女子对宁凡大献殷勤。

  “听闻明尊者**的是双修魔功,我司空妖岛之上别的没有,美艳的女妖倒还有不少。明尊者若有看上的,尽管娶做侍妾,是她们的荣幸。”

  曲姓大祭司哈哈大笑,不少妖岛高手频频向宁凡敬酒。

  “曲祭司说笑了。”宁凡浅饮灵酒,微笑摇头,司空妖岛的女修都是明雀的忠仆,宁凡不至于在这里捕捉鼎炉。

  这酒司空妖岛特有的妖酒。名为‘思雀’,入喉稍显辛辣,但酒入腹中,却又会氤氲热开,令人腹中渐渐一暖,好似思念将胸膛填满。

  思雀酒在妖岛流传无数代,那思,是思念。那雀,是太古冥雀。此酒包含了一代代妖岛修士对司苍的思念,宁凡沉浸在这种氛围中,心中忽然沉静,满饮思雀酒。

  “修士无家,但司空岛却是明雀另一个家...”

  这是一批忠仆。司苍已死了不知多少年,司空妖岛也已不知传承了多少代,太古冥雀族早忘了下界还有一处微型势力,曾隶属于冥雀一族。

  但这些妖岛修士仍是忠诚不改地等待着司苍归来,一如往昔。

  即便连太古冥雀的族人都遗忘司苍的名号,妖岛修士们仍在期待主人归来。

  即便岁月抹灭了记忆,唯一不变的,是代代相传的守候。

  所有的守候都刻在雕像上,酿在灵酒里,融于一次次叩拜中,虔诚期待主人归来。

  那种等候,与生死无关。无论司苍是否还活着,他们都会等下去...

  修士无家。宗门、势力、家族,都不能算作修士的家,因为在这些地方,修士仍需要不遗余力的勾心斗角,永远避免不了争斗。

  “宗门、势力、家族,这些都不是修士的家。就如同太虚派不是素秋的家,就如同巨魔族不是雪言的家,就如同此处不是我的家...唯能令心安宁之处,才是兵修埋骨之家...”

  “思雀,思雀...妖岛修士思念着冥雀王女,我何尝不思念鬼雀,思念越国,思念七梅。于我而言,七梅是家,姑苏是家,陆族九部也是家...原来,我也有家...”

  “家...”宁凡竟有些醉眼朦浓,独自提酒,行至妖岛的竹海密林之中。

  一片片竹海,望不到边际,高如参天的竹林,似能遮住夜空,却遮不住宁凡追忆的目光。

  醉酒,并未酒醉,而是心醉。

  心若醉,则人亦醉。

  朦胧中,他似乎看到了少年之时的自己,为了突破金丹苦苦**。

  朦胧中,他似乎看到凡人之时的自己,在吴国海宁的一幕幕往事。

  他仿若看到前尘,又似乎看到来生...

  他仿若看到宁孤被人陷害,他仿若看到老魔苍老的鬓发,心中又有些酸涩。

  他仿若看到一丝丝血海挣扎,杀人如麻,心中又有些疲惫。

  他仿若看到前世的蝴蝶,不甘而决然地冲向掌情仙帝...

  他不能停,不能停...即便修为到了如今这一步,仍无法享受片刻宁静。这条道路,他还有走很久很久...

  “修士一生,几经杀戮,风雨飘摇...生死由天,浮沉随浪,只醉今朝...”宁凡自语,夜风一吹,伴着竹叶之香,却渐觉头晕眼乏。

  夜色已深,他斜睨一眼,忽见竹海尽头、灯火阑珊处,苏颜不知何时出现,正倚着翠竹,静静看着他。

  “这就是真正的你么...如此疲惫...”苏颜眼中满是怜惜。

  原来魔名惊天的宁凡,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。

  原来荣耀的背后,也有落寞与孤独。

  “我就是我...”宁凡缓缓合上眼,坐在一根巨竹之下,沉沉睡去。

  有苏颜在,他大概也可以稍稍休息一下吧。

  这一醉,便是一日一夜。待宁凡苏醒,已发现自己躺在客舍中,房内有苏颜与明雀守候。

  对此次醉酒,苏颜只字不提,一如既往。倒是明雀叽叽喳喳,感觉不可思议,不相信宁凡这种高手也会一醉。

  盘桓数日,宁凡给司空妖岛的妖修留下一些丹药、法宝、**心得。这妖岛既然如此忠心于明雀,他自然是要照拂一二的。

  明雀则把在内海擒拿的化神奴仆全部留给司空妖岛,并留下不少冥雀一族的**,大大提升了妖岛的实力。

  宁凡要离开司空岛了,明雀自然是跟他走,妖岛修士虽然不舍得明雀离去,却也无法阻拦明雀的去意。

  好在群修都知晓宁凡强大,明白岛主跟在宁凡身边,不会有任何危险。

  苏颜召出角龙银舟,宁凡则向着丹岛方向打出传音飞剑,明雀正跳脱欢腾地吃着宁凡给予的五转丹药。

  三人旋即登舟,十二头银鳞蛟龙龙吟高昂,拉着银舟顷刻消失于天际。而这一刻,整个妖岛的修士都朝着银舟跪拜下来。

  一些年老的妖修,望着远去的明雀,更是老泪纵横,分外感伤。

  一些年轻貌美的女修,则怀念着一位白衣青年,幽叹不已。

  人群中,一个黝黑少年抬头望着宁凡离去的方向,目光火热地握紧了拳头。

  “终有一日,我要像明尊者一样,成为名震天下的炼虚修士!”妖奴林羽立下了志向。

  ...

  银舟一路驰往丹岛。

  宁凡在离开妖岛之上,向丹岛方向发出传音飞剑,自然是通知便宜徒弟羊古,他要去丹岛借用洗魂池。

  宁凡是丹岛客卿,更对丹岛有大恩。上一次若非宁凡照拂丹岛,丹岛未必能把那颗问虚丹带回去。

  有此恩惠在,宁凡借用洗魂池自然无人会阻拦。

  他之所以提前知会一声,仅仅是因为担心借用洗魂池需要诸多事宜,故而提前让丹岛修士准备而已。

  一听即将前往丹岛,最为雀跃的自然是明雀了。

  在明雀的字典里,丹岛与其叫做丹岛,不如叫做饼岛,是糖果屋般梦幻的仙境。

  只要到了丹岛,她就可以吃到饱...她一定要赶快前往丹岛,她等不及了!

  以银舟之快,从司空岛赶赴丹岛,也仅仅耗费了四日而已。

  当距离丹岛仅有数百万里路程后,明雀已遥遥看到海天相接的地方,有一个岛影,正是丹岛。

  她立刻咽了咽口水,一据跃下银舟,背后忽然浮现一对**的冰针羽翼,以比银舟更快的遁速遁向丹岛。

  这倒是稍稍惊到了苏颜与宁凡。

  以十二头银鳞角龙拉动的银舟,遁速之快,已无限接近冲虚。

  而明雀的遁速比银舟更快,无疑说明,这小丫头的遁速达到了冲虚水平,比宁凡的黑火八翼都不慢太多。

  “那羽翼,是冥雀一族的妖翼么...”宁凡望着明雀的背影,微微沉吟,却没有阻止。

  明雀已有半步炼虚的修为,遁速更是逆天,获得司苍传承之后战力怕也是非同小可,说不定连普通的窥虚老怪都能揍扁。

  她想先一步前往丹岛,便让她去吧,反正她不会有安全问题。

  且明雀虽然单纯,却并不笨,反倒十分聪明。就算想吃光丹岛的丹药,也不会公然去抢的,顶多就是想早点到丹岛,兴奋兴奋。

  明雀遁光极快,几个闪烁后就看不到人了。

  沿着明雀的遁光方向,银舟渐渐逼近丹岛。

  还未靠近丹岛,宁凡便感受到丹岛方向传来浩瀚的法力碰撞。

  远远看去,一个带着金冠的少女,正与一个一板一眼的黑衣老者对峙。

  明雀是半步炼虚,那老者竟然也是半步炼虚。

  明雀手段不弱,那老者竟然也有两把刷子。

  “魂化龙之术!”老者一拍天灵,一股玄色的药魂之力化作一条黑色巨龙,朝明雀张牙舞爪地杀来,这一条黑色巨龙,俨然有着堪比窥虚的实力。

  拥有玄色药魂,说明这老者是一名六转炼丹师。

  药魂化龙,则是一种高深的药魂攻敌之术了。

  老者实力有些彪悍了,但明雀却更加彪悍,指诀一掐,一股寒冰一般的神念从识海散出,霎时间冰封万里。

  “冰念!”

  这神通,赫然是将识海**成寒冰形态后,所释放出的寒冰神念!

  宁凡微感诧异。明雀在接受司苍传承后,多了很多了不得的神通啊。又是冲虚遁速,又是寒冰神念,不知道这小丫头还有多少压轴底牌...

  冰念一散,黑龙立刻浑身冷颤,龙目大惊,不假思索就要撤离。

  老者一看黑龙不敌冰念,大惊之下,匆匆收回药魂之力,以药魂护体,并跳出战圈,摆手道。

  “不打了,不打了!你是哪里来的小姑娘,竟如此厉害,老夫不是你的对手。”

  “认输了?”明雀得意一笑,收回冰念,也没有伤害老者,继而道,“既然认输了,就要按照约定,让我进入‘饼岛’!”

  “饼岛...咳咳咳,这称呼真是新鲜...好吧,你可以进入丹岛...不过近几日我丹岛会有客人来访。那人十分厉害,你就算入岛,也千万莫招惹他,以免引来祸端。”

  老者无奈地点头,他不是明雀对手,只得答应明雀入岛的要求,却叮嘱了一番。

  “切,什么客人,能比我饼哥哥更厉害么?”明雀撇撇嘴,并不知老者所说的客人,就是她的饼哥哥。

  却说明雀召出妖翼,遁速极快,不多时便到达丹岛。

  她并未收敛气势,半步炼虚的气势惊到了无数修士,许多人都在猜测内海何时出了这么一个半步炼虚。

  丹岛修士正在为开启洗魂池做准备,怕明雀是敌人,自然不敢放她入岛。

  而这个老者,便出面劝止明雀入岛。

  双方约定比试一番,除非明雀获胜,否则不可入岛。

  如今明雀胜了,自然可以随便进入丹岛的。

  老者与明雀谈妥,这才注意到,又有一艘银舟逼近丹岛。

  而这一艘银舟之上站着的,正是即将借用洗魂池的宁凡。

  “饼哥哥!这老头已经被我打服了,我们可以随便进入‘饼岛’了!”明雀欢快地遁回银舟,以小脸磨蹭宁凡的怀抱。

  包括老者在内,不少丹岛修士都诧异了,诧异地都忘了迎接宁凡入岛。

  他们有些弄不清状况了。

  那个刚刚嚷嚷要进入丹岛的金冠少女,原来是宁凡的妹妹?

  如此说来,刚才老者与明雀的一番比试,只是一场误会?

  老者稍稍遁近,望向宁凡,感受到宁凡隐隐散露的气息,竟不是自己可以抗衡,立刻目光一震,心中暗惊,继而客气抱拳道。

  “阁下就是明尊者?”

  “阁下就是丹尊?”宁凡不答反问,嘴角上扬,却是已经看破老者身份。

  这老者,正是丹岛的岛主,游历天下归来的六转炼丹师——丹尊!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