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96章 丹宗宗主

第496章 丹宗宗主

  白虎古妖的境界,绝对是高于宁凡的。

  若正面抗衡宁凡,未必会败。奈何此妖生性胆小,见宁凡血龙妖剑来历巨大,心中极其畏惧,不顾一切就要逃跑。

  正逃遁之中,感受到身后的破空之声,猛然回头一看。这一回头,几乎没把古妖吓死,那剑光来势太猛,连血海都可劈开,一剑断海,决不可小觑!

  一面逃遁,古妖一面扬起血伞,伞上散出一重重淡红的光环,与灵骨玉佩的光环颇为相似。

  细细看去,那血伞之上,竟也有一些奇异的圆环形纹路。

  “这血伞之上也刻印了‘灵轮’,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宝...”

  古妖心中自语。立刻,其身后的血海翻腾而起,化作一重重血色墙壁,试图阻挡剑光。

  这血海所化的墙壁,每一重都异常坚固,纵然受到窥虚攻击也未必会碎的。

  但那血龙妖剑天生克制血海,所发出的的剑光轻易便斩碎了所有墙壁,迫近古妖身后。

  只听‘嗤’地一声,剑光骤然加速,生生斩在古妖背心之上。

  便在此时,古妖袖中忽然传出一道道淡青色的光环,似在护体。

  而白虎古妖闷哼一声,被剑光斩中,立刻如断线的风筝,跌落至血海之内。

  仅仅片刻之后,白虎古妖又重新振奋精神,化作遁光冲出血海,怒气冲冲瞪着宁凡,气息虽然紊乱,却似乎并未受太重伤势。

  “吓死老子了!老子还以为会死在天妖血龙剑之下...幸好老子有玉佩护身,主人的法宝就是厉害。小子,你真的惹怒我了!老子不跑了,老子要和你拼命!”

  血龙妖剑只解除了第一道封印相当于凡虚下品的虚宝,若论本身威力,是不足以一击斩杀冲虚境界的古妖的。

  况且在千钧一发之时,被古妖收入袖中的灵骨玉佩,忽然散出一圈圈淡青光环,彷佛自行护主一般,将攻击他的血剑剑光抵消大半,故而古妖虽被剑光击中,却未受重伤。

  白虎古妖确实被血龙妖剑吓到了,谁让天妖龙骨的名头太大,而他偏偏见识不凡,认得血剑来历。

  但白虎古妖见自己未被宁凡一剑砍死,立刻意识到宁凡所持有的血剑,威力并没有彻底激发。

  再一想到自己还有灵骨玉佩护体,白虎古妖底气又足了,对宁凡的畏惧又淡了不少,一副要与宁凡搏命的模样。

  宁凡手持血剑,眉头微微皱起。

  经过数次交锋,他已看出,这白虎古妖境界虽高,但胆魄极小,心性极差,斗法经验更是匮乏,本身战斗力并不高。

  但这古妖身上的法宝,却并不可小觑。若非那灵骨玉佩自行护主,救了古妖一命,宁凡绝对有把握一剑重伤古妖。

  “老子要和你决一死战!”

  白虎古妖一面叫嚣,一面取出了第三件法宝,乃是一个黄金质地的小手炉,品阶却颇为不凡,那黄金似乎也是某种珍稀仙矿,宁凡都无法一眼看出仙矿的种类。

  手炉中装了不少黝黑的木炭,但在黄金火炉见风之后,那木炭立刻燃起金色的火焰。

  当年他共从主人身上盗走三件法宝,除了玉佩、血伞,就剩这件黄金手炉了。

  古妖扬手祭起黄金手炉,手炉迎风而长,化作万丈大小,朝宁凡当头镇下,似要将宁凡收入道手炉之中,以火焰生生烧死。

  那金色火焰不属于任何火焰,仅仅是火炭发出的火苗,饶是如此,都比许多六品灵火都要强大了。

  黄金手炉之上铭刻有一圈圈圆形纹路,似乎有增幅火焰的能力。

  借由黄金手炉催发火焰,火焰威力更是大涨,纵然是冲虚老怪陷入炉火之中,也要脱一层皮。

  “‘黄金炉’,烧死他!”白虎古妖色厉内荏地吼道,金色火光立刻化作一重重淡金色光环,朝宁凡焚烧而下。

  黄金手炉纵然不凡,金色炉火虽然厉害,但宁凡却并不惧怕这火焰。

  日月碑克尽天下火焰,他只需施展采火之术,便可轻易破去火炉法宝。

  唯一让他在意的,是无论玉佩、血伞,还是这手炉,都可散发出奇异光环,这种神通攻击,宁凡还是第一次遇到。

  “采火之术!”

  心思飞转,手上却不慢。宁凡向天一指,全力施展采火之术。

  其指间腾起黑火,骤然化作一个巨大的火焰漩涡,将倾泻下来的金色火环全部焚灭。

  旋即宁凡一振八翼,向上飞起,迎向头顶坠落的巨大黄金炉,一掌拍在金炉之上。

  轰!

  那万丈金炉的下坠之势,何其之大,却被宁凡一掌阻止了下坠之势。

  一点眉心,取出久不使用的素雷鞭,一鞭鞭引动血雷,抽打在金炉之上。

  虽说如今的素雷鞭不需要抽宝也可损伤敌人元神,但若是抽打法宝,有了媒介,威力当然会更更强了。

  嘭!嘭!嘭!

  宁凡每抽打金炉一鞭,便有一道血雷在古妖丹田炸开,正是抽法宝、伤元神的神通。

  这种手段,让底气稍足的古妖再次吓个半死,因为胆小的他,再一次认出这神通的来历。

  “抽宝伤神?!这手段我听说过,在主人的玉简中有记载,是古时某个掌雷仙帝的神通手段,借雷霆之力伤敌人之元神。此术**者虽多,但能修出血雷者罕有。就算是主人,也无法修出血雷...你竟修出了血雷?!太可怕了,这真是太可怕了!”

  一鞭,十鞭,百鞭...

  宁凡一瞬间连抽百鞭,引动无数天雷。

  百鞭之后,白虎古妖已身受重伤,匆忙间施展了某种保护丹田的秘术,才稍稍挡住了素雷鞭的血雷攻击。

  而宁凡趁机催动风烟一指,点在黄金手炉上,抹消了法宝之中的神念印记。

  古妖闷哼一声,识海吃痛,失去了对手炉法宝的掌控。

  宁凡袖袍一卷,黄金手炉立刻迎风变小,被他随手收入袖中,已被他生生夺走。

  此宝再不属于古妖,而属于宁凡!

  当以手触及手炉之上的圆形纹路后,宁凡心中升起一种奇异之感,扶离妖血为之一颤!

  这圆形纹路,绝对不简单!

  “你竟敢夺爷爷的法宝!爷爷我和你拼了!这次是真的要和你拼了!”古妖气的咬牙切齿。

  “...”

  宁凡没有理会古妖的威胁,他已彻底看透古妖的虚实。

  这白虎古妖空有冲虚修为,却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,心智脆弱,战力低下。本身战斗力连一些问虚修士都比不了。

  这战五渣的古妖,身上唯一值得宁凡重视的东西,只有那三件法宝了。

  “此妖,不足为虑!但他的法宝有些棘手,不动用压轴手段,是不行了。”

  宁凡眼神一变,不欲再留手。古妖有玉佩护身,连刑戮魔掌都伤不到他,而刑戮魔掌几乎已是宁凡的最强攻击了。

  宁凡决定,直接以日月碑**了古妖了事!

  白虎古妖被宁凡夺走法宝,气怒攻心,一时竟彻底忘掉对宁凡的恐惧,也要和宁凡全力拼命了。

  他掏出灵骨玉佩,将所有妖力灌入玉佩之中,那玉佩之上立刻闪烁着淡青色的奇异光辉。

  玉佩上一圈圈年轮一般的纹路,一一亮起。

  古妖的身上,升腾起一股非比寻常的气势。

  之前古妖以三分之一的妖力,激发了玉佩三四成的威力,便挡住了宁凡最强一击——刑戮魔掌。

  这一次,古妖将剩余妖力全部灌入玉佩中,几乎激发了玉佩七成威力。

  玉佩七成威力散发的淡青光环,已无限接近太虚一击的威力!

  古妖仍不满足,猛一跺脚,踏碎脚下的碎空。

  破碎的虚空中,一道道漆黑的虚空之力汇聚成一片黑色海洋,流淌在古妖脚下。

  此乃虚空之海,是唯有冲虚修士才可施展的手段!立于虚空之海上,除非虚海粉碎,否则法力永不枯竭!

  古妖将虚空之海的力量也灌入玉佩中,那虚海缩减了三分之一,方才彻底催发玉佩的威力。

  灵骨玉佩,激发了十成威力,相当于太虚一击!

  这玉佩攻击,更揉合了天地大势的力量,足以伤到任何冲虚老怪,足以瞬杀任何问虚!

  “老子的攻击已达到太虚一击的威力,这小子绝对接不下太虚一击,他必定会死!”

  白虎古妖心中大定,一扬玉佩,玉佩立刻青光夺目,好似一个淡青色的小太阳般耀眼。

  玉佩散发出无数圆形光环,皆是淡青,好似水波一圈圈扩散,扩散速度却是极快。

  光环经过的地方,虚空粉碎,天地为之褶皱。

  宁凡心中仿佛升起一种错觉,天空成了一片平湖,那光环便是湖中荡起的水波,是天地之上荡起的褶皱,而他则是漂浮于水面的蜉蝣,随时可能被水波掀至湖底。

  “这光环,究竟是什么力量,竟能如此随意改写天地大势...”

  宁凡没有再多想,催动阴阳锁,猛一抬手,黑火透指而出,好似笔墨一般,在长空之上描摹日月碑的纹路。

  顷刻间,一道道黑火凝成一个千丈火碑,被宁凡以单手托天的姿势,骤然托起火碑,举过头顶,向白虎古妖猛然一掷。

  白虎古妖拼尽全力,释放出太虚一击,只以为会稳胜宁凡。

  此刻一见千丈火碑,先是一怔,而后大惊失色,全身都开始颤抖。

  “碎虚一击!这一击之力,堪比碎虚一重天的一击之力!不可能,老子拼尽全力,才能勉强释放太虚一击,你为何如此轻松就释放出碎虚一击?!”

  古妖又一次被宁凡的手段吓尿了。

  灵骨玉佩释放的一重重青色光环,与千丈火碑对轰在一起,却无法撼动火碑的攻势。

  被宁凡掷出的千丈火碑,带着碎虚一击的威力,岂是那些光环可以阻挡?

  每一次轰鸣之后,火碑便会冲破一重光环,逼近古妖。

  待得火碑冲破数百重光环之后,已悬于古妖头顶,猛然砸下,带着轰碎一切的气势。

  “不好!”

  古妖大呼一声,想要逃遁,但那日月碑坠地更快,仿佛一个瞬间便瞬移过无数距离,轰在古妖身体之上。

  “啊!”

 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,立刻传遍整个伞中界。

  千丈火碑继而碎散成无边无际的黑色火海,焚烧万里。

  火海中,一个纯白而虚幻的白虎残魂,正卷着一个玉佩、一柄血伞,胆战心惊地躲避着黑火。

  他虽然是冲虚修为,也身怀三件异宝,但却接不住碎虚一击,只能含恨陨落。万幸,他还逃掉了一丝残魂。

  “可怕!简直太可怕了!此子竟能释放出碎虚一击,太逆天了...幸好老子聪明,在关键时刻把最后一丝残魂藏匿在玉佩之中,才没有被碎虚一击灭掉所有残魂...”

  “聪明?”

  宁凡催命般的声音骤然在火海中响起,出现在妖魂的背后。

  一抬手,便将妖魂、玉佩、血伞全部摄入手中。

  “你若真的聪明,就不该招惹于我。搜魂!”

  毫不留情地,宁凡对白虎古妖的小小妖魂施展了搜魂之术。

  这白虎古妖的实力不值一提,但身上的三件法宝却皆是不凡,而这古妖的见识也颇为渊博。

  宁凡倒很想看看,这白虎古妖究竟是什么来头。

  白虎残魂惨叫连连,最终停止哀鸣,成了一个白痴。

  随着搜魂的进行,宁凡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了。

  “这白虎古妖的主人,竟然是算计明雀的那个真仙!”

  “东天仙界...丹宗宗主!”

  宁凡眼中,冷光一闪!

  想不到竟是此人在算计明雀,这与宁凡从前的猜测有些许出入,却大体上一致。

  丹宗宗主,正是一名九转炼丹师,妄想借助饲养丹魔,炼制出超越九转的...‘祖丹’!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