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93章 司空妖岛

第493章 司空妖岛

  (上章谬误,玄阴界已修改成元瑶界)

  杀戮殿不好惹,那可不是涅皇、白魔宗级别的敌人。

  好在付玲珑早已陨落,血奴园也早没了主人,就算宁凡杀入血奴园,擒走所有女修做鼎炉,也应该不会得罪杀戮殿才对。

  付玲珑豢养这些花魔,究竟有什么特殊用途,宁凡无需过问。对宁凡而言,这一个个花魔,都是无比优质的鼎炉。

  问题是,血奴园的界路已被岭南二老击毁,连那处古修士遗迹都已斗法毁坏,宁凡不知该如何进入那血奴园。

  就连红发女子,也是一片茫然,不知如何才能返回血奴园。

  况且,以宁凡现如今的实力,还没有把握擒拿碎虚鼎炉,就算是太虚鼎炉都有些棘手...

  “看来就算要去血奴园捉鼎炉,也需等到日后修为提升再去了,如今的我,根本擒不下碎虚花魔,贸然前去,或许会被那些花魔群起攻之,斩杀于血奴园...”

  “当务之急,还是先顾好眼前之事,前往司空妖岛,助明雀获得传承。”

  在宁凡思索之际,那红发女子忽然在他怀中颤抖起来,花容惨白痛楚,似承受了某种极大痛苦。

  “啊!”女子惨呼连连,状态极不正常。

  宁凡自不会怜香惜玉,只是作壁上观的表情,冷冷打量着女子身体的异状。

  此女之所以痛楚不堪,是因为离开血奴园太久,寿数加倍流逝,濒临灭亡。

  这些加速催生的花魔,若生活在血奴园中,只有正常修士二十分之一的寿数。

  若跑到血奴园之外,失去大阵保护,则寿数会以数千倍的速度流逝,很快就会老死。

  这就是天道,若有人想走捷径获取超过自身境界的力量,便要承受应有的代价。

  而破解之道,只有散功!

  红发女子痛得瞳孔扩张,毫无美感,只有可怖。

  宁凡却不以为意,开始窸窸窣窣解开彼此衣衫。

  “你要...你要对我做什么!”女子惊恐万分,从她成为花魔开始,便从未接触过男子,更未被男子**衣物。

  “采补你。”宁凡没有多言,直接压了上去。

  “你敢!”女子大怒,却无力反抗。

  随着一声撕裂般的痛楚,红发女子只觉身体被狠狠刺入。

  旋即,女子便感到全身上下的敏感处被宁凡抚弄揉搓,渐渐也就不那么痛楚,**亦开始滑腻起来。

  她一缕缕修为,正通过彼此结合之处,远远不断流入宁凡体内。

  她勃然大怒,意识到宁凡真的在采补她,但旋即发现,随着境界一丝丝跌落,那寿数流逝的痛楚也在一点点减少。

  红发女子虽杀气腾腾,却也意识到,宁凡采补她的行为,从另一个层面讲,可以彻底根除她寿数隐患,救她性命。

  她本是一株血葬草成魔,没有太多**观念。她心知,若不被宁凡采补,离开血奴园后绝对活不久的。

  一想到若被宁凡采补,好歹还可活下去,也就不再挣扎了,反倒迎合起宁凡的动作。

  她对宁凡的敌意并没有减少,但也算知了好歹,没有再对宁凡喊打喊杀了。

  一个时辰后,红发女子被采补至辟脉境界,一身修为几乎彻底荒废,承受不住修为丧失的虚弱感,就此昏迷。

  但其寿数隐患,却是彻底根除,只要从辟脉重新**,不会再有困扰。

  而宁凡的法力,也在采补红发女子之后,获得了不俗的提升。

  法力达到70万甲,足足提升了近5万甲,几乎相当于一颗炼虚道果的药效了!

  “果然,采补鼎炉比搜寻道果容易得多。”

  宁凡收拾一番后,穿上衣物,淡淡一扫昏迷的红发女子。

  此女杀他,他便采补此女,问心无愧。

  至于采补的过程顺便救了此女的命,则姑且算是便宜了此女。

  一抖鼎炉环,将**女子收入环中,并对环内某处空间吩咐道,

  “冰灵月灵,看好此女,此女虽是辟脉,日后会有大用。”

  “是!”鼎炉环中,正勤于**的冰灵月灵姐妹,立刻恭顺应道。

  宁凡重新盘膝于地,借助一番采补,他接连两战损耗的精气也全部补满。

  且他还发现,采补红发女修之后,他的剑识剑念,有了一丝变异,有极少部分剑念化作了血色。

  那血色,是沾染了杀气的结果,宁凡内视之后,发现杀气并无副作用,反倒更提升了剑念威力,便也不再追究。

  他没有立刻离开元瑶界,熄灭了暗金宝塔之中一盏盏青灯。

  黑暗之中,他仿若陷入一场道心之战。

  年少之时,宁凡身负血仇,却人微力弱,只能依仗阴阳变,采补女子,走上邪道。

  修为到了如今这一步,宁凡不论丹术还是修为,都已足够正常**,没有必要再冒天下之大不韪,做一个双修魔头。

  只是一旦踏入邪道,又如何可以轻易回头。

  心神之后,似乎浮现两条道路,一黑一白,白的是通往渺渺无边的正道,黑的是通往荆棘丛生的邪道。

  他微微一叹,将正道邪道通通震碎,将黑白二道融合为一,重新睁开了眼。

  “我非正,亦非邪,但若为了保护她们,我可正,亦可邪。”

  嗤!

  宁凡豁然站起,化作一道流光,遁出宝塔,遁出元瑶界。

  在返回银舟之后,宁凡所做的第一件事,便是利用回忆意境的力量,有选择的抹去了所有化神一天的记忆。

  包括曲姓老者,宁凡同样抹去他们的记忆。

  寻常搜魂灭忆的方法,会对修士识海造成极大损伤,而宁凡借助回忆意境,倒是可以将那损伤减少一些。

  被抹去记忆的诸位化神,皆陷入短暂的昏迷。

  而一觉醒来之后,皆觉得身体某处剧痛无比,偏偏什么也记不起来了。

  当然,痛得不是菊花,是识海。

  “我等不是在驾驶银舟么?为何会陷入昏迷?”一个化神奴仆问道。

  “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我记不起来了。”另一个化神古怪道。

  就这样,他们被宁凡生生抹掉了一日记忆,不再记得宁凡擒拿女修、击杀魔将之事。

  宁凡满意地点点头,抹去众人记忆,只是为了安全起见。他击杀道魇的事情,暂时还不可闹得天下皆知。

  手中握着一枚皇杀令,宁凡目如冷电,旋即收起此令。

  此令已用过一次,再无用途,唯一的意义,是提醒宁凡,他不可懈怠,还有一个大仇人在等他决战!

  “你为何会得罪那种大人物...”苏颜满面担忧,涅皇、皇杀令、十大魔将...她阅历不凡,明白涅皇动用皇杀令诛杀宁凡,有着何等意义。

  涅皇将宁凡视作了心腹之患...

  且从那道魇魔将的话语中,苏颜可以推测。道魇之所以持宁凡融灵之时的气息追杀宁凡,定是因为宁凡得罪涅皇之时,仅仅是融灵修为...

  苏颜很难想象,一个融灵少年,如何有胆魄忤逆一名碎虚皇者,并还能被这碎虚皇者给惦记上。

  她也听说过,四十多年前,涅皇强行降临雨界,却全身而退,令雨界颜面大失。

  细细想来,难道宁凡便是在那一次涅皇降临之时,得罪于他的?

  苏颜一时有些情绪低落,她发现,自己对宁凡的了解真是十分片面。

  她更能隐隐猜测,宁凡之所以如此优秀,都是被巨大的压力所压出来的。

  “我虽只是问虚修为,在碎虚眼中仅为蝼蚁。但我会帮你,不论如何,绝无反悔!”苏颜好似宣誓一般,对宁凡承诺道。

  当日宁凡救她出岚角残界,面对千万魔灵毫不畏惧。今日,苏颜也愿意陪宁凡战一战那涅皇,虽死无憾。

  “饼哥哥,明雀也会帮你的!”明雀扬起**的拳头,仍是气鼓鼓的表情。

  太可恶了,简直无法容忍!竟然有人追杀饼哥哥,就算那人是碎虚皇者又如何!又如何...呃,又如何...

  貌似打不过...

  小明雀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她修为太低,刚刚突破化神中期,连帮宁凡小忙都做不到。

  “就算我打不过那碎虚皇者,但树阿公一定打得过他!”明雀终于来了精神,她想起了冥坟力的树爷爷。

  也对,她打不过涅皇,还有冥罗树精可以帮忙!冥罗树精是碎虚强者,总可以帮上忙了吧?

  “多谢。”

  宁凡向二女一笑,心中微微一暖。

  二女即便知道宁凡得罪涅皇,也是一副两肋插刀的表情,纵然是冷漠的宁凡,也要为之感动的。

  且被明雀话头一提,宁凡这才想起,冥坟之中的冥罗树精,确实可以拉为援手、共同抗衡涅皇。

  树精好歹是个碎虚老怪,想必会在百年大战之时,派上大用。

  且树精本就对宁凡有些好感,加上宁凡与小明雀的这层关系,拉树精为援,不难。

  “是该寻找些碎虚援手了。我总不能凭一人之力,抗衡涅皇无数手下...涅皇的手下,可不只有道魇这种炼虚魔将。既然能封为皇,便有与雨皇对等的地位,怕其属下会有不少碎虚的。想要抗衡涅皇,便要寻找足够多的碎虚援手...”

  “那个,饼哥哥,明雀想吃你的药宝宝...”明雀忽然软语恳求道。

  “什么药宝宝?”宁凡一怔。

  “就是那两个老头子给你的十万药龄的药宝宝。”明雀还没忘记打一打十万年灵药的主意。

  “抱歉,这些灵药我有大用,需要救一个人,否则定会给你吃的。”宁凡歉然道。

  “哦,那我不吃了...”明雀有些懊丧,却乖巧地咽了咽口水,不再提十万年灵药的事。

  饼哥哥要那些药有大用,她自然不会偷吃的。

  宁凡需要十万年灵药,自然是给洛幽服食的。

  他还有四片乌雷竹叶,需要20株十万年灵药调和,就算加上这5株,还差许多。

  悄然遁入玄阴界,步入草庐之中。

  宁凡以五株十万年灵药调和了一片乌雷竹叶,助洛幽服下。

  在服下这一片竹叶之后,洛幽更加接近突破碎虚二重天,但还是差了那一丝。

  宁凡无奈摇头,想要洛幽再次苏醒,终究需要再寻些十万年灵药。

  若洛幽苏醒,宁凡便拥有了第一名碎虚打手护身,且这碎虚打手,还是碎虚二重天!

  十万年灵药虽然珍惜,但若宁凡突破六转丹术,振臂一呼,怕是会有不少老怪捧着灵药送上门的。

  银舟又行了六七日,方才临近司空妖岛。

  在这六七日之中,宁凡开始修缮太古神兵,该附加灵印的附加灵印,自身火翼也附加了不少迅字灵印,遁速提升了少许。

  对如今的宁凡而言,闭关运行周天,对提升法力的效果微乎其微。

  闲暇之时,他便也不再蕴神**,反倒整理起**法术,颇有所得。

  司空妖岛是一座悬空岛,以莫大伟力浮空于海面千丈之上,岛面承伞形,却又有一根巨大石柱连着岛屿底部,没入海底。

  远远看去,那司空妖岛就像一个巨大的灵芝一般,周遭的天地灵气却是不弱,显然此地灵脉颇优。

  即便远远观看,宁凡也能看到,在海岛的中心,耸立着一座巨大石像。

  那是一个女子的雕像,由于年代久远,雕像风化严重,面容已难辨清,但从雕像的姿态来看,相比此女本尊之容貌必是风华绝代的。

  在这雕像之下,无数妖修正虔诚地百跪千叩,颂着古奥的妖经。

  兴许是错觉,当银舟抵达司空妖岛上空之时,那雕像的双目,似乎闪烁了一下。

  宁凡稍稍沉吟,旋即将神念散入岛中,试图渗入那雕像之内查探一番,却被一股莫名之力阻隔神念,不由微微诧异。

  那阻隔他神念查探的,赫然竟是香火之力。

  这雕像经过妖岛修士无数年的虔诚跪拜,倒是积累了不低的香火之力。

  这香火是提升修为的最佳养料,但除了雕像本尊,无人可吞噬其中香火力量。

  宁凡心思飞转,想必明雀接受的司苍传承,便与这香火之力有关...

  但他心中,隐隐有一丝不安之感,那雕像双目仿若一闪,始终令他无法释怀。

  银舟由十二条银鳞角龙拉动,声势何其浩大。

  当银舟驾临妖岛上空之时,岛上所有妖修都被银舟的声势震惊了。

  “什、什么!竟有人用十二头半步炼虚的飞龙拉舟!难不成坐在舟上的是炼虚老怪不成!”一名元婴老者惊呼道,他这辈子都没见过炼虚老怪。

  “我见过这艘银舟,这是岚角族前任族长苏颜的银舟!”一名颇有阅历的半步化神震惊道,显然是认出了银舟来历。

  “什么!苏颜!”

  在那半步化神一语之后,岛上所有的修士都慌乱了。

  他们倒不是怕苏颜,而是怕与苏颜同行之人。

  如今内海所有人都知道,宁凡踏平了岚角族,带走了岚角族长苏颜。

  苏颜在这里,便说明宁凡这个大煞星在这里。

  “不、不好!明尊者来我们妖岛,莫不是来屠岛的吗!我们该如何抵抗!”

  “可惜岛主与大祭司并不在到手,否则我们或许能借助‘主人香火’,与那明尊一战...”

  “开什么玩笑!那明尊连岚角族这种庞然大物都可**,区区一些劣等香火,怎能是明尊对手?”

  “完了!我等死定了。不,或许我等会生不如死,被那明尊收为妖奴...”

  一个个妖修惊慌失措、唉声叹气。。

  在意识到宁凡到来之后,整个妖岛都变得鸡飞狗跳了。

  苏颜‘噗’地一笑,而宁凡则满头黑线。

  他的恶名越来越大了,走到哪里,哪里就会鸡飞狗跳...

  “吵什么吵,是本岛主回来了!”

  明雀小脚一跺,脚下升起一朵五纹仙云,飘然飞下银舟。

  同一时间,一丝玄异的血脉威压,从明雀体内散出,令得在场所有妖修心神一颤,立刻安静下来。

  就连宁凡这扶离妖族,都被明雀的威压轻轻颤了一下血脉。

  宁凡目光一闪,催动扶离祖血,压住血脉颤动,心中微微一奇。

  他的妖血等级绝对是高于明雀的,但明雀的妖血却有些特殊,令得宁凡大意之下,妖血一颤。

  “古妖么...”

  宁凡自身**了古魔境界,一经判断,已然猜出,那小明雀似乎**了古妖境界。

  细想起来,宁凡第一次见到明雀,便对此女有一种莫名好感。

  如今看来,这极可能是因为当时宁凡稀薄的羽妖血脉,被明雀的古妖之血压制了,故而才会对她格外关怀。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