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92章 杀戮殿

第492章 杀戮殿

  道魇的死,出乎涅皇的预料,他从未想过,堂堂十大魔将之一去诛杀一个融灵小辈,竟也会失手...

  涅皇并不认为,斩杀道魇之人会是宁凡。在他看来,道魇手段不弱,能将道魇击杀在雨界的,至少也得是冲虚修士。

  而雨界的冲虚修士,每一个,可都是要或多或少效忠雨殿的。

  雨界就是这么特殊,仅有一皇一殿统领一界,除非突破碎虚境界,否则根本无法无视雨皇的命令。

  “是雨皇下的手么。前次本皇降临雨界,已得罪了雨皇,所以他便暗中派人除掉道魇,给本皇示威么?哼!云宗玄,你好大的胆子,敢杀我的人!”

  云宗玄,便是当代雨皇的名讳。

  涅皇几乎笃定,敢在雨界堂而皇之击杀道魇的,必是雨殿。

  他不是没有怀疑宁凡,只是涅皇绝不相信,一个融灵小辈会在短短四十年后达到问虚境界,拥有击杀道魇的实力。

  这是极其荒谬之事,按照涅皇推断,40年还不够宁凡斩却心魔、结成金丹。

  “绝不可能是那个蝼蚁,定是雨殿从中作梗,云宗玄,这笔账,本皇记住了!”

  涅皇收起念珠,重新闭上眼,沉默坐在大殿,一身怒气收敛地不漏痕迹。

  若涅皇知晓是宁凡击杀的道魇,多半还会派一二个属下继续追杀宁凡。

  可惜,他从不认为宁凡有如此高卓的修为,已迁怒雨殿,自然不可能再贸然派属下入雨界。

  怎么去?去一个,雨皇暗杀一个,把辛苦培养的属下送去雨界送死么?

  只是在涅皇内心深处,那不安却越来越浓。

  “那蝼蚁...真的还是融灵么...”涅皇忽而睁开眼,无法宣泄那股不安。

  良久,却又冷笑闭上眼。

  “本皇,不信!”

  ...

  宁凡并不知,他击杀道魇的行为,已令得涅皇迁怒雨殿,不敢轻易派人进入雨界。

  他返回银舟,嘱咐苏颜开船,继续驶向司空妖岛。他自己则返回舱内,遁入玄阴界中,开始调息精气,并整理这接连两战的收获。

  第一个收获便是斩杀了涅皇一名得力属下,这对宁凡而言,有着特别的意义。

  他之所以击杀道魇,不仅是因为仇恨,实则也经过些许思量。

  若不杀道魇,当然也不可能放他走,最多便是擒下道魇的元神,关押在储物袋中。

  而道魇迟迟不归,涅皇必也知晓道魇失踪,反倒可能派更多人查探道魇下落,抑或刺杀宁凡。

  道魇若死,涅皇或许同样会追杀宁凡,但也可能会疑心、忌惮之后,不敢再轻易派属下进入雨界。

  两种结果实际差别不大,对宁凡而言,从与涅皇结怨的那日开始,他便不可能避开与涅皇的交锋。

  解决与涅皇仇怨的方法,不是逃避,而是变得更为强大,强到足以击杀涅皇,一劳永逸!

  击杀道魇对宁凡而言,是一个警醒。他不能满足现状,必须让修为更进一步,获得抗衡涅皇的力量。

  “我的法力境界尚只是半步炼虚,若有足够的药物提供法力,我有信心在一次长期闭关之后,直接晋级至问虚境界。毕竟早在星宫之时,我便侥幸度过问虚关卡,如今突破问虚所欠缺的,不是虚空感悟,仅仅是法力而已。至于古魔修为,之所以能顺利地一口气达到蛮魔中期,也多亏当日突破过问虚关卡。”

  “只可惜,无论是法力突破冲虚境界,还是古魔修为突破蛮魔后期,对我而言都并非轻易之事。归根究底,想要突破炼虚后期或者蛮魔后期,至少需要虚空领悟达到冲虚养气的境界...这却有些困难。”

  “提升问虚、冲虚修为的丹药,无一不在六转中品以上,即便我突破六转丹师,也仅仅是六转下级丹师,想要炼制中品丹药,短时间是无法做到的。而道果...提升问虚、冲虚修为,至少要服食炼虚级道果。雨界炼虚屈指可数,纵然我杀尽雨界炼虚,也不过得到一二枚炼虚道果。想以道果提升修为,是行不通的。”

  “我所能依仗的,终究只是采补鼎炉一个办法。采补一名炼虚鼎炉,总比杀戮一百名炼虚、得到一枚炼虚道果要容易得多。至于鼎炉的来源么...”

  玄阴界中,宁凡盘膝于阴霾的天空之上,一抖鼎炉环,取出一个昏迷不醒的红发女子,随手扔在身旁的云朵之上。

  炼虚鼎炉,他恰好擒到一个。这正是今日第二大收获。

  除了红发女子本身,宁凡还从岭南二老的只言片语中,了解到了另一个重要信息。

  当日岭南二老进入的那处残界之内,栖息了大量高手,这些高手皆是女修!

  这些女子一个个元阴**,其中不乏化神炼虚,更可怕的是,竟还有至少一名碎虚女修。

  这些女子一个个杀气极重,如疯如魔,杀人不问青红皂白,皆非善类。

  “那一处长满血葬草的小千残界,有大量**杀戮道的女修,皆可捉为鼎炉的。但其中究竟有多少高手,进入其中是否危险,如何进入残界,这些女子有何来头,这些东西我统统不知...不弄清这些,我是不可能前往那处地方捉鼎炉的。”

  宁凡斜睨红发女子一眼,想要得知一切,还是拷问此女来得快些。

  他拂袖一招,袖中生风,将昏倒一旁的女子卷入怀中。

  屈指一点,点在女子眉心,女子立刻嘤咛一声,苏醒过来。

  只是此女方一苏醒,一见倒在宁凡怀中,立刻露出杀气森森的目光,张口喷出一道血色霹雳,击向宁凡天灵,意欲毁去宁凡识海。

  “杀了你!”女子语气冰冷无情。

  宁凡轻轻侧过头,躲过那一道血色霹雳,再次屈指一点女子**,输入采阴指力,令女子身体一软,法力尽失,却并不让她昏迷。

  宁凡从不是一个心慈手软之人,应该说,命运没有给他手软的机会。

  他对很多心仪的女子温柔,不代表他会对敌人手软。

  这红发女子不问青红皂白便要斩杀宁凡,但凡宁凡手段偏弱,都会死在女子手中。

  宁凡反擒她为鼎炉,问心无愧,更不可能对她客气。

  “你是谁,来自何处!”

  “有种你杀了我,何必多言,宫主自会为我报仇!想从我嘴里套话,休想!纵然你搜魂灭忆,也绝对无法窥探我识海记忆,盖因我识海以全部化作杀气形态!”

  女子倒是硬气,比许多男子都强,冷漠望向宁凡,淡看生死,眼皮都不眨一下。

  但此女并不知道,她虽未正面回答宁凡问题,却被宁凡窃言术窥到心事。

  此女名字颇为古怪,在她所住之地,被称作‘四百三十一号’,竟是以序号作为姓名。

  此女所处的那处小千残界,名为‘血奴园’,是某个古修士数百万年前居住的花园。

  残界之中,如今共有1名碎虚,500名炼虚,以及数以万计的化神,俱是女子,并无男子,也并无任何元婴、金丹...

  宁凡得到这些信息,微一皱眉,仅仅询问过红发女子第一个问题后,宁凡心中的疑问不减反增。

  无论是女子的序号名字,还是残界花园一般的名称,都让宁凡感到疑惑,

  最让宁凡不解的,是这血奴园中,竟没有任何低于化神境界的修士,更没有男修。

  这处血奴园,少说荒废了数十万年,此界主人早已不在,如今存活在此界的女修都是后世产生的生灵。

  一般而言,想要有生命延续,无论如何都需要雌雄交配、男女合欢,此界没有男子,为何能数百万年生命不绝,难道此界的男子是近来才死光的?但似乎又不像。

  一般而言,除了少数特殊禁地外,任何地方的低阶修士都要多于高阶修士。

  低阶修士的基数越大,产生的高阶修士才会越多。

  血奴园中没有任何金丹、元婴修士,却诞生了化神、炼虚、乃至碎虚修士,这太不正常。

  难道是在近些年中,所有残界内的低阶修士都死光了?这似乎也有些不大可能。

  “你为何叫四百三十一号?”

  “我出生起便叫这个名字,你管不着!”女子很硬气。

  “血奴园最初的主人是谁?”

  “你不配知道!”女子依旧硬气。

  “为何血奴园中,没有男修,也没有低阶修士?”

  “哼!”女子直接无视宁凡。

  “你之前所说的宫主是谁?难道是血奴园中的碎虚女修吗?”

  “呸,宫主也是你陪问的么!”

  在回答最后一个问题只是,女子直接一口唾沫吐向宁凡,当然被宁凡轻巧避开,不以为意。

  宁凡没有理会女子的报复性举动,表情只有凝重之色,他从女子的心中,窥探到了了不得的信息。

  为何残界叫做血奴园,为何其中没有男修,没有低阶修士,为何其中长满了血葬草...宁凡全部知悉!

  他目光细细打量怀中女子,原本就觉得此女杀气未免太重了些,此刻终于知晓了缘故。

  “原来你是...花魔!”宁凡眼神锐利道。

  “什么!你怎么知晓!”女子立刻露出大为震惊的表情。

  所谓的花魔,便是特殊的花草以特殊方法培养成的魔物。

  如同培养丹魔一样,古时也有大能修士,培养特殊魔物,用作特殊用途。

  这个名为四百三十一号的红发女子,正是那血奴园中的一株血葬草进化成功形成的花魔。

  当然,花魔成形极其艰难,并不比丹魔容易。那名为血奴园的残界之中,必定布下了惊天大阵,可催生血葬草生长成为花魔。

  那大阵所需的花魔,至少都是化神修为,故而越过了辟脉、融灵、金丹、元婴等境界,直接批量催生化神之上的花魔。

  血葬草属阴,大阵亦设定为催阴,故而产生的花魔只有女子。

  血葬草是杀戮之草,故而诞生的女修一个个杀气滔天,戾气深重,好似疯魔。

  在乱古大帝的记忆中,便提到魔物的培育,也提到过一两句花魔的内容。

  其中提及,任何魔物的培育,都需要按部就班,从辟脉一步步养成,否则会给魔物自身留下极大缺陷。

  譬如小丹魔明雀,便是被某个真仙一步步从丹药养成,而没有跨越步骤,直接令明雀一步拥有高深修为。

  而这些花魔,一成形便拥有化神修为,缺陷不可谓不大。

  宁凡没有回答红发女子的提问,直接握住她的皓腕,散出神念,侵入女子体内,细细一探。

  一探之后,立刻发现,这红发女子的寿数极短。寻常化神修士可活四五千年,炼虚可活万年以上,她却只可活500年,寿数只有正常修士的二十分之一。

  且在离开了那处血奴园之后,红发女子苍老加快,寿数成倍流逝,这也是花魔被加速催生的弊端之一。

  想要拯救这个花魔,只有一种办法,便是以特殊方法废去此女修为,令其重新**。

  废去此女修为的方法,自然极多,其中一种,便是采补...

  宁凡望向红发女子的目光,并无怜悯,只是在思索。

  从女子心中获取的信息,可远远不止这些。

  如他所料,那所谓的宫主,正是血奴园中唯一女修,与红发女子一样,都是血葬草催生的花魔。

  但出乎宁凡意料的是,这处血奴园曾经主人的来头,有些大的吓人了。

  “六百四十万年前,杀戮殿长老,付玲珑...”

  宁凡万万没想到,此处残界竟然与大名鼎鼎的杀戮殿联系到了一起。

  所谓的杀戮殿,乃是四天势力,却并不是四大势力之一。

  北天遗世宫,东天神虚阁,南天紫府学宫,西天昆仑瑶池,其中并无杀戮殿。

  杀戮殿极为特殊,没千年只招收一名**。

  但每一位**,经过杀戮殿培养之后,必定是横行四天的绝世杀手,可弑仙如蚁!

  而杀戮殿的殿主,修为更是深不可测...

  作为杀戮殿的长老,那付玲珑的身份更是特殊,这处血奴园,来头不可谓不大的。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