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87章 封王封侯

第487章 封王封侯

  幽海四族之一的岚角族,被宁凡镇压,此事在一夜之间轰动了外海,无数情报雪片般传至天涯海角。

  周家之内,正在某处小千界闭关疗伤的红衣,看着手中情报,血眸浮现一丝笑意。

  “镇压岚角族?且与我不同,我只是镇压而已,此子则是彻底奴化了岚角,手段倒是不弱,若悉心培养,此子会成为我反攻雨殿的一大助力!来人!”

  红衣一声命令,传出小千界外,立刻便有三名气息浩瀚的炼虚高手进入界面中。

  三人其中一人,是三长老周臣,其他二人则有些面生,应也是周家炼虚长老,气息比三长老都要更加浩瀚!

  “敢问雷皇大人,有何吩咐?”三人齐齐向红衣拜倒,神情恭敬之极。

  而他们所说的话,若是传出,整个雨界都将为之震动,且这震动,绝不是宁凡镇压岚角可比!

  红衣,竟是雷皇!

  但雷皇的残魂不是明明在皇墓中封印,不死不活、不得离去吗?为何会化作红衣,出现在内海之中!

  若雨殿知晓雷皇跑出了皇墓,岂不是会大为震动!

  “周微,周潼,周臣,本皇计划有变,‘复活’的时机,暂时推迟,计划环节中,助本皇‘元神还魂’者,换人吧。本皇要等待另一人,亲自为我还魂!”

  “什么!大人元神还魂,乃是大事,不容一丝纰漏,有我等出手再合适不过,为何要换人?”

  “此事不必多言,本皇自有计较。那小子,比你们合适。”

  红衣言罢,轻闭血眸,不再多言。

  而三位长老面面相觑,似有话要说,却终究不敢劝谏红衣,叹息一声,皆告退离去。

  计划一变,很多事都要重新布局,三人有的忙了。

  巨魔族,残界内。

  巨魔八祖望着手中情报,一个个目光震惊。

  “此子竟有奴化一族的能力!这太不可思议了!我等穷尽一生,为求破解奴纹,他却顷刻破解岚角奴纹,并重新种下自己的奴纹。此子手段竟如此逆天,我们要不要请他为我族破解奴纹?”一名问虚老祖震撼道。

  “我等上次在残界见到他时,他明明还只是半步炼虚的境界,为何才短短数月,便突破了问虚,难道此子寄存了大量法力,压制在化神境界,一鼓作气破入炼虚?”

  另一名老祖吸了口冷气,问虚境界的法力何其浩瀚,至少三百万甲,寻常化神修士根本压制不住...

  “哼!突破问虚又如何,镇压犀魔、殷公、鬼角等人又如何!他就算是问虚无敌的实力,但也逃不出我们巨魔八祖的摆布,我们八祖之中,可是有两个冲虚的!冲虚与问虚,有着难以逾越的鸿沟,也就只有云天诀、兰陵王这种级别的高手,才可在问虚之时一战冲虚。此子不足为惧!”

  一名阴测测的问虚女声传来,将宁凡说的一文不值,话语里却有深深的酸意,分明是在嫉妒宁凡的实力和手段。

  “好了!都不要说了!”

  巨鹿王沙哑的声音传开,带着冲虚气势,令所有老祖乖乖闭嘴。

  “此子虽能破解奴纹,但我们八祖经过八代努力,凭自己的手段,也足以破解奴纹,不需假借外人之手,还是按原定计划,十年之后,以风雪言体内魔血为引,破除我族奴纹。”

  “可是老祖,既然那周明能够轻易破解奴纹,我族为何还要牺牲风雪言,直接以重礼请周明出手即可,毕竟风雪言是我孙女,我也不忍心看她去死...”巨言老祖提出异议。

  “巨言,你是在质疑老夫的命令吗!”巨鹿王目光一沉,巨言不敢再多言。

  “巨言不敢...但风雪言...”

  “好了!此事就这么定了!我等计划天衣无缝,不必假借外人之手。需知,那周明可是外人,他虽有解除奴纹的办法,却也有种下奴纹的能力,若他在为我族破解奴纹之时,为我族种下新的奴纹,我族岂不是要效忠于他?”

  “老祖说的是,是巨言考虑不周。”巨言无可反驳,只能沉默。

  “嗯,知道就好,一切按计划进行,就等那小子为我们炼制孽海丹了,呵呵,十年,老夫只要再等十年...”

  巨鹿王眼中闪过一丝阴沉的光芒,无人察觉。

  他苦心孤诣,经历八代岁月的煎熬,为的可不仅仅是解救巨魔奴纹,他有着自己的目的。

  为了那个目的,莫说牺牲风雪言,就是牺牲其他七祖,牺牲整个巨魔族,他也根本不在乎。

  “只要计划顺利,老夫不但可返祖封魔,重修古魔大道,甚至可借风雪言体内一滴‘仿制祖血’,获得至少真血级别的魔血血脉!不,或许有机会获得王血级血脉,成为传说中的王魔!老夫当年被天劫伤了根基,无缘突破碎虚,但若有真血以上血脉,老夫突破尊魔,指日可待!尊魔,那可比碎虚更加厉害!在我古魔族面前,任何修士,都是蝼蚁,是食物!”

  巨鹿王抚摸着手中一个古朴玉盒,心潮澎湃。

  那玉盒之中,盛放的是一颗七转下品丹药——尊血丹!

  此丹的用途,是巩固尊魔境界的修为,一颗尊血丹,价值之大,无可估量。

  “若当年未获得这颗尊血丹,老夫从未想过,此生有望成为尊魔,嘿嘿,整个雨界,不,整个九界,有谁气运堪比老夫,能有机会服食一颗古魔族的七转尊血丹!”

  巨鹿王手中的尊血丹只是残次之物,已然视如至宝。

  他却不知,这尊血丹,宁凡返祖封魔之时获赐十颗,一一服下,极短时间便稳固了蛮魔境界。

  他的低劣气运,与宁凡相比,似乎根本不值一提。

  中州,雨殿。

  雨皇看着手中情报,目光为之动容。

  情报显示,宁凡突破了问虚境界,但这怎么可能?数月之前,宁凡还只是半步炼虚,怎可能短短数月问虚成功?

  “难道此子获得了莫大机缘?还是说,此子是给一个资质不输雷皇、云天诀的盖代人杰...”

  雨皇目光阴晴不定,他不知道继续放任宁凡下去,会不会放任出下一个皇者对头。

  情报显示,兰陵王还没有‘提点提点’宁凡,这让雨皇不满。

  按照他的性格,是不可能放任一个不属于雨殿的魔修无限制成长的,但让他头疼的是,宁凡实力越强,进入那处地方的成算也就越大。

  雨皇不愿宁凡坐大,却又渴望宁凡实力越来越强,强到足以穿越仙火火海,足以取出那物。

  他真是很矛盾,很头疼。

  且如今宁凡突破‘问虚’,他身为雨皇,是不是要完成当年承诺,封宁凡一个赤天殿主?

  雨殿有许多分殿,每一分殿皆有炼虚殿主坐镇,但在这众多分殿之中,唯有九个分殿,最为强大,被称作‘九天神殿’,以九天命名,每一殿都有碎虚坐镇。

  九殿主身份尊崇,若不是宁凡对雨皇有重大利用价值,他杀了堂堂赤天殿主莫休,雨皇怎可能放过他?

  “或许,封他做赤天殿主,也是一桩好事。日后他来中州,便有惊虹看着他,以惊虹的手段,适当打压此子,可压住他一飞冲天的气势。适当加以利诱,或许可将此子收为己用...如此说来,封他殿主之位,倒也无妨,以他的资质,若成碎虚,必是本皇一大助力。但本皇还是要看看,他有没有成皇叛雨之心,会不会日后离开雨殿,自立山门,成为雨界第二皇...”

  “也罢,便用封号一事,试试他是否有成皇之心。”

  雨界修士突破炼虚,若资质超卓,皆会被雨殿赐予特殊封号,封王封侯。

  兰陵王也好,幽鬼侯也罢,巨鹿王也好,都是炼虚之后赐予的封号。

  雨皇提笔,在身前纸上写下两个封号,是准备赐予宁凡的两个封号。

  其一是‘明王’,取自宁凡化名之周明。

  其二是‘素衣侯’,取自宁凡一袭白衣、杀戮天下的风采。

  雨皇目光一沉,若宁凡选择封王,则怕是成皇之心不小。若是选侯,多半有几分招揽的机会。

  雨皇倒要看看,宁凡会选择什么封号。

  “神皇大人,魔界界路之处,有一名魔族炼虚,意欲进入雨界,是涅皇座下十大魔将之一,道魇!道魇来雨界,是为杀人!”一名属下入殿禀报道。

  “道魇?涅皇的十大魔将,想进入我雨界?哼!当年涅皇强闯界路,降临雨界,视我雨界如无物,如今他还想派属下入我雨界杀人,真当我雨界是九界最弱、软弱好欺吗!赶走此人,不允他入界!”雨皇目光有些冷了。

  “这...”下属为难道。

  “你在质疑本皇命令吗?”

  “属下不敢!只是那道魇魔将,持有一枚皇杀令...”

  “皇杀令!”

  雨皇眉头一皱,皇杀令是九界神皇共同持有之物,可进入其他界面杀人,一令杀一人。

  这道魇魔将既然持令而来,雨皇却不得不为他行个方便,让他在雨界杀一个人了。

  “...罢了,你去传讯,为道魇打开界路,让他自选一处界域降临,杀戮不可太多,只可杀一人!”

  “是,属下这就去办!”

  ...

  虚空界路之中,道魇魔将持令立在虚空,魔气森森。

  许久之后,界路另一端有了动静,一队队雨界修士打开了界路,令道魇进入雨界。

  “请问前辈欲降临雨界哪一处界域?”一名化神修士恭敬问道。

  道魇没有说话,而是取出一丝融灵气息,封入皇杀令。

  立刻,皇杀令感觉到那气息主人所在,而道魇立刻阴沉道,“雨界极东。”

  “雨界极东?前辈要降临在无尽海?”

  雨殿化神大感诧异,不知道魇降临在无尽海是要杀谁。

  让他更不解的,是封入皇杀令的一丝融灵气息。

  皇杀令他见过,历年来也有不少其他界面的高手,持令来杀诸界叛孽。

  每一次入界,那些高手都会将叛徒气息封入皇杀令,找出叛徒的位置。

  只是每一个被追杀的叛徒,最少都是炼虚境界。

  毕竟皇杀令极其珍贵,杀一人的机会,可不能浪费在蝼蚁身上。

  这名雨殿化神无法理解,为何魔界涅皇要派遣一位得力大将,诛杀一名融灵小辈。

  但他也明白,涅皇的事情不是他一个小小化神可以过问的。

  他没有多言,而是为道魇魔将打开云阵。

  道魇没有多言,一步踏入云阵,身体消失无踪。

  这云阵,乃是界面传送阵,可将入界修士传至雨界各处,但着陆点只能精确到十亿里范围内。

  “本将出手,区区一个融灵,必死!”道魇魔将冷笑道。

  同一时间,正在岚角族与苏颜、明雀商议事情的宁凡,骤然抬起头,眼中闪过一丝寒芒。

  在道魇魔将催动皇杀令之时,宁凡分明感到一丝气息锁定之感,那锁定之中,更有毫不掩饰的杀机。

  “主人,怎么了?”苏颜关心问道,宁凡奴化岚角族,没有过多杀戮,让她很感激,对宁凡的态度也渐渐恭敬。

  “有人想杀我,不过不必担心,只是一个问虚,且离我很远。此人似乎一路追我而来,毫不停留,但没有数月,绝对无法到我面前。不过有一件事,却让我十分在意...”

  让宁凡在意的,是那问虚气息中,有些许其他人的气息,那气息其中一道,让宁凡有些熟悉。

  “哎呀,什么人这么大胆,敢杀明雀的饼哥哥,明雀绝不放过他!既然有人对饼哥哥不利,我们还是不要去司空妖岛了,我们先去揍扁他好不好!”小丹魔扬起粉嫩的拳头,一副要为宁凡出气的模样。

  “去,为什么不去?司空妖岛终究要去一去,根据曲祭祀所说,你还未获得‘司苍石像’的传承力量。他之前不敢让你接受传承,是怕你受不住传承力量,但如今有我跟着,你不必担心的,我可保护你,安稳接受司苍的传承力量。”

  宁凡斜睨曲姓老者一眼,曲姓老者立刻有些畏惧地垂下头。

  在镇压岚角之后,宁凡特意找了曲姓老者一次,将他扣留拷问,问的全部是司空妖岛隐秘。

  起初曲姓老者什么也不肯说,不过在宁凡‘稍稍惩戒’之后,他所有的秘密都吐了出来。

  他对明雀没有恶意,只是想让明雀接受司苍传承,返祖成为古妖司苍,重新成为他们的主人。

  知道这些,宁凡也就放过曲姓老者,不再欺负他。如今曲姓老者对宁凡可是怕极,对当日的拷问心有余悸。

  “那好吧,若饼哥哥陪我,我就回司苍妖岛,从今日起,饼哥哥走到哪里,我就吃到哪里!”

  小丹魔挽着宁凡的手臂,表情可爱,极尽讨好。

  她再也不想离开宁凡,她要吃遍天底下所有丹饼饼。

  “嗯,待去了司空妖岛,沿途再去一次丹岛,便可返回巨魔族了。以我如今实力,有些东西,可以解决一下了,你们早些歇息,明日我们出发,前往司空妖岛。”

  宁凡言罢,飘然离去,返回自己的房内。

  盘膝于踏上,他一拍储物袋,取出一袋子的战利品,放于床榻,目光渐渐凝重。

  仙玉,灵药,丹药,丹方,法宝...这些通通未被宁凡重视。

  唯一让宁凡在意的,是那一床榻的玉简。

  每一个玉简,都封印有一道岚角先祖的全力一击。

  这些攻击随着岁月流逝,威力大损,否则大部分玉简都会是命仙一击、真仙一击。

  随着岁月流逝,只有二十余个玉简还保留着炼虚一击以上的威力。

  在这其中,又只有7道问虚一击,4道冲虚一击,3道太虚一击,1道碎虚一重天的一击。

  望着这批玉简,宁凡大感可惜,若能修复这些玉简,令玉简恢复当年威力,那可就恐怖了。

  “修复是不大可能了,但这些玉简,似乎还可有另一个用途。”

  宁凡似想到了什么,眼前一亮...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