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76章 返祖封魔(一)

第476章 返祖封魔(一)

  苏颜万万料想不到,一入岚角残界,竟然会遇到界面崩溃,更会被千万魔灵杀机锁定,所有的魔灵,竟然都叛乱了不成?!

  她尝试催动契约,却无法感应到契约的存在,似乎契约已被破坏。

  若有契约在,她可一念处决所有叛乱的魔灵。若契约破坏,魔灵全部恢复自由,将不再听她的命令。

  但,岚角残界的魔灵,唯有族长可借魔岚池种下、抹灭契约,魔灵本身是无法违背契约的。

  苏颜不是傻子,她立刻认可了宁凡的推断,这一次残界崩溃、魔灵叛乱,不是一场意外,是有人在谋害她!

  “每个魔灵诞生之后,都会与历代岚角族长订立契约,不能违反族长之令,它们这群孽障,竟能抹灭契约、叛逆于我,这其中的原因绝不简单!”

  所有的契约,都被抹消了!

  在这个关头,苏颜岂能不明白残界出了天大变故,魔灵的契约,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消失!谋害她的人,是谁!

  “你们的魔灵契约,是如何抹除的!”

  苏颜冷着脸问道,清冷的声音,传彻十万里。

  “呵呵,谁说我们的契约抹消了?我们的契约只是转移了主人,有了新的归属而已。如今岚角残界的千万魔灵,已不再效忠于你,只效忠另一个人!一个能给我们魔灵前途、自由的人!一个能令岚角族发扬光大之人!”

  十余道阴测测的声音,从远空传来。

  在那个方向,十五名炼虚魔灵遁光极快,由远及近,俱都将杀机锁定苏颜,冷笑不绝。

  至于宁凡,十五名老怪只是淡淡扫了一眼,见只是半步炼虚的小辈,便不再重视。

  听闻这批魔灵并非抹除契约,而是将契约转移给岚角族另一人,苏颜美目震惊,这一次魔灵叛乱,竟然是她的族人在谋害她不成?

  “你们的新主人,是谁!”

  “是犀魔大人!苏族长既然来了残界,就不必走了,我等奉犀魔将军之令,务必要将苏族长的命留在这里!”

  宁凡目光一冷,他终于明白犀魔为何阻挠他进入残界,原来,是不想让他干预谋害苏颜的行动。

  苏颜紧紧咬唇,几乎咬出鲜血,她心头只觉寒凉,虽一向与犀魔不和,但好歹将他当做族人对待。

  她一直知道犀魔对她不满,却不曾料想,犀魔会背叛她、谋害她,胆敢算计她的性命

  苏颜美目布满寒霜,对犀魔叛主的行为,痛恨到了极点。

  “犀魔么,哼!若本族长不死,得以离开此残界,必定要让犀魔付出代价!”

  “哈哈,那也要你有命离开才行!”

  轰!轰!轰!

  一道道强横的炼虚攻击,从四面八方袭来,强横的法术波动,将一片片长空撕碎,更将苏颜所有退路包围,滴水不漏。

  即便苏颜有问虚修为,且已接近突破冲虚,但面对十五名炼虚的围攻,仍不是敌手。

  面对十五名炼虚的攻击,苏颜毫无惧色,英姿飒爽。

  她一拍储物袋,准备取出本命法宝反击,却又是一惊,惊怒地发现,储物袋中,所有的法宝都不见了。

  她之前闭关,储物袋曾交给窥虚修为的长老——鬼角,令鬼角帮她修复法宝,在拍卖会后,鬼角已归还其储物袋。

  如今,苏颜身上并无法宝,自然是鬼角动的手脚。

  看来这一次,岚角族中叛乱的高手,不止犀魔一人,还有鬼角!

  没有法宝在身,又是众叛亲离,苏颜第一次露出绝望无助的表情,不知今日能否挡下十五人一击。

  就算挡得住,又如何,残界已崩溃,不知是否还有通往外界的出口。

  就算有,一时半刻间,苏颜也找不到出口;就算挡下这一击,也会被十五名炼虚继续攻击,围攻至死

  “可恨!”

  苏颜轻启朱唇,口中射出一道紫光,是一块灵气逼人的紫铜小盾。

  那是一件凡虚中品的防御法宝,足以防御问虚一击,之前因为没有损坏,留在苏颜丹田以法力蕴养,如今倒成了苏颜最后一件保命法宝。

  小盾化作一道紫虹,在长空张开一层层紫色光幕。

  十五道炼虚攻击打在光幕上,一重重光幕应声而碎,强横的碰撞化作飓风,席卷了十万里大地。

  咔嚓!

  十五道炼虚攻击,破去小盾一重重防御,最终轰在盾身之上,令盾身裂出无数裂纹。

  眼见小盾难以防御,苏颜一咬牙,掐指引爆了小盾,凡虚中品的法宝自爆,掀起一重重火浪,总算勉强挡下十五道攻击。

  但苏颜却喉中一甜,咳出甜血,本命小盾被毁,她受到的反噬绝对不轻的。气息因伤势而滞涩,一时之间,一身法力只能发挥三成不到,再没有逃命的机会。

  心知今日难以脱生,苏颜唯一的愧疚,是连累了宁凡这局外人入局。

  她向着宁凡歉然一笑,眼中已明死志,身为一族之长,她也算女中豪杰,自不怕死。

  “周道友,不好意思,这一次是妾身连累你了。早知如此,妾身不该让你进入残界的接下来,妾身会点燃元神、拼尽全力,定可挡下他们少许时间。道友速速持族长令牌逃走,兴许有机会在残界其他地方找到出口,催动族长令牌,或许可以逃出生天”

  苏颜将族长令牌塞到宁凡怀中,莲步轻移,将宁凡挡在身后,只留给他一道背影。

  这一道背影明明纤弱,却无数次扛起一族命运,今日,又要庇护宁凡逃生。

  宁凡握着令牌,眼中闪过一丝异色。苏颜倒是个不错的女人,死在这里,可惜了。

  他忽然大步上前,一把揽住苏颜纤腰,调笑道,

  “苏姑娘还没给周某酿制魔酒,可不能死在这里。我带你走,如何?”

  嗤!

  宁凡的背后,骤然浮现八道硕大的黑色火翼,火翼一振,以堪比问虚的遁速,向某个方向疾驰而去。

  所有魔灵的注意力,都集中苏颜身上,无人重视宁凡。

  宁凡这突然间的暴起,震惊了所有人,一个个老怪不可置信地望着宁凡,无人想得到,区区半步炼虚的宁凡,拥有问虚级别的遁速。

  更让人不能置信的,是宁凡的八翼遁速,比在场七名问虚都要快上一线,竟无人能追上他!

  当然,此地最最惊讶的,还要数苏颜了。她倒不是惊讶宁凡实力,在她的印象中,宁凡应该是个无利不起早的魔头,最不喜欢惹麻烦的。

  她明明已经做出承诺,给宁凡争取逃命的机会,宁凡这种自私之人,竟然会不逃跑,反倒拉着她一起逃命,这简直不科学

  “为什么?”她似乎是在问宁凡,同时也是在问自己。

  她的族人背叛她,但宁凡这陌生人,却没有抛下她,这一切是为什么。

  “你是我的魔妃,生死由我决定,旁人可不准杀你。指路吧,带我去魔岚池。”

  “魔妃!你怎么知道!”苏颜不明白,宁凡为何知道她魔妃的身份。

  她更不明白,这个身份与宁凡救她,有什么联系。

  她有太多的问题想要询问,但此刻形势,根本没有给她多言的机会。

  一个个魔灵炼虚,眼见宁凡想要带走苏颜,皆流露出杀机。

  “拦住他们!不能让他们走,否则我等无法向犀魔将军交代!”

  “杀!不顾一切,杀了他们!”

  为首的问虚老怪一声令下,所有低阶魔灵的法宝、法术俱都打向宁凡。

  十五名炼虚倒是没有攻击,以宁凡的遁速,快得好似乱飞的苍蝇,很难有攻击打得中他。

  十五人合力张开了结界,将十万里之内所有空间封锁,防止宁凡仗着遁速逃遁离去。

  结界封锁了宁凡退路,四面八方更有无数低阶魔灵,似潮水一般涌来。

  一个个低阶魔灵刚刚靠近宁凡方向,便自爆肉身,不惜性命也要挡住宁凡去路,悍不畏死地气势,可令任何修士动容。

  这是一场疯狂的死斗,就连苏颜都震惊于魔灵们的决绝,但宁凡早已习惯这种拼尽全力的杀戮。

  这是一场死斗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,决不可心慈手软。

  宁凡疯狂散开神念,剑念化作无数浓墨、点缀在苍天之上。

  一重重的墨色剑念,渲染开来,在长空上散落成千万道墨色剑光,仅仅是剑气余波,便震死无数低阶魔灵。

  嗤!嗤!嗤——

  成千上万的低阶魔灵,连自爆的机会都没有,便被宁凡一片片瞬杀,化作一片片尸山血海。

  宁凡煞气毫无保留的放开,血腥与殷红染红了整片天空,十万里内所有低阶魔灵,根本不敢再对宁凡发动攻击,完全被宁凡的凶威吓瘫在地上。

  一个个化神魔灵阻挡在宁凡身前,对付这些魔灵,宁凡直接遁速全开,肉身好似炮弹一般,直接撞在一个个化神魔灵身上。

  但凡挡在他退路上的化神魔灵,全部被撞成血泥肉饼,无一幸存!

  “什么!区区一个半步炼虚,竟如此强大!”

  十五名炼虚魔灵全部动容了,他们已经看出来,宁凡虽然没有炼虚,但实力绝非化神可敌。

  十五人留下五人维持结界,余下十人则追击宁凡而去。

  只要结界还在,就算宁凡速度再快,也逃不出去,在诸位炼虚看来,杀死宁凡只是时间问题。

  “小子,放下苏颜,做老夫之奴,老夫可饶你不死!”

  一名炼虚魔灵绕到宁凡前方,挡在宁凡身前,冷笑望向宁凡。

  他叫做牧鬼,是一名窥虚老怪,实力强横,心高气傲。虽说知道宁凡厉害,但并不认为宁凡可以匹敌于他。

  牧鬼独自拦在宁凡前方,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多么危险的行为。

  他以神念驾驭法宝,那是一件仙人掌一般的魔兵,兵刃上有无数针刺,在牧鬼的操控下,所有针刺化作手臂粗细的荆棘,生长开来,封锁了所有去路。

  他负手而立,一派前辈高人的做派,似乎只要宁凡乖乖放下苏颜,他可以饶宁凡不死,否则必杀宁凡。

  “老夫给你半息考虑!”牧鬼冷笑威胁,一副吃定了宁凡的表情。

  但下一个瞬间,他所有的笑容,都化作震撼。

  却见一股冲天的黑龙虚影,从宁凡单拳轰出。

  一瞬间,宁凡周身金光浮动,一拳打出,天地为之一颤。

  虚术,双龙!

  “死!”

  宁凡眼中闪过一道冷光,根本没有跟牧鬼废话的心思,直接一拳打出黑龙虚影。

  无可匹敌的拳芒,打在牧鬼的荆棘法宝之上,直接将这大好的凡虚下品法宝轰成碎片。

  牧鬼心惊胆寒,那一拳之力,他绝对无法接下,想要逃遁,已来不及,被宁凡一拳轰在胸口,拳芒一散,整个肉身化作血雾粉碎。

  小小的元神,无助地想要逃遁,却被宁凡一手擒住,直接一口吞下,生生嚼碎,化作一丝浓郁的魔气,汇入魔纹之中。

  所有的魔灵,都在这一瞬间胆寒起来,宁凡的那一拳,太过强大,即便是七名问虚,也不一定能无伤挡住宁凡攻击!

  “此子只是半步炼虚,却能够拳杀窥虚,这不可能!”

  “那金光万丈,是金身修士才可拥有的异象!他虽没有真正突破金身境界,但一拳之力,几乎不弱于我等问虚老怪!”

  轰!

  在诸位老怪迟疑的一瞬,宁凡已逼近结界,指间缠绕起一缕风烟,紫金色的风烟化作一个巨爪,朝结界猛然一撕,所有的结界都一霎风化、消散。

  “什么!他竟破去了我等合力所布的结界!这绝不可能!”

  仅存的十四名老怪,被这一幕再次震撼到了。

  宁凡修为不高,但手段太过逆天,决不可小觑。

  “杀!”

  十四个炼虚魔灵,齐齐发动最强一击,对宁凡二人存了必杀之心。

  甚至为了让法术加快速度,确保足以击中宁凡,数个老怪还付出自损修为的代价,加大了法术威力。

  十四道炼虚攻击的合力,足以斩杀任何问虚,就算是冲虚也要受伤!

  所有人都认为,宁凡会连同苏颜一起、陨落在这攻击之下。

  便在这一刻,宁凡周身雷光大现,骤然召出元雷之甲。

  金甲加身,白袍染血,宁凡好似一个天神,回头冷冷望向十四道攻击,面色不屑。

  “我若想走,凭你们,留不住!”

  轰!轰!轰!

  一道道攻击打在宁凡背心,宁凡硬是凭雷甲硬接攻击。

  三阶金甲,足以抵挡冲虚一击,宁凡的雷甲裂出无数裂纹,却硬是不碎,挡下了十四名老怪的合击。

  在离开结界的一刻,宁凡召出欺天斗篷,生生消失于诸位老怪的眼前。

  以十四名炼虚老怪的实力之强,竟无人能识破宁凡隐身!

  所有魔灵都愣住了。

  宁凡只凭一人,杀出了千万魔灵的重围,毫发未损。

  倒是魔灵一方,折损了一名窥虚老怪。

  一想到这些,所有的魔灵炼虚眼眶赤红,怒吼道,

  “查!此人必定没有离开残界,查出他的下落将他碎尸万段!此子决不能留,苏颜必须死!”

  (2/3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