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75章 残界杀劫

第475章 残界杀劫

  小明雀将五转丹药当豆子吃,终于安静下来,没有在岚角族乱跑。

  则宁凡遁入玄阴界闭关,他在拍卖会上买下青寒气,小明雀又将玄阴气送给他,两种天霜寒气,被宁凡炼化入体。

  当年的宁凡,渴望着玄阴气提升修为,如今玄阴气对他而言,对修为提升的幅度几近于无。

  在天霜寒气中,玄阴气排名第九,青寒气排名第十,各自提升宁凡千甲法力,对于法力超过65万甲的宁凡而言,自然微不足道。

  不过融入了两种寒气,火焰威力的增幅还是相当可观的。

  天霜寒气,宁凡已集齐了十一种,只差排名第一的寒气——‘补天心’。

  地脉妖火,宁凡已集齐十种,只差排名第一、第五的两种妖火——‘地煌火’与‘北极炎’。

  排名第五的地脉妖火,兴许还可以在某地买到,但排名第一的寒气与妖火,极其罕见,虽说只是五品灵物,但据说威力比大多数六品灵物都要霸道。

  能够排名第一,岂能是等闲之物?

  北极炎也就罢了,能否寻找到补天心与地煌火,只能凭运气。

  “天地灵物的获得,皆与气运有关。第一天霜与第一妖火,能否获得皆凭气运。修真之路,需有一颗平常心,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,机缘不可强求,能改变的只有自己的态度。”

  宁凡沉下心,心如止水。

  一连三日,没有做其他修炼,只是令肉身浮上金光,运转法力周天,梳理着每一寸肉身。

  一旦得到第四块石板,便可以真正冲击金身境界了,丹药足够,瓶颈随时可突破,万事俱备,只差最后一道石板魔气...

  背后的魔纹,传出灼烫的温度,宁凡可以推测,若获得第四块石板,吞噬第四道魔气,他的魔纹会彻底晋阶,再次浮现出岚角的图案。

  六翼、巨魔、鬼目、岚角,宁凡只让焚翅唤醒了六翼神通,用于提升遁速。

  至于其他三个魔纹神通,对他而言可有可无。若有时间,可让其他魔妃唤醒,若无机会,可以暂时不管。

  三日后,宁凡骤然起身,离开玄阴界。

  外界,夜色浮动,宁凡飘然离开客楼,朝着岚角族某个禁地遁去。

  他遁速太过精妙,没有任何鬼目高手可察觉他的到来。

  那是一座阵光森严的禁地,在阵光之内,并无任何人把守,是一片山明水秀的世外桃源。

  山水之间,有一个占地千亩的明湖,名为素青湖,灵气逼人,是修炼的绝佳圣地。

  素青湖上,夜色微茫,一梭画舫在湖心飘荡。

  画舫上,坐着一个龙女般空灵隽秀的美妇,正悠然闲坐玉桌边,捧着玉盏,自饮自酌,双颊酡红如醉。

  明湖中,栖息有十二条银鳞蛟龙,每一条都有着半步炼虚的修为,似乎是美妇的灵宠。

  感知到宁凡的到来,十二条银鳞蛟龙全部感受到一股来自血脉的威压,纷纷颤抖起来。

  美妇微感诧异,抬起明眸,望向天空,在那里,一个白衣青年趁夜而来。

  “道友体内似乎有某种妖血,且品阶还不低呢,妾身这十二条蛟龙,皆是真血级荒兽,从不会畏惧任何人,却被道友威压所摄住...”苏颜妖娆一笑,颠倒众生。

  咚!

  宁凡飘然降落在画舫船头,对苏颜的话只是一笑而已,不置可否。

  苏颜也不过多询问宁凡的秘密,今日与宁凡约见,也绝不是为了聊妖血的话题。

  她轻轻招手,从湖中掬起一捧湖水,法力一荡,凝做一个玉盏,倒满黑色的酒浆,放在玉桌对面。

  宁凡盘膝坐下,捧起灵酒,没有立即饮下。

  轻轻一嗅,是一种品级不俗的灵酒,且无毒。

  “道友真是谨慎之人,难道还怕妾身下毒么?”苏颜抿嘴一笑。

  “只是习惯而已...”宁凡没有多言,将灵酒一饮而尽,只饮下一口,肉身境界便提升了少许。

  微微一怔后,点头赞许,对这种灵酒大为满意。

  “原来是用魔骨花酿制的,难怪此酒色泽如墨,入口却甘醇如蜜,更有提升炼体修为的奇效。酿制此酒的魔骨花,起码有七万年年份,这可真是难得,寻常魔骨花,绝对生长不到五万年药龄,便会枯死。唯有在魔物肆虐之地,才可能诞生超过五万年份的魔骨花...”

  “道友好眼力,这酒是妾身自酿的魔骨酒,正是以七万年魔骨花为原料酿制。一般而言,魔骨花是无法生长到七万年年份的,不过我岚角族情形特殊,有一处小千残界,豢养了无数‘魔灵’,界中魔气浓郁,许多魔药都能生长到极高年份。”

  苏颜并没有隐瞒小千残界的意思,许多内海魔修都听说过岚角族的小千残界,是魔药生长的圣地,魔角兰便是从那残界中移栽出来,雨界之中,唯有岚角族一家拥有这种魔药。

  “魔灵...”

  宁凡不动声色地催动窃言术,从苏颜心头窃取着情报。

  岚角族中,原来并无老祖坐镇,只有苏颜等三名炼虚。

  但岚角族的小千残界中,饲养了大量魔灵,这些魔灵是以魔族秘法饲养出的特殊生灵,听从岚角族修士的命令,在岚角族危亡之时,可作为压轴战力守卫岚角族。

  岚角残界中,起码饲养了千万头魔灵,修为至少都在金丹之上。

  元婴魔灵,差不多有十万。

  化神魔灵,差不多有八百。

  炼虚魔灵,都有十五头,其中有七头都是问虚修为!

  这些魔灵一生下来,便与岚角族长缔结契约,奉岚角族长为主。魔灵的修为,一直都是岚角族最高隐秘,唯有族长一人知晓。

  外界只知岚角残界饲有魔灵,适合种植魔药,却并不知岚角族饲养了十五头炼虚魔灵!

  宁凡一不小心,从苏颜心中盗得如此巨大的隐秘,面色不改,心中却暗暗惊讶。

  果然,岚角族不像表面那么简单。

  一旦有人动了岚角族,便会有十五头炼虚魔灵诛杀来犯之人。

  十五头炼虚魔灵中,八头窥虚也就罢了,那七头问虚,可是非同小可。

  以宁凡如今实力,绝对无法抗衡七个问虚的围攻。

  没有对岚角族动武,果然是正确的决定。

  “周道友,妾身有一个疑问,想要请教道友,不知道友可否为妾身解惑?”苏颜请求道。

  “此地并无其他人,苏姑娘有话,不妨直说。”

  “周道友是否感觉到,你与妾身之间,有一丝微妙的感应...不瞒道友,在道友进入泰蚩城的第一时间,妾身便察觉到道友的存在了。这真是很奇怪呢,在此之前,妾身与道友素未谋面,为何会与道友有这般微妙的感应?”

  “姑娘觉得,这感应是从何而来?”宁凡不答反问道。

  “我...不知...”苏颜俏脸微红,却不动声色地藏起。

  其实她查阅过族中古籍,古籍记载,在魔族之中,有一些手段,可让陌生的二人缔结契约,彼此心魂感应。

  最常见的契约,是魔族道侣之间的誓约,传言只要一对魔族道侣动了真情,彼此发下血誓,种下契约,即便七次传世,二人之间也会有一丝心神感应,终有一日会重逢。

  苏颜自然不知,她是岚角魔妃,宁凡是魔罗之血的持有者,二人本来就有一丝感应。

  她只以为前世与宁凡缔结过契约,曾经做过一世道侣,故而才有这种感应。

  她虽是一族之长,终究还是一个女人,自然不好意思跟见面第二次的宁凡说:喂,你听着,我们前世是道侣,是夫妇,所有才有心魂感应。

  怅然叹息一声,苏颜轻轻摇头,纵然她前世曾经嫁给宁凡,这辈子可还没想过嫁给宁凡。

  这个心魂感应,她并不想要,此次找来宁凡,是准备切断彼此的感应。

  她是一族之长,行踪必须隐秘,平日闭关之地都需慎之又慎地选择。

  如今宁凡和她有感应,凭一次感应,说不定都能找出她闭关藏身的地点,这对一个修士而言,是不安全的。

  譬如宁凡潜入岚角族的那日,苏颜就察觉到宁凡的到来,有这丝感应在,宁凡也会暴露行踪。

  苏颜换位思考,她觉得宁凡一定也想斩断二人间的感应,因为没有任何修士愿意被外人知道行踪吧?

  “苏姑娘想和周某斩断这缕心魂感应?”宁凡把玩着玉盏,玩味地看着苏颜,早已凭窃言术看透苏颜所有想法。

  苏颜微微诧异,点点头,没有否认,

  “不错,妾身与道友萍水相逢,这丝感应也来得莫名其妙,斩断感应,对彼此都好,不是么?”

  “若苏姑娘执意与周某斩断感应,周某当然没有意见,只是不知苏姑娘可有办法斩断这丝感应?难道是借用魔像石板的力量?”

  宁凡悄悄将话题引到石板上面,苏颜立刻一怔,旋即抿嘴一笑,

  “道友说笑了,我岚角族的魔像石板,可没有斩断这种感应的能力,只是一个无法破解文字的石板而已...在我岚角残界中,有一处‘魔岚池’,池水魔气极强,是历代岚角族长与魔灵种下契约的地方。契约既然能种下,自然也可抹灭。妾身与道友之前的感应,多半是前世种下的某种魔族契约,或许可以借魔岚池的力量洗去这一契约感应...”

  苏颜听说宁凡愿意与她斩断感应,自是微微松了口气,若宁凡拒绝,她也无法威胁宁凡斩断感应的。

  在苏颜解释之时,宁凡则催动阴阳锁,施展窃言术,窥探着苏颜心中种种情报。

  他可以提及魔像石板,苏颜不可避免地思考了石板的情报。

  情报显示,魔像石板在出世之后,便被苏颜封印在岚角残界之中,恰也封印在魔岚池附近的一处隐蔽大阵之中。

  岚角残界是岚角族的最大禁地,唯有历代族长持令牌才可随意进入。

  宁凡一个外人,就算手段通天,也无法进入他人的小千世界。

  苏颜要带宁凡进入进入岚角残界,抹灭彼此间的心魂感应,这倒是给了宁凡机会,直接趁机盗走魔像石板。

  第四块石板一旦到手,宁凡可立即闭关,突破金身境界!

  见宁凡露出思索的表情,苏颜只以为宁凡担心进入岚角残界遇到危险。

  她也可以理解,岚角残界是岚角族的禁地,外人无法随意进出,残界中还有千万头魔灵,更有十五名炼虚打手对苏颜唯命是从,这些魔灵一旦听从苏颜命令,对宁凡发动进攻,宁凡凶险难测。

  在这种大前提下,宁凡就算担心进入残界的安全问题,苏颜也觉得是正常之事。

  她取出一个精致的玉令,给宁凡展示,并解释道,

  “这是妾身作为岚角族长的令信,凭此令信,可随时进入、离开岚角残界。在进入残界之前,妾身会将这个令牌暂时交给道友保管,若道友觉得在残界中安全无法保障,随时可凭令牌离去的,不必再担忧安全问题。”

  “哦?苏姑娘这么说,周某倒不再担心安全问题了。敢问苏姑娘,我们何时进入岚角残界?”

  “若道友愿意,不妨我们今夜便进入残界,如何?”苏颜请求道。

  “也好。”

  宁凡点点头,算是答应了苏颜的请求。

  二人皆放下玉盏,站起身来,意欲离开画舫。

  宁凡打出一道传音飞剑,通知明雀,让她在岚角族乖乖等他,不要乱跑。

  宁凡也不知抹灭感应需要多久,告知明雀一声,总是必要的。

  便在传音飞剑刚刚飞出片刻,素青湖阵光之外,忽然传来一道冷厉的男子之声,

  “族长让一个外人进入我岚角族残界,是否太过不妥!”

  嗤!

  一个黑甲大汉撕开大阵,强行闯入了素青湖,他刚刚到来,听到了苏颜与宁凡最后几句话,得知二人有同去岚角残界的意思,立刻露面,隐隐有阻挠之意。

  这个大汉气息内敛浑厚,周身隐隐有虚空之力流动,气息虚浮,隐隐却有问虚气势,似乎刚刚突破问虚不久。

  苏颜一见来者,俏脸一霎霜寒,但看清来者修为之后,美目一惊。

  “犀魔!你突破问虚境界了?!”

  来者,正是岚角族中第三位炼虚,一向与苏颜不和的犀魔!

  这犀魔在窥虚之时,便敢不将苏颜放入眼中。

  如今突破问虚,态度更加嚣张,竟敢随便撕毁苏颜布下的大阵,闯入苏颜的禁地。

  “你,不得进入我族残界!否则莫怪本将拳下无情!”

  犀魔踏天而立,俯瞰宁凡,倨傲道。

  “拳下无情,凭你?”宁凡语气淡漠,丝毫未将犀魔放入眼中。

  “大胆!”

  犀魔目光一怒,周身魔气好似沸腾,一指按下,魔气化作一座黑气腾腾的万丈巨岳,朝着宁凡当头镇压。

  这巨岳是凡虚下品的法术,但由犀魔这问虚高手施展,堪比问虚一击,镇压普通窥虚绰绰有余。

  在犀魔看来,此山就算伤不到宁凡,但也足以给他些许教训,令其知难而退。

  不曾想,宁凡面对魔山镇压,只抬起拳芒,向天轰出一拳,周身四分之三都浮现金光万道。

  他肉身未入金身,但吞噬三道石板魔气后,一拳之力已无限接近金身第二境一击。

  只一拳,犀魔的半吊子魔山,直接被宁凡轰碎成无数碎片。

  犀魔目光一震,他万万想不到,自己的全力一击,会被宁凡轻描淡写的破去。

  宁凡的强大,似乎更在传闻之上啊...

  他已看出,宁凡和传闻一样,实力确实深不见底,但正因为如此,犀魔更加不愿宁凡进入岚角残界,以免破坏他筹备多年的计划...

  他还欲对宁凡动手,却见苏颜轻轻挡在宁凡身前,冷冷道,

  “犀魔,本族长在此,你却敢伤我贵客,是觉得拥有问虚境界后,可以与本族长平起平坐吗?哼!”

  苏颜娇哼一声,却有一股难以想象的威压,朝犀魔猛然一震,直震得她内息翻涌,气息一滞,目光大惊。

  犀魔万万想不到,苏颜的气息竟如此强大,虽然也是问虚,但距离冲虚都不远了,绝非刚刚问虚成功的犀魔可比。

  若苏颜动怒,可强行出手,在此地镇压犀魔,给他一个教训!

  “你虽是我族炼虚,但也受本族长管辖。若下次再敢冲撞本族长,必严惩不贷,绝不姑息!你退下吧!周道友是值得信任之人,他进入残界是我所准许,你不得阻拦!”

  苏颜虽对犀魔不满,但犀魔也算岚角族的族人,是岚角族不可或缺的战力,她作为族长,顶多惩戒犀魔,却不会斩杀此人。

  “是,末将告退!”犀魔拳头紧握,咬咬牙,抱拳告退。

  如今的他,还不是苏颜对手,不可当面触怒苏颜,只能等苏颜下次进入残界后再动手...

  既然宁凡执意要今日岚角残界,也好,让宁凡和苏颜死在一起吧!

  犀魔离去后,苏颜向宁凡歉然一笑,“妾身御下不严,犀魔冲撞道友,并非恶意,还请道友看在妾身薄面上,莫要与他计较。”

  在刚刚犀魔准备大打出手之时,宁凡心头已对犀魔动了杀机,一瞬间的气势,还未真正升起,就给苏颜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。

  苏颜立刻意识到,宁凡若动怒,实力更在犀魔之上,若事情闹下去,宁凡恐怕会当场斩杀犀魔,就好似他斩杀石坤、莫休一样。

  苏颜出手惩戒犀魔,实则是想救下犀魔,避免事情朝更糟糕的方向发展。

  她再与犀魔不和,也不愿看着族人被宁凡所杀。

  “周道友放心,犀魔的得罪,妾身会代他补偿道友,定让道友满意。”

  “补偿?什么补偿?”宁凡眉头一松,他对那犀魔极其反感,若非看在苏颜面子,他绝不可能放犀魔离去。

  没办法,犀魔是苏颜的属下,如果宁凡杀了犀魔,苏颜估计会恨他一辈子。

  苏颜也算是宁凡的魔妃之一,宁凡可不打算让苏颜恨上他。

  “此次进入残界,妾身会寻些上好魔药,酿制魔酒,供君饮用,聊作补偿,不知道友对这个补偿可还满意?”

  “美人酿酒,红袖添香。这个补偿,周某倒有些期待了。”

  宁凡玩味一笑,苏颜则目光轻嗔,她竟然被宁凡口头调戏了。

  以她的身份,随手可镇压无数老怪,何曾有人敢调笑她?

  这宁凡,还真是胆大的过分。

  嗖!

  苏颜柔掌一招,丝丝虚空之力化作黑色烟丝,将二人一卷,一霎飘出无数距离。

  这是虚空挪移之术,借用了虚空之力,唯有问虚老怪可以施展,比化神修士的普通挪移遁速更快。

  二人行至岚角族某处空旷禁地,苏颜取出族长令牌,轻轻一招,凭空开出一个光门。

  旋即,她将令牌交到宁凡手上,妖娆一笑,

  “令牌在道友手上,道友可放心进入残界。除非残界崩溃,否则就算是妾身,也不能将道友扣留在残界中呢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宁凡点点头,接过令牌,随苏颜进入光门,下一瞬,光门愈合。

  实话说,就算没有令牌,宁凡也根本不怕进入残界的,首先,苏颜是女人,若出了变故,以宁凡的实力,用魅术擒下她不难。

  其次,宁凡也不怕残界中十五头炼虚魔灵。他也许硬拼不过十五头凶兽,但有欺天斗篷,他可随便隐身。有风烟一指,他想从残界中撕开一个缺口,绝对轻而易举。

  最重要的是,宁凡能看到苏颜真实想法,苏颜压根没有危害宁凡的打算。

  一道光华之后,二人出现在岚角残界中,这是一片黑云遮天、魔山延绵的魔气世界。

  残界之中,有十万大山,更有无数魔灵栖息此地。

  “这里就是我族残界...”

  苏颜浅笑解说,但话未说话,整个岚角残界忽而猛烈晃动起来。

  一片片裂痕,从大地和天空上撕裂。

  苏颜花容失色,始料不及,这竟然是界面崩溃的征兆!

  “怎、怎么会...”

  是啊,苏颜怎么会想到,她刚和宁凡进入残界,残界竟然就崩溃了。

  宁凡目光一沉,他也没想到会在刚刚进入残界便遇到变故。

  催动手中的族长令牌,无法离开残界。

  直接催动一缕风烟,也无法从身旁撕开任何离去之路。

  他深深看了苏颜一眼,苏颜立刻解释道,

  “周道友,请不要误会,残界崩溃之事,与妾身无关...真的...这应该只是一个意外...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宁凡随手将族长令牌抛还给苏颜,这令牌已经没有用了。

  “但这次残界崩溃,应该不是意外,苏姑娘请看...”

  宁凡随手一指,十万大山的方向,无数魔灵腾空而起,黑压压地朝宁凡、苏颜包围而来,气势汹汹,竟要攻击二人的模样。

  黑压压的,共有千万魔灵,悍不畏死地袭来!

  在那群魔灵之前,更有十五道强横之极的气息,每一人都是炼虚境界!

  “苏族长,你总算来了,我等可是苦等了好久。既然来了,就不必走了,把你的命,留在这里吧!”

  这些魔灵攻击的对象,不是宁凡,而是...苏颜!

  (1/3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