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73章 佳人有约

第473章 佳人有约

  喊出两亿仙玉天价的,是一个面色蜡黄的灰衣修士。

  宁凡神念一扫,此人有着化神巅峰的修为,周身气息之中,有着若有似无的月光之力。

  很显然,此人修炼的功法,与月光有关。

  而此人之所以舍得花费天价竞拍月蓝草,绝对不会是为了月蓝草本身,多半是看中了那月蓝草生长的月色大理石。

  如宁凡所猜测,这老怪魔号是赤月魔君,修炼的是一种赤月魔脉的神魔功法。

  赤月魔君本没有竞拍月蓝草的心思,但那月蓝草下的奇石,却给了他一种极为特殊的感觉。

  他隐隐感到,那奇石之中含有一名强者的月力传承,只要吞下此石,便可极大提升魔脉之中的月光之力,令他修为暴涨。

  具体能暴涨多少,还要看这石头中的月光之力有多少。

  在赤月魔君看来,若炼化此石,闭关数百年,至少此生突破炼虚都大有可能的。

  故而对于这月蓝草下的奇石,赤月魔君志在必得,不可能让给明雀小丹魔。

  眼见赤月魔君以天价购买月蓝草,不少老怪都隐隐猜出,这月蓝草下的奇石有些不凡。

  亦有几位老怪想要与赤月魔君竞价,当刚刚举牌,便被赤月魔君冷冷一瞪,皆是悻悻放弃竞拍。

  半步炼虚,便是内海至尊。

  赤月魔君有着化神巅峰的修为,且还是化神巅峰中同级无敌的高手,内海七尊之下,根本无人敢得罪此人。

  莫看明雀小丫头带着十几个化神仆从,但其中没有一人是化神巅峰,这些人在赤月眼中,全部是乌合之众,根本不值一提。

  赤月的目光,最终扫向明雀,带着一丝冰冷的威胁,气势威慑性地一震,震得明雀气息一滞,元神一伤,面色立刻苍白,一丝甜血溢出唇角。

  这威压震慑,是在警告明雀,不要与他抢东西,否则,他不保证会不会做出更极端的报复。

  虽说岚角族规定不可在拍卖会上杀人夺宝,但离开了岚角族,赤月有的是办法报复明雀。

  眼见明雀为了竞拍月蓝草,似乎得罪赤月魔君,被赤月震伤,曲姓老者目光惊怒,却强忍怒意,立刻向明雀传音道,

  “小姐,老奴知道你喜欢服食天材地宝,你愿意竞拍这月蓝草,想必此草价值不菲。但若为了一株身外之物,得罪赤月魔君这种级别的老怪,太过不值...人心险恶,这赤月魔君更加不是善辈,若得罪他,后患无穷...”

  “曲阿公放心,我明白的。”

  明雀撇撇嘴,她知道曲阿公说的是对的。人类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善良,不是没有好人,只是在无尽海,显然是坏人更多的。

  她看出了月蓝草的珍贵,那月蓝草倒是其次,下面的月色大理石,才是真正珍贵之物,蕴含的一位强者的月光传承之力,即便不对应她的功法,也可以让她修为增涨不少。

  但为了一些月力传承,与赤月魔君结仇,绝对不值得。

  何况她也没有多余的仙玉,与赤月魔君竞价的。

  对明雀而言,月蓝草与那石头只是一个食物,买不到只是小事。但被赤月魔君威压震伤,这可是大委屈,明雀绝不喜欢被人欺负、忍气吞声,却敌不过赤月,无法还击。

  若是她的身边,有树阿公或饼哥哥跟着,定然不会眼睁睁看她被人欺负吧...

  “树爷爷还在冥坟,肯定不会管我的,而饼哥哥又在哪里呢...”

  明雀幽幽一叹,叹息中隐隐有几分少女的惆怅。她法力一转,脸上的苍白淡了一些,稍稍稳住伤势,心中却仍是气愤。

  嘁,什么破赤月魔君,不就是个化神巅峰么,等本小姐吃了更多药宝宝,突破更高修为,再好好修理你一顿,废了你元神,让你知道本小姐的厉害!

  “这月蓝草,我不要了!”明雀轻轻坐回座位,曲姓老者表情一松,庆幸没有引起事端。

  赤月魔君则冷冷一笑,明雀终究只是一个初期化神而已,只消得他稍稍出手,吓得一个初期化神不敢与他竞拍灵药,原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

  他之所以震伤明雀,不单单是想威胁她,更因为他猜测,明雀已看出了奇石蕴含极强的月力传承。震伤她,也有警告她不要多嘴的意思。若明雀多嘴乱说,其他炼虚老怪出手竞拍此物,赤月便无法得手此物了。

  “这株月蓝草,归我了!”

  他大步一迈,准备前往拍卖台付钱领药,忽然间,背后传来另一道竞拍声,略显冰冷,是一个青年的声音。

  “两亿一千万。”

  这一道声音,在寂静的拍卖会场显得分外清晰,显然是有人在与赤月竞拍月蓝草了。

  赤月一怔,收住脚步,目光变得阴沉,怒极反笑。

  他很想知道,什么人这么大胆子,明知道他赤月魔君对月蓝草志在必得,还敢与他争这株月蓝草。

  他冷冷回头,准备给竞价者一个教训,敢不卖他赤月的面子,便要付出代价!

  但他方一看清竞价者的方向,立刻双膝一软,叫苦不迭,几乎吓得软倒在地上。

  竞价者,是位于第四层之上的一位白衣青年。

  作为混迹无尽海无数年的老怪,赤月魔君曾无数次听过这个青年的威名,他绝不可能不认识此人。

  “明、明尊者!”

  赤月抬起头,正对上宁凡冰冷的目光,只一个目光,却深含着抹不掉的煞气。

  只一个目光,赤月魔君心神大乱,眼前浮现重重幻象,每一个幻象,都是一幕杀戮血海。在那片血海之中,宁凡斩尽无数化神、炼虚,凶芒盖世!

  所有的煞气,好似一柄利剑,刺在赤月魔君的丹田元神之上。

  一股钻心的痛楚,传遍赤月魔君全身,那痛楚,就好似元神生生被撕成两半一般!

  噗!

  赤月喷出一口鲜血,怔怔退后数步,方才稳住身形,心头愈加骇然起来。

  他无法置信,以他内海七尊之下无敌的修为,竟然挡不住宁凡一个眼神的凶芒!

  仿佛若宁凡愿意,可直接凭惊天煞气,撕碎赤月的元神,令他葬身于此地!

  “这株月蓝草,本尊要了,赤月,你想与本尊竞价么?”

  宁凡飘然走出第四层,降落在第三层中、明雀身旁,语气淡漠。

  赤月仓皇失措,立刻抱拳一拜,语气颤抖不已,“明尊若想要月蓝草,小人怎敢与明尊竞价...”

  “是么。”宁凡目中寒芒一闪,气势全部放出,一瞬间,整个岚角族十万里内,风云变色。

  所有的气势,好似一座高山,朝着赤月当头一镇。

  赤月双膝膝骨传出粉碎之声,咚地一声,膝骨粉碎,跪倒在地。丹田之中,元神几欲崩溃,修为在一瞬间,濒临跌落化神境界,血溅数丈!

  无数修士俱是目瞪口呆,宁凡竟然只凭凶煞气势,便几乎废了赤月魔君的修为!

  赤月魔君匍匐于地,吐血不止,骇然望着宁凡,根本不明白宁凡为何对他出手,他又是哪里得罪了宁凡。

  他抬起头,正对上宁凡为明雀疗伤的动作。

  宁凡看都不看赤月一眼,伸出手,握住明雀的小手,度入一缕缕黑星疗伤之力,令她所有伤势顷刻痊愈。

  明雀怔住了,她怔怔看着宁凡,揉揉眼睛,有些无法置信,眼前的白衣青年,不是她的饼哥哥么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还有,为什么饼哥哥的气息这么强,为什么大家要称呼饼哥哥为明尊者...

  赤月傻眼了,终于明白哪里惹到了宁凡...

  宁凡在为明雀疗伤,傻子都能看出,宁凡肯定认识明雀,且和明雀关系肯定绝不一般。传闻宁凡处处留情,这明雀小丫头,该不会也是宁凡红颜之一吧!

  “老子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!随便伤一个小姑娘,都会是明尊者的女人!老子真是作死啊!”

  赤月几乎有骂娘的冲动,他怎么这么倒霉!他素知宁凡冷血无情,杀人如麻。他伤了宁凡女人,宁凡不可能放过他。

  “饼哥哥,你怎么...”

  明雀有一肚子问题,想要询问宁凡,但她还没开口,便被宁凡轻轻按住唇瓣。

  “不要泄露我的身份,现在的我,化名周明。”

  宁凡虽止住了明雀的话语,但明雀一句‘饼哥哥’,无疑坐实了无数老怪的猜想。

  果然啊,明雀与宁凡认识,关系还不一般...

  一个个老怪望向赤月魔君的目光,或是冷漠,或是嘲讽,或是同情。

  可怜这赤月魔君得罪谁不好,偏偏得罪宁大魔头的女人,不用看了,他死定了。

  宁凡出面了,傻子才会跟宁凡竞拍月蓝草。

  所有修士都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,赤月魔君修为几乎被废,只是不知道宁凡会不会无视岚角族‘不许杀人’的命令,直接在拍卖会上开杀戒。

  苏颜轻轻蹙眉,她倒是没想到,宁凡会在拍卖会的尾声,引发事端。

  虽说她看到了事情始末,是赤月先动手伤人的,但若是宁凡真要在岚角族斩杀赤月,她作为岚角族长,不可能不闻不问。

  苏颜倒不关心赤月魔君的死活,但她已经声明过拍卖会禁止杀戮,若赤月还被宁凡杀死在岚角族,必定会大损岚角族威名。

  “周道友,你答应过妾身,不在我族杀人...”她柔声提醒,语气隐隐带有几分请求之意,言下之意,只要宁凡不杀赤月魔君,怎么处置他都是可以的。

  “苏姑娘放心,周某言出必信,不会在岚角族杀人的。”

  听到宁凡的保证,苏颜心头一松,对宁凡的好感,不由提升了少许。

  “赤月,本尊给你一个机会,从今日起,做她的仆从,今日之事,本尊可饶你不死...”

  宁凡一指明雀,话语不容拒绝,霎时间,满场死寂。

  他的确没有杀人,却要求赤月魔君做明雀的仆从。既然明雀小丹魔这么喜欢收服化神高手为仆,他也乐意将赤月魔君当成仆从送给明雀使唤。

  赤月魔君好歹是一方枭雄,正常情况下,不会甘心给任何人为奴的。

  但宁凡的话,却让赤月没有胆量拒绝。

  赤月魔君不是傻子,当然知道拒绝宁凡‘好意’会有什么下场。

  他苦笑一声,谁让他倒霉,伤到了明雀,给明雀当仆从,也算是报应吧。

  “明尊者有令,小人莫敢不从...”他认栽了,给人当奴仆,总比死了好。

  任由明雀对他种下禁止,那是太古冥雀的王血妖禁,可轻易控制赤月生死。

  明雀望着宁凡,惊讶地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  她从进入无尽海以来,就只知道寻找灵药吃,是一个标准的吃货,对外界的传闻漠不关心,根本不知道宁凡的凶名有多大。

  她对宁凡的印象,还停留在当年,记忆中,宁凡似乎还只是融灵修为而已...

  当年融灵修为的宁凡,才几十年不见,便强大到一句话吓尿化神巅峰,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。

  再一想到今日宁凡出面惩戒赤月魔君,都只是为了帮她出气,她心中忽而有些不知名的喜悦。

  果然,饼哥哥对她最好了...不但帮她出气,还帮她抓了个化神巅峰的奴仆。

  明雀笑眯眯地望向赤月魔君,从今天开始,她会好好修理这个新仆从的。

  赤月魔君背心一寒,迎向明雀的目光,干笑几声,心中则叫苦不迭。从今天起,他怕是有罪受了。

  “走吧,拍卖会已到了尾声,接下来拍卖的东西,并无法打动我的。你随我一起走,且给我讲讲,为何会来无尽海。”

  宁凡目光淡淡扫过曲姓老者,立刻,曲姓老者垂下头,恭敬行礼。

  这个曲姓老者,妖血中有一丝极淡的太古冥雀气息,瞒不过宁凡的感知。

  宁凡心中猜测,明雀出现在无尽海,或许另有原因,出于对明雀的关心,这些原因都要问清楚的。

  嗤!

  在宁凡等人离去之时,苏颜微微思索,忽而轻启朱唇,似在传音入密。

  一道密语传音,传入宁凡耳中,旁人自不知苏颜说了什么。

  “妾身心中有一事不解,意欲向道友求解。若道友有时间,三日之后,夜半子时,素青湖畔,苏颜静候道友前来。”

  “也好。”

  宁凡同样传音,算是答应了苏颜的邀请。

  他心知,苏颜邀请他,目的自然无关风月,想必是察觉到二人之间的心魂感应,想要询问。

  反正宁凡还准备以窃言术查探出魔像石板的下落,三日后与苏颜一见,倒也无妨。

  之所以没有直接掳走苏颜,一是因为苏颜魔妃的身份,宁凡与她心魂相连,对她有一丝发自血脉的宽容。

  二是因为宁凡没有弄清岚角族的底蕴,天知道岚角族是不是和巨魔族一样,有八祖那样不死不活的强大底蕴。

  以苏颜作为切入点,获取情报,盗走岚角族的魔像石板,是最为稳妥的。

  “若不出意外,三日后,我可获得第四块石板...”

  (1/2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