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942章 逆舍利

第942章 逆舍利

  热门推荐:

  毕竟是修道多年的人物,宁凡转瞬之间,便意识到西子画的异常,完全是自己造成的,不由得有些尴尬,对西子画歉然道,

  “不好意思,晚辈刚刚获得弑戮刑罚之力,还未掌控自如,倒是让前辈受惊了…”口气不卑不亢,不过却有几分客气。

  如今同为蛮族神祗,即便之前有些误会,宁凡也不愿在此时此地折辱此女。

  且西子画宁死不跪太苍劫灵的气节,也让宁凡有些佩服,故而也尊称了西子画一句前辈。

  四代蛮神,是亡国之神,亦是战死之神,不屈之神…那插入胸口的断剑,那裙裾上的血污,那宁死不跪的高傲,那凄美却不屈的容颜,那屹立在破碎王城中的倩影…一幕幕,倒是有种别样的美丽。

  为守护族人而战死的蛮神,就算容貌再丑,也称得上美丽,何况西子画本就不是一个丑女。

  此女被称作蛮族最美的女子,倒也名副其实…皮相之美,不过一时,唯有骨子里的美,不会随着岁月流逝。

  这些念头,也只在宁凡心中一闪而过,并未多想。他尝试着控制体内的刑罚之力,压下体内躁动的刑罚之威,渐渐地,那弥漫整个蛮坟第七层的刑罚之威,开始消失。

  三十六山的刑罚之威,非同小可,几乎直接镇死西子画的山海之影。当这股威压平息,西子画方才有了轻松之感,容颜仍有些苍白,复杂地看了宁凡一眼,许久,有些不自然地说道。

  “多谢…”

  想不到有朝一日,她竟会对一个太苍劫灵道谢…

  三十六座刑山…真是个可怕的后辈,蛮人历史上,怕也只有初代能达到这个数目了吧…

  之前,她是宁凡的降损之人,甚至一度想将宁凡这一太苍劫灵杀死在古蛮坟。如今。宁凡却戏剧性地成为了蛮神。身份的转换,使得西子画有些不知如何面对宁凡,气氛忽而有些尴尬。

  说起来,宁凡的第八损还没有渡完呢…要不要放水…

  “重新认识一下吧。这位是四代蛮神。西子画。这位是十代蛮神,宁凡。好了,闲话到此为止,宁小蛮神的第八损还没渡完,四代。你快帮他降损吧。有一点你必须记住,不论宁小蛮神是何出身,如今的他,已与你一样,是我蛮族神祗,切不可再对他抱有敌意了。这是老夫的命令,你必须遵守。若你违背此令,加害于他,老夫不介意以一指之力,亲手抹消你这道山海之影。”

  道蛮山意有所指地看着西子画。警告道。

  西子画是宁凡的降损之人,因为心中憎恨太苍劫灵,使得宁凡所渡的第八损,明显比其他人要凶险困难许多。虽说宁凡一路冲上古蛮坟第七层,但,第八损的最终杀劫却还没有真正降下,仍掌握在西子画手中。

  若西子画从中作梗,不惜一切代价降下最强杀劫,即便宁凡有灭神盾守护,有三十六山刑罚之威。也有不小的几率死在杀劫之中。

  道蛮山答应宁凡帮他护法,自然会做到这一点,不会任由西子画胡乱降杀劫,害死宁凡的。

  他不求西子画对宁凡放水。只要求西子画做到一点,那便是公正,对宁凡一视同仁。

  若西子画降下的第八损,至少普通蛮修的程度,相信宁凡是可以十分轻松渡过的。

  “不会,妾身懂得轻重。他已成蛮神,是我族希望…我不会再害他…”西子画幽幽一叹,答应道。

  她西子画,还是分得清轻重的。宁凡的品性资质,她已稍稍看出了一些。有宁凡在,或许蛮族还有一丝兴盛机会…

  即便宁凡是一名太苍劫灵,她也会尽量抛弃对宁凡的成见…

  “十代,过来一些,接下来,我会给你降下第八损的最后一次杀劫…”西子画想对宁凡微笑,却怎么也笑不出来。她可以努力压下心中的成见,却无法伪装自己,给宁凡一个虚伪笑容。

  她对太苍劫灵的恨,融在了骨子里,心理上可以接受宁凡,生理上却怎么也笑不出来。

  “前辈对晚辈的敌意,似乎全部源于晚辈太苍劫灵的身份,可是如此?”宁凡并不急着渡第八损,开口问道。

  “不错。我确实介意你劫灵身份,不过你已成为蛮神,我会努力抛下那些成见…”

  “不必如此。有一点,前辈或许误会了,我虽拥有劫血,却并不是真正的太苍劫灵。我是一个紫斗修士,从某种意义而言,或许算是劫灵一族的敌人。”

  宁凡淡然说道。神妖魔劫都只是他的力量,决定不了他的种族。

  若一定要在自己身上贴一个标签,他会贴上‘紫斗修士’四个大字。

  他对紫斗仙域的历史所知不多,但一路走来,也已有了诸多猜测。

  紫斗仙域,应该已经灭了。覆灭紫斗仙域的敌人,十有**便是劫灵一族…

  他出身雨界,是紫斗仙皇幻梦中的修士,他是乱古传人,更曾视紫斗仙皇为老师…

  毫无疑问,宁凡是一名紫斗修士,而覆灭紫斗仙域的劫灵一族,只会是他的敌人。

  “你说什么!你不是真正的太苍劫灵?!你是紫斗修士!”西子画的眸,忽然亮起了神采。

  她死去之时,正是古蛮界彻底陷落之时,那个时候,紫斗仙皇还未道成,紫斗仙域也还未建立。

  但,这并不代表她和道蛮山一样,对紫斗仙皇知之不详。

  相反,她时刻关注着蛮族的兴衰,即便在她死后无数年,仍打听着三大真界的消息。

  她知道,在她死后,蛮族彻底成为太苍劫灵的奴族,后世蛮神皆成了劫灵的仆。

  她听说过,后世出了一个紫斗仙皇,极其了得,甚至可与那传说中的尘界最强者——劫念之主战成平手!

  紫斗仙皇以一己之力,斩杀紫薇北斗两名仙皇,一统紫斗仙域,成为了三大真界之中——逆尘界的最强者。

  然而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。使得整个紫斗仙域,遭受了灭顶之灾,更灭亡在了劫灵入侵之中…

  紫斗仙域的修士,是三大真界最有血性的一群修士。劫灵入侵之时,往往都是举界战死,罕有人会投降…即便偶有幸存修士,也通通视太苍劫灵为死敌,穷毕生之力。与太苍劫灵抗争到底,绝不妥协。

  正因如此,即便覆灭了紫斗仙域,劫灵一族仍是将紫斗修士视为头号大敌。

  此子,竟说他是一名紫斗修士…他分明是劫灵一族的死敌,却又拥有劫灵血脉…

  “你…真的不是劫族之修?”

  “不是。”宁凡摇头道。

  “是么…”西子画忽然长长松了口气,这一刻,她才算真正对宁凡没有了成见。

  不仅如此,她更是对宁凡有了几分歉意。

  之前,她以为宁凡是劫族修士。才会不断对宁凡下死手,现在弄清楚了,宁凡压根就不是劫族修士,她折腾了半天,却是杀错了人…

  错了,就必须有所弥补!她西子画,恩怨分明,亦不负任何人。

  既如此…她已想好,要如何给宁凡降下最后一次杀劫。

  “我西子画,从不负人。你身上,似乎修炼了一种十分了不得的魅术…你既是魅术之修,我便送你一场造化。”

  西子画字字清晰,掷地有声。面色却不知为何,有了少许晕红,神情却是坚定无比。

  她似乎意有所指,宁凡不知道西子画话语里的深意,道蛮山却是知晓,目光微微一震。呵斥道,“四代!你确定要这么做么,若这么做,你不但名节尽失,便是这山海之影,也会随之崩溃!”

  “我西子画,从不负人。”西子画只是淡淡答道。

  她目光环视空荡的蛮坟第七层,忽而素手一挥,整个第七层顿时生出狂风,那狂风一过,此地沉睡的蛮修之尸竟全都消失,不知被她收去哪里。

  “此事…我不想有外人在此观看,可否请初代暂时移步第六层…”西子画对道蛮山道。

  “你既已有决定,便需承担一切后果。你可明白…”道蛮山忽然一叹。

  “我不会后悔,请初代移步。”西子画坚定道。

  “也罢…你既不后悔,老夫便也不说什么了…”道蛮山复杂地朝宁凡看了一眼,身形一晃,竟是直接从蛮坟第七层消失。

  空旷的第七层蛮坟,转瞬便只剩宁凡与西子画二人,再无旁人。

  宁凡目光微微一凝,他不知道西子画与道蛮山在打什么哑谜,却也意识到西子画做了什么重大决定。

  “这里已经没有旁人打扰了,但…风景却不太好,没什么气氛…”

  西子画素手再次一挥,四周风景顿时改变,原本破败的大地,忽然出现生机,茵茵绿草从地底长出,干枯的河道,也有了流水,转瞬间,第七层竟是成了一个鸟语花香的世界。

  “接下来,便是你第八损的最后一次杀劫…好自为之…”西子画扬了扬唇角,忽然对宁凡风情一笑。

  这一笑,她用上了无上魅术,以宁凡对魅术的抗拒,也从西子画这一笑中,察觉到了足以撼动生死的危机。

  “我一生修魅术,却从未委身于任何男子,只因我所修的魅术,一旦委身于任何人,便会被他人夺走力量…你的魅术很强,创出此术的人,想来也是绝世人物。”

  西子画不知宁凡修的魅术,是乱古所创阴阳变。她的魅术修为,不会低于乱古,只可惜,她生之年,乱古未生,两代魅术达人却是从未见过。

  “魅术的力量,来源于对欲的控制。欲有五种,为五蕴,为色受想行识…五蕴皆空的人,不惧魅术,但能做到这一点的人,便是在圣人中,也是罕有。你,做不到这一点,但你体内的玉锁,却能带给你近乎五蕴皆空的力量,真是一件至宝。有此宝在,我很难魅惑你,所以,需要暂时封印此宝…”

  却见西子画忽然打出一道古怪指诀,便在这一刻。宁凡与阴阳锁之间的联系,竟是被生生掐断!

  阴阳锁,再无法守护宁凡的道心,助宁凡抵抗魅术。

  接下来。宁凡不得不以自身修为,抗衡西子画的无上魅术!

  “逆舍利,现!”

  西子画忽然张口一喷,一道粉红光芒顿时飞出,赫然竟是一小块粉红色的水晶。

  此物。倒是有些类似佛修的舍利,但佛修舍利绝大多数都是金色,西子画的舍利却是粉红。

  并非舍利,而是…逆舍利!

  佛修舍利,若修到一定程度,可令那些大能佛修勉强达到五蕴皆空的境界。

  而逆舍利则恰恰相反,它有着让敌人沉沦于**的强大力量。

  在这逆舍利飞出的瞬间,宁凡只觉脑海嗡地一声炸响,而后再无任何意识,眼神变得迷茫。迷茫之中,更有欲火燃烧。

  西子画一步步靠近宁凡,踮着脚,勾住宁凡的脖颈,对沉沦欲海的宁凡,送上柔软的唇。

  这一个吻,好似一个催化剂,使得宁凡眼中欲火更加猛烈,猛地拔出了西子画胸前断剑,仍在地上。而后身体不由自主地。直接将身前的西子画狠狠搂入怀中,好似要将她揉碎一般。

  好一个宁凡,先是剑斩七代蛮神塔古,而后…又将四代蛮神西子画。拥入了怀中…

  被狠狠拥住,西子画娇躯微微一颤,有些想要逃离这个怀抱,但,终究没有逃离。

  她西子画,从不负人。她这山海之影,没有承载本尊太多力量,不过若能传给宁凡,倒也能令宁凡魅术大进。

  任宁凡的大手在身上游走,她终是没有退却,任衣衫一件件剥落,她也并未后悔。

  宁凡好似做了一个漫长的梦,梦里,他抱着一个看不清容貌的香软躯体,抵死交缠。

  对方的娇吟声如此动人,每一声,都好似有特别的魔力,使得宁凡体内欲火越来越盛,根本无法从这种沉沦之中苏醒。

  好可怕的魅术!他一生修魅术,却是第一次在另外一个魅修手中无法自拔。

  单论魅术造诣,西子画也许比乱古大帝还要更强一分,毕竟乱古擅长的功法有两个。阴阳变只是乱环决的基础,对乱古而言,魅术只是提升修为的手段,却并不是攻伐的手段。

  而西子画不同,她所有的力量,都来源于魅术,她的魅术造诣,不是如今的宁凡可以比拟的。

  沉沦,沉沦,沉沦…

  一次次唇舌交缠,一次次揉捏着西子画胸前的柔软,一次次,在那幽径处徘徊,但,西子画好似刻意挑逗一般,始终没有让宁凡进入。

  许久,许久,二人除了最后一步,却是发生了很多事。西子画的魅术力量,正源源不断流入宁凡体内。

  “还差最后一步…”

  西子画娇喘着,双颊滚烫,准备引导宁凡,进入她的身体。

  只要完成这一步,她剩下的所有力量,都可归宁凡所有,而她这道山海之影,将会彻底从世间消失。

  不必后悔,也不必犹豫。

  西子画定定看着压在身上的宁凡,此人是十代蛮神,是有望振兴蛮族的人,而她,只是死后多年遗留的山海之影…

  若她的死,能弥补之前的过失,能让宁凡力量提升,能让蛮族振兴的时间更早来临,她何惜毁去这道山海之影。

  “宁凡是么…蛮人的未来,便托付给你了,好好感悟妾身的逆舍利之术吧…”

  她微微闭上眼,引导着宁凡,进入…

  但就在这一刻,始终沉沦的宁凡,猛然嘶吼一声,双目竟在这一刻,强行恢复清明。

  终是没有进入…

  “原来如此…你与道蛮山前辈之前说的话,原来是这个意思…”恢复清醒的宁凡,明白了西子画的深意,也猜测出西子画此举会造成何等后果。

  “不可能!你竟能凭自身意志,从魅惑之中清醒!”西子画吃惊地合不拢嘴。

  她封印了阴阳锁,更召出了逆舍利,以舍弃清白的代价迷惑一个修士,按理说,就算对方是始圣,只要没达到五蕴皆空的境界,便会被她所惑,不可能清醒。

  宁凡是如何清醒的!他的修为,连万古仙尊境都还没达到。他同样没修炼到五蕴皆空的境界。五蕴皆空的人,无喜无悲,一个个都如斩断红尘的尘外客,宁凡分明不是那种人。

  没有超过始圣的修为。没有五蕴皆空,他是怎么清醒的!

  他是如何战胜心中**的!

  她却不知,宁凡此生此世,都不会五蕴皆空。我有舍弃一切色相的人,才能做到这一点。而宁凡,偏偏什么也不肯舍弃,抛不下红尘。

  而宁凡之所以能清醒,根本不是战胜的心中**,而是…将那些**全盘接受,以本心,统御了那些**。

  这却是不同于五蕴皆空的另一个境界了,这,便是执。

  “没什么不可能。你的魅术固然厉害,但若我放纵本心。不去压制,则恢复少许理智,还是可以办到的。”

  宁凡呼吸越来越粗重,眼中的欲火却是不减反增,朝着西子画的一对柔软狠狠一捏。

  顿时,身下的西子画痛得轻吟一声,却又有一种别样的舒适,在心中萦绕。

  “你很美,若与你交合,想来会是一件极为愉悦的事…”

  宁凡**的话语。让西子画脸上的红晕更多。这男人未免也太无耻了,交合这种羞耻的字眼,竟然张嘴就来…

  “但很可惜,若我此刻要了你。想来你这山海之影,会立刻崩溃吧。”

  宁凡眼中青芒一闪,竟是靠着天人第二境的力量,一点点,压下眼中已被控制的欲火。

  “若我要了你,你便是我的女人。而我,没有让自己女子死在眼前的习惯。所以,我不要你!”

  我不要你!

  西子画芳心一怒,她竟然被嫌弃了…

  古蛮界中,想与她一亲芳泽的人,数不胜数,她自愿送上门给宁凡,宁凡竟然嫌弃她,不要她!

  不说她的美貌,不提她的魅术,单说要了她的好处,应该便足以打动人心才对。

  宁凡应该能看出来,要了她,便可获得她剩余的力量…为何要拒绝!

  即便是冷血无情之人,为了追求力量,也不会将她推开吧…

  宁凡翻身站起,一挥手,**的身上已重新穿上衣袍。

  而在他彻底恢复清醒的瞬间,第八损,便算是彻底渡过了。

  当然,他就算不清醒,也能渡过第八损,因为西子画明显已经决定放水了…

  可惜,西子画怎么也料不到,宁凡能凭自身意志,从她的魅惑中苏醒…

  “还不穿衣服么…我的第八损已经渡过,道蛮山前辈很快就会回来了,你想让他看到你这个模样”

  宁凡目光朝西子画一扫,此刻的西子画,浑身酥软如泥,躺在青草地上,雪白的娇躯上,处处都是青紫的吻痕,不用问,绝对是他干的…

  念及于此,宁凡看待西子画的眼神,竟是有了一丝复杂。

  不管这场香艳之事是怎么发生的,又是如何结束的,他与西子画,终究还是有了不清不楚的关系。

  这个疯狂的女人,有这么玩倒贴的么…若不是他清醒得及时,西子画的山海之影,今日必散无疑。

  嗯?这是什么…跟这女人滚了一圈草地,体内似乎多了些什么…

  宁凡内视己身,这才发现,丹田之内多了一些东西。

  渡过第八损之后,宁凡的体内多了五滴祖级蛮血,正被体内劫血霸道吞噬。

  此刻,他体内多出的东西,不只是那些祖血,还有一个鸡蛋大小的粉红水晶,圆润剔透…

  由于多出了这个东西,他的魅术修为,似乎…增进了一大截…

  且,还多了一些有关魅术的能力…

  “这是…逆舍利!”

  宁凡神情动容,这是与西子画如出一辙的逆舍利!

  “可惜了…没有做到最后一步,只能传给你凝出逆舍利的力量,若是能将所有力量都给你就好了…”西子画大为遗憾,没好气得瞪了宁凡一眼。

  枉费她放下羞耻心,和宁凡滚草地滚了半天,做了不少大尺度的事,结果还是没有达到最初目的。

  有种白费力的感觉…感觉亏大了…

  当然,她的心中,同样有些复杂。

  她一个死去多年的人,竟会与一个后世第一次见面的小辈滚草地…这回忆,怕是想忘也忘不掉了…

  …

  阿嚏,阿嚏,阿嚏…

  外界,眼珠怪一个接一个的打着喷嚏,真不知道他是用什么器官打喷嚏的。

  “哎呀哎呀,那臭小子渡第八损,已经一年多了,怎么还不出来。”

  “说起来,那小子可真是幸福,能和老夫心中女神呆一起一年,真是让人羡慕啊。羡慕的想掐死他…”

  若眼珠怪知道,此时的宁凡,已经和他心中女神做了许多羞羞的事情,怕是会更加羡慕吧。

  估计会羡慕得发疯,然后把宁凡碎尸万段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