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69章 第三块石板!

第469章 第三块石板!

  观心城若细分,可分作五楼十二城,一重重防御森严无比,毕竟是鬼目族的魔国主城,岂能随便让人潜入?

  可惜,如此森严的防御,遇到了宁凡这个另类,简直形同虚设。

  但见一道飘渺的紫金色风烟轻轻一吹,旋即便没有了其他动静。

  镇守五楼十二城的鬼目魔修,根本不知,宁凡早在无人察觉之时,潜入了鬼目族最高禁地。

  潜行中,宁凡认准一个方向,马不停蹄地遁行。

  在他迈入观心城的一刻,心中便升起一道若有若无的心魂感应。

  这种感应,曾经在焚翅、风雪言身上出现过。

  宁凡心知,在这感应的终点,必定藏着一位鬼目族魔妃!

  而若找到了魔妃,魔像石板可谓唾手可得。

  未央楼中,一个貌美的黑裙女子,眉目抹着妖媚的眼影,有着勾人魂魄的妖娆之美。

  这是一个标准的魔族女子,周身透露着万种风情。

  她静静坐在阁楼中,闺房内的书架之上,摆满了古老的玉简,其中记载的,皆是有关瞳术法目类的魔纹图案。

  她是鬼目族的魔妃,名为顾十娘,她擅长刺魔目类魔纹,鬼目族中,几乎有三分之一的高手,曾经求她刺纹。

  她更擅长唤醒魔瞳类魔纹,不少高手都曾求她唤醒魔纹。

  但她不曾快乐过,她的目光,不但有孤单和寂寞,更有一丝隐藏极深的仇恨,那仇恨,恨的是鬼目族,她与鬼目族,有不死不休之仇怨。

  窗外镇守着四名气息悠长的魔族女卫,每一人都有着元婴巅峰之上的恐怖修为。

  顾十娘身为魔族魔妃,被限制了所有自由,她的一切价值,都是为了鬼目修士刺纹而存在。

  忽然间,窗外响起沙沙的声音,旋即,便是四名鬼目女卫被打昏掳走的声音。

  “是谁!”

  顾十娘匆匆推开房门,她发现,门外的大阵没有半点动静,但镇守楼外的四名女卫,全部失踪了。

  她大感诧异,回头不入房内,忽然发现,不知何时开始,房内的茶桌之旁,已坐着一个白衣青年。

  “你是谁?想对我怎么样?”

  顾十娘本能地惧怕着这个白衣青年,她明白,一个能潜入鬼目禁地、神不知鬼不觉掳走四名鬼目魔修的人,实力绝不是她可以想象的。

  但冥冥中,顾十娘又对宁凡本能的有着一种依赖感,那是来自血脉的臣服。

  “我想带你走,当然,你看护的石板,也是我所需要的东西。”宁凡语气平淡,他轻而易举地闯入鬼目族最高禁地,随手掳走四名鬼目女修当鼎炉。

  他出现在这里,只为魔像石板,而这名魔妃,亦可顺手带走的。

  若顾十娘不愿随宁凡离去,宁凡可以用强。

  “好,我跟你走,你若帮我做一件事,我不但将魔像石板给你,更可发下心魔大誓,一生一世奉你为主,做你的魔妃。”

  出乎宁凡的意料,这顾十娘似乎很愿意随他一起离去的。

  “哦,你想做我的魔妃?若是今夜来掳走你的,是其他男子,你也愿意做他的魔妃么?”宁凡似笑非笑地问道。

  “不会。”顾十娘之所以愿意和宁凡走,一是察觉宁凡有为她报仇的能力,二是血脉中对宁凡天生有一种好感。

  宁凡沉默少许,深深看了顾十娘一眼,似乎看破了她眼中的仇恨。

  “需要我帮你做什么,你才肯一心一意臣服于我?”宁凡淡淡问道。

  “我要你杀一个人,他是鬼目族四长老,有着窥虚修为他,是我的杀父仇人。”

  顾十娘没有多谈她的过去,她的目光中有着淡淡的感伤。

  宁凡可以猜测,此女成为鬼目族魔妃,并被软禁,定与鬼目族有一段纠葛和往事,或许她的父亲便是那时被鬼目族所杀。

  “你的过去,我不问。魔像石板,在你手上?”

  “在。”顾十娘点点头,从储物袋取出一块魔像石板,递给宁凡。

  宁凡淡淡扫了石板一样,看破所有魔经,暗暗记在心中,也没有细细研究魔经内容。

  同时,吞噬了第三道魔气,汇入魔纹之中,没有即刻炼化,而是忽然搂住顾十娘纤细如蛇的腰肢,招出欺天斗篷,一步隐身,消失无踪。

  顾十娘花容微变,惊讶欺天斗篷的隐身能力,却乖巧地没有多问。

  “你带路,我杀人。”宁凡语气极其平淡,今夜不论顾十娘让他杀鬼目中哪个高手,他都不会有半句废话。

  “这边”顾十娘轻轻吸了口气,努力平复心情,她忽然遇到一个人,那个人愿意带她走,愿意帮她报仇,她很感激,却觉得这一切太不真实,宛如做梦一般。

  她做梦都想挣脱鬼目族的囚笼,这里的环境让她喘不过气。

  依偎在宁凡的怀中,明明是第一次被男子触碰,她却并不反感,大概是血脉之中的依赖感作祟吧。

  扑面而来的胭脂水粉味,却掩饰不住淡淡的处子幽香,好似罂粟一般,可诱惑天下所有男子。

  宁凡却不为她的清香所动,背后悄然张开黑火八翼,已极快的遁速,沿着顾十娘所指的方向,穿越了大半个鬼目族,达到另一处守备森严的宫殿。

  宫殿外,镇守着无数侍卫,一个个表情倨傲,显然居住在宫殿中的,绝非等闲之人。

  宫殿内,石关中,一处洞天法宝的空间之内,鬼目族四长老正在闭关,全力冲刺问虚瓶颈!

  他的实力,略逊石勒国主一筹,却也差的不多了。

  他倒是有问虚丹,借助问虚丹的力量,已经几乎要突破问虚境界。

  四长老恰好运行完一个法力周天,微微呼出一口浊气。

  眼前回忆着一个黑裙女子的曼妙身姿,舔了舔舌头,露出颇为yin邪的目光。

  “顾十娘,嘿嘿,你,注定逃不出老夫手心,即便你是魔妃身份!”

  “幽鬼老祖已经对老夫许诺,一旦老夫突破问虚境界,便可堂而皇之将你占有!当年你父阻挠,他该死。如今若你仍旧不识抬举,这一次,老夫不介意玩弄你之后,将你赏赐给诸多属下,让他们都尝尝你的滋味。”

  这四长老,一向都有占有顾十娘的邪念,只是碍于顾十娘的魔妃身份,轻易不敢动她,至今没有动到她一根手指,只能独自意yin。

  若四长老突破问虚,他在鬼目族的地位必定水涨船高,届时,他对鬼目族有大价值,有资格真正占有顾十娘!

  四长老从未料到,今日之后,他此生都将不再拥有突破问虚的机会,更没有机会一亲顾十娘香泽的。

  洞天空间之中,轻轻一颤,发出细微的波动。

  灵觉敏锐的四长老,猛然一惊,立刻起身,一掌拍向那空间波动处。

  那掌印初时只有巴掌大小,骤然间迎风而长,最终几乎有万丈之大,可灭杀一切化神。

  “哦?感觉倒不算迟钝。”

  宁凡淡淡出声,揽着顾十娘现身与洞天空间之内,不再隐身。

  面对迎面而来的巨大掌印,却并无太多的表情,只单拳浮现黑龙虚影,一拳轰出,空间为之剧烈颤动,几欲粉碎!

  轰!

  拳印与掌印对轰,掌印被宁凡一拳轰碎。

  四长老面色一惊,直觉排山倒还的拳芒轰落全身,四面八方皆是黑龙影,无数可逃。

  一层层重甲在拳影轰杀下,溃不成军,俱都粉碎。

  四长老胸口如遭重击,剧痛之下,如断线的风筝般被宁凡拳芒余力给轰飞。

  好生容易稳住脚步,虽未重伤,却也伤得不轻。

  四长老露出骇然震惊的表情,他终于看清来者的容貌,认出闯入洞天之人是谁。

  “周、周明!我鬼目族与你井水不犯河水,你何以潜入我鬼目族,闯入老夫的洞天空间,难道是想斩杀老夫吗?你这么做,不怕与我鬼目族结下不死不休的仇怨么!”

  “仇怨?”

  宁凡目光闪过一丝不屑之意,搂着顾十娘,八翼一振,以不可想象的遁速,出现在四长老面前,又是一拳龙影轰出。

  “我斩杀你,轻而易举,无人知晓,何来仇怨?”

  轰!

  这一拳,直接轰向四长老胸口,拳芒太快,令他根本无力躲避,只稍稍侧身,终究被宁凡一拳打在右边肩骨之上。

  只一拳,四长老感觉自己好似被万丈巨岳砸在肩头,痛楚难明。

  肩骨顷刻粉碎,一条大好的手臂直接被轰成血雾。

  四长老身上痛楚,心中则骇然了,拼命与宁凡拉开距离。

  他无法理解,他明明与宁凡素不相识,更无仇怨,宁凡为何突然出现在他的闭关之地,竟一副杀人灭口的模样!

  当他目光落在顾十娘身上后,立刻一惊。

  “你竟敢掳走我鬼目一族的魔妃,若幽鬼老祖知晓,必将你碎尸万段!”

  “是了,我懂了!你之所以杀我,都是受这个贱人唆使的!哈哈,想杀我,你也要付出代价!魔瞳术,遮天!”

  四长老不是傻子,一瞬间猜出宁凡对他的杀意,来自于顾十娘的请求。

  他心知自己绝非宁凡对手,唯有拼死一击,伤及宁凡,才有机会逃出洞天。

  只消得逃出洞天,便可唤来无数鬼目高手帮助,便可逃过一场死劫,这拼死一击,他绝对不能有半点留手!

  一圈圈法力波动,从四长老体内散开,化作诡异的魔族诵经之声。他微微肥胖的身体,忽然急遽干瘪,所有的血肉不知消失去了何处,几乎已是皮包骨头。

  而他单臂的掌心,忽然裂开一个血口,血口之中,生生长出一颗血淋淋的眼珠。

  眼珠向着宁凡射出一道黑芒,那黑芒,是吞噬一切感官的黑暗,在射出的一瞬间,但凡眼珠目力所及之处,所有的天空化作了黑夜。

  宁凡立在黑夜之中,心知这黑夜实则是一种幻术,可封印修士的五感。一旦失去五感,无法感知一切攻击,斗法之中的修士,无疑会陷入危险之内,

  这遮天之术,足以遮蔽任何窥虚修士的五感,四长老想要施展此术,付出的代价绝对不小,几乎耗尽精血。

  眼见遮天之术遮住宁凡五感,而宁凡似一个木雕般伫立苍天不动,四长老心知这是偷袭宁凡的最佳机会,却狠狠咬牙,畏惧宁凡的手段,不敢贸然靠近偷袭,只立刻转身,意欲逃出洞天空间,再喊人对付宁凡。

  在他转身的一瞬,周天黑暗忽然如玻璃般支离破碎。

  破碎的黑暗中,宁凡左目扶离,右目魔罗,眉心更有一道人目竖眼。

  三目齐开,可洞穿一切问虚幻术,区区窥虚幻术,何足道哉!

  轻易粉碎遮天幻术,宁凡八翼一振,如鬼魅般出现在四长老身后。

  正在单手掐诀的四长老,根本想不到宁凡顷刻便破去他引以为傲的幻术。

  只感到一股撕裂般的痛楚从独臂传出,下一瞬,他的独臂又被宁凡生生撕下,一掌按碎。

  “啊!”

  四长老双臂被毁,精血大损,又受伤不轻,被宁凡缠上,只觉宁凡好似跗骨之蛆,无法甩掉。

  还欲再施其他手段遁逃,宁凡却没有再给他机会,一指点出,洞天空间之内,千山崩溃,苍天黑日崩溃,虚空亡骨崩溃,所有的崩溃之力化作一道璀璨剑芒。

  借助仙帝指骨的指力,一剑透指而出,立刻化作亿万剑影,剑光顷刻将四长老淹没。

  崩天剑指,第三崩!

  四长老强悍的肉身,却毫无抵挡之力,生生被斩碎成肉泥。

  他重伤的元神躲避着剑光,言语极其畏惧。

  “这是什么法术!如此强大的威力,绝对不下于问虚一击!啊!”

  他匆匆逃避间,一不留神,被什么诡异神通生生定住,继而被突然出现身后的宁凡擒下。

  小小的元神,被宁凡按在掌中,四长老浑身颤抖,他从宁凡的目光中,感受到一股淡漠的杀意。

  “不不要杀我”

  “放心,暂时不会杀你。傀,现!”

  宁凡召出一傀,封了四长老元神,令其重伤昏迷,并抛入傀儡口中。

  一旦离开鬼目族,便会令傀儡吃掉这个元神。

  之所以不立刻斩杀四长老,是不想四长老的命牌在此时粉碎,惊动鬼目族。

  他在鬼目族的事情,还没有办完,鬼目族的满仓库灵药、仙玉、以及那暗金宝塔,都是他想要盗取的。

  怀中的顾十娘,震撼地合不拢嘴。

  她终日软禁,并不知宁凡威名。

  她的确恳求宁凡击杀四长老,但既没料到宁凡会爽快答应,也没料到宁凡斩杀窥虚修士,如此容易。

  “从今日起,你是我的魔妃。”宁凡淡淡的语气,却好似一道不容拒绝的命令。

  顾十娘目光微闪,宁凡帮她报得大仇,她自是愿意追随宁凡的。

  鬼目族,早令她寒心。

  “是,十娘从此以后,便是主人之魔妃,生死不弃。”

  鬼目族内,兰陵王与幽鬼侯皆不知道,一场莫大的变故,已然发生。

  他们的谈判,即将被宁凡破坏,暗金宝塔,也必定易主。

  (3/3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