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67章 当年故人

第467章 当年故人

  十余日后,在巨擎的邀请之下,宁凡、易云子、黄庭子三名炼丹宗师,合力开炉,为风雪言炼制救命之丹。

  那是一种无限接近六转的丹药,名为镇炎丹,服用之后,可保风雪言数十年内都不再出现发热昏厥的症状。

  宁凡细细检查了丹方,确定这丹药对风雪言并无害处,但也绝对无法根治她的病痛。

  因为风雪言的所有病痛根源,来源于其体内封印的魔罗之血。

  巨擎为爱女求丹,获得了八祖的首肯,大概八祖也是知晓此丹无法治愈风雪言,不会破坏计划,才同意风雪言服丹的吧。

  若风雪言服下此丹,在十年取血之前,不会再有生命危险,八祖也不必在风雪言每一次发作病痛之时出手救援了,省了不少力气,自然是乐意的。

  “八祖,还是决意舍弃风雪言么...”

  宁凡持着丹方,面色冷峻,无人知他在想些什么。

  这一日,宁、黄、易三名炼丹宗师,在无数巨魔高手的拱卫之下,当着数万修士的面,合力炼制出镇魔丹。

  那惊艳一时的炼丹手法,让无数丹师感叹不已。

  所有明眼人都能看出,炼制镇魔丹的过程,几乎全是宁凡一人出力,黄、易二人很难帮上大忙。

  凭宁凡一人之力,实际上便足够炼制出镇魔丹,但有了黄、易二人陪衬,炼丹时间可省下许多。

  无数修士愈加坚信,宁凡不但拥有五转巅峰丹术,且丹术放眼五转,都可名列魁首。

  更有人将宁凡称为‘雨界第八炼丹师’,言下之意,是除了7名六转丹师外,宁凡丹术无人可比!

  这个名头可着实不小了,作为雨界丹术第八的炼丹师,日后更加无人愿意得罪宁凡,只会与之结交,以便日后求一颗丹药。

  无数修士登门送礼,宁凡还是一贯风格,礼物通通收下,人通通不见。

  饶是如此,不少老怪都是大喜过望,就算无法一见宁凡尊颜,也算与宁凡结了个善缘不是?

  丹药炼制成功,宁凡、黄庭子、易云子各自获得一枚问虚丹。

  黄庭子、易云子丹术极高,但二人修为都还只是化神境界,持有问虚丹,匹夫无罪怀璧其罪。

  二人不敢逗留,立刻告辞离去,分别在丹岛、周家的无数高手护卫下,返回各自势力。

  作为宁凡的记名徒儿,羊古着实不愿离开宁凡,他渴望跟随宁凡修炼丹术。

  但作为丹岛的客卿,他却有义务参与护送问虚丹的队伍,只能依依不舍离去。

  他对宁凡毕恭毕敬,并不在乎宁凡骨龄年轻,侍奉宁凡如父。

  宁凡知晓羊古是个可收之人,传了他些许丹术心得,并告知羊古,此次会前往岚角族拍卖会,在归来路上,会前往丹岛,稍稍指点羊古丹术,并借用洗魂池。

  这不禁又让羊古期待起来,千恩万谢,期待宁凡早日来到丹岛,指点他高深丹术。

  问虚丹是六转中品丹药,可以令窥虚老怪争抢。

  有周家的庇护,易云子的问虚丹倒是安全。但丹岛明显势弱,若有窥虚老怪抢夺丹岛的问虚丹,丹岛必危。

  于是在黄庭子的请求下,宁凡以丹岛客卿的身份,发布了一道声明。

  夺丹岛问虚丹者,视同得罪他宁凡!

  宁凡有雨皇、丹皇的庇护,有雨界第八的炼丹术,有着连斩石坤、莫休的战绩,他的话,令无数窥虚老怪直接打消抢夺丹岛问虚丹的心思。

  问虚丹虽珍贵,但得罪宁凡,未必有命吃丹。

  作为丹岛大长老,黄庭子又一次承了宁凡人情,与宁凡约定,一旦宁凡来到丹岛,可随意使用洗魂池提升药魂,随意使用!

  随着黄、易二人的离去,无数丹师亦纷纷告辞,盛况一时的内海丹典就此谢幕。

  而宁凡也有事要忙碌,所忙碌的事情,是帮助风雪言炼化镇魔丹。

  风雪言终究只是辟脉十层,而镇魔丹是无限接近六转的丹药。

  正常情况下,若一个辟脉小辈误食六转丹药,等待她的绝对不是白日飞升,而是...爆体死亡。

  帮助风雪言服食丹药的重任,最终交到了宁凡手上,毕竟宁凡是此地最高级别的炼丹师,镇魔丹更是宁凡亲手炼制,对如何炼化镇魔丹丹力,宁凡了如指掌。

  风雪言的闺阁范围,所有人被屏退,十万里内,全部戒严,并设有重重阵光,不允许任何人打扰服丹过程。

  风雪交加的庭院中,风雪言并着双脚,目光冷淡地荡着秋千,无视身前的宁凡。

  她还在生宁凡的气,不想理宁凡,有些小孩脾气。

  “小丫头,该吃药了。”宁凡苦笑,不知该如何劝说这个小丫头吃药。

  “...”风雪言别过头,不去看宁凡。

  “不吃药,下次病发,又会难受,你不怕吗?”宁凡吓唬道。

  “不关你的事。反正我不吃丹药,姐夫若是有本事,直接打昏我、给我灌下丹药好了。”风雪言终于动了唇,表情却依然冷漠。

  “打昏你...”宁凡无奈摇头。

  若非服食镇魔丹需要清醒状态,宁凡倒是乐意直接把风雪言弄昏,在她昏迷之时为其疏导药力。

  他可从来不是一个喜欢麻烦的人。

  如今风雪言一副不配合不反抗的表情,倒是让宁凡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受。

  一想到风雪言被八祖算计,被当做解救巨魔族的祭品,宁凡对她又感到怜惜,不忍呵斥。

  叹息一声,宁凡劝说道,“这是我耗费心血给你炼制的丹药,你真的不吃吗?”

  “我...”风雪言有些意动,她可不想浪费宁凡的好意。

  “听话,吃下丹药,我帮你炼化药力。若你不吃药,病便永远不会好,关心你的人,会伤心。”

  风雪言轻轻低下头,不再荡秋千,许久之后,抬起头,纯净的目光望着宁凡,嚅唇询问着,

  “秋灵姐姐的病,是姐夫治好的么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若是秋灵姐姐没有治好病,姐夫会伤心么?”

  “会。”

  “若是...若是我不吃药,姐夫也会伤心么...”风雪言有些紧张地问道。

  宁凡望着这个孤独的少女,沉默少许,旋即坚定道,“会。”

  “那...那我吃药...”

  风雪言从秋千站起,乖乖朝闺房走去。

  她表情似雪花般冷漠,但在背过宁凡之后,略带苍白的小脸,忽然布满红晕,滚烫起来。

  之前对宁凡小小的生气,都在此刻,全部打消。

  宁凡并未看到风雪言的红晕,只看着她略显单薄的背影,眉头一皱。

  他没有告诉风雪言,镇魔丹不能彻底治愈她的病情。

  因为在他集齐四块石板、修出魔罗祖符之后,会以祖符之力,彻底助风雪言解除魔罗之血的隐患。

  若存了必救风雪言的决心,定然会与八祖敌对,会破坏八祖谋划八世的计划。

  但得罪八祖又如何,宁凡根本不在乎,他得罪过的人,还少么?

  风雪言的香闺布置很简单,并没有太多摆设,只是各面墙壁之上,都嵌满了冰晶石,是一种降低室内温度的灵矿。

  她时时被魔血滋扰、出现发热症状,这样冰冷的环境,是为了让她病发时舒服一些。

  房间并无花花草草,因为罕有花草能在这种低温下存活。

  屋内亦积着雪,并堆着好几个小雪人,那小雪人憨憨的表情,恰若宁凡第一次找到风雪言的样子。

  “姐夫...只有你能找到我...只有你能听到我的心声...”风雪言自语着。

  “什么?”宁凡没有注意到风雪言唇动,并未催动窃言术。

  “没...没什么...”

  “嗯。你脱去外衫,服下镇魔丹,切莫嚼碎,也别吞下,先含在口中,趴在榻上。我帮你炼化丹力。”

  “啊?要脱衣服?”

  风雪言轻轻咬唇,这一次,是当着宁凡的面,脸红到了耳根。

  她的脑海一瞬间被回忆铺满,上一次宁凡扯下她的衣物,看光了她光滑的脊背,令她羞恼至今。

  但稍稍犹豫之后,她还是乖乖脱去裙衫,只留下抹胸与亵裤,乖乖含住镇魔丹,趴在床榻上。

  微微凸起的小白兔,若隐若现。挺翘的臀瓣,亦初具规模。

  只是她太过病弱和削瘦,个头不低,让宁凡怀疑,风雪言体重有没有70斤。

  手掌抚摸在风雪言的嫩背上,宁凡目光落在那八道魔火封印之上,微微一沉,这封印之下的魔血,是一切的罪魁祸首...

  风雪言并不知宁凡所想,只觉得被宁凡轻轻一碰,便娇躯一颤,有些发抖。

  旋即,她渐渐感受到,宁凡的指间缠绕起一道道寒气,在她柔嫩的背上勾画着纹路。

  她也不知宁凡在做什么,只知被宁凡如此触碰,身体有些奇怪起来...

  由最初的畏惧、害怕,渐渐变得美好。

  从前的她,对生死看得很淡,就好似当年的许秋灵。

  但这一刻,她忽然生了强烈的求生愿望,她不想死,她想这般被人一世呵护。

  口中的丹药,不知何时被炼化入体。

  她昏昏沉沉,轻轻低喘,目光迷离。

  “好了...”不知过了多久,宁凡彻底助她化开药力。

  而她轻轻应了一声,竟舒服得睡着了。

  宁凡为她盖上薄被,抚了抚她雪白的发丝,失笑一声,悄然离去。

  这个弱小的少女,骨子里却有一种执着,与当年的宁凡,很像。

  ...

  风雪言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。

  馆舍之中,宁凡开始准备前往岚角族的事情。

  他将问虚丹交给月凌空,令月凌空感动非凡,此次前往岚角族,月凌空恐怕无法同行,要着手突破问虚境界了。

  他给了许秋灵一枚化神道果,这当然没有问虚丹珍贵,但也算宁凡没有偏心了。

  夜深人静之时,宁凡与许秋灵赤裸相对,帮她梳理了仙脉,巩固了元神,一番翻云覆雨,助许秋灵炼化了化神道果。

  原本便是半步化神的许秋灵,在炼化道果之后,随时可突破化神境界。

  宁凡又留下诸多提升化神几率的丹药,若许秋灵随时化神,随时可服丹闭关。

  月凌空、许秋灵皆需要闭关,此次自然是无法与宁凡同行了。

  宁凡干脆也将焚翅留在二女身边,心中一想,给了二女好处,若不给焚翅好处,怕焚翅会自伤了。

  焚翅虽只是宁凡名义上的魔妃,但宁凡亦不可对她偏心。

  给她留下不少提升修为的丹药,想必也能令她突破化神中期快一些吧。

  他独自一人,离开北凉国,离开魔冰海域,一路向岚角族疾驰。

  此次前往岚角族拍卖会,所需购买的一味主药,是四万年年份的魔角兰。

  一株四万年份的魔角兰,一般可卖到五千万仙玉。

  宁凡从巨魔族预支了十亿仙玉,除却买药的钱,剩下的,他可随便花,若有剩余,可归还巨魔族。

  这不是宁凡的钱,宁凡可不准备帮巨魔族节省,花八祖的钱,办自己的事,这是宁凡的生活态度。

  岚角族位于巨魔族东面海域,而在通往岚角族的路上,只需稍稍绕个路,便可先到达鬼目族。

  剩下的两块魔像石板,便是在二族禁地之中。

  宁凡此次前往岚角族,美其名曰,是打着买药的幌子,暗地里,却是准备一举盗取两族石板。

  “既然顺路,可先去鬼目族,在去岚角族买药...上一次丹皇曾警告鬼目族,提到过‘幽鬼侯’...幽鬼侯,那可是鬼目族的前代碎虚,是无尽海曾经的霸主,但被雷皇镇压。”

  “上一次我与易云子密谈,便询问过幽鬼侯的情报...原来当年雷皇只是镇压的幽鬼侯,并没有将之斩尽杀绝...那幽鬼侯修炼了‘幽鬼分神’的秘术,常人修炼第二元神就了不起了,他则修炼出第三、第四、第一百元神。”

  “幽鬼侯的一百道元神,被雷皇斩杀99道,只留一道,勉强保留了百分之一的实力,加上重伤,他这一道残神,也只有冲虚修为而已。据易云子情报,这幽鬼侯的一道冲虚残神,又修炼出9道窥虚分神,正准备让冲虚残神吞噬9道分神,一举恢复太虚修为...”

  “这幽鬼侯若是全盛修为,我自然是惧怕他的,但如今的他,仅仅是半死不活的残躯,我潜入鬼目族盗取石板,有欺天斗篷在,不必惧怕幽鬼侯。”

  “第三块石板唾手可得,然后是第四块石板,首先,搜集情报吧...”

  宁凡目光一沉,鬼目族所属的海域已遥临眼前。

  化作一道流光,没入深海百万丈之下。

  远方的海原之上,有着一个鬼气森森的魔国。

  不少魔修来来往往,宁凡不愿引人注意,直接隐身,飘然向前遁去。

  远处,一队队神情倨傲、嚣张的修士,正押送着不少奴隶,朝族内进发。

  那些奴隶之中,有男有女,有正有魔。

  这些奴隶,皆是鬼目族修士从外海、内海掳回。

  这队修士,皆隶属鬼目族少主指挥,言谈之中,将鬼寒夸耀到了天上。

  宁凡隐匿道旁,目光微闪,在进入鬼目族之前,便拿这些鬼寒的下属搜魂灭忆吧。

  他正欲强势出手,忽然微微一怔,目光忽而露出大有深意的笑容。

  他竟然在这一群奴隶之中,看到了一个故人,一个来自越国的故人。

  这个故人,当年也算是越国十强之一,还曾与宁凡在拍卖会上有过交集,想不到,会在这样一个地方,已这样一种方式相遇。

  当年高高在上的金丹老怪,在如今的宁凡眼中,不值一提。

  时过境迁,二者身份早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。

  越国老祖秦子鱼,双手双脚锁着沉重的铁链,哭丧着脸。

  悲剧,悲剧啊,他堂堂下级修真国的老祖人物,不就是想跑到外海遗世宫结婴么,怎么刚入外海,就着了别人的道,成了一介奴隶。

  丢人,丢人啊!元婴没有结成,脸倒是丢光了,命倒是丢干净了。

  在越国那种小地方,秦子鱼可为一国老祖,但在无尽海...他简直是小虾米之中的小虾米了,翻不起任何浪花。

  望着鬼目族一个个气息强横的元婴修士,以及为首的化神老怪,秦子鱼欲哭无泪。

  在越国,元婴就是传说,在无尽海,化神都是寻常。早知道无尽海魔修这么厉害,他就不来这里结婴了。

  他正对前来外海的事情后悔不已,忽然间,深海之中,天地一颤。

  一道白衣青年的身影,骤然阻挡在鬼目魔修前路之上。

  那道白衣身影,出现的太过诡异。

  秦子鱼走在奴隶最前列,当他看到青年容貌之时,先是一怔,觉得眼熟,而后,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。

  “宁...宁凡!此人是鬼雀宗主、七梅城主的夫君——宁凡!”

  (1/3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