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61章 夺取火焰

第461章 夺取火焰

  此刻的宁凡,周身有一股浑然天成的宗师气度。

  好似一股璞玉,在经过百年的精雕细琢之后,愈加完美起来。

  他目光淡淡扫过玉台,浮白大长老立刻趋步相迎,羊古恭敬行徒礼,云念苏亦抱拳一礼。

  众人的目光,却难掩深深的震撼!

  除了羊古这便宜徒弟,没人知晓宁凡有五转丹术。

  但就算是羊古,也从未想到,宁凡的丹术已登峰造极,仅凭药魂,可震慑无数四转丹师!

  这一刻,北凉国修士皆意识到,宁凡不但实力惊天,丹术更是非同小可!

  赤老等五名赤天殿丹师,各个面如火烧,匆匆下了玉台,根本不敢当面得罪宁凡。

  黄庭子目光难掩震惊。他早听说羊古要邀请宁凡加入丹岛、成为客卿,但一直都有所排斥的。

  从前,黄庭子不信羊古的话,不信宁凡一个魔头可将丹术修至五转。

  但事已至此,黄庭子岂能不信?他不但相信宁凡拥有五转丹术,更相信,宁凡丹术比他更强一分!

  易云子枯叶般的目光,在这一刻被点燃。

  他自归顺周家以来,一贯是平静的,淡定的,就算是面对莫休等同级丹师,也不会自乱心境。

  但这一刻,面对宁凡强大的药魂力量,易云子只觉得一股灵魂压迫感笼罩全身。这无疑说明,他的药魂逊色宁凡一级。

  “此子并非六转丹师,但药魂多半已达到五转巅峰!难怪长老们嘱咐老衲交好此人,此子丹术竟如此厉害!”

  莫休的眼神由震惊渐渐变得阴晴不定,冷冷坐会座位。

  “周明么,哼!藏得挺深!药魂确实不弱,比本殿都强一些。但炼丹可不单单靠药魂强大就够的!”

  云霞异象,渐渐消散,宁凡径自前往诸女席位。

  身后跟着羊古、云念苏二人。

  “见过师尊!许久不见,师尊丹术又提升了,真是让徒儿佩服!”羊古激动不已,宁凡淡淡点头,算是回应。

  “玄天殿云念苏,见过周兄。”云念苏抱拳道。

  “玄天殿…”

  宁凡心思飞转,云念苏曾邀请他前往丹岛一见,不过被他无视。

  如今身份变换,宁凡成了钧天殿尊老,云念苏则是玄天殿神子。两殿之间,有交情在,加上今日云念苏仗义出言,宁凡对他倒是有几分好感了。

  当下抱拳还礼,云念苏、羊古絮絮作谈,谈论的话题无疑与玄天殿、丹典、丹岛客卿之事有关。

  这其中,宁凡最关心的,无疑是成为丹岛客卿之事。

  一旦成为丹岛客卿,便可使用丹岛的洗魂池,再次令药魂提升,为突破六转丹术做准备了。

  谈到客卿之事,羊古面色为难,频频自责,他承诺帮师尊宁凡办成此事,却并未成功,实在无颜面对宁凡。

  宁凡了解到,丹岛之所以抵触他成为客卿,是因为不了解他的丹术。

  知晓了原因,他也便不再担心此事。如今他当着丹岛大长老展现了丹术,若丹岛还拒绝宁凡成为客卿长老,真是瞎了眼。

  众人一时无话,皆看向玉台测试。

  自宁凡等五转丹师横空出世后,就算再有四转丹师测试等级,也无法引起轰动了。

  对这些三转、四转丹师,宁凡兴趣寥寥。他并未在人群中看到鬼目族少主,多半是被丹皇吓回族内,连丹典都不敢参加了。

  一日后,测试结束,第二轮测试,将在三日后进行。

  宁凡与诸女返回馆舍,将一月行踪略略讲述。

  诸女纷纷歇息,宁凡却推门而出,伫立在风雪夜色之中,沉默不语,好似与风雪化为一体。

  丹皇的指导,老魔的关切,以及一幕幕温情与杀戮,都在夜色中交融。

  六转丹术,炼虚修为,金身境界,一切都已近在眼前。

  他得到了不少,亦失去太多。隐姓埋名,孤寞独行,狭路相逢,拔剑相拼…

  “我是一个修士…”

  宁凡言罢,在房中留下玉简,告知诸女去向。

  身形一摇,却进入了元瑶界、玄阴界。

  慕微凉在青棺中睡得香甜,洛幽在草庐中浅浅酣眠。

  宁凡心中略安,于玄阴界中一次次凝药魂为掌,修炼着丹皇所传的天罡印。

  那是一种药魂作战的战魂之术,适合丹师于炼丹之时保命,当然也有古丹师直接修战魂杀戮。

  宁凡没有兴趣修炼太多的战魂之术,他只需有一种自保,自保一世,便足够。

  天罡印分三十六印,一重掌印的威力,由宁凡五转巅峰的药魂施展,堪比化神巅峰一击。

  三日的玄阴界苦修,却相当于外界三百日的成果。

  三日里,宁凡修出第二印,第三印,最终可以凭药魂打出三重天罡印,堪比窥虚一击。

  三日后,宁凡离开玄阴界,抵达都郡玉台,诸女早在此等候。

  5000名丹师,在第一轮筛选之后,还剩1500人。

  此一轮筛选,将会淘汰无数三转丹师。若有三转丹师表现优异,则会被某些势力招揽为客卿。故而就算明知无法通过,许多三转丹师也会拼尽余力的。

  如此之多的丹师,云集于此,被巨魔族八大魔卫引至都郡外一处雪谷,参与第二轮测试。

  这一处雪谷,灵气逼人,并设有聚灵大阵,在谷中炼丹熔药,速度是外界的数倍不止。

  十万丈雪谷之内,设有一千五百座小型玉台,参比丹师将在各自制定玉台炼丹熔药。

  宁凡静立玉台,身前的玉案上摆放着两株千年灵药——紫玉榕。

  目光朝雪谷一瞥,宁凡微微一诧。

  易云子、黄庭子、莫休三人,竟全部参加了第二轮测试,以他们的身份,原本可直接跳过此轮测试才对。

  见宁凡目光扫来,易云子、黄庭子皆露出善意的笑容。

  唯有赤天殿主目光如剑,向宁凡冷冷一笑,“明尊丹术非凡,今日本殿特来讨教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…”宁凡点点头,这三人忽然参加第二轮测试,原来是冲他而来,想与他分分高下么。

  作为炼丹师,切磋讨教在所难免,若是善意,宁凡乐得彼此切磋,但若是恶意么…

  宁凡眼中冷光一闪,若莫休敢寻衅,宁凡不介意给他一个教训!

  雪谷四周,建有无数悬空高台,居高临下俯瞰着所有比试的进程。

  无数修士议论纷纷,今日的热点,俨然全部与宁凡有关。

  惊艳全场的药魂,丹皇半徒的名头,所有人都在猜测,宁凡会在第二轮测试之中,取得什么样的成绩。

  浮白大长老轻咳一声,满场寂静。

  “第二轮测试,考验诸位道友熔药速度、提纯灵药的能力。每一位道友身旁,都有两株千年紫玉榕,只需成功熔炼其中一株,便可以登录成绩。若失败一次,尚有机会熔炼第二株。若两株皆熔炼失败,则此人成绩定为‘不合格’。”

  “除此之外,本次测试限定了熔药时间、提纯次数。若完成熔药的时间超过两个时辰,或者提纯次数少于10次,皆算作不合格!”

  “比试,开始!”

  在浮白长老话音一落的瞬间,无数丹师取出丹鼎,法力化火,开始熔炼千年紫玉榕。

  对三转丹师而言,想要在两个时辰内成功熔炼紫玉榕、并提纯十次,是一件极难完成的任务。

  纵然对四转丹师而言,这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任务。

  但对五转丹师而言,在规定时间熔炼紫玉榕,轻而易举,他们要做的,是尽最大努力,提纯更多次数。

  轰!轰!轰!

  除宁凡、易云子等四名丹道宗师外,共有17名五转丹师在第一时间意境化鼎,召出硕大的丹鼎。

  一团团绚烂的火焰,被丹师们打入丹鼎之中,火威冲天。

  霎时间,无数惊呼声自悬空玉台传下。

  “看!那是五转下级丹师——无尘道人,他用于化鼎的意境,莫不是八品神意木之神意!”

  “啧啧,快看!那不是羽熙国的护法国师吗!他可是五转中级丹师啊,看他所用的炼丹火焰,竟是由9种四品灵火融合的火焰,威力几乎不弱于地脉妖火了!”

  “什么!那名魔修丹师所用的,竟然是八品魔意所化的丹鼎?!”

  “地脉妖火!看!那人用的,是不是地脉妖火中排名11的白骨炎?哎呀,不对,他用的好像只是子火…不过就算只是子火,也极其难得了。”

  一道道惊呼声传出,就连宁凡都微微挑眉。

  不愧是盛况空前的丹典,聚集了如此之多的五转丹师。八品意境化鼎,在此地只能算司空见惯。就连地脉妖火的子火,都不算稀奇之物。

  唯一没有意境化鼎的,只有宁凡等四名宗师人物了。

  黄庭子首先微笑,五指一抓,滚滚而来的火之神意化作一尊火焰巨鼎。

  火之神意,本是八品神意,但经过黄庭子苦修,此神意早已达到七品品阶。

  七品神意一出,立刻引得无数修士惊呼。黄庭子法力化火,点头含笑。

  “老夫已抛砖引玉,三位道友,此时还不召出丹鼎,更待何时?”

  “呵呵,老衲献丑了。”易云子枯叶般死寂的目光,忽然闪过一道精光。

  大手一抓,一片片枯枝残叶的意境之力,凝成一尊深黄的巨鼎。

  这一尊巨鼎,同样是由七品神意所凝成。

  此鼎一现,无数修士目光火热,惊叹不已。一日之内能见到两种七品神意,真是令人激动。

  宁凡点点头,黄庭子、易云子的神意皆是不弱,所凝的丹鼎品质之高,非寻常五转丹师可比。

  莫休却冷笑一声,不屑道,“七品意境而已,有什么好自傲的。鼎,凝!”

  莫休大手一抓,一股比黄、易二人更强数倍的意境力量,凝成一尊金色巨鼎。

  此鼎一现,无数修士目光大变,就连黄、易二人都心神一震。

  “六品神意!莫休,你竟令意境突破了六品!”

  “不但如此,就连本殿的火焰,都非你二人可比!火,来!”

  莫休大手一抓,三道强横的火焰自指尖喷出,融合为一道纯金色的烈火,射入鼎中。

  无数修士的目光,死死盯在莫休的丹鼎上,无法置信。

  若他们没有看错,莫休所用的火焰,竟然是三种不同的地脉妖火!

  三种地脉妖火融合为一,威力堪比普通的六品凡虚火!

  “不可能!你怎会拥有三种地脉妖火!”黄、易二人皆是难以置信,远处的云念苏,则直接眉目一冷,怒道。

  “这不是雨皇暂时存放于赤天殿的三种地脉妖火吗?!雨皇有令,此火只是暂放在赤天殿,将来还会赐予周明,你竟敢私自炼化此火!好大的胆子!”

  “云念苏!注意你的口气!你虽为此代神子之一,却终究只是尊老,本殿却是九殿殿主之一!你我尊卑有别,凭你也配质问本殿!”

  莫休冷笑不已,他是赤天殿主,负责看守三种地脉妖火,得到过云惊虹授意,在将此火交给宁凡之前,他可以随便使用的。

  反正宁凡前往中州、完成雨皇的任务,还不知需等多少年。

  莫休先用用这些妖火,又有何妨!

  六品意境,加上三种地脉妖火。莫休的风头一时之间盖过所有丹师,稳压黄庭子、易云子一头。

  冷漠的目光扫向宁凡,莫休语气听不出喜怒。

  “炼丹之道,不仅需要强大的药魂,更需要品质非凡的丹鼎,以及所向披靡的火焰。听闻明尊灭杀炎尊之时,曾用过一种神秘的黑色火焰?阁下是钧天殿尊老,代表钧天殿颜面。本殿是赤天殿殿主,代表赤天殿荣耀。阁下何不速速召出丹鼎、火焰,代表钧天殿,与我赤天殿一较高下?”

  “代表钧天殿么…”

  宁凡目光微寒,心知这莫休屡屡与他针锋相对,皆因他钧天殿尊老的身份。

  云惊虹与云天诀水火不容,彼此统辖的赤天殿、钧天殿亦是敌对关系。

  这莫休如此咄咄逼人,无疑是想通过打压宁凡,削一削钧天殿的颜面。

  所谓的正道,整日勾心斗角,远不如魔道修士快意恩仇来得痛快。

  目光扫过莫休的丹鼎,宁凡认出了三种地脉妖火。

  排名第十的焚灵火,有焚灵生火的玄妙神通。

  排名第六的百草火,是最适宜炼丹的丹火之一。

  排名第二的金鳞火,可攻可守,必要时可化金鳞火甲护体,防御强横。

  这三种地脉妖火,本就该是属于他宁凡的!

  “你钧天殿之人,如此缩手缩尾,不敢与本殿在丹鼎、丹火之上一较高下吗!”莫休不屑道。

  轰!

  宁凡懒得和他争辩,五指一抓,十万里内,所有白雪都化作黑色的雪花。

  一片片黑色雪花,被宁凡一招,凝成一尊黑色巨鼎,六棱八角三足。

  那鼎并非完美,但鼎中,却有着宁凡毕生难忘的追忆。

  此鼎一现身,所有五转丹师的丹鼎,俱都出现了碎裂的征兆!

  尤其是被宁凡重点照顾的莫休,他的纯金巨鼎,直接被宁凡的鼎威震碎成无数碎片!

  宁凡的黑鼎之中,有一股霸道的意念。

  我鼎为皇,万鼎为臣!

  “这是什么级别的意境!这是什么级别的丹鼎!”莫休咬牙切齿,震惊不已。

  他从未见过有炼丹师可凭一尊意境巨鼎的鼎威,震碎他人的丹鼎!

  无数修士死寂一片,都被这一幕震撼的场面惊到了。

  宁凡没有再掩饰意境、火焰的意思。

  他的实力、身份,可抬头挺胸活在雨界,不必再向任何人低头屈膝!

  “火,来!”

  屈指一弹,九道黑色火龙,从宁凡指尖透指而出!

  那是黑魔炎的火焰形态,是一种极致的伪装。

  这伪装,亦是丹皇传与宁凡的秘技。

  火焰形态虽是九龙黑火,但火威,却直逼七品中级的仙虚虚火!

  “不可能,这火威是假的!你区区一个尊老,纵然再得雨皇、丹皇重视,也不可能拥有七品中级的火焰!”

  “这是假的,你骗不了本殿!这只是一团黑魔炎,地脉第七的黑魔炎,除了黑魔炎,什么也不是!”

  “都是假的,看本殿吞掉你的火焰!”

  莫休眼中金光一闪,指诀一变,粉碎的丹鼎碎片之中,三道地脉妖火融合为一道纯金烈火。

  火焰形态一变,化作一条金鳞之鲤,又一变,金鳞化龙,火焰化作一条纯金之龙,口中喷薄着金色火焰,朝宁凡黑火吞去!

  无数修士再难坐定,万万想不到好好的丹典会出现夺火的一幕。

  就在所有人以为,莫休的金火必定吞掉宁凡黑火之时,惊人的一幕出现了。

  三种地脉妖火融合、火威堪比六转的金色火龙,在靠近九条黑龙之后,忽然颤抖、畏惧起来。

  九条黑龙发出魔吼般的龙吟,其中一条黑龙轻描淡写得龙爪一撕,金龙的火焰龙身,立刻被生生撕碎。

  “吞!”

  宁凡认准时机,九条黑龙忽然扬起紫金色的风烟,生生抹灭了金色火焰内的印记,并齐齐张口吞噬着金色火焰。

  仅片刻间,金龙被黑龙吞噬殆尽,而宁凡张口一吞,将黑龙吞回腹中,眼中微微露出满意之色。

  很好,得到了本该属于他的三种地脉妖火!

  噗!

  莫休喷血连退,难以置信,他的三种地脉妖火,竟会在斗法之时,被宁凡抹灭印记,强行夺取!

  尤其是宁凡的黑龙之火,给莫休一种震撼的感官。

  他无法理解,这黑火究竟达到什么级别,竟如此恐怖!

  若宁凡有炼虚巅峰的实力,彻底激发此火火威,多半都可一战碎虚一重天的老怪了!

  “你竟敢夺我火焰!”莫休怒吼道,若非顾忌宁凡身份特殊,他绝对会大打出手。

  “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,你敢吞我火,我便夺你火,有何不可!况且这三种地火,本就是雨皇许诺给我的东西,你只是代为保管,我收回它们,有何不可!”

  “就算如此!你那黑火之威,堪比七品中级的仙虚虚火,这种级别的火焰,你不配拥有,当供奉给雨皇,任雨皇使用!”莫休阴沉道。

  “此乃我师所赐黑火,雨皇,不会夺我火焰!”

  宁凡一锤定音,打消了无数修士窥觑黑火的心思。

  他所说的‘我师’,指的是老魔,但所有人都以为,他说的是丹皇。

  丹皇赐给徒儿的火焰,谁敢抢,便是与丹皇为敌!

  雨界之中,没有任何人愿意为了一道火焰,惹怒丹皇!

  “莫休,我敬你是赤天殿主,对你一再容忍,你若再招惹周某,某怪周某手下无情!”

  宁凡目光升起一丝杀机,此刻的莫休火焰被夺,反噬不轻,若是魔化击杀他,宁凡起码有四成把握将之灭杀。

  如今他对雨殿有巨大利用价值,就算他当真杀了莫休,也无人会追究其责,最多是利用完宁凡后,再图责罚和报复。

  莫休目光一惊,捂着胸口,微微后退。

  他竟然从宁凡眼中,读出了一丝杀意!

  莫休可是知道的,宁凡有黄龙七令,七令之威,堪比冲虚一击。

  若是全盛之时,莫休倒也不惧宁凡,但如今刚遭反噬,气血不畅,若被宁凡攻击,重伤的可能性很高。

  “怎么办?要不要放弃此论测试,先行离去,避过此子的锋芒?此子有强宝在手,若与我拼命,我必吃亏!”

  莫休正在犹豫,长空之上,忽然飘落无数淡紫的兰花。

  兰花花雨之中,一个邪异的青年帝王忽然现身,踏空而立,眉心一点朱砂,目光带着冷漠和倨傲。

  “莫休,休要慌张,你可继续参与第二轮比试,本王在此,为你护法!”

  那声音的主人,在话音一落之后,俯瞰宁凡一眼,眼中带着一丝警告。

  “本王与云惊虹有几分交情,有本王在,他的人,你动不了!”

  “兰陵王!”

  宁凡望着那踏空而立的倨傲青年,目光一凛。

  有此人在,他并无杀死莫休的把握。

  而莫休也趁着兰陵王现身的时间,立刻服用丹药,压住了体内伤势,内息很快恢复正常。

  宁凡失去了一次斩杀莫休的绝佳机会。

  “可惜了…”

  宁凡随手抓起紫玉榕,抛入丹鼎。

  这一次没能一举击杀莫休,有些可惜。

  不过宁凡有预感,莫休还会惹上门来,此人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主。

  被当众夺走地脉妖火,对莫休而言,绝对是奇耻大辱。

  而宁凡也能察觉到,当兰陵王出现的一瞬间,隐藏在暗处的八道隐晦神念,有些紧张了。

  “又要狗咬狗了么…”宁凡有预感,稍后可能会有一场好戏。

  …

  巨魔残界中,始终关注着丹典的八祖,在兰陵王到来的一刻,俱都露出凝重的表情。

  “兰陵王…此人来我巨魔族,恐怕是为魔像石板而来…”

  “六翼族的石板,落在了此人手中,他不急着抢岚角、鬼目族的石板,却来我巨魔族,自是图谋不轨的。”

  “哼!若是他真身前来,老夫自是惧他,但他前来此地的只是区区第二元神,若敢潜入巨魔残界、图谋不轨,必定让他有来无回!”

  (1/2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