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941章 三十六山

第941章 三十六山

  热门推荐:

  “说吧,樊家第七代蛮祖,你不惜舍弃第二元神,也要助本神脱困,所图为何?”

  阴墨老祖的石像之身,神情淡漠。在他眼中,樊家七祖只是一介蝼蚁,不值一提。

  樊家?呵呵,不过是古蛮界二流蛮族。樊家七祖,也不过是个小人物罢了。

  与卑微的樊家不同,他阴墨则是堂堂蛮族神祗,能被他放入眼中的人,罕有。

  他一言一行,都有一股源于血脉的上位者威压,无形之中带给七祖沉重压力。

  面对阴墨老祖的质问,七祖不敢有任何不恭,头垂地更深,谦卑答道,“小人有三个要求,若神尊全部答应,小人甘愿舍弃此身,成为神尊夺舍之躯,助神尊脱困,绝不后悔!”

  “三个要求?区区蝼蚁,还想跟本神谈条件么!”阴墨声音微冷,此地温度随之骤降。

  “不错!就算是蝼蚁,若乘了时运,也有机会俯视苍天,神尊不这么觉得么。”七祖竟是大胆地抬起头,微眯双眼,硬声道。

  龙游浅水遭虾戏,虎落平阳被犬欺。

  论实力,七祖不如阴墨,即便是他的本尊掌运仙帝,也不是阴墨的对手。

  论身份,七祖不过是一个二流势力的蛮祖,而阴墨则是高高在上的九代蛮神,拥有惩戒整个蛮族的刑罚之力,可对七祖形成巨大压制。

  阴墨老祖被封印在九重天阙,正是落了难的龙虎,若非如此,七祖身为蛮人,断然不敢用这种口气和阴墨说话。

  空气好似凝固一般,无形的杀机在阴墨周围酝酿,但很快,又平息。

  “说出你的请求。”阴墨的声音,已听不出喜怒。

  见阴墨没有发作,七祖倒也见好就收。不敢再造次,又恢复恭敬的口吻,“小人第一个要求,是夺走九重天阙这一处远古通道。根据小人推演。此次已有上百名幻梦界仙帝介入此事,凭小人第二元神之躯,想从群雄手中夺食,太难,此事需要借助神尊的力量。若神尊脱困。必须帮小人争夺远古通道!”

  “远古通道么…说下去。”阴墨不置可否地说道。

  “小人第二个要求,与神尊体内不死之力有关。小人有幸,亲眼看到过六道轮回…”

  说到这里,七祖的眼中有了一丝自傲,而阴墨则第一次对七祖有了一丝重视。

  “想不到,你竟入过圣宗道场,见过六道轮回,如此一来,倒是不能对你蝼蚁相称了。你不必跪了,在本神面前。允许你站着答话。”

  “谢神尊赏赐。”原本半跪于地的七祖,徐徐站起,继续说道,

  “这世间,很少有秘密能够瞒过六道轮回旁的逆川河。逆川之水,可倒映万物,窥探古今。小人花费了一些代价,从逆川河中换到一个秘密——有关神尊身世的隐秘。世人只知神尊名为阴墨,是九代蛮神,却很少有人知晓神尊出身何处。小人却知道。神尊的真正身份,正是紫斗仙域不死大帝所斩出的恶尸,且你身上,有不死大帝所开辟的【不死虚空】!若神尊脱困。必须将不死虚空借给小人三千年,此为小人第二个要求!”

  “不死虚空么…”阴墨石像神情微微阴沉,似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。

  许久,才道,“说下去。”仍是不置可否。

  “小人第三个请求,是进入古蛮坟一次。”

  “你想进古蛮坟?为什么…”阴墨微微一诧。古蛮坟是历代蛮神开启试炼的地方。更是收容战死蛮修尸骨的地方…此人想要进入古蛮坟,目的是什么…

  这一次,却换成七祖保持沉默了。他进入古蛮坟,自有他的目的,不可能告诉阴墨的。

  古国灭神盾…七祖回忆着当年在逆川河上获得的秘闻,内心微微冷笑。

  自四代蛮神之后,古蛮界臣服于太苍尘界,后世蛮神根本不知道古蛮坟中藏有灭神盾的一片碎片,他却机缘巧合地知道了此事。

  这碎片…七祖志在必得!

  这三个要求,对阴墨而言都不算困难,为了脱困,阴墨多半会应下这些要求…

  不过么…

  七祖眼中,一缕微不可查的冷芒一闪而逝。实际上,这三个要求,只是他迷惑阴墨的障眼法而已。他真正的图谋,是阴墨本人,只要计划成功,他的第二元神可以与阴墨融为一体,届时,他就是阴墨,他自己便可做到上述三件事…

  “如何?神尊可愿答应小人的要求?”七祖神色如常地询问道。

  “若本神不答应,你待如何?”阴墨忽然嘲弄般说道。

  “不答应?神尊难道不想从此地脱困?堂堂蛮神,却被紫斗仙皇封印于此,暗无天日,生不如死,神尊就不想逃出此地,向紫斗仙修复仇么?”七祖皱眉道。

  “呵呵,本神做梦都想逃出此地,只不过有两点,你想错了。”

  阴墨玩味的声音,在空旷的石林回荡。忽然间,一缕星光出现在其左目之中。

  霎时间,其左目变得璀璨明亮,如同容纳了一整片星空一般,更给人一种深邃之感,似能看穿眼前的一切。

  其右目,则变得空洞黯淡,没有任何神采,渐渐地,右眼珠更是直接粉碎,化作石屑剥落在地上,只剩下空洞的右眼眶。不仅如此,更有一道黑血诡异流出,顺着右目的石质眼眶不断流下,滴答滴答滴在王座前的地上。

  “本神失去了一目,至今没有收回,但,仍旧能看出一些端倪。你以为本神看不穿你真正的图谋么,这一点,你想错了。”

  这一刻的阴墨石像,只有左眼,但只凭这一只眼,便可轻易看穿七祖身上的一切秘密!

  “你提出的三个要求,只是一个幌子,你真正图谋的,是本神的命!这七枚棋子,便是你留下的暗手么…哼!”

  阴墨石像沉声一哼,立刻便有一股无形之力将七祖笼罩在内。

  没有任何征兆,七祖直接吐血倒飞而出。更有七道金芒,不受其控制,自行飞出他的身体,细细看去。赫然是七枚金色棋子,一经出现,立刻折射出无数卍字佛光,给人一种庄严肃穆的沉重感。

  “原来是因果之力凝聚的棋子,且这感觉。似乎融入了佛修的骨…佛修,修的便是因果之力…此物,足以切断蛮神祝福术的因果之力…若本神当真以祝福术夺舍于你,多半会被这七枚棋子暗算吧…”阴墨面无表情地说道。

  七祖目光一震,他没有想到,自己的真正图谋会被阴墨如此轻易看穿。更料不到,阴墨只一念,便将自己震得吐血倒飞,藏于体内的七枚金色棋子直接逼出体外,现出形来。

  这股力量…与修为无关。是来源于血脉的压制。

  不会错,将他一击震飞的,是蛮神阴墨的弑戮刑罚之力!

  “传闻蛮神阴墨的刑罚之力,可列入前后九代蛮神前三位,拥有两座刑罚之山。仅凭刑罚之力,便可令仙帝级别的蛮修屈服。但,他不是被紫斗封印了么,刑罚之力应该发挥不了一成才对,怎么可能将我一击震飞!”七祖心中大惊,显然这次天阙之行。他又算漏了不少东西。

  一座,两座,三座…天地间,忽然出现了三座金色山峰之影。这三座金色山峰一经出现。七祖面对阴墨石像,顿时有了不可战胜的感觉。

  “竟是三座刑罚之山!不是两座!自初代蛮神道蛮山之后,只有二代蛮神拥有三座刑罚之山。且其第三座刑罚之山只塑出了一半而已,并非完全形态…阴墨竟有三座刑罚之山,他,超越了二代蛮神!历代蛮神之中。可位列第二!”

  看起来,在被封印的无尽岁月里,阴墨修为不减反增了。七祖内心暗暗叫苦,勉强稳住倒退的身形,擦去血迹,急声道。

  “神尊息怒!小人千错万错,不该对神尊存有歹念,此事,小人愿意作出补偿。小人搜集了一些蛮人之魂,这些蛮魂数量虽说不多,只七十余万,但都是从大劫之下保住性命的幸存者,气运远比普通蛮人强大。小人耗时多年,研究出一种气运归元之术,只要祭献掉这些蛮魂,可令神尊脱困之后,快速恢复到巅峰实力!”

  “哼!”

  回应七祖的,是阴墨石像又一声冷哼,顿时,七祖再次吐血倒飞,气息不断萎靡。

  七祖保命手段倒也不少,但在阴墨石像刑罚之力的攻击下,竟是全无反抗之力。

  身为蛮神,便拥有弑戮刑罚之力,可对任何一个蛮人降下责罚,这种责罚避无可避!

  正是有了刑罚之力存在,蛮神才可高高在上,不容任何一个蛮人违逆。

  好不容易再一次稳住身形,这一次,七祖连站立都无法办到,一手捂着胸口,另一手撑地,半跪于地,不住咳血,竟然已在刑罚之力的攻击下受了重创。

  眼前阴墨再一次催动刑罚之力,欲灭杀自己,七祖大惊,急道,

  “咳咳咳…神…神尊,你不能杀我…杀了我…你再难找到如我这般完美的宿体,施展祝福之术…”

  七祖抬头看着阴墨,强自镇定下来。

  他只是掌运仙帝的第二元神,被灭杀了也不会有太大损失,但,若没有从阴墨身上获得任何好处便死在这里,他不甘心!

  他本还想算计一下阴墨,如今阴谋暴露,只能退而求其次,舍弃此身,真正去帮助阴墨夺舍脱困了。

  他相信,阴墨舍不得杀掉他。

  阴墨被紫斗仙皇封印在九重天阙,已无数年,期间九重天阙从未现世,也没有任何人来到过这里。

  此次九重天阙现世,不少修士进入其中,这些修士中,能成为阴墨祝福术宿体的人却几乎没有。

  紫斗仙皇太强,他的封印,以阴墨修为几乎没有可能逃出,唯一的一线生机,是找到一个宿体,施展蛮族历史上最强的夺舍术——蛮神祝福之术。

  此术以因果为媒介,进行夺舍,若成功,即便此地有紫斗仙皇的封印,神尊也可脱困而出。舍弃封印之躯,重获新生。然而此术成功的前提,是必须寻找到一具契合度极高的完美肉身。”

  “神尊未成蛮神前,修的是蛮族修为。成为蛮神之后,得太苍之赐,又拥有了太苍劫灵的血脉。神尊同时修有劫蛮二力,故而神尊寻找的夺舍肉身,起码需要同时拥有一定程度的劫蛮二力。才可夺舍成功。”

  “如今九重天阙之内,拥有蛮血的修士,不过数人,皆是樊家先代蛮祖。这数人之中,又数小人劫蛮二力境界最高,能成为神尊最好的夺舍之躯。杀了小人,绝非明智之举!”

  阴墨石像轻蔑地看着七祖,许久,才道,“你以为本神舍不得杀你。所以才胆敢包藏祸心,意图谋害本神性命。你觉得,就算本神看破了你的图谋,为求脱困,也会与你摒弃前嫌,但,你错了。本神从一开始,就没打算使用你的第二元神,作为夺舍之躯。本神,早已有了最完美的躯体。可供夺舍!这一点,你又想错了!”

  “所以若无其他话要说…你可以死了!”

  焚!

  随着阴墨一字喝出,七祖体内的蛮血,竟毫无征兆自行焚烧。

  “不好!以老夫这一躯体的修为。抗衡不了阴墨的刑罚之力!”

  会死!

  七祖心中涌现出强烈的不甘,更多的却是无能无力的感受。

  就在他以为自己会生生血脉焚烧而死之时,天阙第九层最高处,石林的上空,忽然出现蛮神战天的惊人异象。

  战!战!战!

  请蛮神…挥剑战天!

  一股从天而降的弑戮刑罚之力,更是与阴墨的刑罚之力碰撞在一次。发出沉闷的轰响。

  石林的上空,阴墨的三座金色刑罚山峰,被新多出的刑罚之力不断撞击,开始出现裂痕。那裂痕越来越多,最终,三座刑罚山峰竟是轰地一声,同时崩塌!

  这三座山峰之所以崩塌,只因承受不住新多出的那道弑戮刑罚之力!

  “竟是蛮神战天之影!此异象一旦出现,便代表着有蛮神正在诞生…九重天阙之内,竟有十代蛮神诞生!这…怎会如此!”

  “此人还未真正成为蛮神,拥有的刑罚之力便足以崩塌本神的刑罚之山…此人,究竟拥有几座刑罚之山!”

  “此人究竟是谁!他的刑罚之力…竟还在增加!”

  阴墨眼中的震惊越来越多。

  那蛮神战天之影刚刚出现之时,那位新任蛮神的刑罚之力便几乎是他的两倍之多了。

  随着时间推移,那刑罚之力竟然还在增加!

  “三倍!”

  “四倍!”

  “六倍!”

  “十倍!”

  “十二倍!”

  十二倍于我的刑罚之力!自道蛮山之后,世间怎会诞生出这么一个强大蛮神!且为何,偏偏会在此地出现异象,又为何偏偏赶上这个时机…阴墨无法平静。

  他已完全没有灭杀七祖的心思了,七祖也因这忽然出现的异象,幸运地保住了性命。

  九重天阙之内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是谁即将成为十代蛮神…阴墨不知,七祖同样不知。

  除了眼珠怪之外,谁能料到即将成为十代蛮神的人,会是宁凡!

  铜塔空间,时间静止,其内的十年,也不过是外界的一瞬。

  登神台上,宁凡一步步向上走去,他走过的路,便是神道!

  所过之处,神道两侧跪立的蛮像纷纷站起,这些蛮像十分古怪,皆是金色,操控着金色的蛮闪之力,化为金弓金箭,朝宁凡射出成千上的箭矢,所有的箭矢,皆缠绕着金色火焰。

  每一道火箭,都有着不下于仙尊一击的威力,十箭合击,可伤仙王。百箭合计,可伤仙帝。成千上万的箭雨来临,便是准圣也要退却。

  万箭齐发,杀气冲天,风云变色,但宁凡却神情冷静,根本不理会那些攻击。

  因为,他有灭神盾护体!

  “没有灭神盾的人,登上神道之后,也可成为蛮神,但,却无法拥有太多刑罚之力。而你不同,你拥有的虽只是灭神盾其中一片碎片,却是其中灵性最强的一个。且你寻回了盾魂,有灭神盾相助。你可吞噬这万千箭光,修出堪比老夫的弑戮刑罚之力。除老夫外,其余八位蛮神,没有任何一人。拥有三座以上刑罚之山。你能塑出几座,老夫拭目以待!”

  道蛮山的声音适时响起。

  宁凡没有多说什么,也不必多做什么,只是一步步朝神道上方走去。

  而起丹田内的灭神盾,自行在宁凡体外。幻化出灭神巨人的防御,一道道金色箭光,射在灭神巨人身上,竟无一例外,全都诡异融入巨人体内,好似被吞噬掉一般,一切无声无息。

  来袭的箭光,不断融入巨人体内,使得灭神巨人的颜色,从最初的暗红。染上了一丝金色。

  多出这一丝金色,灭神巨人给人一种空前的威严感,长空之上,更有一座金色山峰的巨影,一点点成型。

  那,是唯有蛮神才可掌握的力量——【弑戮刑罚之力】所形成的刑罚之山!

  在凝出第一座刑罚之山后,宁凡明显感受到,自己的体内,多了一种力量。

  这是什么感觉…好像轻易便能决定一名蛮人的生死…对任何一个蛮人予以制裁…

  弑戮刑罚…弑戮刑罚…

  这种力量与修为无关,与道行无法。完全是一种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支配!

  登神台高可参天,四百万阶神道,仿若看不到尽头。越往上走,便越觉得步伐艰难。无法走得太快。

  宁凡缓缓向上攀登着,忘记了时间流逝。一日,两日,三日…

  一月,两月,三月…

  这漫长的神道。宁凡竟走了整整十二个月,才走到尽头。

  而当他走到尽头,登上神台之时,天空上的刑罚之山,已有整整三十六座!

  他护在体外的灭神巨人,也已彻底化作暗金之色,那是一种古老的金色,如沙漠暮霭中的落日。

  原本暗红色的灭神小盾,同样…化作了暗金色!

  “灭神盾…真正复活了,虽然,只复活了一个碎片…”

  道蛮山露出欣慰之色,微笑道。

  “接下来,只要在这天道碑上刻下你的姓名,你,便可成为真正的十代蛮神。从此蛮族兴亡,全部都要落在你的肩上。”

  宁凡一步步朝着神台中心走去,在天道碑之下收住了脚步,亦收了灭神巨影。

  一道金光从天道碑中飞出,化作一柄尺许长的金色刻刀,徐徐落入宁凡掌中。

  宁凡凝视着天道碑,神色极为郑重,那小小的刻刀,亦好似有千斤重。

  刻下姓名,从此便是蛮族十代蛮神。从此,便是那无上存在。

  刻下姓名,从此便要肩负责任,承担因果。

  “从今日起,我宁凡,便是蛮族之神。我在,众生在!”

  此为承诺!

  宁凡目光一决,抬起刻刀,在天道碑上,刻下宁凡二字。

  而在他刻下姓名之后,天道碑连同整个登神台,齐齐消失,唯有下一任蛮神登台之时,才会再次出现。

  无人知晓,天道碑上多出的姓名是谁。

  但在这一刻,世间任何一个蛮人,都能感受到,又一任蛮神诞生了。

  “原来你叫宁凡…呵呵,走吧,宁小蛮神,我们去第七层蛮坟,见一见四代。你可要小心些,她如今只是一道山海之影,生前也只有两座刑山,承受不住你三十六山的刑罚之力,你…可别一不小心把她杀了…”

  道蛮山郑重叮嘱一番,一挥袖,瞬间带着宁凡,出现在了古蛮坟第七层。

  道蛮山也就罢了,早已死去,只剩山海之影,曾经的刑罚之威早已不在。

  但宁凡就不同了,他进入第七层蛮坟,几乎无声无息,但就在他踏入此层的一瞬间,西子画的山海之影,竟无法抑制内心的颤抖,竟有种向宁凡下跪的冲动。那撼天动地的血脉之威,根本不容她站立!

  即便她是蛮神,竟也无法在三十六山的宁凡面前保持站立!

  屈辱,屈辱…她从不跪人,更加不会向太苍劫灵屈膝。

  就算她稍稍认同了宁凡,但,也绝不会向一名太苍劫灵下跪。

  “我身可灭,我影可消,唯独此膝,不可跪!”

  西子画不甘地咬着唇,任山海之影一点点消散,仍不肯跪。

  “她这是怎么了…”宁凡刚刚登基成神,对多出的刑罚之力尚无法控制自如,自然不知自己无意间散发的刑罚之威,便已经快把西子画逼死了。

  “…”道蛮山。

  “…”西子画。

  宁小蛮神,你是在腹黑装无辜么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