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55章 夜审妖莲

第455章 夜审妖莲

  洞虚详细介绍了整个丹典大比的流程。

  这一次丹典大比,由巨魔族与丹岛联合举办,又有问虚丹的噱头,可谓盛况空前。

  无数隐世不出的丹师、老怪纷纷赶赴无尽海,前来观礼参比。

  此次丹典的盛况,几乎不弱于雨殿五十年举办一次的中州丹会了。

  任何品阶的丹师都有资格报名参加丹典,但若是品阶低于三转,恐怕第一轮便会被淘汰的。

  丹典分三轮测试,第一轮,‘丹碑测品’。所谓的丹碑,是丹岛为了此次盛典提供的宝物,可测定一至四转的丹师品阶。不足三转者,淘汰出局。

  第二轮,‘熔化灵药’。这一论,考校的正是熔化灵药的速度、提纯程度。

  一般而言,炼丹分三步。

  第一步,熔化灵药为药液,不断御火提纯;

  第二步,融合不同灵药的药力;

  第三步,收火成丹。

  第一步熔化灵药,在灵药熔化的过程中,药力是会轻微散失的。故而熔化灵药的速度越快,药力损失越少。

  而在熔化灵药后,还必须提纯药液、剔除杂质。提纯次数越多,药液品质越纯净,炼出的丹药品质也就越好。当然,提纯的次数越多,难度也越大,一个不慎,便会药毁。

  譬如,一名四转丹师,可以将千年灵药提纯5到10次,很少有四转丹师能将千年灵药提纯11次以上。

  而五转丹师,却可以将千年灵药提纯50次以上!

  此次第二轮测试,凡是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将灵药提纯规定次数者,全部淘汰。

  丹典第三轮测试,是‘开炉炼丹’。这一步,参比丹师可炼制最拿手丹药,交由鉴定师,评定优劣高低,确定大比名次。

  大比前三名次,不但有丰厚奖励,亦有资格接受巨擎的任务,为风雪言炼制救命丹药,丹若成,可获得问虚丹奖励。

  前三以下的名次,也有不同程度的奖励,诸如珍贵丹方、珍惜灵药之类。对普通丹师而言,也有不小的诱惑力。

  自然,不少老怪都是为了问虚丹而来,意欲争取前三名次。

  但大多数丹师,心知无法争夺前三,也会为了其他奖励拼上一拼。

  丹典的消息早在数年之前便放出,不少丹师都从雨界赶来内海。

  譬如之前与宁凡有过一面之交的雨殿天骄——云念苏,他曾邀请宁凡在丹岛一会,可惜被宁凡无视了。此人便是来参加丹典的。

  距离第一轮选拔,还有一月之久。

  巨魔族设百果宴款待了宁凡一行,宴后宁凡以准备参加丹典为由,携诸女告辞,住进了北凉都郡的馆舍客楼。

  月凌空、焚翅二女,随宁凡一路赶路至巨魔族,亦略有疲惫,早已在各自房中歇息。

  风雪言非要与许秋灵同榻而睡,姐妹情深,倒是未给宁凡、许秋灵温存的机会。

  宁凡已知巨魔族诡异,四具窥虚傀儡全部交给月凌空掌控,在诸女的阁楼外戒备。

  他独坐西楼,剪着烛火,看着烛光下一叠叠宣纸,默然不语。

  那每一张纸上,都写满了女子的娟秀字迹,都是往昔的风雪言所写。

  她无法与许秋灵交谈,想说的话都需要写出来,谁要她是小哑巴呢?

  风雪言的字迹中,有一种孤独与执着,却如同凉夜的风雪,无人理解。

  她是内海七尊的女儿,却体弱多病,修为低弱,身旁的同辈高手,不是金丹就是元婴,她却只是一介辟脉而已。她不甘低人一头,但她无法改写命运。

  辛辛苦苦修炼来的法力,都会被魔血吞噬,成为饲养魔血的养料,她注定此生无法融灵么?

  好在她还有刺纹术的天赋,于是她将所有心血,都花在研习刺纹术之上,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,成为了名动内海的刺纹师。

  她为自己刺下挪移魔纹,终于获得了飞遁能力。那可是一种将阶遁术魔纹,需要刺下40多针。

  宁凡很难想象,一个辟脉十层的少女,如何在自己嫩白的肌肤上,狠心刺下四十多针。

  宁凡刺过石兵魔纹,自然知晓四十多针,会有多么痛楚。

  “灵儿与此女认作姐妹,眼光倒是不错…倒是巨魔族,牺牲如此优秀的族长之女,究竟在谋划什么…”

  吱呀!

  宁凡熄灭烛火,悄然推门而出,步入风雪之中。

  欺天斗篷加身,他身影变淡,最终消失,无人知他去了哪里。

  雪莲阁,是二长老妖莲所居。

  烛火摇摆的阁楼中,传来些许水声,似乎妖莲正在沐浴。

  阁楼外,十余名金丹修为的婢女,小心守夜,阁楼外风雪正紧。

  忽然间,一道微风拂过,飘入了阁楼之中,没有一个婢子察觉。

  那妖莲长老,正在阁楼顶端,泡在洒满花瓣的木桶之中,水汽氤氲下,凹凸有致的身材仿佛水蜜桃般,让人想咬一口。

  她姿容一般,身材却十分火辣。

  沐浴在热水中,一种暖暖的感觉将她全身包裹。

  妖莲的眼中,回忆着白天所见的宁凡,那俊朗而冷酷的青年,令她无法释怀。

  舔了舔舌头,妖莲闭上眼眸,脑海中幻象着与宁凡的活色春香,手却伸到水中,伸到双腿之间,撩拨起来。

  她想象着被宁凡粗暴丢在床上、狠狠践踏的模样。

  她想象着宁凡撕碎她所有衣物,将她酥胸咬出血的模样。

  她想象着二人肢体交缠、yu仙yu死的模样。

  一声声娇吟在阁楼中轻喘,一丝丝热流不断从她的股间流出,令她只觉销魂蚀骨,欲罢不能。

  “明、明尊…明哥哥…我要…我要嘛…”

  自渎之中的妖莲,并未注意到,她房间之内,不知何时,出现了一个白衣青年,脸都黑了。

  宁凡从未想过,有朝一日,他会被一个**惦记到这种地步。他竟然成了妖莲自渎之时的幻想对象…

  这妖莲,还真是骚到了骨子里。

  宁凡摇摇头,这种人尽可夫的女人,他虽不会鄙夷,却也不可能喜欢的。

  他自己也只是个双修魔头罢了,身体未必比妖莲干净,故而不会鄙夷妖莲。

  但他也不会跟妖莲这种女人发生交集的。为什么?不为什么。

  他不喜欢一个人,不需要理由。

  “妖莲姑娘,好兴致…”宁凡露出玩味的笑容,忽然出声,坐在木桌边,自斟一杯薄酒,一边浅饮,一边望着妖莲。

  妖莲根本不知房内还有他人,一惊吓,就这般泄了身子,娇躯透着欢愉的粉红色,还在木桶之内不断抽搐,余潮未退,仍在冲击。

  妖莲美目朝宁凡娇嗔地一瞥,媚眼如丝,气喘嘘嘘道,

  “讨厌啦…明尊何时进来的,怎也不告诉妾身一身,咯咯,妾身的活春宫,好看么?”

  这个女人,耻度倒是很大,被宁凡看光*光,还能如此镇定,作为一个魔修,她还算不错。

  “你知道我会来?”宁凡把玩着酒杯,眸色深邃如海。

  “咯咯,白日明尊看待妾身的眼光,就像要把妾身吃掉一般,妾身当时就想,明尊一定会来,与妾身共度*宵的。”

  妖莲赤裸地起身,出了木桶,当着宁凡的面,一丝丝擦干身体,旋即随手扯下一段轻薄的丝布,将身体稍稍一裹,坐在宁凡身边的位置。

  她的一举一动,都将魅功催动到了极致,加上故意泄露的*光,足以蛊惑任何男子。

  她姿容不美,对自己的身体却有着莫大信心。

  她擅于观察男子,从白天与宁凡目光对视之时,她便看出,宁凡对她所有企图。

  她自然猜不到,宁凡想从她嘴里撬一撬秘密,只道宁凡跟其他男人一样,看上她的身体。

  脸上做出深情款款的表情,妖莲的心中,却又是不屑,又是自得。

  宁凡再厉害又如何,还不是跟其他男人一样,色迷心窍,一勾引就上钩?

  月凌空再厉害又如何,她的男人,还不是被妖莲勾引得晕头转向?

  “明尊,妾身好难受呀…”

  她半倾着身体,倒向宁凡怀中,两团柔软的大白兔,故意在宁凡胸口磨蹭。

  两条藕臂,勾上宁凡的脖颈。

  这一碰到宁凡的身体,妖莲的yu火又来了。

  她只裹着薄薄一层丝布,下身可是不着片缕,两片嫩肉之间,不断溢出湿润。

  “奇怪…我的身体怎么会如此兴奋…不应该啊!刚才自渎的时候,我是故意让身体兴奋的,为的是达到巅峰。现在我想勾引明尊,已经暗暗催动魅功,不让身体敏感了…为什么才一碰到明尊身体,就身体失控…”

  妖莲心中一惊,她这才想起,传闻之中,宁凡不但是杀人如麻的魔头,还是一个修炼阴阳魔脉的双修魔头。

  她很确定,宁凡没有主动对她施展魅术。仅仅是无意间的触碰,都能让她身体有反应…这是什么级别的魅功!

  宁凡的魅功境界,远超妖莲理解!

  她再一抬头,对上宁凡冷漠不改的眼神,再次一惊。

  “怎、怎么可能,我的勾引,对他一点用都没有?”

  这一刻,妖莲才意识到,眼前的男人,跟她以前遇到的都不同,是个狠角。

  如此冷静的目光,没有一丝欲念,不但说明宁凡是个心冷如铁的男人,更说明,今夜宁凡来找她,绝对跟翻云覆雨无关。

  “明尊深夜来找妾身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  妖莲一咬舌尖,散去欲念,坐直了身体,不再勾引宁凡。

  她不傻,如果宁凡不是来和她**的,她敢勾引宁凡,指不准会触怒宁凡,被宁凡一掌轰杀成渣渣。

  美目之中,产生一种强烈的挫败感。

  她从来都认为,自己可凭身体玩弄天下男子,今日才发现,有些人是她玩不了、玩不起的。

  “周某有些问题,想要问二长老,所问的问题,若是涉及贵族机密,二长老可以不说,当我没问。二长老大可放心,我与巨魔族交情匪浅,问这些问题,也只是从其他幽海三族听说了些谣言,感到有些好奇而已。就算二长老不如实相告,周某也绝不敢嫉恨巨魔族。”

  “咯咯,原来明尊深夜来访,是有话相谈。明尊若有疑问,大可提出,只要妖莲能说的,一定如实相告,不能说的,就算明尊强迫,妾身也不敢说出,就算明尊搜魂灭忆,也无法搜到真实记忆。”

  妖莲知道宁凡的个性,杀人搜魂对宁凡而言不过家常便饭,她很识相,只要能说的,她都会说,不能说的,她想说也说不出口,一说就会死。

  “敢问二长老,巨魔族内,可有魔妃!”

  宁凡第一个问题,就把妖莲问住了。

  她露出为难的目光,识海之中一丝丝封印,似警告一般,令她识海剧痛。

  她自然知道,巨魔族内有一位魔妃诞生,且那个魔妃,还是族长之女风雪言。

  只是这件事,是被八祖禁口的事情,设下了识海封印。

  如果妖莲泄露半点口风,识海会立刻粉碎,直接陨落。

  “…”她保持了沉默,但为难的眼神,说明了一切。

  她自然不知,宁凡有窃言术,在她心中思考的时候,就看清了她所有想法。

  宁凡更探查到,所有的主谋者,都是八祖!

  “风雪言,果然是巨魔族魔妃!”宁凡面不改色,心中却愈加确定一个个猜想。

  他恨不得直接问一问妖莲,八祖是谁,伪轮回之力是怎么回事。

  但问问题是需要技巧的。问魔妃,他就没问‘风雪言是不是魔妃’,而是问巨魔族有没有魔妃。

  这样的话,即便今夜宁凡与妖莲谈话之事,传到八祖耳中,也不会暴露宁凡知道风雪言是魔妃的事实。

  “你的识海封印,是谁种下!”

  宁凡没有直接问八祖,但如此提问,妖莲势必要在心中回想有关八祖的一切事情。

  就算八祖知道宁凡向妖莲提问,也只会当作宁凡关心妖莲,询问封印。

  没人能想到,宁凡已探出八祖的情报。

  “恕妖莲不能相告…”妖莲露出苦笑,宁凡问的问题,一个个都涉及巨魔族无上大秘,她根本不能说,一说立刻就会识海粉碎而死。

  八祖…那可是巨魔族八名先代祖先,每一人都有着问虚之上的修为。

  八祖之中,不但有当代族长之父——巨言,更有巨言之前的七代族内高手。

  八祖坐镇‘八门六道,孽海无涯阵’,八祖藏身于巨魔残界之中,以不死不活之身,谋求巨魔族的出路。

  八祖以牺牲风雪言一人为代价,意欲洗去族人奴纹,洗刷巨魔族的奴族耻辱。

  八祖早已从魔像之中抽出魔像石板,正在苦苦研究上面的魔经。八位先祖,无人可参透魔经,但巨魔族内,却早流传有石板之上的魔经正本,是巨魔始祖所留,如今存放在风雪言手中。

  八祖之中最强者,并非巨言,而是另一名冲虚老祖,此老祖模仿轮回,创出‘伪轮回之力’,手段非凡。

  这些都是巨魔族的无上大秘,妖莲身为巨魔二长老,怎能告诉宁凡一个外人?

  就算是族内,也唯有浮白、妖莲等数个长老知晓此事。

  就连巨擎族长,都曾经被八祖抹灭记忆,根本不知女儿受害的原因,还一心一意为八祖效命。

  这些,妖莲统统不会告诉宁凡。

  但宁凡,只一个提问,引起妖莲思考,便全部了解。

  他目光幽深,看不出表情,心中却更加寒冷。

  很好!

  这下,终于弄清谁是敌人了。

  八祖,八名巨魔族先祖。他们为了洗刷巨魔族的奴纹,付出一切,或许可敬。

  但他们意图牺牲风雪言,这一点,宁凡不会允许。

  牺牲一人,换取一族利益,这牺牲也许是值得的。

  但若这牺牲的人,是你,是你的亲人,你会同意么?

  至少宁凡不会同意。

  他豁然站起身,对妖莲点点头,冷冷道,“告辞。”

  他只问了两个问题,却得到一切情报。

  而八祖纵然知晓他问了妖莲两个问题,也必定不知他知道了所有东西。

  吱呀!

  房门推开又关闭,宁凡已然了无踪影。

  他的离去,让妖莲紧绷的身体一松。宁凡的气场,真是可怕,让见过无数世面的妖莲都有些承受不住。

  “真是个可怕的男人,这种男人,可不是我能得到的…我要是去沾,肯定会死…咯咯,不过我不得不承认,这个男人,是我一辈子见过的最优秀之人,真是让人动心呢…”

  “坐怀不乱么…”

  妖莲忽然自嘲一笑,如果她不曾荒唐过,如果她是一个处子,不知道会不会有机会得到宁凡?

  这么一想,妖莲忽然觉得,自己这一辈子,真是活得不堪…

  是不是要改改生活作风了…

  (3/3补昨日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