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52章 雪娃娃

第452章 雪娃娃

  一个个修士,朝都郡赶来,纷纷看到一个震撼人心的战场遗址。

  十万里之内,所有山河支离破碎,在皑皑的白雪中显得极其荒凉,无人可想到,这里之前还是巨魔族的重地——暮雪阁。

  他们无缘目睹宁凡与石坤的惊天一战,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此地残余的些许法力波动。

  这是一场旷世之战,在此战之中,宁凡强势斩杀了一位窥虚无敌的老怪。

  且这位老怪,还是虚级修国的一国之主,地位尊崇。

  但没有一个人能说宁凡杀得不对,这一次,宁凡站在了道义之上,利用了雨殿尊老的身份。

  石坤谋害巨魔族,是错,但罪不至死。

  石坤对宁凡动了杀心,却是大错,死一万次都是白死。

  宁凡是谁,是雨皇亲自吩咐不能动的人,连兰陵王都不敢动宁凡,连赤天殿殿主都不敢动宁凡,石坤算什么东西,也敢动宁凡?

  莫说无尽海没有界法约束,就算有人追究,也是石坤违反界法、对雨殿尊老出手,死有余辜,没人能挑出宁凡半点毛病。

  甚至若雨殿知晓此事,还会打压石坤后辈,追究石坤得罪宁凡的大罪。

  譬如当日在场的赤天殿殿主——莫休,竟公然宣称,宁凡杀人无罪!

  有心人都知道,雨殿之后,赤天殿和钧天殿是不和的。

  派系不同,莫休根本不可能帮宁凡说好话,但他还是说了,这说明什么?

  说明宁凡在雨殿的身份绝不一般,可以让不同派系的莫休都不敢招惹!

  石坤死了,还死得无人问津,虽说死有余辜,也着实令不少老怪心感凄凉。

  任你风华绝代,修为盖世,一旦在修路之上走错一步,便是身死族灭的下场。

  石坤陨落了,宁凡的凶名却在这一日,威震内海、外海,乃至八百修国,整个雨界!

  不少老怪纷纷声称,雨界此代青俊第一人,非‘周明’莫属!

  好吧,宁凡又一次为那个冤死的小鬼周明,扬了名声。若真正的周明九泉有知,不知会不会笑醒。

  大战之后,宁凡并未歇息,而是随巨擎等人去了另一处巨魔禁地。

  此战他仗着雷甲护体,毫发未伤,只是最后关头,自损精血,强行催动凡虚中品的黄龙七令,镇压了石坤。

  这精血之伤,对常人或许麻烦,但对黑星护体的宁凡而言,时时刻刻都在星光自愈,根本不值一提。

  巨魔族,悲魔殿。

  宁凡与许秋灵、月凌空、焚翅三女,俱都坐在客位首座,四周围着不少巨魔族长老,一个个都站着,向宁凡频频感谢。

  这些巨魔长老都是发自内心的感谢,若不是宁凡出手,巨魔族必会陷入危难。

  幸亏宁凡强势出手,斩杀了石坤,不但抱住了问虚丹,更震慑了不少窥伺问虚丹的老怪。

  石坤是第一个对问虚丹动手的老怪,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个。

  实际上,还有数个窥虚老怪,自八百修国赶来,意图谋夺巨魔族的问虚丹。

  但有了石坤的前车之鉴,怕没有哪个窥虚老怪敢招惹巨魔族了。

  宁凡此次凶威大涨,对六翼族亦是一件好事,对鬼目、岚角族的震慑力度更大。

  黄龙七令的威力,大家有目共睹,就算是问虚都可重伤。

  岚角族最强者,也仅仅是一个问虚。鬼目族倒是比岚角族强,但也不敢再明目张胆招惹宁凡。

  宁凡给无数老怪展示了他的跋扈嚣张,就算是雨殿赐封的一国之主,也敢照杀不误。

  他明目张胆这么做,就是要让别有心机的人明白,他宁凡有多么受雨殿重视,有多么不能惹。

  他要让人知道,他有雨皇撑腰,杀国主都无罪,他对雨殿已经重要到这种程度。

  他要让人知道,别人不能动他,但他可以杀人,所以,不要惹他,否则后果自负。

  这是借势,借雨殿的大势。

  宁凡不喜欢一波接一波的麻烦,所以他选择强势一些,一劳永逸。

  悲魔殿中,宁凡当着巨擎等人,当场给石坤之子、五名国师搜魂灭忆,随后将六人抹杀,斩草除根。

  从石坤之子的记忆中,宁凡获知了石坤全部阴谋,并告知巨魔族。

  石坤来巨魔族的目的,果然是为了问虚丹。

  但他不但想得到问虚丹,还大胆谋划了一件事,那就是掳走风雪言!

  石坤的计划,是在刺纹的前一日,令儿子接近风雪言,将之暗中掳走。随后以风雪言拒绝刺纹为理由,勒索巨魔族。

  如此,石坤不但可得到问虚丹,还可得到风雪言这个名动天下的刺纹师。

  可惜,石坤儿子刚闯入风雪言闺房,就被婢女发现,而风雪言嗖得一声,生生从石坤儿子眼前消失了,十分诡异。

  风雪言的刺纹术,绝对达到冠绝雨界的水平。

  任何体修被风雪言刺下魔纹,都可极大提升炼体境界。

  石坤野心不小,想以问虚丹突破问虚,以风雪言制造一批体修大军。

  若非宁凡介入此事,他还真可能阴谋得逞。

  听说了石坤全部阴谋,巨擎勃然大怒,气得怒发冲冠。

  他巨魔族一向低调,只为实现八位先祖的心愿,然而,过份低调的结果,就是让别人觉得软弱好欺!

  巨擎真恨不得向全天下公布巨魔族的实力,让全天下知道,幽海四族的最强一族,不是鬼目,而是巨魔!

  可惜,他不能如此,他只能一再隐忍。这一切忍耐,都只是为了完成对祖先的救赎。

  “周道友,当初小山子极力推荐你,把你夸得天花乱坠,老子还不信,如今亲眼见到你,老子才知道,小山子的眼光很好,很好!秋灵找到一个好归宿啊!你为了她,愿意管我巨魔族的烂摊子,连一国国主都杀了,我巨魔族,欠你一个人情,若道友有难,巨魔族愿倾一族之力,回报道友!”

  巨擎郑重抱拳,对宁凡心怀感激。

  宁凡点点头,抱拳还礼,比起重利的六翼,巨魔族显然重情得多。

  至少宁凡相信,巨魔族不会为了一族危亡做出卖女求荣之事,但六翼族就做了。

  巨魔族的族人,脊背还是直的,他们是堂堂正正的魔修。

  他目光悄悄一瞥三名女子,三名女子之中,焚翅安静独坐,独自品茶。

  而许秋灵正主动与月凌空交谈,密语传音,不知说些什么。

  二女之间,气氛有些微妙,没有太过亲近,但也没到争风吃醋的地步。

  许秋灵向月凌空询问的,只是自她与宁凡分别以来,他过得好不好,有没有以身犯险。

  常人看到的,只是宁凡一次次实力暴涨,一次次的风光。

  许秋灵心疼的,却是宁凡为之付出的努力、冒得危险。

  她了解他,她知道他每一分实力,都是拿命换来的。

  她知道,他从没有心平气和修过真,他不断杀戮、劫掠,也仅仅是为了有微薄的力量,护住身后的人。

  “你很特别,我跟小黄瓜这么亲密,你不吃醋么?说实话,我看到他为你而战,我都有点吃醋,恨不得踹他一脚…踹得他不要不要的才好。”月凌空很彪悍,什么都敢直言。

  “吃醋?月姐姐,你知道么…我只希望他能平平安安,一直活下去,活到不必杀戮的年代,活到与世无争的那一日…那时的我,或许会有心情为他吃醋,而现在…”

  许秋灵微微一顿,浅笑道,“现在的我,只期待能与他一起活下去…活着很难,非常艰难,能活在这世上,已是一种奢侈的幸福,因为你不知,那一日会突如其来死去…我的许,是生死相许的许…”

  “我与他的相遇,亦如你与他的相逢,彼此成了对方的风景…但世上没有永恒的风景…也许有一天我会死于天劫之下,也许有一日,他会死于乱敌围攻之中…朝不保夕的我们,根本没有吃醋的资格…没有谈情的闲暇,没有安睡的休憩,只能一路走下去…生尽欢,死无憾…”

  许秋灵的话,让月凌空陷入沉默。

  生尽欢,死无憾…是啊,都不知道哪一天小黄瓜就要玩完了,何必为他吃醋…

  只是为何一想到小黄瓜会死,老娘的心一揪一揪得疼。

  这个臭黄瓜,为何那么拼命,哪里危险跑到哪里,不怕死么!

  月凌空对宁凡,忽然升起一丝怜惜之感。

  她发现,她没有真正了解过小黄瓜的内心,连小黄瓜为何如此拼命都不知道。

  “小黄瓜,以后别玩命了,不许死!躲到老娘后面,老娘保护你!”月凌空忽然霸气地发话了,跟表白一样,把在场的巨魔修士都说愣了。

  “…我不会死…”宁凡哭笑不得,这月凌空怎么突然母性大发,这么维护他了?

  他看着许秋灵,似乎想探究许秋灵和月凌空说了什么。

  许秋灵眨眨眼,浅浅一笑,明眸却有一丝狡黠之色,那意思是说,我们女儿家的闺房之言,为何要告诉你?

  宁凡失笑摇摇头,并没有使用窃言术探究二人的心事,那对二女是一种亵渎。

  但他相信,许秋灵不会和月凌空争风吃醋…至少,不是现在。

  多情也是一种麻烦…

  宁凡揉揉额头,忽然向巨擎问道,

  “巨擎族长,石坤之事,总算是解决了,但令爱仍然‘失踪’,真的不必去寻找么?”

  “那丫头,她想躲,谁都找不到她,等她饿了,就会回家吃饭了…”巨擎哈哈一笑,似乎对自家闺女非常了解。

  她闺女才辟脉十层,身体又弱,不能真正辟谷,没饭吃,就会回家的。

  “大哥,不如你去找找雪言妹妹吧,她身体弱,别让她饿着…”许秋灵忽然央求道,眸中满是担忧,她真的很担心那个小妹妹。

  “我去?你这么确定,我能找到她?连巨魔族一族之人,都找不到…好吧,我去!”

  宁凡想要摇头,但一看许秋灵的求恳目光,心头竟是一软。

  找人就找人吧,赶快把那小丫头找出来,带回家喂饭,免得许秋灵担心。

  “请巨擎族长给我一件大小姐的贴身之物,我可借气息,搜寻一二。”

  “没用的,那丫头一旦隐身,气息可彻底消散,无法寻找…”嘴上这么说,巨擎也希望宁凡试试,早些找回风雪言。

  想了想,命婢女取来一只娇软的小鞋,交给宁凡。

  这小鞋,是那日风雪言隐身逃遁的时候,遗失在房中。

  此刻的风雪言,不管逃到了北凉国哪里,都肯定光着一只脚。

  如果宁凡找到她,正好把鞋子送过去。

  “…”

  宁凡顿感无语,他堂堂宁大魔头,竟然要给一个小丫头送鞋子,传出去,估计没有任何人相信他会做这种事。

  小鞋之上,传出一丝极淡的女子熏香。

  那一丝淡香,极其飘渺,在进入宁凡鼻中之后,骤然消失。

  宁凡目光微惊,试图回想那气味,却无法记起。

  气味,被什么东西抹去了…

  这一幕,似曾相识,就好似那白纸之上被轮回之力抹去的文字。

  “这风雪言之所以诡异隐身,似乎与轮回之力有关…”

  宁凡闭上眼,催动回忆意境的力量,借来一丝轮回之力,再次闻到风雪言的气息。

  而后,寻到一丝气息,骤然一步迈出,朝某个方向疾驰,似乎有了线索。

  巨魔族的一众高手,一见宁凡似有所得的表情,暗暗吃惊。

  心道,难道宁凡真的神通广大,找到小姐的下落了?所有人都找不到,宁凡却能找到,果然厉害!

  宁凡一路飞遁,挪移如烟。

  他循着一丝气息,飘出都郡百万里,在一处荒芜的雪林之中,忽然收住脚步。

  气息,到此为之!

  一缕缕回忆之力散出,四周的雪地上,忽然出现一个个本该消失的小巧脚印。

  左脚是女子绣鞋的脚印,右脚却是一个光光的脚丫印。

  循着那脚印,宁凡步入雪林深处,在那雪林尽头,竟堆着一个小雪人。

  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小雪人,山参做的鼻子,石子做的眼睛。

  但当宁凡到来之后,小雪人石头做的眼睛,忽然露出惊慌失措的神情,原来竟是活的。

  嗖!

  小雪人忽然站了起来,轻轻一步,挪移如烟,消失无踪!

  雪人身上,散出一丝丝风雪之寒,所有留存此地的气息、脚印,竟全部抹去。

  “有意思,辟脉十层,却会挪移之术,更懂得使用一丝‘伪轮回之力’…难怪可以跑出都郡百万里…想和我捉迷藏么…”

  区区一个小雪人,想和宁凡捉迷藏,还太嫩了。

  (3/3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