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50章 石坤不敌

第450章 石坤不敌

  那是一股惊天动地的煞气,带着屠戮苍生的气势!

  在这股煞气之上,石坤只觉得呼吸一滞,气息顷刻大乱,眼前似出现重重血海的幻象,那血海之中,一个个都是宁凡曾经斩杀的高手。

  一路走来,有数不胜数的辟脉、融灵、金丹、元婴、化神,葬身于这煞气血海中,化作一丝丝血煞之气。

  这一股煞气之中,竟有着数十名炼虚高手殒命的凶煞之威,甚至,还有问虚级老怪死后遗留的煞气!

  石坤大喝一声,周身法力全开,身上浮现出一片片青色的石纹鳞片,方才勉强挡住威压,却已经满头大汉,震撼难明。

  他无法想象,究竟是什么样的高手,手中竟屠戮了如此之多的强者,积存下这惊天煞气!

  难道是…问虚无敌的老怪?!

  那种级别的老怪,石坤怎么敢得罪!

  石坤也仅仅是勉强挡下煞气而已,他的儿子,他带来的五个国师,则直接被煞气一震而伤。

  五名半步炼虚的国师,俱是口齿溢血,元神痛楚欲裂。

  石坤的儿子修为最低,只有元婴巅峰,在此代雨界青俊之中,或许能算一名天骄,但在宁凡眼中,只是尘埃,只是蝼蚁!

  石坤之子胸口如遭重击,体内仙脉寸断,所坐的千年雪木座椅,直接被煞气轰碎,而他则双跪于地,咳血不止,几乎直接被宁凡的煞气镇杀!

  巨擎、洞虚及数名巨魔长老,目光亦是震撼不已。

  宁凡的煞气没有镇压他们,但仅仅是感觉着煞气的凶威,他们便觉得呼吸困难。

  一道道目光,望向那缓缓步入暮雪阁的青年身上,俱是无法置信。

  是宁凡来了!但就算是对宁凡了解颇深的洞虚,也无法料到,如今的宁凡,已强大到这种程度!

  唯有许秋灵,目光依旧淡然,清冷的眸光望向宁凡,笑若弯月,美得动人心魄。

  “大哥,你回来了。”

  回来…而不是到来…

  因为有她在的天涯,便是宁凡的家,走到哪里,都是回家。

  “灵儿,皆下来的事,由我处理。你大可放心,看在你的面子上,今日我可保巨魔无事,无人可伤…”

  宁凡朝许秋灵点头一笑,撇下浮白长老和月、焚二女,独自朝石坤走去。

  每一步,都好似踏在大道之上。

  每一步,都会升起一股愈加锋锐的气势,刺向石坤!

  眼前宁凡一步步走来,石坤面沉如铁,他已看出,宁凡并非他猜想中的问虚老怪,只是一名半步炼虚。

  一想到自己被一个化神小辈吓到了,一想到一个化神小辈竟敢破坏自己好事,竟敢伤害自己的儿子、国师,石坤面色愈加阴沉,杀机浮动。

  “周明?雨殿新封的尊老?哼!区区一个化神尊老,竟敢对本王无礼,找死!你可知,就算是雨殿的炼虚殿主,都要和本王平辈相交,你算什么东西!”

  石坤不是雨殿的人,虽然听说过宁凡雨殿尊老的身份,却并不知晓宁凡在雨皇眼中多么受重视。

  此刻的石坤,一心夺得问虚丹,在见到宁凡真实修为后,便不再将其放入眼中。

  宁凡收住脚步,隔着三丈距离,冷冷看着石坤。

  石坤亦散开气势,他好歹是窥虚无敌的老怪,全力张开气势,自不会输给宁凡。

  拂袖生风,扶起儿子,看着儿子仙脉尽毁的沉重伤势,石坤对宁凡的杀机,又上升了一层。

  “父王,杀了他,踏平巨魔,为我报仇!”其子阴狠道。

  “放心!今日纵然惹周家不快,雨殿苛责,本王也要覆了巨魔,为你报仇!石杀之术!”

  石坤将半残的儿子抛给五名国师,挥手施展挪移之术,将国师等人送出十万里之外。旋即一步迈出,金身巨力,一步踏在大地之上。

  仅一踏之力,化作一道难以想象的粉碎风暴,直接将暮雪阁整座阁楼轰成粉粹。

  崩溃之力还在扩散,十万里之内,无数雪山被石坤一脚震踏,毁于一旦。

  那一股巨力扩散之后,大地之上,无数碎石好似鬼魅附身,相互凝结,形成一个个巨大的岩石手臂,皆有千丈之高。

  成千上万的岩石手臂,从地面伸出,握紧成拳,朝宁凡等人轰杀而下。

  每一道岩石巨拳,都足以轰杀化神!

  成千上万的岩石巨拳,一齐轰杀,就算是炼虚老怪,也难保不死!

  如此震撼人心的法术波动,令得整个北凉国七千万里土地,大地微微颤动,好似地震一般。

  无数修士腾空而起,望着北凉都郡的方向,心神大阵,哪里不知那个方向有强者在斗法。

  一个个老怪纷纷借助国内传送阵,朝都郡赶去。

  在战场附近的老怪,更是纷纷架起遁光,朝战场驰来,一探究竟。

  不少从附近匆匆赶来的老怪,一见石坤召出成千上万的岩石手臂,俱是面色震撼,惊呼不已。

  “此人不是石勒国主石坤吗,他为何会出现在无尽海?”

  “这是石坤的得意之术,石杀之术!石坤一身所修,乃是鬼石神脉,可以凭鬼神之力驾驭万石,曾经凭石杀之术一招重伤了一名炼虚初期…他竟然在巨魔族内施展如此恐怖的法术,难道是要毁了巨魔族不成!”

  “石坤可是窥虚之中无敌的高手,放眼雨界,都是威名赫赫的老怪,为何会前来巨魔族寻事。两者八竿子打不着,不应结下仇怨,这不合理啊…”

  “你们说,会不会是为了问虚丹…咳咳…巨魔族并无炼虚坐镇,却擅自举办丹典,邀请炼丹宗师为其完成任务,竟拿出六转中品丹药作为报酬…啧啧啧,六转中品,问虚丹,这可是会让很多窥虚老怪疯狂的…”

  “哎,不论石坤为何与巨魔族结怨,他既然出手,巨魔今日必灭,不用看了…这丹典也办不下去了,我等来巨魔族观看典礼,倒是白跑一遭…”

  一个个老怪唏嘘不已,却无人认为巨魔族能挡下石坤怒火。

  万千岩石手臂在石坤的操控下,握拳轰下,巨力足以填平山河。

  巨擎、洞虚及一应巨魔长老,眼见此术声势浩大,皆知此术绝非他们可以抵挡。

  许秋灵、月凌空、焚翅三女,倒是镇定自若,一个个女子皆对宁凡有着无穷信心,根本不认为宁凡会败给石坤。

  “月儿,此次你不必出手,我来。你们退远些…”

  宁凡一指点出,无数黑色的挪移烟丝,将身后诸人一卷,送出战场。

  抬头望着无数岩石巨拳,目中带着轻屑,不躲不避,任无数巨拳轰下。

  轰!轰!轰!

  成千上万的拳芒,将宁凡淹没。

  大地迸裂,风雪乱飞,烟尘淹没了天地,无人能看清拳芒下的宁凡是死是活。

  石坤冷冷一笑,他分明感觉到,所有拳芒都轰中了宁凡,在他看来,宁凡死定了。

  一个个旁观的老怪唏嘘不已,虽看不真切,甚至不知与石坤斗法的是谁,却多半认定宁凡死在了岩石拳芒之下。

  风雪,散!

  烟尘,开!

  山河废墟之上,宁凡身着白袍金甲,徐徐浮现。

  他黑发乱舞如魔,金甲耀世如天神,万千拳芒轰在其金甲之上,只引起淡淡的雷光涟漪,根本无法对金甲造成丝毫伤害。

  石坤面色大震,他看着宁凡身上的金甲,难以置信!

  那是什么金甲,不是法宝,而是法术所幻化!

  区区法术幻化的甲胄,竟轻易挡下了自己全力一击…这怎么可能!

  石坤并非无尽海修士,自然不知宁凡一次次疯狂战绩。

  此刻他才开始意识到,自己小瞧了宁凡,此子绝非半步炼虚那么简单!

  无数老怪望着天神一般的金甲宁凡,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喘了。

  他们这才渐渐看清,那正在与石坤斗法的青年,赫然竟是无尽海第一魔头…宁凡!

  一道道惊呼再次升起,但这一次,却并非所有人都支持石坤必胜了。

  “是明尊!那犹如金甲天神一般的青年,绝对是明尊,不会错!明尊是在为巨魔族出头吗!”

  “明尊的凶名,可丝毫不比石坤低啊,看…那里站得不是月尊吗…咳咳咳…明尊加上月尊,再加上四具窥虚傀儡,这一次倒霉的似乎会是石坤…”

  “月尊似乎没有出手之意,明尊似乎也不打算召出傀儡,是想凭本身实力与石坤一战吗?虽说明尊曾经拳杀陆界焚,但石坤可是窥虚无敌,与陆界焚完全不是一个级数…此战胜负难料了…”

  “不过明尊的这件金甲,似乎有些眼熟,老夫好像在哪里听说过…对了,这是,这是!”

  一个个无尽海的魔头,纷纷露出震撼、火热的目光。

  他们记起了这金甲是何物!

  “这是元雷之甲!这是雷皇大人的成名绝学!传闻元雷之甲,修炼艰难,周家之内除了雷皇,无人可修至金甲以上的级别,明尊竟做到了!”

  “明尊掌有此术,更加证明周家与明尊交情匪浅,不可得罪!而他能将此术修至如此境界,更说明其天赋惊人,无人可比!”

  “雷皇的秘术,竟要在明尊手中发扬光大了!”

  作为无尽海的魔头,没有任何人不崇拜雷皇的。

  那是一种近乎狂热的崇拜,不周雷皇,一人独战剑界三皇不败,立下赫赫威名,一度使得雨界威名远播。

  那是传说中的高手,这种高手的秘术,竟出现在宁凡身上,让无数老怪神情激动。

  这一刻,无数老怪甚至觉得,宁凡如此凶狠,千年万年之后,会不会是下一个不周雷皇!

  “必须交好此子,决不可得罪他,此子前途,不可估量!”

  雷甲护体,宁凡立在完全石拳之下,稳如山岳,岿然不动。

  望着持续进攻的万千石拳,宁凡眼中寒芒闪烁,双臂之上,浮现出重重黑龙虚影,天地间,俱都是怒龙之声!

  “虚术,双龙!”

  一拳出,黑龙陨,双拳出,天地死!

  在挥拳的一刻,宁凡右臂金光大现,竟有着不输金身第一境的气力。

  在尸魔之身的加持下,他的气力虽不如金身第二境,却犹胜石坤这老辈体修一筹。

  轰!

  一股无可匹敌的拳芒轰出,成千上万的岩石手臂,在宁凡双拳一轰之下,俱都粉碎!

  石坤目光圆睁,无法置信。

  他全力一击的无数石臂,竟被宁凡一击破去!

  他不想承认,却不得不承认,宁凡的炼体境界,竟比他还高出一线!

  “不好!”

  在他失神的片刻,宁凡身影一晃,骤然消失,出现在石坤背后。

  一股浓浓的危机感,浮现心头,令得石坤猛然回头,与宁凡拳骨对轰。

  轰!

  双拳对轰,二人俱是拼尽全力!

  宁凡连退数步,暗暗惊讶,石坤的炼体境界非同小可,恐怕放在金身第一境之中,都算得上中等偏上的实力。

  他只退了数步,但石坤足足退了数百步!

  每一步,都要咳出一口鲜血。

  每一步,都要踏碎无数山河!

  他竟在与宁凡对轰之中,落下了不轻的伤势!

  “这…怎么可能!”

  石坤无法想象,他不但肉身逊色宁凡,且逊色的还不是一星半点!

  他无法理解,宁凡明明没有彻底突破金身,但肉身为何会如此强大!

  (1/3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