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47章 问虚丹!

第447章 问虚丹!

  以宁凡的实力,诛杀区区婴兽荒兽,直接开启剑念群杀,不必费吹灰之力的。

  血染冰川后,宁凡熟练地一拂袖,四周狂风大作,将五十头鲸龙的妖丹一一收走,专业的杀人夺宝者,自然不能不取妖丹的。

  赵衰等巨魔族修士,一个个都是震撼的表情,大气也不敢出的。

  陆陆续续的,所有人都认出了宁凡容貌,这可是无尽海叱咤风云的人物,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!

  在白,宁凡被雨殿封为钧天殿尊老,传言更受到白衣剑神云天决青睐,令不少正道修士忌惮其身份!

  在黑,就在最近几个月,内海周家传出一句话,宁凡是周家的朋友!这一句话,令得无尽海无数魔修深深畏惧了宁凡,不敢招惹!

  抛开雨殿、周家的背景,宁凡本人的实力,更是一路飙升。

  从当年在外海指灭化神,一步步成为内海八尊级人物,到近来‘血战六翼、拳杀炼虚’的传闻,宁凡的魔名,让无数老怪闻风丧胆!

  六翼族成功依附了宁凡,自然要夸大宁凡的威名,以便起到更好的震慑作用。

  在玄翼的大肆渲染之下,宁凡在六翼族的战绩被远远传开,甚至有一定程度的夸大。

  传闻幽海四族的六翼族,被四大势力所围攻,其中有鬼目族、岚角族等魔族顶尖势力,有封妖殿这内海八尊势力,更有正道顶级势力兰陵宗。

  传闻四族攻打六翼族,出动两名炼虚,两名幻虚,却被宁凡一人力挽狂澜,独败四大势力,救下六翼族,并成为六翼之主!

  传闻封妖殿主陆界焚,堂堂幻虚级别的老怪,只差一线便可炼虚,在宁凡面前竟毫无还手之力。拼死与傀儡融合,成为一具窥虚级傀儡,却被宁凡双拳轰杀!

  传闻宁凡的红颜月凌空,已是一名炼虚初期的高手,且有着窥虚无敌的实力!

  传闻宁凡身怀三具窥虚傀儡,在获得陆界焚的傀儡之后,已有四具窥虚傀儡,四具傀儡的战力,可横扫内海!

  一个个惊世骇俗的传闻,在整个无尽海传开。

  无尽海范围中,就算是深居简出的老怪,也绝不可能不认识宁凡了。

  宁凡本身的实力,可轰杀窥虚老怪,这份实力,足以横行雨界!

  加上傀儡、红颜,宁凡一人的威名,相当于六名窥虚的总和,甚至盖过了一些炼虚坐镇的雨界顶级势力。

  在内海,周家与鬼目族也就罢了,底蕴深不可测,但岚角族可仅仅有三名炼虚坐镇族内。

  纵然是岚角族这种庞然大物,也轻易不敢招惹宁凡的!

  甚至在宁凡击杀陆界焚之后,内海不少魔修,为了讨好宁凡,痛打落水狗,将没落的封妖殿一举覆灭,鸡犬不留。

  内海八尊,终于又只剩七人,封妖殿被永久除名!

  赵衰等巨魔族修士万万想不到,他们此生竟有缘能亲眼见到宁凡的尊颜。

  只是在他们眼中,这缘不是机缘,而是孽缘。

  宁凡威名虽盛,但都是杀人的威名,也有一些风流、杀人夺宝的恶名,唯独没有一个好名声。

  宁凡的确厉害,但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魔头,遇上这个魔头,能有什么好事!

  赵衰可不相信,宁凡这种级别的大人物、大魔头,会大发善心救下他们这群陌生人。

  他心思飞转,猜测着宁凡救下他们的原因,只想到三个可能性。

  第一个可能性,宁凡看上了那株三万年冰参,是来杀人夺宝的。他杀戮鲸龙之后,还会杀戮赵衰等人,夺走冰参,根本没存救人的心思…

  第二个可能性,宁凡灭了封妖殿,又想灭了巨魔族。赵衰等人都是巨魔族修士,宁凡多半是要杀人之后、搜魂灭忆,了解一些巨魔族的情报了。

  第三个可能性,宁凡只是闲极无聊,想杀人玩。杀人玩么,自然是杀得越多越好,杀完鲸龙之后,当然也不会放过赵衰等人。

  在无尽海这种地方,能修炼到金丹、元婴境界的老怪,哪一个会是笨蛋。一个个巨魔修士对视之后,皆想到这三种可能性,不禁浑身冒冷汗。

  无论哪一种可能性,结果都是死,众人刚刚升起的劫后余生的喜悦,立刻消失,再次绝望。

  硬是没有一个人能想到,宁凡真的只是纯粹救人,没有任何杀人的意思。

  这也怪不得众人误会宁凡,谁能想到一个恶名昭彰、杀人如麻的魔头,会出手救下陌生路人?

  “谁是首领?”宁凡淡漠的目光,冷冷扫过众人,只一眼,好似能洞穿人心,将所有人看透。

  “我等是巨魔族的寻药修卫。晚辈赵衰,是这队修卫的首领,我等见过明尊,谢明尊救命之恩。”

  赵衰一听宁凡竟然在问话,没有第一时间杀人,先是一愣,立刻恭敬行礼,意识到宁凡似乎没有杀人的意思,虽不明白为何宁凡大发善心,却是庆幸不已。

  努力压下对宁凡的畏惧,如实回答宁凡提问,不敢怠慢。

  一旁的巨魔修士,亦是察觉到宁凡话语里的一丝柔和之意,并无杀意,心头大石落下,齐齐恭敬施礼,

  “我等见过明尊!”

  “你们认识我?”宁凡略感诧异,他一直东奔西走,忙忙碌碌,倒是没想到自己在内海的名头,已经这么响亮了,随便一队陌生修士,竟然都认得他。

  “明尊大名,威震寰宇,内海之中,谁人不晓。晚辈等人虽然孤陋寡闻,又岂能不知…”赵衰恭维道。

  宁凡沉默少许,目光落在赵衰肩头的一人大冰参上。

  立刻,赵衰心头咯噔一声,暗叫不好,难道宁凡看上了冰参,要夺宝?

  “你之前说,这冰参是给巨魔族小姐治病之物?可是风雪言小姐?”宁凡淡淡问道。

  “是。”赵衰面露苦涩,若宁凡夺宝,他肯定拦不住的…

  “她生了何病?”

  “回禀明尊,小姐生的病极为怪异,时常有发热症状,具体是何病,并无人知,只是需以至寒之物护体,此冰参,亦是为小姐治病所需的主药之一…此次我族巨尊以‘问虚丹’的代价,与丹岛联合举办‘丹典’,广邀炼丹宗师参加丹典大比。丹典之上获得前三名次的炼丹师,若能完成巨尊请求、为小姐炼制一颗救命丹药,便可获赠一颗问虚丹的奖励。这冰参,正是那救命丹药的必须之物,若少了这一株冰参,巨尊定然饶不了晚辈的…望明尊高抬贵手,莫取此药…”

  赵衰语带哀求,他听说宁凡冷漠无情,但亲眼所见后,发现宁凡性格虽冷,但却不像嗜杀之辈,故而还是出言恳求,希望宁凡不要抢夺冰参。

  赵衰自然不知,宁凡根本没有夺宝的意思。

  风雪言是许秋灵的闺蜜,此冰参是为风雪言救命,宁凡岂会禽兽到夺宝。

  令宁凡在意的,是赵衰话语中提到的‘丹典’和‘问虚丹’。

  为了给风雪言治病,巨魔族巨尊与丹岛联合,举办了丹典,广邀炼丹师参与炼丹比试,甚至给出了问虚丹的珍贵奖励!

  问虚丹,那可是六转中品丹药,一颗问虚丹,可让法力修至瓶颈的窥虚老怪提升虚空感悟,若虚空感悟突破问虚瓶颈,便可一举晋入炼虚中期!

  纵然是已经问虚过的修士,服食问虚丹,也可一定程度提升虚空感悟。

  想不到巨尊为了给女儿治病,竟以如此珍贵的丹药作为报酬,真是大手笔。

  回想起一路上所见,宁凡隐约记得,沿途遇见过数个炼丹师,皆是朝巨魔族方向赶路,身上药气都不弱,有三转丹师,甚至还有四转丹师,想必都是来参加丹典大比的。

  “问虚丹…月儿法力已达到窥虚的极限,只差虚空感悟突破问虚关卡,便可突破炼虚中期,成为问虚修士。若获得此丹,倒是可以给月儿服下,令她一举突破问虚…”

  “风雪言是秋灵的姐妹,就算是看在秋灵的面子上,这次丹典,我也要参与一番的,救一救风雪言的性命。更何况,若能救风雪言的性命,还有问虚丹的奖励,自不能错过这场盛典…”

  “只是,区区一个没落的巨魔族,竟敢拿出问虚丹作为报酬,胆子倒是很大…问虚丹可是六转中品丹药,这种级别的丹药,雨界可只有寥寥二三人可以炼制的…如今流传于世的问虚丹,大都是遗迹之中获得。一颗问虚丹,足以让很多困于窥虚级别的老怪疯狂。巨魔族持有如此高级的丹药,还敢公开作为奖励,难道不怕炼虚老怪杀入巨魔族抢夺么…”

  “敢公然持有六转中品丹药,却不怕被人抢夺,这巨魔族,似乎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…”

  宁凡未至巨魔族,但对巨魔族却隐隐有些忌惮起来。

  这是一种敏锐的直觉。与行事嚣张高调的鬼目、岚角族相比,同样身为幽海四族的巨魔族,太低调了。

  “放心,周某与巨魔族略有交情,不会抢夺你的冰参。不过,你需要将有关丹典的情报,烙印一份交给我,毕竟周某也是一名炼丹师,对这丹典也有不少兴趣的。”

  “是,是!晚辈这就烙印一份玉简,交给前辈!”

  一听宁凡既不杀人,也不夺药,赵衰心头一松,立刻笑眯眯地取出玉简,将所知晓的情报一一烙印,交给宁凡。

  赵衰可不相信宁大魔头会是一名炼丹师,毕竟炼丹术极其难学,需要静下心摸索,在赵衰的印象中,一个杀人如麻的魔头,必定是心浮气躁之人,怎么可能静下心学习炼丹术。

  他可不管宁凡话语有几分真、几分假,只要宁凡不杀他,不夺药,区区一些无关紧要的情报,随手可烙印无数份,根本不值一提。

  接过玉简,宁凡还没来得及以神念阅读,骤然目光一凝。

  却见西面的云端之上,数道冷笑之声遥遥传来,带着莫名的讥讽之意。

  “哦?这位道友,不是钧天殿新晋尊老——明尊么?他也是来参加丹典的?”

  “啧啧,想不到白衣剑神的门下,不出剑修,却出了一名炼丹师,真是有意思啊。”

  “佩服,佩服,不知明尊的丹术,达到几转,是二转,还是三转?呵呵,不是我等瞧不起明尊,只是炼丹大道,最重心性,一个心性浮躁的杀人魔头,是无法在丹道上走远的。”

  宁凡目光微微闪烁,骤然五指一抓,朝那云端猛然一撕,形成一个黑色火焰的火爪,仿佛要将天地撕碎!

  一撕之力,堪比窥虚一击,顿时撕碎一重重虚空,令得十万里内,风雪逆卷,海浪翻天。

  虚空粉碎中,五名炼丹师打扮的老者,狼狈现出身形,一个个吐血不止,面色骇然。

  这五人,俱是赤天殿的优秀炼丹师,每一人都有四转以上丹术,其中甚至有一人,丹术接近五转!

  这五人,俱是雨殿七皇子——云惊虹的手下!

  云惊虹与云天决一向不对路,他的手下,自然也不会对宁凡客气的。

  宁凡不但与云天决关系匪浅,更曾经灭杀炎尊。炎尊是赤天殿的人,赤天殿中不知有多少人想寻宁凡的麻烦。

  当然,这些人绝不是为了炎尊报仇,只是不愿意被钧天殿的人骑在头上而已。

  这五人虽然是丹术不凡的丹师,然而修为却是平平,皆是化神中、后期而已。

  宁凡的随手一击,却堪比窥虚一击,岂是五人可以抵挡!

  五名老者吓得全身发抖,他们路过此地,恰撞上宁凡救人,认出了宁凡钧天殿尊老的身份,想来嘲讽几句。正道玄门嘛,不提倡打打杀杀,就提倡勾心斗角。

  他们是赤天殿的人,与钧天殿不对路,有机会恶心一下钧天殿,自然是极好的。

  他们刚刚进入内海,没听说过宁凡威名,万万没料到,他们嘲讽的竟是这种级别的高手。

  且宁凡出手狠辣,远超他们预料,根本不与他们废话、争论,也不看嘲讽者是谁,直接出手斩杀,好生果决,不留余地!

  狠人,这是一个狠人!一言不合,拔剑杀人,这是云天决一个类型的疯子,偏偏实力还这么可怕,怎么能惹!

  早知道宁凡这么狠,他们才不会闲极无聊来羞辱钧天殿的人,他们绝对是吃饱了撑的!

  面对宁凡的窥虚一击,他们心知,唯有必死,连反抗和逃跑都做不到…

  在这必死之时,一道绵延千里的金色火掌,骤然自长空一掌拍下,带着问虚一击的气势,与宁凡的黑火巨爪对轰在一起。

  “三昧火掌!”

  此术宁凡见过,亦学过,乃是雨殿的凡虚下品法术。

  出掌者对火焰的掌控,明显到了一种极其高深的境界,区区凡虚下品的法术,在其手中,威力竟比得上一些凡虚中品的法术了。

  若此人以问虚修为施展凡虚中品之术,岂不是连冲虚都可一战!

  火掌与火爪对轰之下,漫天火浪席卷开来,彼此抵消。

  火浪之中,一个金袍老者飘然现身,出现在五名赤天殿炼丹师前方,救下了五人。

  金袍老者斜睨了五人一眼,见五人尽皆重伤,目光闪过一丝冷意。

  他虽出手救人,但终究慢了一步,令五人被宁凡所伤。

  金袍老者的目光冷冷扫过宁凡,带着怒意,正与宁凡的目光对碰。

  “本殿是赤天殿殿主,莫休。阁下是钧天殿尊老,他们五人却是我赤天殿的尊老。只因为几句口角,阁下就要杀我赤天殿尊老,太过了吧!”金袍老者冷声道。

  “堂堂赤天殿尊老,竟躲在云端冷嘲热讽、侮辱他人。在无尽海这是非之地,就算是因此死去,也是活该。”

  “哼!牙尖嘴利的小子,就算你实力堪比窥虚,在本殿眼中,亦不值一提。若非雨皇有令,不可动你,老夫今日定会给你些教训!”

  金袍老者冷哼一声,袖袍一卷,卷起一重重火光,带着五名属下,朝巨魔族方向遁去。

  宁凡眸色一冷,那个金袍老者,实力很强,绝不弱于应龙王。若非他插手此事,宁凡定可直接杀死五名宵小,不会留下活口,让五人仅仅重伤就收场。

  他不喜欢废话,对上门找死的人,从来直接赐死的。

  “赤天殿的殿主么…”

  宁凡喃喃自语,赤天殿与钧天殿的矛盾,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。

  他素知云天决被雨皇猜忌,却没有想到,云天决下属的钧天殿,竟也会被其他殿针对。

  身为雨界第一正道的雨殿,内部之中,似乎也有不少龌龊。

  在宁凡思索之时,一旁的巨魔族修士早已吓呆了。

  他们看到了什么?他们竟然见到宁凡出手了!竟然一爪撕碎了十万里虚空!太强了!

  他们更看到宁凡与那莫休的对轰,那威力,真是惊天动地啊,这就是炼虚级别的斗法么!

  远处,月凌空与焚翅察觉到此地斗法波动,匆匆赶来。

  二女望着宁凡,美目皆带着担忧。

  二人的容貌,皆是修界绝色,尤其是月凌空,那种淡若月光的美,仿若不属于这个世间,令得赵衰等男子一个个呼吸加重,却猛然低头,不敢多看月凌空一眼。

  傻子都能猜出,这两个女人与宁凡关系密切,谁敢偷看宁凡的女人?

  “小黄瓜,出了什么事!我感觉到一股斗法波动,对方很强,起码是问虚无敌…”

  “放心,一些小事。有六只老狗咬上门,作为人,你还能咬回去么?”

  宁凡微微一笑,对刚才之事绝口不提,转身对赵衰令道。

  “我等要去巨魔族,有劳小友带路了。”

  “是!能为明尊引路,是晚辈的荣幸!”

  小友…宁凡竟然称呼赵衰是小友…

  宁凡骨龄才五百,赵衰可是已经一千多岁了…

  修界以修为定辈分,骨龄倒是其次。

  赵衰一口一个前辈,宁凡是前辈,赵衰自然就是小友了。

  如今的宁凡,已强大到处处都是晚辈了。

  赵衰与其他巨魔修士清理了战场,将同伴的尸身收回,将海面漂浮的鲸龙残尸收走。

  这些鲸龙尸体,宁凡看不上,但对这些小辈来说,都是无上的炼器材料。毕竟鲸龙的防御,可是有目共睹的。

  宁凡不杀巨魔修士,实力又是强悍到发指,赵衰自然十分乐意为宁凡带路的。

  他取出一个魔舟法宝,意欲载宁凡赶路。

  宁凡淡淡一瞥魔舟,一见只是婴级遁宝,摇摇头。

  “你的遁速,太慢。”

  言罢,宁凡猛一拂袖,四周浮现无数的黑火烟丝,赫然施展了挪移之术。挪移,是可以带人飞行的。

  以宁凡如今修为,纵然不召出黑火八翼,挪移遁速也接近炼虚水平了。

  一遁之下,便是七万里,这种遁速,令赵衰等巨魔修士震撼难明,他们一生一世,都没有体会过如此快速的飞遁。

  一个个低阶修士,眼露兴奋之色,这一次飞遁体悟对他们而言,绝对是珍贵之极的经历。

  只是若他们知道,这遁速远远不是宁凡全力之下的遁速,又会是何等惊讶。

  “小黄瓜,你在想什么…”月凌空望着微微皱眉的宁凡,询问道。

  “我在想巨魔族的诡异,在想秋灵是否安好。”宁凡眉宇凝重,巨魔族的底蕴,他有些看不透。

  “哦!”听到宁凡在想别的女人,月凌空秀眉一蹙,很想踹宁凡一脚,不明白原因。

  “还在想,要不要送你一个礼物…”宁凡也在想丹典和问虚丹的事情。

  “什么礼物?”一听到宁凡送她礼物,月凌空秀眉纾解,得意一笑。

  算小黄瓜识相,还知道送她礼物了。

  “秘密。”

  宁凡的卖关子,让月凌空觉得,他很欠打!欠教训!

  她还不信了,她可是堂堂内海女暴君,治不了一根小黄瓜。

  今晚肯定要给他干的不要不要的,看他以后还敢和她卖关子不!

  (3/3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