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43章 许你一世无争

第443章 许你一世无争

  浮屠塔一层,梵光漫天。这些梵光一面为女尸疗伤,一面又攻击宁凡,试图将他镇压。

  有了防备之后,宁凡自不可能再被第一层梵光所伤。

  以他的实力,抬手可拍碎一层梵光,但却不愿这么做。若毁去梵光,女尸靠什么疗伤?

  宁凡指诀暗掐,体表立刻浮上一层玉色罡灵护体。有玉命境体修的罡灵防御,第一层梵光,无法伤及宁凡。

  脚踏着七宝琉璃的阶梯,耳边传来绵绵不绝的梵音,震得宁凡识海微痛。

  但这梵音,却令女尸识海渐渐修复,并陷入沉睡。尸魔本不需睡眠,她之所以沉睡,仅仅是在睡梦中完成识海修复而已。

  忍下疼痛,宁凡目光决绝,抱着睡着的女尸,一步踏入第二层浮屠塔。

  在踏入第二层之时,一道比一层梵音强横数倍的梵音,骤然朝宁凡镇压而下。

  在宁凡的前方,一个个金甲恶鬼,每一个都有融灵修为,共有百十人之多,皆是金光所化。挡在宁凡身前,不容宁凡踏入第二层。

  “区区魔孽,执迷不悟,以吾七宝,将尔镇压。”

  这声音与第一层的说话者,分明是同一人。声调生硬晦涩,没有任何感情波动,似乎说话者并非活人,而是死物。

  这梵音一经镇压,立刻化作成千上万的金色佛珠,朝宁凡当头镇压,每一颗佛珠都可灭杀融灵!

  这声音一令之下,百十名融灵恶鬼,立刻发出怪吼之声,朝宁凡袭来。

  宁凡目露寒芒,墨色的剑念横扫,将一颗颗金色佛珠击碎成丝丝缕缕的金光。

  至于区区百十名融灵,岂能挡住宁凡剑念,直接横扫灭杀。

  金光被破,恶鬼斩绝,那道没有感情的声音也渐渐消失,不再攻击宁凡。

  宁凡若有所思,若他没有感知错,那冰冷声音的主人,应是镇守这浮屠塔的塔灵。

  这塔灵的存在,原本只是阻止修为不足的修士登上更高塔层,但由于宁凡是真魔,塔灵本能地对宁凡发动攻击。

  “想不到这浮屠塔中,竟有塔灵存在,且这塔灵竟因为我身怀魔血,便对我发动攻击。我本只想带微凉来塔中疗伤,有了这些变故,倒是平添许多麻烦。”

  “若无没感知错,这塔灵应该滞留在浮屠塔第七层,且有着炼虚巅峰的修为,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太虚老怪,绝非我可抗衡。但这塔灵因为某些原因,似乎不能擅自离开第七层,只能以梵音、恶鬼攻击我,不可亲手斩杀我。”

  “第七层…遗世塔的第七层之上,可通往第八暗层,且第八暗层之中,藏有七块光阴水晶,是遗世塔加速时间的能量来源。这浮屠塔第七层,有着塔灵镇守,会不会也有第八层存在。浮屠塔为疗伤所设,所有第八层,则第八层中,必存放了疗伤至宝,为七层浮屠提供源源不断的疗伤之力!”

  宁凡何等心智,从塔灵守护第七层的行为中,便推测出许多事情。

  他本想带着女尸,在浮屠塔中缓缓疗伤,不知要何年何月才能治好她。

  如今猜测出浮屠塔中藏有疗伤至宝,为了让女尸识海恢复,他必定要夺得那宝物的。

  那宝物蕴含的疗伤之力,足以令七层浮屠塔成为疗伤圣地。若得此宝,对女尸的伤势绝对大有益处!

  纵然明知第七层之中,有着太虚境界的塔灵存在,宁凡也不会改变心意。

  “微凉,好好休息,我去为你取宝,疗伤…”

  宁凡抚了抚怀中女子的睡颜,冰凉没有体温,让宁凡更加怜惜。

  前世的慕微凉,为了一只蝶,被神族唾弃,被所有仙神当作叛徒,丧命成为尸魔。

  今生,宁凡要还她前世的情!

  一定要助她识海修复,重新展露笑颜!

  将女尸收入鼎炉环,宁凡周身升起萧肃的杀气,那是一股无人可挡的决心。

  “太虚塔灵又如何,终究只是死物,宁某何惧之有!”

  一步化作烟丝飘出,抵达第三层、第四层、第五层。

  金丹恶鬼,杀!

  元婴恶鬼,杀!

  化神恶鬼,杀!

  琉璃地板之上,覆满了血肉残躯。宁凡脚踏鲜血,按碎所有梵光,在空荡的第五层之内伫立少许。

  没有立刻进入第六层,因为宁凡明白,一旦闯入第六层浮屠塔,恐怕会被炼虚级别的恶鬼攻击。

  离开黑雷塔已有一个月,宁凡元神之上的魔气,已一丝丝逼出,可以再一次魔化出古魔之身。

  这一次杀入第六层、第七层,凶险非同小可,宁凡必须全力以赴。

  魔气滚滚中,宁凡摇身一变,化作一个黑袍魔尊,头生魔角,背生魔翼,眉心生魔目。

  雷光阵阵中,宁凡召出雷甲,一袭金甲,防御上升至极其恐怖的境界。

  星光熠熠中,宁凡召出本命黑星,头顶悬着九十九颗黑色星辰。

  金影重重中,宁凡分出两道金身幻影,瞬间多了两个金身境界的打手。

  “抽魂!”

  做了这一切,宁凡犹觉得不够,五指一抓,将大地之魂抽尽。

  浮屠塔外,六翼族内,一片片大地开始塌陷,海浪充斥着无数暗流漩涡。

  包括玄翼在内,所有六翼族人俱是目光一愣,不知浮屠塔内发生了什么变故,竟有人施展抽魂之术。

  月凌空眼露担忧之色,想要入塔一探,却又收住脚步。

  “不行,我要信任小黄瓜,他保命手段多如牛毛,即便塔内出现变故,也不会有事的。而我,必须在此地为他护法,万一我不在此地,有人毁去阵光,浮屠塔就无法开启了。”

  浮屠塔第五层,宁凡做了重重准备之后,再无停歇,带着不可阻挡的气势,迈入第六层之中。

  在他踏入第六层的一瞬间,108尊金甲恶鬼,一一现身,每一人修为都在炼虚之上,杀机俱都锁定在宁凡身上。

  108名炼虚恶鬼,其中有72名窥虚,36名问虚!

  纵然是冲虚、太虚修士被如此多的恶鬼围攻,也必定是凶险之极的局面。

  宁凡却没有任何停歇,在进入第六层的一瞬间,直接催动欺天斗篷潜行,朝着第七层奔去。

  欺天斗篷,连碎虚神念都可屏蔽一二,眼见宁凡忽然失踪,108头恶鬼俱是露出茫然之色。

  那守卫在第七层的塔灵,目睹宁凡隐匿的一幕,亦是一怔,旋即喝出一道卐字梵音。

  那一道梵音,是从第七层喝出,距离第六层只有一层之隔,无限接近碎虚一击的威势,在第六层之中炸开,无差别的发动攻击。

  宁凡目光一变,万万没料到那塔灵竟施展如此大范围的攻击,试图逼出他的隐身。

  四面八方,忽而现出成千上万的宝石的虚影。银石,金石,琉璃,水晶,贝壳,珊瑚,琥珀。

  每一个瑰丽的宝石,轰击之力,却好似陨石坠落,相当于窥虚修士的全力一击。

  一个个恶鬼被宝石轰中,身受重伤,宁凡亦被数十枚宝石轰中。

  一股彻骨的痛楚传遍全身,三阶金甲的雷甲在塔灵隔空一击之下,竟裂出一道道裂痕,似乎那宝石有着破甲的能力。

  数十道巨力轰在胸口,更在宁凡身上留下卐字梵印,将隐身破去。

  宁凡隐身被破,现出身形,目光震撼。

  这塔灵的法术一击,可演化上万宝石,其中数十枚宝石的攻击,就足以堪比宁凡的最强法术威力。

  这还是塔灵的随手隔空一击,若是当面面对塔灵,宁凡不动用日月碑,怕是毫无胜算可言。

  太虚强者,果然强大,但若只有一人,未必不能阴死!

  卐字梵印,略有棘手,以轮回之力也要不少时间才能抹去梵印,重新隐身。

  在隐身被破后,一个个受伤的恶鬼再次朝宁凡围攻而来,挡住宁凡通往第七层的去路。

  而那塔灵似乎因为破去宁凡隐身,耗了不少法力,没有继续发动攻击。

  无法再次隐身,宁凡别无选择,只得杀出血路。

  魔化状态的宁凡,肉身可战应龙王,何其强大,一道道强横的体术从手中施展,寻常问虚老怪根本无法抵挡,何况这108名炼虚恶鬼,不少都被塔灵法术波及,受了重伤。

  “虚术,双龙!”

  “虚术,龙撕月!”

  一道道拳印轰出,一道道月光龙爪撕下,震退一个个炼虚恶鬼的攻击。

  每一道体术,都可收割一名重伤窥虚的性命,而这些炼虚恶鬼,似乎不知恐惧,皆是以死换死,拼却自爆,也要在宁凡身上留下伤势。

  这是一场死斗,被108名炼虚围攻,毫无技巧可言,只有全力死战而已。

  两道我相金影,在这种群杀之中,很快被轰杀。

  雷甲防御虽逆天,但架不住敌人众多,在杀戮十余名窥虚、两名问虚之后,雷甲终于濒临破碎。

  原本被塔灵轰出的一道裂痕,越裂越多,最终粉碎。好在此雷甲只是法术神通,并非法宝,此战之后,大可重新凝元雷、成雷甲,并无损毁的说法。

  只是此刻失去雷甲,对宁凡而言,局面太过不利。

  失去雷甲的防御,每一道恶鬼的拼死攻击,都足以在宁凡身上留下重伤。

  短短数息功夫,宁凡周身已伤创过白,血染黑袍。

  纵然是本命黑星,也来不及恢复九十多个炼虚造成的伤势,即便这些炼虚恶鬼,很多也身受重伤,战力大减。

  吼!

  宁凡发出魔吼之声,他知道,自己不能再与这些鬼物纠缠,必须立刻前往第七层。

  在他的感知中,第七层之内,只有塔灵一道凶悍气息。

  只要进入第七层,以日月碑一击将塔灵镇压…宝物,便到手了!

  “黄龙七令!镇!”

  宁凡望着遥遥在目的第七层入口,眼露决然,一拍储物袋,取出七枚黄玉玉令,向天一祭。

  七枚玉令,俱是凡虚中品之宝,以宁凡法力,远远不足以施展此宝。

  一丝丝精血,没入玉令之中,宁凡自损之下,也仅仅足以催动玉令一半威力。

  饶是如此,七令合击之威,也已无限接近冲虚一击了。

  七重黄天镇压而下,一个个恶鬼惨叫连天,有些被一击重伤,有些则直接被镇杀成肉泥,死于非命。

  宁凡没有心情点查恶鬼的死伤情况,收起玉令,总算杀出一条血路,遁光一闪,窜入第七层之中。

  “不可能!”

  在宁凡踏入第七层的一刻,第七层之中,一个生硬冰冷的声音,第一次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  它怎么也想不到,宁凡区区一个半步炼虚,竟能够杀入第七层!

  没有宁凡预料之中的死斗,第七层之中,是一间空荡荡的佛殿,只有一座古老的纯金雕像耸立,已然残破。

  宁凡明白,这一座雕像,便是守护七层宝塔的塔灵。

  这雕像已如此残破,难怪每次发动攻击,都要间隔许久才可再次攻击。

  宁凡倒是高看这塔灵了,对付一个强弩之末的太虚塔灵,根本无须动用日月碑的碎虚一击。

  那古像一见宁凡闯入第七层,双目射出重重梵光,化作成千上万的璀璨宝石,带着佛光,朝宁凡当头镇压。

  “古魔,当诛!”

  这攻击来得太快,是太虚一击,足以镇杀宁凡,避无可避。

  宁凡眼中忽而闪过一丝计谋得逞的精光,身影在一瞬间消失于原地,却是遁入了玄阴界。

  所有攻击失去目标,纷纷落空,轰在浮屠塔上,几乎要将此塔毁灭。

  “消失了?躲去哪里了?纵然是躲入洞天法宝,也会被七宝轰碎空间镇压。难道此魔躲入小千界宝了?”古像迟疑不解。

  烟尘消散,宁凡徐徐遁出玄阴界,望着暂时无法发动攻击的古像,没有任何解释。

  他不会对一个将死之人做任何解释。

  能取巧诛杀塔灵,再好不过。

  宁凡一点眉心,斩离飞剑化作重重剑影,将那残破的古像斩得粉碎。

  在古像被毁的一刻,整座浮屠塔忽而灵性大减,所有被塔灵召出的恶鬼,都在挣扎中化作金光消失。

  古像摧毁,那塑像背后的墙壁上,立刻现出一道光门,想必是通往第八层,正是存放疗伤至宝的所在。

  宁凡没有犹豫,直接步入光门。

  这一座浮屠塔,是昆仑瑶池赠与六翼族,不再属于瑶池所有。

  所以此塔的塔灵,才如此残破、弱小。

  所以宁凡在知悉此塔藏有宝物后,才敢公然斩鬼夺宝,丝毫不担心得罪昆仑瑶池,没有任何心理负担。

  浮屠塔第八层,与遗世塔第八层不同,设有七座玉台,放有七个梵光闪烁的宝物,皆有莫大的疗伤之力,却并未设任何阵法、傀儡守护。

  这是送人的宝塔,瑶池自不会多花心思保护七个宝物的。要设置防御,也是获得宝塔的某个六翼先祖设置才对。

  散去魔化,宁凡白袍染血,伤势颇为严重,却露出满意的笑容。

  他从那七宝之中,感受到惊人的疗伤之力。那是七颗舍利,是真佛坐化所遗留,七颗舍利分别是金、银、琉璃、水晶、贝壳、琥珀、珊瑚形态。

  宁凡自忖,若他吞服一颗七宝舍利,就算伤势再严重一倍,都可以顷刻痊愈。

  但他舍不得服用七宝舍利,这七颗舍利,都会是女尸准备的。

  “收!”

  宁凡拂袖,收走七颗舍利,一瞬间,浮屠塔塔身颤抖起来,灵性全失,七层浮屠,再无任何疗伤效果。

  “怎、怎么会这样!”

  浮屠塔外,等候在外的玄翼大长老,几乎有吐血的冲动。

  他将浮屠塔借给宁凡使用,却万万想不到,宁凡竟把浮屠塔给‘玩坏了’,再无法供人疗伤。

  一方面,玄翼着实心疼浮屠塔的毁坏,另一方面,他却大感震惊,浮屠塔也算六翼族镇族之宝,可不是谁能想毁就毁的。

  据说浮屠塔内,有太虚修为的塔灵守护,你想要毁灭此塔,起码要灭掉太虚塔灵,除了碎虚老怪,谁能做到这种事情?

  况且,玄翼根本想不通,宁凡毁去浮屠塔,动机是什么。

  宁凡不是要借用浮屠塔给女尸疗伤么?他毁了浮屠塔,对他有什么好处?

  “想不通…难道浮屠塔不是明尊毁的?因为不合理啊。”

  玄翼自己也拿捏不准,浮屠塔内究竟出了什么变故,此塔是不是宁凡毁的。

  察觉到塔中宁凡气息尚在,倒也无人敢入塔探查,只能等宁凡出塔,再一问究竟了。

  浮屠塔第八层,宁凡唤出女尸,抱在怀中,席地而坐。

  之前他没有把握治好女尸识海,此刻夺走浮屠塔七宝舍利,他有信心,一举治好女尸。

  七颗舍利,被宁凡一一度入女尸口中。

  七宝舍利入腹,一丝丝足以起死回生的疗伤之力,在女尸娇躯之内扩散。

  尸魔的身体,失去了生机,没有生理活动。所受的伤势本来只能‘修复’,不能‘愈合’。

  但这七宝舍利,却似乎给予了女尸生机,令得她往昔受到了伤势,都一一愈合。

  她苍白的脸色,第一次露出正常女子的红润。

  她冰凉的小手,第一次带上正常女子的温度。

  她的识海,一丝丝修复。

  她枯竭的仙脉之中,一丝丝法力正在生成。

  “这是…复活!”

  宁凡目光一震,这一幕让他始料不及,却是大喜过望。

  他夺舍利,只为女尸治疗识海,没想过女尸能够复活,因为女尸缺少三魂七魄。

  但这一刻,七宝舍利入体,提供源源不断的生机。女尸的身体,确实在出现着生命征兆!

  “光,冷…”女尸秀眉紧蹙,她第一次感觉到疼。

  从前她是尸魔,没有知觉,不会疼,不会哭,不会冷,不会伤心流泪。

  但如今,睡梦之中的她,竟会喊冷。

  她的身体再次开始冰凉,开始虚弱,也不知出了什么变故。

  宁凡神念探查,很快弄清楚,女尸之所以喊冷,原因是因为她是死人,又是女子,身体阴气太重,需要些许阳血,提供些阳气。

  没有任何犹豫,宁凡挥动斩离,割破手臂,将血喂入女尸口中。

  女尸尖锐的尸牙,咬破宁凡手臂,无意识吮吸着宁凡的鲜血。

  宁凡的血,太过美味,比其他化神、炼虚老怪都要美味,是最为完美的血液。

  女尸终究还算是尸魔,哪里能抵挡血肉的诱惑,迷梦之中,银牙一咬,将宁凡手臂一大块血肉咬下。

  嘶!

  宁凡冷冷吸了口气,突如其来的痛楚,让他眉头微皱,却立刻宠溺地松开。

  她是尸魔,她无意识地犯错,宁凡不会怪她。

  服下宁凡一块血肉后,女尸体内阳气已足,露出满意的笑容,甜甜睡去。

  她服下七宝舍利,出现复活的征兆,但想要彻底复活,却不知还要多久才能成功。

  也许一年,也许十年,也许百年,也许千年。

  这一次,不论她沉睡多久,宁凡都会等待她苏醒的那一日,真正重逢。

  那时的她,会是真正的慕微凉,活生生的人,不再是一个尸魔。

  屈指一点,姑且制住手臂流血,宁凡顾不上处理伤口,小心地握住女尸的手,在其手臂推拿,渐渐推拿至全身,为其舒筋活血。

  “从今日起,你不再是女尸,而是真正的…慕微凉…”

  宁凡露出期待的表情,他期待着慕微凉的苏醒。

  前世,他是蝶,她是天帝之女,她为他死,他为她亡。

  今生,他已转世成人,而她三魂七魄化作纸鹤,再次救他一次。

  无论她是纸鹤,还是慕微凉,宁凡绝不会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。

  为了护住她,他还需不断提升修为才可。

  “你许我一双蝶翼,我许你一世无争我保证”

  (2/3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