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37章 六翼之劫

第437章 六翼之劫

  周臣如数取来40株十万年灵药,交与宁凡。

  宁凡则取出5片乌雷竹叶,交与红衣,在得到周家庇护的同时,亦答应帮红衣一个小忙。

  对宁凡而言,这个小忙确实没有太多危险,只需在十年之后、皇墓大比之中,赢得一枚令牌,取得进入皇墓的资格。

  若实在无法获取令牌,十年之后,红衣会赠与宁凡一枚令牌。当然,以宁凡的实力,从诸多化神之中获得第一,绝对不难。

  破去周臣剑意,宁凡获得了周家高层人物的重视,这个重视,绝不亚于雨殿的重视。

  除了皇气暴露引发危险,宁凡几乎不必担忧任何安全隐患,可横行内海。

  在索取一些五万年灵药之后,宁凡告辞离去,红衣亦不挽留。

  她的大事,还有十年准备时间,在此之前,她有不少事情要做,譬如,疗伤!

  在遁离雷竹岛数千万里之后,宁凡选择了一处荒岛,开辟洞府,唤出月凌空、女尸。

  金雷竹叶需要五万年灵药调和,百片金雷竹叶耗去不少灵药,宁凡共制出数十瓶金色药液。

  这些药液,每一瓶都有助于疗养元神,仅仅服下数瓶,月凌空的元神裂缝便愈合,彻底服下百瓶药液,月凌空已可自如释放法力,开启月门绝非难题。

  留月凌空与女尸在洞府歇息,宁凡一遁返回玄阴界,为洛幽治伤。

  宁凡并不知洛幽使用了什么自损秘术,才帮助他逃脱了魔罗大帝的蛊惑。

  望着她昏迷憔悴的容颜,宁凡心有怜惜,以40株十万年灵药,调和了8片乌雷竹叶,喂食洛幽服下。

  昏迷状态的洛幽,自然无法服食任何东西。

  宁凡以口度药,一次次唇舌触碰,将药液一一喂下。

  虽说冒犯了佳人,却也无可奈何。

  在喂下8片乌雷竹叶之后,洛幽虽未苏醒,修为却重新恢复至碎虚一重,甚至隐隐接近第二重境界了。

  看起来,乌雷竹叶极其适合洛幽恢复实力,若有足够十万年灵药,将剩下的四片乌雷竹叶一一炼化,定可令洛幽一举恢复至碎虚第二重。

  只可惜,天地虽大,十万年灵药却太过稀有,能够活到十万年药龄的灵药,无一不是珍惜品种。纵然周臣耗费万年,去过无数遗迹,也不过寻来百株灵药。

  若无机缘,宁凡想获得十万年灵药,怕会极难。

  看着洛幽昏睡却红润的脸色,宁凡大感欣慰,能治好月凌空和洛幽,这一番辛苦,倒也没有白费。

  剩下的,便是带着女尸,前往六翼族内,借助回生台的力量,修复她破损的识海。

  能否一举修复识海,说实话,宁凡自己亦没有多少把握。

  但无论如何,回生台的治疗效果对女尸大有益处,这是必然的。

  六翼族之行,势在必行。与六翼大长老所约的时间,也渐渐临近。

  宁凡确认了一下,洛幽这一次不是装睡,确实是昏睡。

  他不再逗留,离开玄阴界,返回洞府,正对上月凌空戏谑的眼神。

  “小黄瓜,你去哪里了?你的身上,有女子的香熏味道。”

  “你吃醋了?”宁凡一笑,不答反问。

  “老娘会吃你的醋?切!”月凌空鄙视地瞪了宁凡一眼,心道宁凡真是自恋。

  “身体好些没?”

  “放心,虽说还有些许小伤,但开启月门不成问题。等待月色降临,老娘让你见识一番,让碎虚老怪望尘莫及的遁速!在月夜之下,老娘开一次月门,可遁行3亿里,需耗费五千万仙玉。白昼之时,每耗费一亿仙玉,也能开一次月门,却只能传送1亿里…”

  “…你以法术开启月门,需要耗费如此巨额的仙玉?”宁凡大感诧异。

  当日他跟随月凌空穿梭月门,可没有耗费任何仙玉。

  不过细细一想,当日之所以没耗费仙玉,是因为那些月门是事先设置好的,必定已事先布下过仙玉。

  如今宁凡要去六翼族,路上可没有顺路的月门。月凌空随手开门,若不耗费巨额仙玉,凭她的法力,是无法将人传送出三亿里之外的。

  化神一遁万里,炼虚一遁十万里,碎虚一遁百万里。

  月凌空开启一次月门,一遁三亿里,一遁之下,完全可以躲避碎虚追杀。

  如此逆天的遁速,若没有巨大的代价,那才有鬼了。

  月凌空简直就是一个便携式的太古传送阵啊!

  “你的月门手段真是太逆天了…葬月仙妃的传承,怕在上古都是赫赫有名的。”宁凡称赞道。

  “少来!老娘的月门之术再逆天,最后还不是栽在你手里了,被你干得不要不要的,真是一生之耻!”

  月凌空也不废话,狠狠白了宁凡一眼,站起身向洞外走去。距离月光出现,还有些许时间,她要开始施术召唤月门了。

  悄悄藏起脸色中的一丝苍白,她体内仍有些虚弱,却不欲让宁凡知道。

  她知道,宁凡急着去六翼族,是为了给女尸治伤,她了解女尸在宁凡心中有何等地位。

  宁凡为她前往雷竹岛盗取金雷竹叶,她很感动,她有恩必报,必定要早些送宁凡前往六翼族,没有时间休息。

  啪!

  她还没走出洞府,皓腕却被宁凡握住,轻轻一扯,扯入怀中。

  “小黄瓜,你干嘛!老娘要去办正事,晚点再肉偿你,现在真没时间!”月凌空被揽入怀,只以为宁凡要把她推倒,秀眉一蹙,心中十分不满。

  “无妨,其实赶往六翼,不需要这么着急。虽说六翼大长老与我约定了开启回生台的时间,但纵然我迟去些日子,他也不会急着开启回生台,必定会等候我,以免触怒我。所以,迟几天去,无碍的。你且多休息几天,我和微凉等你彻底痊愈,再开月门。”

  “老娘不需要休息…”

  “你的脸色,还有些苍白。好好休息!”

  宁凡手掌抚过月凌空的侧脸,无视着她的不满,直接将其抱起,放回洞府床榻上。

  月凌空脑袋一片空白,被宁凡如此关心,她会不知所措。

  “小黄瓜,我真的没事…微凉的事要紧。”她目光躲闪,放低姿态了,没有自称老娘了。

  “放心,我自有分寸。好好休息,把身体弄垮了,可就无法肉偿我了,如今的你,不再是没胸没屁股的黄毛丫头,我可是颇有期待的。”

  宁凡调笑一句,牵起女尸,走出洞府。

  “月…儿…养…伤…”就连女尸都回头关心了一句,她灵智略低,都能看出月凌空脸色苍白。

  月凌空盖好薄被,侧卧石榻,望着宁凡离去的背影,目光愈加复杂。

  “小黄瓜,不要对我这么温柔…我怕我会无法自拔…”她低低叹息。

  洞府外,宁凡仰望夜色,凝望着下弦月的月光,终究没有让月凌空开启月门。

  不是不急,只是若为了救女尸,却又伤了另一名女子,就舍本逐末了。

  情债总是在不经意间越攒越多,在这修者如蚁的时代,对错很难说清。

  多情无情,谁对谁错,杀人救人,谁对谁错。

  每个人都为活下去,而拼尽全力。若有停歇,则会成为其他人修道路上的踏脚石。

  “微凉,若你醒来,发现我已滥情如此,会怪我吗?”宁凡苦笑,他所结识的红颜,一个个都是天资卓越之女,有着各自的傲气。

  若非遇上宁凡,她们绝不可能爱上一个滥情的男子。

  前世的慕微凉,是天帝之女,必定有着自己的骄傲。

  她能容忍等候的一亿五千万年的男子,爱上其他人么?

  “光…我…在…”

  女尸抬起冰凉的小手,轻轻抚摸宁凡的黑发,好似抚摸宠物一般,充满怜惜。

  “不…悔…”

  她话语简短,却好似一柄利剑,刺入宁凡心扉。

  不悔…女尸说她不悔…

  女尸不会不悔,会说不悔的,只有前世的慕微凉。

  她从未后悔过,从上一次星宫苏醒开始,她便一丝丝变回了慕微凉。

  原来在宁凡忽视她的时候,她已经成为了前世的慕微凉。

  “我杀了太多人,欠了太多女子,或许有朝一日,会遭天打雷劈,死无全尸。我没有想过未来,活在当下已经如此艰难,有太多的仇人,他们强大到让我喘不过气。涅皇,白魔宗,魔罗大帝,掌情仙帝…一个个敌人,让我无法停住脚步。若是怯了,便会失去一切。”

  宁凡对着女尸诉说心事,脑海回忆起那轮回中的残像。

  一只半黑半白的蝴蝶,纵然弱小,也要冲向掌情仙帝,明知必死,却不可退。若它不拼死,慕微凉便会死无全尸,绝无来世的重逢。

  这条路,没有选择,更不可逃避!

  宁凡绝不愿像周臣一般,失去挚爱,孤独万年…就算命丧,就算道消,就算道命两相散,他也要将一个个在乎的身影,护住!

  “笨…光…”女尸僵硬的脸上,露出甜甜的微笑,她曾经深爱的,便是如此倔强的蝴蝶。

  没有变,纵然沧海变作桑田,他还是他,真好。

  宁凡沉吟良久,道心愈加坚定。

  并肩立于夜色中,宁凡一拍储物袋,取出一个玉简,是太素雷帝所赠。

  当日雷帝赠与玉简,他没有细看,只赶着为月凌空、洛幽疗伤。如今才有闲心,看看太素究竟在玉简中留下了什么请求。

  太素对他有莫大恩惠,是救命之恩,如此大恩,宁凡必报。太素的请求,但凡宁凡力所能及,绝不推辞!

  神念淡淡扫过玉简,其中只有短短数段遗言,以及一副浩渺的星图。

  从星图位置来看,这星图指示的星域,是一处小千世界,存在于东天仙界某处隐蔽的封印之地。

  “小友阅此玉简之时,老夫必定已经道灭。人必有死,仙必有灭,此乃天数,老夫救你亦是心甘情愿,小友无需自责…”

  读到这里,宁凡心中略感酸涩,一代大帝,为从魔罗手中救下自己,道灭人亡,却无人知。

  “自老夫身陨,已有五千万年岁月,这五千万年,老夫拼尽全力,没有道灭,为的便是等候救援小友,小友是老夫等候之人,是解救真雷界的希望。玉简之中,附有真灵界星图,处在东天仙界一处极其隐秘的星域,星域共被设下两种封印,外侧的第一重封印,是老夫所设,以老夫当年同级无敌的实力,倾尽全力布下阵法封印,除非是与老夫同级的仙帝,否则无法闯过这一道封印。”

  “小友得老夫雷星雷图传承,可以无视真雷界第一重封印,但第二重封印…这一道封印,乃是十亿年前,紫斗仙皇亲自布下,不能阻敌,只会封印我真雷族,生生世世无法解脱于真雷界,受尽苦难…”

  “老夫所求之事,便与这第二重封印有关。若有朝一日小友修为有成,务必前往真雷界,解我真雷族十亿年苦难。那里是老夫的家乡,当年老夫曾遇一名高人,指点老夫,唯有等到‘紫斗门生’出现,才可解真雷之劫。老夫不会看错,你就是紫斗门生,你必定得到过仙皇的隔世传道!便是紫族,也无法解救真雷族,唯你可救!此为老夫毕生之愿,万望小友了却老夫遗憾。”

  “还有…飞凤…小友若前往真雷界,务必帮我寻一人,其名飞凤。或许她已婚配,或许她已死…若她未死,小友可将此丹方,交给她,可治其顽疾。不必告诉她,此丹方为我所赠。若她已死,请小友至其坟前,将此丹方焚烧…如此,老夫死而无憾。”

  咔嚓!

  宁凡看罢玉简,那玉简忽而粉碎,化作一缕缕七彩雷光,凝成两个卷轴。

  一为真雷界星图,一为古旧丹方。

  那丹方,宁凡只细细看了几眼,似乎是一种九转丹方,且竟然还是九转金丹。丹药一入九转,会有铅品、银品、金品、帝品四个品级。

  这九转金丹的丹方,无价!

  宁凡沉默了。

  堂堂一代大帝,死前念念不忘的,一是解救家乡劫数,二是寻找一个名为飞凤的女子。

  所谓的仙帝,必然经历过太上忘情的关卡,但纵然忘情,仍非无情。

  他拜托宁凡办的两件事,宁凡铭记于心。

  对于寻找飞凤,转交丹方,他并不觉得困难,若有机会前往东天之后,便可进行。

  但第一个请求,解救真雷界…这个请求,只让宁凡苦笑。

  连太素仙**办不到的事,宁凡可不认为自己能办到,毕竟,封印真雷界十亿年的,是紫斗仙皇!

  也许十亿年前,仙皇道成以前,与真雷界有过仇怨,故而封印此界,不得而知。

  十亿年过去,一切恩怨都已过去,若紫斗未死,多半也会解脱真雷界的劫数吧。

  宁凡曾拜紫斗为先生,说他是紫斗门人,倒也说得通。

  他不认为拯救真雷界会忤逆紫斗,亦不准备推脱太素的遗命请求,只是宁凡着实不认为,如今的自己能够解救真雷界。

  这件事,他暂时办不到,待日后修为有成,倒是可以一试。

  收起星图丹方,宁凡在荒岛上逗留了十余日后,才带着伤势痊愈的月凌空赶往六翼族。

  月凌空已彻底恢复全盛,布置一处月门,可遁行3亿里,一夜功夫,便二十几次开启月门,带着宁凡横跨了七十多亿里,方才到达六翼族所处的海域。

  耗费的仙玉么,足足有12亿之多,宁凡刚从周家取了不少仙玉,这一下,又被月凌空用得精光。

  月门之术,横跨三亿里,遁速非常强大,但代价确实很大。

  好在宁凡对仙玉也没什么概念,根本不懂得心疼钱,没钱了,日后再抢一些即可。

  宁凡、女尸、月凌空,三人遁光入海,并朝着百万丈之下的海域潜行。

  刚刚潜下百万丈海底,距离六翼族还有数千万里距离,宁凡等人便听到一道道打斗之声,从不远处的海丘传来。

  那海丘之上,一队身披黑甲的修士,共有三十余人,人人生有六翼,或多或少都负了不轻的伤,被数百高手重重围困。

  那三十余被困修士,无疑都是六翼族人,最高修为者,是一名化神初期的女子,已被人击成重伤,肉身陨灭,只剩元神未死。

  围困海丘的数百高手,则共有四批高手。

  包围海丘东面的,是一群凶悍的魔族,眉心皆生有鬼目,自是鬼目族。包围西面的,亦是魔族,人人头顶生有魔角,自是岚角族。

  若只有这二族高手包围海丘,宁凡只会当这争斗是幽海四族内讧。

  但除了这二族魔族外,竟还有其他两个势力介入。

  海丘之北的高手,身上佩戴的纹饰,宁凡很熟悉,竟是封妖殿的纹饰,这封妖殿真是无孔不入,就连幽海四族的争斗都敢插手。

  海丘之南的高手,则大大出乎宁凡意料。

  这些高手一个个修炼玄功,周身充斥着浩然正气,赫然竟是正道玄修!

  从服装、功法气息来看,似乎是八百修国某个正道宗门的高手。

  四面围攻的四大势力,加起来共有七名化神,杀气腾腾,叫嚣不已,字里行间无不透露出覆灭六翼族的决心。

  “有意思…正道玄修,魔族魔修,封妖殿妖修,这些异族竟会联合起来攻打六翼族,他们的目的是什么?”

  若说没有天大的利益,宁凡才不相信老死不相往来的三族会联合。

  至少,宁凡对封妖殿的了解,就是无利不起早、无孔不入。

  “小黄瓜,救不救?”月凌空问的,自然是是否救援那些六翼族高手。

  女尸倒是淡然,对这些尔虞我诈的争斗,从无兴趣。

  “出不出手,已由不得我们了…”宁凡微笑,刮了刮月凌空的琼鼻,眼神却骤然一寒。

  那围攻海丘的四批高手,察觉到宁凡等人入海的波动,已分出不少人,将宁凡等人团团包围。

  “大胆!我鬼目、岚角二族已然封海,不允许任何修士入海,你这小辈,竟敢违抗禁令,找死!杀了他!”

  一匹匹高手,不问缘由,已朝宁凡杀来。

  单就宁凡违反禁令这一点,他们就有足够的理由将之诛杀。

  “杀吧,六翼若灭,回生台就借不到了…”

  宁凡眼露淡漠,仿佛杀戮这些高手只是一件小事。

  剑念骤然散开,席卷海丘,四大势力的高手,俱在一个瞬间,被宁凡剑念诛杀,血肉横飞。

  唯有七名化神,露出震惊之色,哪里不知貌不惊人的宁凡,竟是一名绝世强者。

  纵然是他们化神老怪,也无法一念灭尽数百元婴。

  宁凡的强大,超出他们想象!

  “周明!尊下是大长老的贵客,周明!妾身焚翅,是大长老派来迎接阁下的执事长老,请阁下相救,妾身必定感激不尽!”

  那名重伤只剩元神的化神女子,一看清宁凡容貌,认出其身份,立刻扫去所有绝望表情,出声呼救。

  她的话,传入七名敌修化神耳中,立刻使得原本气势嚣张的七人,吓得浑身发抖。

  “周明!是了,他是殿主千叮万嘱、决不可得罪的周明啊!”一名封妖殿化神绝望道。

  “周明?他就是无尽海凶名赫赫的周明?”鬼目、岚角二族一向居于幽海之下,并不知悉宁凡容貌,此刻一定宁凡魔名,自是震撼。

  “周明?雨殿新任尊老?!”几名玄修化神,一听宁凡之名,亦是深深畏惧。

  很好,他们终于知道怕了。

  不过可惜,他们怕得有些晚了。

  “不要过来!再过来,我就杀了这个女人!”

  七名化神心知必死,他们之中修为最高者才化神中期,怎会是宁凡对手?

  那封妖殿化神老者,遁光一闪,遁至海丘之上,一脚踩住六翼女子的元神,目光惊恐,语气颤抖地威胁。

  他无数次从陆界焚口中听说过宁凡的可怕。

  他绝不敢正面抗衡宁凡,唯有以女人威胁,或许会令宁凡忌惮一二。

  宁凡目露讥讽之色,一步迈出,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,直接化作墨影消失。

  一股重重危机之感,降临在那封妖殿化神身上,令他一瞬间绝望。

  “不好!这周明根本不认识此女,不会为他受任何人威胁!可恶,他的实力可让妖尊畏惧,老夫必死,可恶,可恶!老夫要和你同归于尽!”

  老者脚下运起杀招,猛然一踏,朝那名为焚翅的女子踏下。

  没有任何生还的希望,便在死前拉一个垫背!

  “啊!”

  焚翅美艳的元神小脸,惊恐之极,发出惧怕的惨叫。

  本以为必死,下一刻,她忽然身体一轻,只觉得小小的元神,被谁握入掌中。

  还未看清那人面容,便见墨念四处渲染,七名化神在同一瞬间,被墨念缠绕、绞杀。

  墨流分神术!

  “好、好可怕的法术!”焚翅元神娇躯不住颤抖,她这才看清,救下她的,是她之前求救过的异常冷漠的青年。

  “六翼族,发生了何事?”宁凡冷冷的话语,传入焚翅的耳中,让她浑身打了个冷颤。

  仿佛若她撒一句谎,宁凡便会将她灭杀。

  “他是一个无情之人…”焚翅惧怕不已,第一时间,对宁凡做出评价。

  (5/5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