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33章 吓退东龙王

第433章 吓退东龙王

  崩天剑指,一崩渺岛河山,二崩苍天黑日,三崩虚空亡骨。

  第三指的威力,几乎不弱于诛辰一弓了。

  而三指连点,三崩合一,威力则更在诛辰弓之上!

  第三指原本还尚未修炼成功的,但那一日心神之梦中,太素赐予宁凡仙帝级法力,天人合一之后,宁凡几乎就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仙帝。

  借那天人合一的道悟、浩瀚如海的法力,宁凡几乎领悟了崩天剑指前五指的所有精髓。

  以他如今境界,第四指、第五指还施展不出,但魔化之后、勉强施展第三指已不成问题。

  宁凡抬头,仰望倾覆而下的七重黄天,深深吸了口气。

  他看到那七重黄天镇压一切的气势,他看到应龙王不屑一顾的自负。

  换做任何一个问虚老怪,被这七重黄天镇压,都只有必死而已,也难怪应龙王会自负了。

  应龙王的黄龙玉令,十分厉害,泰岳、莫雷等雷主都无法抗衡,但他宁凡,必须要挡下这一击!

  第一指点出,下方山河一片片崩溃,所有崩溃之力凝于宁凡指尖,化作一道璀璨剑光,是深黄色,喻指大地山河。

  不待这剑光射出,宁凡再次点出第二指,七重黄天,在此刻一颤,几乎有被第二指崩溃的趋势,但旋而终止。虚空一片片粉碎,一轮悄然浮现的黑色日影,也随之粉碎。

  苍天黑日的崩溃之力,化作第二道璀璨剑光,两道剑光在此刻,化作灰白色,喻指苍天。

  第三指继而点出,宁凡眼中空前凝重,这是其第一次以自身修为施展这一指。

  一指点下,十万里虚空震碎,那漆黑如墨的虚空,葬送过太多强者,埋葬过太多遗骨。

  这一指,崩的便是那无数葬身虚空的亡灵!

  一指出,一片片虚空崩溃,并有一个个藏身于虚空的枯骨崩溃。

  一道道来自荒古的鬼吼声,从枯骨传出,带着解脱的疲惫。

  宁凡忽然一怔,这第三指,看似是破碎亡者遗骨、获得指力,实则却另有用途。

  那些葬身虚空的亡者,被虚空所困,死后不入轮回。

  但这一指,震碎他们亡骨,破去虚空囚笼,却可将他们重新送入轮回。

  这第三指的真意,不是杀生,而是救赎!

  剑祖创下这一指,或许是愧疚一生杀戮太多,而要为那些葬身虚空的强者超度,送往轮回…

  “剑祖…”

  宁凡闭上眼,他忽而对那跨越时代、从未谋面的剑祖女子,有了一丝尊敬。

  证道路上,必须杀戮,但杀戮却不一定就是生死大仇。若非死仇,则杀你一世,解你困厄,送你入轮回,也算恩怨两消…这就是剑祖的胸襟么。

  宁凡的表情渐渐趋于平静,眼中升起一丝沧桑而玄妙的力量。

  那力量,是轮回,虽只有一丝,但用在第三指中,却愈加符合此指真意。

  他的心胸,忽而无比开阔起来,好似可以容下整个轮回。

  他的指尖,第三道璀璨剑光凝于指尖,将三道剑光俱都染成黑色,那黑色,喻指虚空亡骨。

  他的脑海,相继回忆起四道身影。

  魔罗的嗜血,太素的刚正,剑祖女子的淡然,紫斗仙皇抹灭轮回的笑容。

  指尖传来滚烫的雷芒,宁凡炼化仙帝指骨,必可令这一指威力更盛。

  他的眼神,升起一道匪夷所思的精光,好似仙帝般巍峨。隔着七重黄天、扫过应龙王龙身之时,竟给应龙王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。

  一指点出,三道剑光带着毁天灭地之威,刺破苍穹,狂风四起!

  这一刻的宁凡,立在倾塌的七重黄天之下,巍峨不动,好似一位自远古活到今世的…仙帝!

  “这是什么指术!竟给本王如此可怕的感觉!什、什么!这绝不可能!”

  所有的话语,都噎在口中。应龙王龙目眼中,带着无法置信的表情,布满狰狞的血丝。

  在其惊呼之际,那镇压宁凡的七重黄天,随着宁凡三道剑光点出,竟开始一一崩溃!

  嗤!嗤!嗤!

  三道寂灭的剑指剑光,相继刺破七重黄天。

  第一道剑光,破去三重黄天。

  第二道剑光,湮灭第六重黄天。

  第三道剑光,毁去第七重黄天之后,尚有三分之二的威力,化作亿万漆黑剑丝,顷刻将应龙王龙身包围。

  应龙王硕大的黄龙之身,在亿万剑丝之前,却好似飞蛾般渺小,眼露惊惧。

  那亿万剑丝铺开,就是一张硕大的蜘蛛网,而应龙王,便是被困蛛网的垂死飞蛾。

  他无法置信,其最强底牌——黄龙七令,竟会被宁凡三指破去!

  嗤!嗤!嗤!

  一缕缕漆黑如墨的剑丝,破去应龙王的龙鳞护甲,以他金身第二境的肉身,竟被剑丝刺破亿万伤口,龙血洒落苍天,血流成河!

  “啊!”

  应龙惨叫一声,龙鳞似雪片洒落,终于在崩天剑指的攻击之下,身受重伤!

  嘶!

  包括莫雷、泰岳在内的无数高手,俱在此刻,倒吸冷气。

  当他们见到应龙王施展黄龙七令、演化七重黄天,俱都感到无法抗衡。

  但七重黄天的镇压,却被宁凡连点三指、三剑破去。这一刻的宁凡,傲然似仙帝,给人一种欲倒地膜拜的错觉。

  “周明道友这一指,威力已达到冲虚一击,就算是真正的冲虚老怪,也不是人人都可接下这一指!周明道友可施展这一指,难道他已是冲虚修为不成?”

  “应龙王败了!周道友败了应龙,当趁胜诛杀此孽,如此,二十四层雷塔,将回到群龙争雄的格局,我等可不再屈服于龙王威名!”

  一道道呼喝之声,从四面八方传来,此地藏匿着无数高手,有二十四层的中立势力,更有二十四层之上的下界高手,望着宁凡,皆露出浓浓惧色。

  强者无论到哪里,都是要受人仰视的,宁凡能败应龙王,无疑是一位强者!

  没有理会无数敬畏目光,宁凡催动魔身,化作一尊五千丈的黑色巨人,身披金甲,终于演化出魔罗最后一道魔相——巨魔之身!

  张口一吞,将自长空坠落的七枚玉令吞入腹中,夺走了黄龙七令。

  巨步一迈,金甲巨人逼近应龙,拽起应龙的巨尾,好似舞动鞭绳一般,在大地之上抡砸。

  应龙王被剑指重伤,气息尚在滞涩之中,根本无法反抗巨人的攻击。

  好似一条无助的大蛇,被不断砸向地面,每一击都砸碎无数山河,传出震天动地的巨响。

  霎时间,尚未恢复气息的应龙,气息愈加紊乱,识海欲碎,被巨人砸得七荤八素,伤势越来越重,意识越来越模糊,无法反抗,只能发出愤怒而不甘的龙吼。

  “周明!你找死!你敢如此重伤本王,本王必杀你,必杀你!”

  “聒噪!”

  金甲巨人发出蔑视的怒吼,应龙王已被他打残,他岂会放过应龙,今日必杀应龙!

  巨人以近乎残忍的方式,抽出应龙的龙筋,剥落它所有龙鳞,碎其龙角,折其龙翼。

  应龙痛不欲生,皮开肉绽,血流成河,这一刻,他终于放下嚣张的态度,他惧了!

  “周明!你不能杀本王,本王是九十层雷塔雷主——东龙王的手下!你若杀我,东龙王绝不会放过你!速速放了本王!”

  仿佛回应着应龙的呼救,一道无限接近碎虚的气势,忽然降临二十四层!

  “应龙说得不错。你敢动老夫的人,今日,必死!”

  这道声音一落,一个金袍老者,骤然降临,目若寒霜。

  此人方一出现,二十四层之内,无数高手发出惊呼。

  “东龙王!此人是九十层雷塔的雷主,他来为应龙王出头了!”

  “传闻那东龙王早已修炼到太虚境界的巅峰,已是半步碎虚的高手,若非黑雷塔限制死灵修为,无人可突破碎虚,那东龙王早已是一名碎虚老怪!”

  “想不到他回来,纵然周明再逆天,也绝非东龙王对手…”

  在东龙王现身的一霎,泰岳、莫雷等人俱都绝望。

  应龙王问虚无敌,便让众人畏惧。冲虚老怪,可轻易碾压众人。

  若是太虚老怪,屠尽二十四层,绝对不费吹灰之力!

  那东龙王不但是太虚老怪,更将太虚境界修炼至极致。

  除非是真正的碎虚,否则,谁可镇压东龙王!

  “周道友!我等速走,这东龙王决不可力敌!”雷十一等人惊呼道。

  “不必!他,不敢与我做对!”

  金甲巨人目光杀机一动,双手狠狠一撕,将应龙拦腰撕裂成两段,双手一震,将龙尸震成无数血肉碎片。

  应龙王本以为东龙王出面,宁凡必定不敢伤害自己,心头自是欣喜。

  却未曾料到,宁凡胆大包天,敢当着东龙王杀人。惨叫一声,就此被宁凡灭杀。

  “竖子尔敢!”

  东龙王勃然大怒,他万万没料到区区一个化神小辈,敢当着他的面杀人。

  他更没料到,宁凡敢对他口出狂言,说他东龙王不敢与宁凡一个小辈做对!

  羞辱,赤裸裸的羞辱!

  东龙王怒极反笑,一步迈出,大手一抖,周天龙气如刀似戟,似要朝着宁凡当头镇压。

  便在这一刻,一股碎虚一击的威压,骤然从宁凡体内传出,令得东龙王一瞬间面如死灰。

  “碎、碎虚一击!你竟身怀碎虚一击!你是什么人!”

  “滚!若再让我看见你,你,必死!”金甲巨人冷冷威胁道。

  东龙王匆匆散去龙气,平生第一次恐慌起来,心头困惑不解。

  为何…为何宁凡区区一个化神小辈,可发出碎虚一击!

  东龙王是自负的,但这自负放在碎虚面前,不值一提。

  他修炼至太虚境界的巅峰,距离碎虚只有一步之遥,但这一步,他永生无法迈出,与碎虚永远是天壤之别!

  他从宁凡日月碑一击之中,察觉到一丝必死之威胁!

  “此子有碎虚一击的底牌在身,老夫与他为敌,绝对不智!”

  “此子明明有如此强横的底牌在身,却只是赶我走,而不是将我镇压,多半施展这碎虚一击,会有极大的代价…或者,他只有一击之力,不想在我身上浪费…”

  “不论如何,此子有如此骇人听闻的底牌在身,老夫决不可为了区区一个应龙,得罪此子…”

  “听闻有人看到此子身怀一个诡异金钟,可破去虚空之力,老夫正是为了此钟,才屈尊下界…此钟,老夫着实想要,但若为了此钟,将此子逼急,施展出碎虚一击,那可就得不偿失了…”

  “罢了,还是莫惹此子为妙!”

  东龙王心思百转,最终,复杂地咬咬牙,不甘地向宁凡一抱拳,颓然离去。

  他,不敢与宁凡抗衡!

  这一幕,让无数高手目瞪口呆。

  东龙王气势汹汹而来,被宁凡羞辱,被宁凡当众斩杀手下,却不甘心地退去,这是为何?

  他们自然不知道,宁凡悄然放出一丝日月碑的镇压气息,吓走了东龙王。

  望着远遁的东龙王,金甲巨人目光微寒,却又摇头。

  若动用日月碑一击,他有数成把握可镇压东龙王,但也有数成把握会无功而返。

  好不容易将日月碑碑魂补全,这碎虚一击若浪费在东龙王身上、无功而返,太过浪费。

  没有必杀东龙王的把握,宁凡只是吓退此人,没有出手,他若出手,必是一击必杀才可,否则徒惹大敌。

  此次一怒杀上二十四层,已然是宁凡极限,再想上更高层,便会面对冲虚、太虚的敌人,宁凡自问,他纵然魔化,也绝对无法抗衡那种级别的老怪。

  吞掉应龙王血肉、元雷,收走雷玉,宁凡拾起一片乌雷竹叶,目露思索。

  乌雷竹叶,他已有24片,交付红衣的任务,绰绰有余。

  “是时候走了,月儿的伤,不能再拖…还有小幽儿…”

  散去魔化之身,宁凡顿时感到一阵乏力,立刻服下些许丹药,恢复体力和法力。

  有三阶金甲的雷甲护身,他未受伤,但法力体力耗损却颇为眼中,元神魔化对他的身体负荷太大。

  三阶金甲距离突破四阶,还需吞噬至少九万道元雷。宁凡没有时间再杀上更高层数,唯有暂时放弃雷甲的晋级。

  宁凡冰冷的目光一扫,对窥伺此战的围观高手发出警告,朝雷十一等人走去。

  “恭喜周道友,手刃应龙,今日一战,道友威名怕可震惊百层雷塔了。”

  “是啊,想不到道友不但能诛杀应龙,更可惊退东龙王,看起来,道友身上似乎有极为强大的底牌啊…”

  一道道声音或是恭喜,或是探究,或带有莫名意味。

  唯一的共同点,是每一个高手望向宁凡的眼光,都带着敬畏,包括莫雷和泰岳。

  唯有雷十一仍是一副猥琐的表情,搓着手掌,对宁凡嘿嘿一笑,

  “周道友,你要走了?”

  “不错。”

  “那,那个…道友贵人多忘事,仔细想想,在离去之前,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应该做、还没有做的…”雷十一眨眨眼,似乎在提醒宁凡,宁凡答应过他,要把所有雷玉给他的。

  “似乎没什么事忘记。”

  宁凡故作茫然之色,话语一出,雷十一目光一呆,好似吞了苍蝇般痛苦。

  完了,完了完了…难道宁凡把之前的约定忘干净了?

  他正抓耳挠腮,寻思怎么委婉提醒一下宁凡雷玉的事,宁凡已直接递过一个装满雷玉的储物袋,一笑而去。

  “放心,我没有毁约的习惯。”

  宁凡行至莫雷、泰岳二人面前,向二人一抱拳。

  “多谢二位相助之情,若有缘,必相报。”

  “咳咳…我二人没有帮到道友什么,是道友自己手段高强,才能斩杀应龙…”泰岳、莫雷俱是苦笑,没有一丝雷主的自傲。他们除了帮忙捉拿两个问虚,几乎没出到什么力。

  “周某有要事处理,不得不离去了,山高水长,有缘再会!告辞!”

  宁凡目光扫过周围高手,微一抱拳,召出欺天斗篷,不知所踪。

  至于那火鳞灰的异味,直接被宁凡以紫金风烟抹灭,之前他只是不想抹除而已,轮回之下,何物不可抹消?

  “他走了,完全没有称霸二十四层的心思。如此看来,他果然不出老夫所料、是活人身份,和那不周雷皇一样,都只是来黑雷塔历练的吗?”莫雷露出慨叹的表情。

  “或许他还会回来,那个时候,他或许会更强,到时候,本尊倒是乐意再和他一战的,不过到时候,本尊怕更加不是他对手了。”泰岳目露战意,他期待着宁凡下一次到来。

  雷十一接过储物袋,并未看其中有多少雷玉,只望着宁凡离去方向,忽而收起所有猥琐之色,目光严肃,传音道。

  “山高水长,后会有期!”

  …

  借欺天斗篷隐匿,宁凡避过了不少麻烦,一层层离去。

  没有争斗,自是离去地极快,一日功夫,已出了雷塔。

  雷塔之行,好似一场幻梦,意外获得仙帝指骨,意外破除魔纹隐患,更凝出雷甲,宁凡修为未提高,但战力却提高的太多太多。

  只是内视之后,一见元神之上难以抹去的黑色魔气,宁凡脸色又略微难看起来。

  在没有彻底炼化魔罗之血的情形下,贸然魔化,副作用当真不小的。

  此刻宁凡的元神,一半以上都化作黑色,收了一些损伤,若彻底黑化,怕是会有不少麻烦。

  好在元神根性坚牢,不为魔气所动,小手掐决,一丝丝逼出元神魔气。

  怕要不了一月,便可逼除所有魔气,令宁凡再次魔化。

  “此番返回内海,若无必要,还是不要再魔化为妙。魔罗魔身,虽然厉害,但副作用太大,除非彻底炼化魔罗之血,否则魔化后终会有些许元神之损。”

  “想要彻底炼化魔罗之血,怕是艰难,毕竟这一滴血,乃是魔罗大帝之血,拥有‘血’的力量,是不能如其他天材地宝一般直接炼化的…若想吞噬此血,不但要去巨魔族一看,六翼、岚角、鬼目三族,都有必要去上一去,或许会有吞噬此血的方法存在。”

  宁凡收起心思,借助传送阵,离开上层云界,回到下层乌雷界。

  方一现身,一个红衣冷颜的倩影立刻陷入眼帘,冷眸之中明显带着久候的不满。

  “我等了你十日,你总算回来了,东西呢?可取够七片竹叶?”

  “幸不辱命,比七片之数,还略多一些。”

  宁凡暗暗打量红衣,眉宇微微一沉。以他如今战力,面对红衣,竟仍有气息滞涩之感。

  此女虽是窥虚修为,但给宁凡的危险感,甚至远在应龙王之上,甚至…比那东龙王都要强!

  “你还敢探查我?”红衣素颜更冷,她曾提醒过宁凡一次,不可再探查她的,想不到宁凡居然这么不长记性,又窥探她。

  只是听闻宁凡获得的乌雷竹叶比7片还略多,红衣压下冷意,心情稍稍好了一些,也不追究宁凡冒犯之责了。

  “看你身上的煞气,似乎变浓了很多,难不成,你是一路屠塔、杀上雷塔的?你杀上了多少层雷塔,又获得了多少雷叶?”红衣微感诧异,她提问出口,实际已有了答案。

  “过程不值一提,结果倒是颇让人满意,姑娘不如猜猜,我获得了几片乌雷竹叶?”宁凡一转话题,没有在杀戮之上过多炫耀。

  杀人从不是一件快乐之事,只是求仙问道之路,太过曲折,许多时候不得不杀。他虽杀伐果决,杀人没有半分迟疑,却也没变态到以杀人数量夸耀自己。

  “你让我猜?”红衣古怪地望了宁凡一眼,她的提问,别人从来只有乖乖回答的份,宁凡是第一个反问她、让她猜答案的人。

  “姑娘怕猜不中么?”

  “怕?”红衣嘴角勾起一抹挑衅的笑容,她还从未怕过什么。

  她很少会笑,此刻一笑,虽有些挑衅意味,去又因为她天生丽质、而显得别有风韵。

  非但不吓人,反倒有些迷人。

  宁凡目光微怔,想不到冷漠如红衣,笑起来倒是很好看。

  “以你的实力,若不出意外,杀上七层不难,纵横十层都大有可能…我猜你杀上十层,获得了十片竹叶。”红衣笃定道。

  “比十片要略多一点。”

  “你杀入十一层之上了?”红衣冷漠的明眸,第一次露出意外之色。

  十一层之上,守护竹叶的可是问虚高手。

  红衣可不认为,宁凡这小身板能抗衡问虚老怪。

  “你到底,杀上了多少层…”

  红衣虽对世间万事都不感兴趣,却不得不承认,此刻她对宁凡,生了一丝探究之意。

  她莲步一移,逼近宁凡,冷漠的眸子,有一丝咄咄逼人的意味,她不准备继续猜了,她没有那么多的耐心。

  逼近宁凡身前,扬着冷漠但纯净的容颜,冷冷看着宁凡,没有任何情绪波动。

  如此近距离靠近,宁凡甚至可嗅到红衣身上一丝独有幽香。

  “做个交易如何?我获得了不少乌雷竹叶,可给你十四片,剩下的,全部归我,但你需要给我调和竹叶所需的十万年灵药。”

  “你也需要乌雷竹叶?金雷竹叶可救炼虚,而乌雷竹叶…你似乎暂时还用不到吧?”红衣思索道。

  “姑娘不也是炼虚而已,为何要用碎虚才用的乌雷竹叶?”宁凡反问道,他对红衣亦有猜测。

  “罢了,你不说也罢,你上了十四层以上?”红衣微觉诧异,她不认为宁凡有杀上14层的能力。

  “侥幸而已。这个交易,姑娘意下如何?”宁凡笑容愈加深邃,让红衣捉摸不透。

  “我不需要十四片,十二片竹叶即够,剩下的皆可给你…现在,你可以告诉,你究竟获得了多少竹叶?”

  “24片。”

  “你区区半步炼虚,竟能杀上24层…”红衣嫣红如血的眼瞳,闪过一丝惊讶,旋即将表情完美隐藏,微微沉默。

  她发现,她似乎有些小瞧宁凡了。

  有如此实力的宁凡,或许真能帮她完成那件大事。

  “你的实力,让我意外…走吧,我带你去见几个人。”红衣悄然退后,与宁凡拉开距离,漫不经心言道,心中不知在想什么。

  “见谁?”宁凡心中警惕起来,他与红衣虽有约定,却还没有到信任此女的程度。

  “周家的人,就在雷竹岛上,十万年灵药,也在他们手上。你可以选择不去!”

  红衣飘然离去,宁凡目光一闪,立刻跟随。

  若只是救月凌空,获得金雷竹叶便足够。

  但为了救洛幽,势必要获得十万年灵药调和乌雷竹叶。

  他还未将乌金竹叶交给红衣,有此把柄在手,倒也不怕周家的人对他如何,亦不怕红衣毁约。

  宁凡亦看出,对红衣而言,珍贵的十万年灵药,好似都不值一提。

  “雷皇之女,身份如此尊崇,眼界如此之高…连碎虚老怪也须重视的十万年灵药,都可如此不屑一顾。”

  “有欺天斗篷、日月碑一击,内海之地,我大可去得,纵然此女引我见周家修士,图谋不轨,我也不惧的。”

  “且从此女动机来看,她似乎仍是想拉拢我的,之前虽说看重我风烟一指的手段,却也未如此重视于我。看起来,是我暴涨的战力,让她对我态度改观。这世上,想要别人重视于你,终究还是需要改变自身的。我突破炼虚,还要太久太久,但突破金身境界,却远比突破炼虚容易,有血的力量,我的炼体资质,是寻常修士的百倍。只需令魔纹晋级,迈入帅阶,我必可一举突破金身境界,届时,纵然修为未入炼虚,也绝无任何炼虚老怪敢小瞧于我…”

  宁凡拳头紧握,眼露自信,距离金身境界,不远了!

  (1/5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