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32章 屠塔(八)

第432章 屠塔(八)

  冲虚养气之术,借虚空之力演化气海,立于其上,气海不尽,法力不竭。

  应龙王脚下的虚空气海,其中蕴含的法力,起码是十个问虚的法力总和。

  脚踏气海,与宁凡脚踏雷图何其相似,有此术在,应龙王纵然独自面对万宝阁大军,也不会法力耗尽落败。

  虚空气海,冲虚老怪之下无人可破。

  此术一出,连泰岳、莫雷两名雷主都感到不可战胜。

  但此术,却被宁凡仗东溟钟直接破去。

  一瞬间,应龙王眼中升起贪婪之色,他记得,更高层中有某个老怪在不遗余力寻找此钟。

  宁凡破去龙王的虚空气海,雷十一等万宝阁炼虚瞅准时机,率领200幻虚死傀,一拥而上,一重重法术法宝朝应龙王打去。

  面对围攻而来的诸多高手,应龙王嗜血一笑,手上于身前演化日月星辰,妙术非凡。

  骤然间双手变龙爪,一撕之力,五指爪痕,好似五道飘渺的月光。

  每一道月光看似轻飘,却有着**山河的距离,月光如爪,可撕碎虚空。一股浩渺如月的撕扯之力,立刻席卷长空。

  “虚术,龙撕月!”

  雷十一等六名炼虚,但凡被月光一撕,所有护甲被齐齐撕碎,血肉模糊,坠地重伤,几乎失去动弹之力。

  200幻虚死傀,足以匹敌20名窥虚战力,却有近50具死傀被应龙王撕成碎片,余者俱都傀身受损,威能大减。

  这就是应龙王的实力么,纵然是雷十一这等普通问虚,也根本无法接下其愤怒一击!

  “雷十一,蝼蚁尔!接下来,是你们!”

  应龙王看也不看那些万宝阁化神小辈,他的目光,只扫过宁凡、泰岳、莫雷三人。

  除了这三人,此地再无一人能让其稍稍重视。

  宁凡目光愈加凝重,应龙王的强悍远在其料想之上,这就是问虚无敌的实力么。

  他虽凝重,却也不惧,但泰岳、莫雷二人,却是目露惊惧之色。

  “不可能!千年之前,你虽可问虚无敌,却还未强到这一步!一招败6名炼虚、200幻虚,这种事,千年之前的你绝对做不到!”

  “是了!老夫懂了,你已半步迈入冲虚,随时都可闭关突破冲虚,定是如此!不好,这应龙已经可算半个冲虚,绝非我等可敌!周道友,我等速速撤退,来日方长,莫要在此地送死!”

  泰岳、莫雷二人,震惊应龙王如今实力,已有撤退之意。

  好在二人并非冷血绝情之辈,倒也没有独自逃离的意思,而是意欲带宁凡一并逃走。

  可惜宁凡,终究不会逃走。

  炼虚之上,每一级都是天壤之别,难以跨越。

  宁凡明白,半步炼虚的修士,无论再逆天,都无法战胜半步冲虚。在无数人眼中,他败应龙王,是绝无可能的事情。

  这一切,他都懂,但他还有一个底牌,可让这所有的不可能…变作可能!

  “交出金钟,留你全尸!你区区半步炼虚修为,纵然战力再逆天,在我眼中,仍是蝼蚁!米粒之光,也敢与日月争辉,死不足惜!”

  应龙王沉了沉眼睑,踏立苍穹,俯视宁凡等人,好似蝼蚁。

  纵然被破去冲虚养气之术,但应龙王有信心,在十息之内,诛杀宁凡!

  “蝼蚁?米粒之光?你确定么?魔化!”

  宁凡眼中,闪过一丝讥讽之色,这是其最后一个人性化表情。

  下一瞬,他目光失去所有表情,只剩冷漠。

  他还有一个底牌,那便是借助魔罗之血,魔化元神,化出真魔之身。

  在这一刻,宁凡元神之内,一滴魔罗之血沸腾起来,将其元神一丝丝染黑。

  白袍被魔气染成黑袍,宁凡黑发狂舞,好似化作一个金甲魔神。

  头生双角,背生六翼,眉心生鬼目,唯一没有变化的,是巨魔的巨**相。

  一股异常凶悍的魔气,从其身上散出,令得空间都为之冻结。

  这一刻的宁凡,好似坠入了万魔深渊,成为了屹立于魔道之巅的九大魔祖。

  “魔化!”莫雷、泰岳面色一变,那些倒地重伤的万宝阁高手,亦是纷纷大惊失色。

  传闻上古魔族,有不少秘术神通,都需借助‘血’的力量施展,其中一种神通,便是魔化,吞血生魔,变化出真魔之身。

  但魔化之术,早随着‘血’的丢失而失传,无人明白,为何宁凡能施展这失传的古魔神通。

  难道宁凡身怀魔血?但这怎么可能?

  “想不到你这蝼蚁,竟还懂得魔化之术,但若你以为,凭这种胡弄玄虚的手段,可与我一战,、只是痴心妄想而已。”应龙不屑道。

  “是么!”

  宁凡眼露寒芒,朝近在身边的泰岳、莫雷一扫,淡淡的话语,却含有一股无法抗衡的魔威,

  “你们退下!”

  “什么!难道你要独自对抗应龙王不成?这万万不可!”

  二人意欲劝止宁凡,但宁凡已一步迈出,身影淡化,不知所踪。

  他遁法太快,犹在问虚之上,快到莫雷二人无法看清。

  他气势太盛,纵然没有针对二人的意思,却仍让莫雷二人识海一痛,是被宁凡目光所刺。

  莫雷、泰岳二人,并不知道,此刻魔化的宁凡,肉身已达到真正的金身第一境强度,在尸魔之体的极限状态下,肉身堪比第二境金身体修,绝不弱于泰岳雷主!

  在宁凡消失的一瞬,应龙眼角猛地一缩,毫不犹豫地转身,朝着身后猛然轰出双拳。

  在那个地方,宁凡的身影好似鬼魅般出现,这遁光之快,身法之诡异,几乎达到了真正的冲虚级别!

  “虚术,双龙!”

  双拳之上,带着双龙嘶吼的虚影。双拳之力,足以毁天灭地。

  骤然浮现的宁凡,望着这迎面而来的拳芒,眼中却只有不为所动的寒冷。

  这双龙拳芒,足以一击击败泰岳、莫雷二人。

  但这拳术,落在魔化宁凡的眼中,仍不足以伤他。

  他不躲不避,任拳芒轰在雷甲之上,却只激起一层层波纹般的雷光,根本无法轰破雷甲。

  并在拳芒几乎消逝的时候,张口一吞,将剩余的拳芒之力一口吞入腹中,炼化!

  这些拳力,一一被魔罗之血吞噬。

  而宁凡震撼地发现,以魔罗之血吞噬这些拳力,竟可借助魔血,模仿与此术类似的炼体之术。

  应龙王所有的不屑,都在三阶金甲面前化作震惊。

  “这是什么甲胄,防御竟如此逆天!”

  “你,无须知道!虚术,双龙!”

  宁凡双拳一挥,双臂之上,两道黑龙虚影**、嘶吼。

  此术,赫然是以魔血模仿应龙王的炼体术!

  且魔罗之血所模仿的炼体术,似乎还能加以改进,威力隐隐更在原本之术之上!

  “什么!”

  应龙王愈加震撼,眼见自己体术被一个照面偷学,任谁都会震惊的。

  虽说宁凡施展的双龙虚术,尚不纯熟,只是初窥皮毛。

  但宁凡施展的双龙虚术,品阶明显比应龙王施展地高上许多,许多细节之处都更加完美。

  轰!

  双龙拳芒,轰在龙王胸口,将其一层层内甲震碎,轰下长空。

  应龙王目光由震惊化作震怒,其玉命第二境的肉身,竟被宁凡隔着无数内甲一击击伤。虽说伤势不重,却终究被宁凡一个蝼蚁伤到了。

  他无法容忍被蝼蚁所伤。

  他更无法理解,宁凡为何可在交手的一瞬,能偷学走他的看家秘术!

  “以魔罗之血,炼他人拳芒,借魔血之力,可模拟体术、演化乾坤…这就是古魔族‘血’的力量么…神族修法,妖族修念,魔族修体,借魔血之力,领悟体术的速度,是其他二族的百倍以上!”

  宁凡心中渐渐平静,今日是其第一次彻底魔化,并发现了‘血’的玄妙。

  也许,古魔族被**,被抽走‘血’,便是因为这‘血’太过逆天。

  妖族的‘灵’,是从天地借法的能力。

  魔族的‘血’,是天生擅长炼体的天赋。

  扶离妖血,赋予宁凡‘灵’的能力,魔罗魔血,赋予宁凡‘血’的能力。

  以宁凡如今境界,尚无法彻悟这两种能力,但利用魔血模仿他人体术,却变得可行。

  应龙王亦不再可怕。

  “双龙虚术,只是凡虚下品之术,你能偷学,不足为奇。但本王不信,你连凡虚中品体术都可偷学!”

  应龙王定了定心神,双手描摹大道,演化日月星辰,这正是之前施展‘龙撕月’之术的前奏。

  龙撕月之术亦是体术,威力非比寻常,凭此一击,应龙王一招击败雷十一在内的6名炼虚,更败了200幻虚死傀。

  宁凡将体内魔血催动至极致,右目之上,三颗魔星,齐齐闪烁起来。

  第一颗魔星,为属性魔星,为司土魔星。

  第二颗魔星,为神通魔星,曾蕴有一式土系神通,但那神通威力太弱,早被宁凡所弃。

  第三颗魔星,为强化魔星,在凝聚本命星辰后渐渐凝聚,却仍未获得强化属性。

  随着魔血催动,宁凡忽而觉得右目好似灼烧,准确地说,是第二颗魔星焚烧起来。

  那第二神通魔星所蕴含的神通,正被魔罗之血替换!

  其中蕴含的神通,不再是土系法术,而是…魔罗之目!

  这一刻,宁凡左目为妖,右目为魔。

  左目为扶离,右目为魔罗。

  左目可破幻象,可施幻术,右目却被‘血’的力量赋予了更为强大的神通。

  右目渐渐不再灼痛,但宁凡却诧异发现,此番催动魔目之后,他能看到一些匪夷所思的东西。

  譬如应龙王体内的血气流动,几乎毫无保留呈现在宁凡眼前,所有流动轨迹无比清晰。

  体术的破坏力,来源于修士的血肉精气。

  掌握这些血气流动,便等同于掌握了这一门体术。

  模仿着应龙王,手势变幻,演化日月星辰的幻象。

  体内的血气,则沿着应龙王的脉络,一一运转起来。

  应龙王怒目圆睁,他发现,宁凡竟当真狂妄到当场模仿他龙撕月之术。

  一股强烈的羞辱感,涌上心头,他停下描摹大势,这一刻,他周身血肉精气的运转,达到巅峰!

  “龙撕月之术!”

  “龙撕月!”

  两道声音,几乎同时响起!

  在应龙王施术的一刻,宁凡竟同样模仿此术,施展而出。

  他模仿的龙撕月之术,自然不可能有应龙王那么纯熟,但魔目将此术看破,魔血将此术改进,宁凡的龙撕月,品阶绝对比应龙王高出一筹!

  在拥有魔血的魔族面前施展体术,不过是班门弄斧、自取其辱!

  应龙王五指一样,撕开五指月光,宁凡亦是抬手,扯下五道**山河的月芒。

  轰!

  二人所立的长空,俱被巨力撕碎,虚空成片崩溃,空间震动。

  月光如巨大的龙爪,各自撕在对方所占虚空。

  此术威力不弱,应龙王被宁凡月爪一撕,胸口浮现五道深可见骨的血痕,血流不止,重伤不轻。

  宁凡却无比从容,借助雷甲的逆天防御,直接挡下龙王月爪,毫发未损。

  “卑鄙!偷学本王体术,仗着雷甲护体,你方才勉强压制本王一筹!你可敢用自己实力与本王一战!”应龙王不甘怒吼,两次对轰,都是他受伤,宁凡却毫发未损,他岂能甘心。

  “…”

  宁凡没有理会应龙王的愤怒。

  魔血模仿敌人体术,雷甲也是他元神之雷所凝,如何不算自己的手段。

  何来卑鄙之说!

  他不喜欢废话,他不介意让应龙王见识见识他真正手段。

  一步迈出,身影再次消失,下一个瞬间,直接闪现至应龙身前,展开了疯狂的肉搏。

  轰!轰!轰!

  应龙王万万没想到,宁凡有胆量与他近身肉搏。

  他是金身第二境高手,而宁凡似乎才只是玉命巅峰而已。

  但这一交手,他立刻意识到,魔化之后的宁凡,肉身竟完全不弱于他。

  每一拳,都足以崩溃山河,每一掌,都足以力压乾坤!

  二人交手数千回合,宁凡好似疯魔,只攻不守,他有雷甲护身,何须防守?

  应龙王的所有拳芒,都被雷甲挡住。

  而宁凡每一拳、每一掌,都在应龙王肉身之上留下不可磨灭的伤创。

  应龙王身上翻落一片片龙鳞,是被宁凡拳力打散。

  一滴滴龙血血溅长空,是被宁凡攻势所伤。

  应龙王是问虚无敌,魔化宁凡,有雷甲护体,亦可无视一切问虚攻击!

  二人之肉搏,惊天动地,看得莫雷、泰岳二人目瞪口呆,根本不敢插手。

  雷十一等人渐渐恢复动弹,压下伤势,仰首看天。

  虚空一次次被宁凡、应龙轰碎,那惨烈的斗法波动,绝非寻常人可以介入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宁凡气力没有任何衰竭的征兆,但应龙王的伤势,却越来越重,无法再与宁凡肉搏对轰。

  一个个观战的高手,皆露出骇然的表情。

  横行二十四层无敌的应龙王,却露出越来越多的败相。

  魔化后的宁凡,竟强到这种地步,能将应龙王击败!

  应龙王是谁,是问虚之中无敌的存在,更曾败过一名普通冲虚。

  这种级数的强者,竟将被宁凡击败,这无疑是一种震撼!

  轰!

  又是一记对轰,应龙王被狠狠震飞,他拼尽全力轰击宁凡雷甲,都无法将雷甲轰出一丝裂痕。

  这雷甲之坚固,远超其想象,应龙王深深明白,若不施展他那最强底牌,绝对无法胜过宁凡,且今日,极可能丧命于此!

  “没办法了,就算动用东龙王所赠之宝,也要将你灭杀!虚宝,黄龙玉令!”

  应龙王连退之中,骤然祭起七枚深黄的龙形玉令。

  在七枚玉令腾空之际,他摇身一变,化作一头六千丈巨大的带翼黄龙,吞吐山河。

  那黄龙玉令不过是凡虚中品的法宝,但七枚玉令合一,威力似乎比一些凡虚上品之宝都更强,足以发出冲虚级攻击。

  此宝所需法力太过浩瀚,甚至需要应龙王变幻出本相,才能够催动此令。

  宁凡目光一凝,这玉令之威力,几乎可以轰碎雷甲!

  一句句繁奥的口诀,自黄龙巨口中喝出,

  “苍天已死,黄天当立!黄天**!”

  在这一句口诀念出之后,那黄龙玉令各自化作一道金虹消逝。

  下一瞬,周天十万里长空,俱化做金黄之色,一层层天空铺开,共有七层黄天。

  “镇!”

  七层天空,当头**,这是真正的倾天之威!

  任何问虚老怪,甚至一些冲虚老怪,都会在这七重黄天的**之下…殒命!

  这,已是应龙王最强一击,这一击,足以让风云变色!

  “我,也有最强一击,便让你见识见识,魔罗与太素合一,是何等威力!崩天剑指,第一崩,第二崩,第三崩!”

  宁凡抬指指天,食指指骨,忽然发出惊世骇俗的雷光。

  此乃,帝骨一指!

  (1/4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