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31章 屠塔(七)

第431章 屠塔(七)

  应龙雷宫百万里之外,龙荒大泽之上,早已是一片血海。

  雷十一率领万宝阁群修,加之200具幻虚傀儡,如入无人之境,一路染血而战。

  宁凡手持斩离,步步穿行于血泊,挥剑诛敌,无人可挡其一剑之威。

  在这短短一个时辰之中,二十四层雷塔,无数依附应龙王的势力,俱被宁凡秋风扫落叶般夷平!

  他本不欲多惹事端,但绝不怕事。

  应龙要追杀他,便需要付出代价。

  “周明,你放肆!”

  二十余道怒气腾腾的吼声,自远方传来,遁光之中夹在浩瀚气势,可惊天动地,无疑是炼虚老怪。

  宁凡目光一冷,想不到应龙王的属下还挺多。

  19名窥虚,3名问虚,俱是其手下!

  且那3名问虚,除了一人与雷十一持平,剩余二人,实力皆远在雷十一之上。

  “此子敢冒犯应龙王,我等速速镇压了他!”

  一名窥虚言辞狂妄,首当其冲,直接朝宁凡冲来。

  他遁光太快,几乎达到问虚水准,仗着遁速惊人,根本未将宁凡放入眼中,准备一招了结宁凡。

  轻敌之下,竟未料到入了宁凡的阵图。

  宁凡目中雷光闪烁,他早看出此人有偷袭之意,并蕴着杀机。

  在此人靠近身前万丈的一刻,宁凡直接翻手一抖,顿时,周天雷光大现,凝成一副画轴,被宁凡扬手一抖,抖出一卷绘着万里河山的雷霆图卷。

  雷画的符文,血染的江山,俱在图中一一显化。

  日月星辰,周天大势,似都与雷图暗暗相合。

  从前的雷图,本只有古奥的符文而已,但随着雷图屡次诛杀炼虚、吞噬十条雷龙,一路吞噬无数元雷,品阶已大大提高。

  那血染江山的画,亦渐渐清晰起来,露出山河表里的图案,威力大增。即便宁凡不打伤窥虚雷修,也可直接收杀之,同级雷修之中无敌!

  这翻手化雷为图的神通,出乎太多人的意料,尤其是那名偷袭窥虚,更是背心一寒,意识到情形不妙,毫不犹豫就往回遁,但为时已晚。

  “收!”

  宁凡毫无怜悯之意,一抖雷图,将这名窥虚连同万里河山收入雷图之中。

  一抖之下,万里河山都化作飞灰,而那窥虚直接惨叫之声,亦化作飞灰而死,根本无从逃跑。

  “此雷图,好生可怕!这便是传说中的太素雷图吗!”

  “传说自太素雷帝以后,再无人可领悟此术,此子能够领悟,资质太过逆天!”

  “此人绝非我等可对抗,必须龙王亲自出手,才可拿下此人!”

  一个个傲气冲天的窥虚老怪,俱是心中畏惧,不敢再上前攻击宁凡。

  唯有三名问虚老者,冷哼一声,不以为然。

  “此雷图虽厉害,但此子修炼明显不足,只足以诛杀窥虚雷修,我等问虚,他收不走!骐骥,你去对付雷十一!盗骊,你与老夫一道诛杀此子,莫给他杀戮其他窥虚的机会!”

  出声的问虚,乃是三人最强,名为乘黄。

  三人之中,乘黄最强,盗骊次之,骐骥最弱。

  由骐骥对付雷十一,二人围攻宁凡,足可见乘黄对宁凡的重视了。

  他看出太素雷图的厉害,有此图在,宁凡对上寻常雷系死灵,完全仗着宝图可瞬杀,无可抵御。

  他从前不信宁凡能力敌问虚,今日,他信了!

  仅剩的18名窥虚,见不用与宁凡争锋,皆大松口气,与万宝阁群修战至一处。

  骐骥挡住雷十一,不给雷十一任何援手宁凡的机会。

  宁凡独自面对两名问虚,全无惧色,而乘黄、盗骊,也完全未给宁凡思索时间,直接发动最猛烈攻击,祭起各自的凡虚中品之宝。

  “玄虚雷剑!”

  “紫电清霜!”

  二人之宝,俱是无上珍品,虽不是太古神兵,却也是同级之中罕有的至宝。

  如此至宝,足以让他们问虚之中罕有敌手,除非对上应龙、泰岳一级的人物,否则绝不会败。

  两道惊世的剑芒,好似要划破银河,将宁凡绞碎成千万段。

  宁凡避无可避,亦不准备避,一步迈出,白袍之上,顷刻浮现一袭金甲。

  “凡虚中品之宝,又如何!”

  轰!轰!轰!

  两件法宝带着翻山覆海之威,轰在宁凡身上,传出惊天之响,让一个个雷宫高手胆战心惊,好似末日降临般恐惧。

  山河破碎,大地裂开,岩浆升腾而起。

  大荒之上,一片片大地变作废墟。

  任地覆天翻,宁凡却傲然挺立,毫发无损的模样。他一袭金甲,承受了二宝千万重攻击,却连一丝划痕都未留下。

  “嘶!这是什么甲胄秘术,防御竟如此逆天!”

  “不好!此子要反击了!”

  风雷之中,宁凡黑发飞舞,目光却始终镇定。

  他向天一指,天空骤然浮现九十九颗黑色星辰,薄纱一般的黑色星光洒落,落在宁凡白袍金甲之上,熠熠生辉,为他平添一种诡异气质。

  五指一抓,星光凝成黑弓,布满九十九道魔符,魔气滚滚。

  他持弓,却与六翼大长老持弓的气质迥然不同。

  这一刻,他持弓方式,俨然好似魔罗大帝。

  而凝出本命黑星,此刻的宁凡绝对比同级别的魔罗强上数倍!

  雷图碎散,回归宁凡脚底,撑开十万里。

  以宁凡法力,本只足以开弓一箭,但雷图还有一个妙处,便是可储存吞噬掉的雷修法力,化为己用。

  那雷图之中,有着十条问虚雷龙的浩瀚法力。

  仗着雷图加身,在用尽雷龙法力之前,宁凡丝毫不必担心法力不够。

  从前宁凡不动用这些储存法力,为的便是等待今日一战,与应龙王决死!

  “死!”

  宁凡一字如九幽寒冰,一箭好似洞穿天地。

  星火燃烧,箭影撕裂天空,被宁凡一箭锁定的乘黄、盗骊二人,俱是面色大变。

  “小心防御,此箭威势极强!大意之下,便是我等也可能被此箭重伤!”

  二人扬起法宝,朝箭影轰去。

  两件凡虚中品之宝,有着毁天灭地之威,却被一箭震飞。

  轰!

  对轰的巨大波动,将二宝震得裂痕密布,灵威大减。

  乘黄与盗骊俱是头皮发麻,他二人皆非体修,若这一箭射在他二人身上,必定重伤。

  “这是什么箭术,为何如此厉害!”

  “就连凡虚中品之宝都挡不住此箭,除非肉身达到金身第二境,否则谁人可接下此箭!”

  “不过强招必定耗损法力,此子虽毁我等法宝,却在初战之时耗空法力,着实愚蠢!”

  二人只道宁凡法力耗空,扫去心中戒俱,冷冷一笑,指诀掐动雷术,朝宁凡欺近杀去。

  但才杀到一半,二人忽然一惊,正看到宁凡抬眼望来的讥讽之色。

  却见宁凡再次扬手开弓,又有一道毁天灭地的箭影,被宁凡弯弓射出,锐鸣几乎刺破二人耳膜识海。

  嗤!

  一箭迎面而来,带着不可阻挡的威势,令得二人俱是胆战心惊。

  他们不明白,宁凡明明只是半步炼虚,法力有限,为何可接连放出第二箭。

  纵然以他们的法力,多半也只能放出两三箭而已,这法术威力太强,太过损耗法力。

  难道宁凡的法力已经堪比问虚了?但这怎么可能!

  二人不解,亦无人为二人解惑。

  二人法宝已半毁,无可再用,只得纷纷召出护甲,强行挡下那一道箭光。

  只可惜他二人的护甲又非宁凡雷甲,防御太弱,俱被宁凡一箭洞穿,余下箭影,更为二人留下不轻伤势,直接轰在二人肉身之上。

  咳!咳!咳!

  乘黄、盗骊俱是咳出数口鲜血,所幸仗着护甲,伤势并不重。

  二人目光阴沉,他们堂堂问虚老怪,却被宁凡两箭折辱、大失颜面,若不找回场子,岂能平息怒气。

  心中思忖,宁凡纵然法力堪比问虚,但两箭之后也必定法力耗空,开不出第三箭。

  但二人又错了,这一次不待他们进攻宁凡,宁凡再次弯弓,射出第三箭,第四箭,第五箭!

  “天啦!如此恐怖的箭术,这周明竟能连放三箭!”又是一道道惊呼响起,带着敬畏。

  宁凡体内法力流逝极快,但雷图之中的雷力,却飞速填补着其法力的不足。

  太素雷图,进可收杀同级雷修,退可防守同级雷术,同时还能作为收容雷力的法力容器,当真是无上秘术。

  难怪此术可作为太素雷帝的最强神通之一,当真名不虚传。

  雷图之中存放了十条问虚雷龙的全部法力,宁凡自忖,他在射出五箭之后,起码还可弯弓射出25箭!

  这三箭连珠般射出,给了乘黄、盗骊太大的危机感。

  无可抵挡,唯有速走!

  二人竟再无抗衡宁凡的勇气,他们当真不知道宁凡还能射出多少箭。

  若宁凡连射五箭、七箭,他们甚至可能会有陨落之危!

  可惜他们逃遁虽快,却又如何快过星箭。

  箭术神通,往往仅有一击之力,一击不中,则告失败。

  有如此大的弊端,箭术在威力上自比其他法术神通要强大一些,不但射程极远,攻速亦是极快,威力更是强横非凡。

  三道箭影,箭速皆堪比问虚遁速,其中两箭追击乘黄,一箭追击盗骊。

  嗤!嗤!嗤!

  三道星箭透体的声音传出,乘黄、盗骊二人俱都中箭,好似被猎人射落的大雁,坠落长空,重重轰砸在地面。体内更是纷纷燃起星辰魔火,元神焚烧,痛不欲生。

  盗骊还略好些,只中一箭,虽说受伤,却还能勉强起身,受伤必定不重。他强行熄灭身上的星辰魔火,望向宁凡的目光,带着浓浓的惊惧。

  乘黄就惨了,全身被魔火焚烧,以他薄弱的法力,很难熄灭魔火,在被焚烧掉一条手臂后,方才勉强压制魔火,受伤绝对不轻,气息却萎靡之极,几乎跌落问虚境界。

  “我还有二十五箭…”

  宁凡淡淡的话语,好似一道惊雷炸响,让二人头皮发麻。

  如此强横的箭术,宁凡还能射二十五箭,他们挡不住啊,若硬抗,他们必死啊!

  他们怕了,他们逃往其他战场,不敢再与宁凡硬碰,只等待应龙王赶来,收拾掉宁凡。

  失去二人阻挡,宁凡如入无人之境。

  他没有追杀二人,这二人终究是问虚老怪,纵然宁凡放尽所有星箭,耗尽所有法力,也未必能够诛杀。

  既然杀不死,还是杀一杀力所能及的老怪吧。趁着应龙王未至,多多诛杀雷宫窥虚。

  他弯弓,对准一名窥虚,一箭放出。

  一道星光箭影,如同大道镇压,来势汹涌,无人可挡。

  趁一名窥虚不备,宁凡一箭射落,将这名雷宫窥虚暗杀,星火焚体,令其顷刻化作飞灰消逝。

  又一名窥虚陨落,这一次,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宁凡身上。

  诸人这才注意到,与宁凡对抗的两名问虚,竟然已经取得上风,惊退了二人,并空出手,弯弓持箭,射杀其他窥虚!

  随着宁凡杀心一起,仅存的17名窥虚,俱都升起危机感。

  “不好!快来人,拦住此人!”

  一个个窥虚老怪,识得宁凡箭术厉害,哪有抗衡的勇气。

  他们召来一群又一群的元婴、化神死灵,但成千上万的死灵聚集一处,都无法抵挡宁凡一箭之威。

  一箭出,数十万元婴丧命,血流成河,无数化神陨落,大地好似回到荒古,遍布星火,寸草不生。

  而宁凡行走在火焰大泽之中,每一弯弓,必射杀一名窥虚老怪。

  那诛辰之弓,威力太过霸道,加上雷图所提供源源不断的法力,这一刻的宁凡,几乎已达到窥虚无敌的境界。

  任何问虚之下的高手,无人可挡其一箭。

  嗤!嗤!嗤!

  短短一炷香功夫,宁凡连放二十箭,诛尽十八名窥虚,杀戮了绝大多数元婴、化神,只有不到万人还苟活着。

  宁凡留存了雷图的最强手段,只为这一战使用,他展开杀戮,好似一尊魔神,无可匹敌。

  骐骥已被雷十一等人围攻重伤,乘黄、盗骊二人亦在一群高手的围攻下伤势加重。

  宁凡还有五箭,他弯弓如满月,五道星箭好似连珠般射出,乃是连珠箭的弓术秘术,传承于乱古大帝。

  五箭合一,乘黄骇然欲死,他此刻伤势太重,法力几乎耗空,根本无力抵挡星箭。

  他想要逃遁,但却根本来不及逃脱,五箭穿胸,他周身燃起熊熊魔火,惨叫一声,终于毙命。

  “这周明,竟连问虚老怪都能诛杀!他绝对拥有匹敌应龙王的实力!”

  一道道惊惧之声响起,令得应龙雷宫一方的士气一跌再跌。

  雷十一等万宝阁修士,早已对宁凡的杀戮麻木,一人射杀18名窥虚,雷图收杀1人,又弯弓射杀1名问虚。今日宁凡的战绩,足以让雷塔百层都轰动!

  乘黄已死,宁凡散了脚下雷图,耗尽了十条雷龙的所有法力积蓄。

  目光冷冷扫过盗骊、骐骥,这两名老怪一想到乘黄的下场,胆战心惊,几乎忘了身属应龙雷宫的事实,抛下应龙王,便要独自逃脱。

  “哪里走!”

  这一次,不待宁凡与雷十一追杀,却有两道身影浮现与战场之外,拦住逃离的盗骊二人。

  这凭空出现的两名高手,俱是问虚修为,且还是那种几乎问虚无敌的存在。

  莫雷雷主,泰岳雷主!

  “你、你们是来护驾的么!好,好!你们速速诛杀此子,我二人必定为你等请功,龙王大人必有重赏!”

  盗骊、骐骥一见两名雷主出现,好似绝望中看到了救命稻草。

  然而他们的话语,只换来两名雷主的嗤之以鼻。

  “护驾?我等与应龙各为雷主,身份对等,凭什么自降身份、为他护驾?可笑!”

  莫雷、泰岳二人,翻手拿下盗骊二人。

  盗骊、骐骥皆是重伤,处于强弩之末,被两名巅峰问虚生擒,亦是极其正常。

  两名雷主各自打昏一人,降落身形,将昏迷的二人丢至宁凡脚下。

  “周道友,又见面了!诛杀应龙的好事,算本尊一个!如何?”泰岳哈哈大笑,似乎已忘记之前还找宁凡接拳之事。

  “应龙子距离突破冲虚已然不远,手段极其厉害,传闻还曾败过一名真正的冲虚老怪。此人决不可小觑,老夫欠小友一个人情,今日特来助小友一臂之力!”莫雷抱拳道。

  “多谢二位盛情。”

  宁凡点点头,他早料到二人回来,在二十三层之时便看出一丝端倪。

  望着脚下两个昏迷的问虚老怪,宁凡一点眉心,取出斩离,毫无留情之意,直接剑诛二人,吞噬二人元雷。

  诛杀两名问虚,如同草芥。这举动,再次让无数高手胆寒,对宁凡也愈加敬畏。

  如此,应龙雷宫之中,除了应龙王之外,所有高手几乎死绝。

  但宁凡并未有丝毫轻敌。

  应龙王能问虚无敌,能击败一名冲虚,其战力绝对非同小可。

  他望向东方群山,目光忽而凝重。

  下一刻,莫雷、泰岳二人,亦是似有所决,呼吸都略有紊乱,足可见二人心头紧张。

  雷十一等万宝阁高手,俱都望向东山,心跳加剧。

  在东山百万里外,一道如巨龙苏醒般的浩瀚气势,正风驰电掣般逼近!

  一炷香之后,一个黄袍中年,独自出现在东山之巅,俯瞰苍生如蝼蚁。目光一扫战场,怒意更甚。

  他从未想过,有朝一日,会有人胆敢来二十四层兴风作浪。

  他从未想过,有朝一日,会有一个化神小辈忤逆自己,诛尽自己的属下。

  在这黄袍中年出现的一刻,泰岳、莫雷俱是战意滔天,一步迈出,冷喝道,

  “应龙!你统治二十四层的年代,已然过去,今日,你必死!”

  “凭你们!可笑!”

  黄袍中年怒极反笑,他打手一挥,撕破十万里虚空,无数虚空风暴席卷,虚空之力如墨潮泻下,如海浪般流淌,在其脚下汇成海洋。

  他立在虚空浪流之上,一身法力在这一刻,绵延不绝,自运周天,持续恢复。

  他望着莫雷、泰岳,怒意更甚,双拳轰出,背后骤然浮现双龙虚影,双拳带着山崩地裂的威势。

  “虚术,双龙!”

  莫雷、泰岳面色大变,千年之前,他们还只是略逊应龙王一筹。

  但千年后的此刻,他们面对应龙王拳芒,却有一股窒息之感。

  两名雷主勉强出拳,各自迎上应龙王拳芒,莫雷不擅体术,直接被应龙一拳重伤。

  而泰岳,纵然有着金身第二境的恐怖体术境界,却亦被应龙一拳震飞,口齿溢血。

  虽未重伤,却也露了败相,无声的宣示他与应龙差距之大。

  两名雷主稳住身形,细细看那汇聚成海洋的虚空之力,再看立于海洋中心、扁舟一叶般的应龙王,忽然有所明悟。

  “冲虚养气之术!”

  他们终于明白,应龙王为何如此强悍。

  因为应龙王虽然境界未到冲虚,却已先一步领悟了冲虚养气之术。

  冲虚老怪,但凡立在虚空,便可借助虚空之力,凝聚气海,恢复法力,凝练肉身。凝出虚空气海,应龙王不但法力恢复极快,更可借虚空之力增幅些许肉身之力,实力已超过莫雷、泰岳太多。

  “周明,你必死!”

  应龙王一个回眸,带着滔天煞气,那是其一生霸道、发下的无穷杀戮。

  在这煞气之下,雷十一等万宝阁高手根本无法抗衡其气势,飞速连退。

  纵是两名雷主,亦退后数步才稳住身形,被那煞气稍稍乱心。

  唯有宁凡,半步不退,视其煞气若无物。

  他不惧应龙王煞气,因为他经历过太多的血海,见过太多太多绝世强者。

  他见过云天决的霸道,那是碎虚老怪的凶悍无敌。

  他见过魔罗大帝、太素仙帝的死斗,他见过梦玄子力压轮回钟之钟声,他撞碎过掌情仙帝的一目,他甚至见过紫斗仙皇。

  有着种种阅历的宁凡,不会被一个应龙王吓到,不会。

  宁凡目光浮上血色煞气,在这一刻,他张开了比应龙王更强数倍的煞气血霞,遮住了整片天空!

  “应龙,你必死!”

  宁凡丝毫不惧,同样冷冷回了一句。

  这一句,带着更加强大的煞气,竟令得应龙王退后半步,心神一霎失守,面色大变。

  他堂堂应龙王,竟被一个小辈的煞气吓退了半步?!

  此乃莫大羞辱,令他难以置信,令他几欲瞬杀掉宁凡,以泄心头之恨!

  “此子煞气,竟比我更加强横,这怎么可能!”

  应龙王咬牙切齿,他发现他从头至尾…小觑了宁凡!

  甚至,其潜意识中,已有些后悔,后悔当日轻率下令追杀宁凡、惹下今日劫难。

  但他已无选择,他已被宁凡屠尽所有势力,他唯有全力诛杀宁凡,方才能泄愤。

  只是这一次,不待他向宁凡出手,宁凡却先一步冲入其虚空海洋之中,祭起一件金钟。

  在这金钟敲响的一刻,一片片虚空海洋开始崩溃。

  应龙王苦心凝聚的冲虚气海,竟在飞速消散。

  “这是什么钟,竟能破冲虚修士的养气之术!”

  一股浓浓的震惊,在应龙王心头升起,不可置信地望向东溟钟,旋即露出贪婪之色。

  “此钟,与东龙王所寻之物太过类似!此物,我必夺之!”

  (5/5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