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30章 屠塔(六)

第430章 屠塔(六)

  宁凡轻轻吸了口气,眼前的泰岳雷主,金身第二境的炼体境界,足以让他气息一滞。

  以他玉命巅峰的炼体境界,加上尸魔之身的力之极限,都犹逊色泰岳一筹。

  这黑塔般的汉子,周身泛着纯金之光,肉身好似成了一个金人,并刻满大道纹路。

  他立在那里,仿佛就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,他的一拳,便是雷十一都无法接下,必定重伤!

  至于楚南风等人,则直接在泰岳雷主的气势之下,连退数十步,才稳住身形,根本抗衡不了泰岳的霸道气势。

  “此人不但是金身体修,更将金身修至第二境…此人很强!此人血气带金,令我隐隐有所明悟…炼体之道,起步是银光十层,而后才是银骨,锤炼的是骨,之后是玉命,锤炼命魂,到了金身,便是锤炼气血…气血么…”

  宁凡心中自语,目中却毫无惧色,一步迈出。

  泰岳雷主的气息,每一丝都足以镇压山河,锁住长空。

  但随着宁凡五指一抓,一片片金身气势似琉璃粉碎,传出崩碎声,就此被破去。

  “好,我接你一拳!若我无伤,我要你…一滴金身血!”

  “金身血?可以!若你能在本尊拳下不死的话。”

  见宁凡破掉自己气势,更应下自己比斗,泰岳目露赞许之芒,深深看了宁凡一眼。

  他看出宁凡真实的炼体境界,是玉命巅峰,突破金身还遥遥无期,但凭借诡异的尸魔体质,可一战真正的金身第一境。

  宁凡索要他的泰岳的血,自是为了体悟金身境与玉命境的不同。

  一滴血而已,若宁凡的实力可让他满意,给他一滴血,助其体悟金身境界,又何妨!

  “接拳!”

  泰岳一步迈出,其气势在这一刻达到顶峰,好似刀剑般锐利,震得无数死灵匆匆倒退,扯空战场,不论敌我!

  无数山峰被其气势镇住,好似被斧劈过,拦腰截断,巨岭坍陷,河流断流,似被仙锤碾压夷平。

  泰岳的双目中,一丝猩红的凶芒升起,其周身好似金人,精气遮天。拳芒一动,立刻发出惊天裂地的崩溃之声。

  一道纯金的拳芒,划过天际,震碎一层层云霄,虚空在这一刻被其碾碎,大地在这一刻开始地震般崩碎。

  那一道拳芒由远极近,不过是瞬息之间,宁凡一步迎上,目露滔天战意。

  这一拳,很强!足以一拳镇压雷十一!

  这便是天雷塔中几乎问虚无敌的存在么!

  “雷甲,现!”

  宁凡周身,骤然浮现金色雷纹的雷甲,白袍金甲,好似成了一个天将。

  在这雷甲覆身的一刻,其肉身防御力立刻提升至一个恐怖的地步。

  三阶金甲,可挡冲虚一击,一路行至22层,他已平白获得十万元雷,三阶朝着四阶的晋级,也已走了一般。

  这种级别的防御,便是普通冲虚老怪的攻击,都可无视了,问虚老怪的攻击,根本无法震破此防御!

  足以镇压雷十一的拳芒,轰在雷甲之上,发出灭世一般的可怕轰响。

  风雷倒卷,大地被拳芒席卷,一片腐朽、萧索,但立于拳芒中心,宁凡却毫发未损,处于不败之境!

  其防御力,已在无数元雷的滋养下,达到一个恐怖境界!

  良久,拳芒散,宁凡散去雷甲,淡淡道,

  “阁下拳芒,我已接下,阁下应诺之事,该完成了!”

  嘶!

  纵是泰岳本人,都不禁骇然地吸了口气,其他高手,则无一不是震惊模样。

  他们皆看出泰岳一拳厉害,足以瞬杀任何窥虚,足以镇压雷十一级别的问虚。

  如此强悍的拳芒,宁凡竟凭雷甲之术、完全接下!

  明眼人都能看出,这雷甲并非法宝,而是一种法术,凝炼元神之雷、成雷甲护体不败的法术!

  他们终于明白,宁凡为何处处搜集元神之雷,想必为的便是这种玄奇秘术!

  一丝深深的挫败感,浮现在泰岳雷主的心头,他闭上眼,沉默。

  这一拳,他动用了十成气力,并未动用体术。

  但从这一击判断,即便他施展强悍体术,也攻不破雷甲防御。

  这雷甲防御,已然逆天,便是冲虚中的高手,也会觉得棘手。

  “你,可以上二十三层!”

  泰岳睁开眼,带着不甘与颓败,并指如剑,在臂膀上一剑刺过,将一滴金色血液收入玉瓶,连带之前的备礼,俱都赠给宁凡。

  金身之血,皆只在皮肤中的细小血管中流淌。

  以泰岳如今的炼体境界,也不过凝聚了五百滴金血而已。

  宁凡点点头,泰岳虽说行事霸道,但还是个愿赌服输之辈。

  他收了备礼,吞了元雷,淡淡扫了玉瓶金血一眼,不再言语,迈入二十三层的传送阵。

  “周道友又让老夫大开眼界了…那元雷之甲,防御当真逆天,泰岳破不掉此甲,应龙多半也无法得手的。道友与应龙的决战,怕已先天立于不败了。”

  “也仅是不败而已…应龙伤不得我,我却也未必能伤应龙的。譬如那个泰岳雷主,我可防御其攻击,却未必能伤他,纵然是皇气杀伐之剑,也未必能攻破其肉身防御…终究还是限于境界…想要灭泰岳,或许只能动用第三指…”

  “什么第三指?”雷十一狐疑道。

  “没什么,最后一层雷宫了,下一层,便是应龙所在…”

  宁凡等人收住脚步,前方依稀出现一重重森严防卫的死灵高手。

  一见宁凡等人前来,立刻大喝道,

  “来者止步!莫雷雷主有令,周明道友若欲借传送阵,需回答雷主一个问题,不论答案能否令雷主满意,但凡回答,阁下皆可通过传送阵!”

  言罢,便有千百个持戟化神,披甲冲来,将宁凡等人重重围住,首当其冲的,有20名窥虚,1名问虚。

  出声的正是雷宫问虚,此人虽有问虚修为,却并非莫雷雷主,而是莫雷雷宫的大统领。

  “回答问题?该不是要变着花样打一场吧!”雷十一露出黄牙,猥琐一笑,眼中却战意滔天。

  宁凡不置可否,只目光淡淡一扫围困修士,一摆手,止住跃跃欲试的雷十一。

  “回答什么问题?”宁凡向那大长老言道。

  “来人,取雷主手令,礼物,笔墨!”

  大统领眼露凝重之色,唤人取来无数物品。

  有乌金竹叶,有元雷,有银品金品之雷玉,这些自是礼品了。

  除此之外,更有人跪在宁凡身前,持一木盘,上盛放笔墨纸砚。

  除此,更有一封手令,书于纸上,只有一个字…

  ‘雷’!

  “这是什么鸟问题!”雷十一撇撇嘴,貌似轻浮,眼神却有一丝凝重,似乎看出了些门道。

  “抱歉,雷主正在闭关,只说问周明道友问题,留下这一个字,并未说具体要询问周道友什么。”大统领歉然道。

  “无妨,我明白他的意思。”

  宁凡左目紫星微闪,目力几乎可洞穿一笔‘雷’字的所有法力轨迹。

  这一个雷字,每一笔都有法力留存,每一笔,都蕴含着莫雷雷主的雷道。

  但所有雷力勾画成字,却并不圆润,字里行间纵有一丝滞涩之感,无法圆融完满。

  之所以无法令雷力完美,只因莫雷未晋入冲虚境界,尚是问虚修士。

  这一个字,是一个提问。

  莫雷想问宁凡,他如何才能突破雷道桎梏、摸到冲虚瓶颈!

  “有意思。”

  宁凡没有写下任何字,只是拿起那写着雷字的纸,骤然撕碎。

  “大胆!”

  大统领目光一怒,只道宁凡狂妄。

  莫雷雷主备好厚礼,送宁凡登二十四层,仅仅是询问一个问题而已,且不论答案是否满意,都会放行,要求并不过分。

  但宁凡却无视莫雷的请求,公然撕碎莫雷手令,无疑是在打脸。

  士可杀,不可辱,大统领纵然知晓宁凡厉害,也欲与之一战了。

  便在这时,遥远的雷宫中,忽然传出一道彻悟般的叹息,淡淡的言语,好似一道雷光划破长空,令道,

  “共伯,住手!小友的答案,我很满意…他说得对…”

  出声者,正是莫雷雷主,在声落的一刻,化作一道仙风道骨的老者,飘然现身,目露感叹。

  “小友的道悟,果然非常人可比…日后前途,必定不可限量!”老者抱拳,目露感谢。

  “能帮到阁下,周某亦感到欣慰道。”宁凡抱拳回礼,说出之语,让无数高手大感莫名。

  “呃…为何此子撕了雷主手令,雷主不怒反谢…此子究竟给了雷主什么答案?”

  大统领茫然不解,同样不解的,还有无数高手。

  在场高手,唯有那猥琐的雷十一,稍稍明白了些什么。

  雷十一隐隐看透莫雷的提问真意,问的是如何悟雷道、晋入冲虚。

  但雷十一看不懂宁凡的回答,撕碎纸张又是何意?

  宁凡与莫雷打着哑谜,答案也唯有二人知晓。

  而后,在莫雷的命令下,所有高手无比恭敬地送宁凡等人前往传送阵。

  只在离去时,宁凡忽而大有深意朝某个方向一笑,自语道,

  “有意思,此行会多两个帮手么…”

  在众人离去后,大统领满腹狐疑地问道,

  “敢问雷主,你究竟问了周道友什么问题?他又作何答复?”

  “我问他,如何突破冲虚。”当着诸位属下,莫雷直言不讳,不以为耻。

  “什、什么!雷主乃是堂堂问虚高手,且几乎是问虚无敌,为何要向一个尚未炼虚的小辈请教这个问题!他不过化神而已,怎会知晓如何突破冲虚境界?”大统领愈加不解。

  “此子修为虽是化神,但对虚空的明悟,早已突破问虚,这一点,以你的道悟是看不出来的…且尤其让老夫在意的,是此子对雷道的领悟。老夫突破冲虚,最大的难题,不是对虚空的领悟,而是对雷道的领悟。老夫的雷道,始终有一丝无法完满,听闻此子修有太素雷帝的秘术,故而试探一问,也并未报有太大希望,但此子答案,着实让我意外…修雷万年,今日老夫才算是茅塞顿开!”

  “那周道友不过是撕掉雷主手令而已,哪里曾回答过什么问题?”

  “这便是最好的回答…老夫于纸张之上书字提问,那一个雷字,便是老夫所有雷道,而那纸,则是天道…老夫的雷,处在天道之中,但天道之下,老夫不过是一介死灵,无论如何精研雷道,终究有那么一丝缺憾,是永生无法比上活人的,这,便是天道的意志,不可抗衡…这缺憾,实际上无法弥补,除非老夫转世重修。这一切,老夫心知肚明…所以无论周道友在纸上书写任何字眼,都是困于天道内的,无法帮助老夫...所以,他撕了纸,撕了老夫的雷道,亦撕了天道!”

  “这、这…”大统领似有所悟,又恍然不解,只觉得这撕纸的小小的行为,蕴含的道理太过离经叛道!

  “他的回答,只有一个!‘道若阻我,我便弃道!天若阻我,我便撕天!’这,就是他的回答!老夫修雷万年,今日才茅塞顿开,老夫太过执着于死灵身份,太过执着于雷,执着于天…这些执着,可弃!需要坚定的,只有突破冲虚的决心!”

  莫雷言罢,一股浩瀚的气势渐渐升起。

  他,距离突破冲虚,不远矣!

  “来人,备战!我等即可出战,征讨应龙!”莫雷忽然下令,震惊无数高手。

  “什、什么!雷主征讨应龙,难道是为了援助周明么!”大统领惊诧道。

  “不错,此子解我困惑,我当还他一个人情。”

  “那雷主为何不直接与之同去…”

  “若老夫与他同去,便和那雷十一一样,屈于其膝下…老夫虽可助他,却非他属下,老夫有老夫的骄傲!你也是如此么…泰岳!”

  莫雷言罢,目光忽而一凛,向一旁隐匿虚空扫去。

  登时,那隐匿之处,现出一个黑塔大汉,哈哈大笑,正是泰岳雷主。

  “哈哈!还是莫老儿眼光毒辣,竟然看出本尊隐匿于此!”

  “眼力毒辣的,可不止老夫一人,那周道友多半也看出来了。他离去之时的话语,想必说得便是你我。”

  莫雷叹息,他真有些摸不透,宁凡骨龄才五百岁,为何道悟、心智皆如此妖孽,连二人有相助的意思都能看出,多半也明白二人不明面帮助,是放不下面子,怕被人说成宁凡手下吧。

  毕竟不是每个老怪,都能和雷十一一样,厚颜无耻,不怕别人非议。

  “老夫帮他,为的是还情,你帮他,却是为何?若你怀了不轨之心,休怪老夫手下无情,与你出手!”莫雷冷声质问道。

  “出手?哈哈,莫老儿,我胜不了你,你也胜不了我!我乐意帮他,且也想宰了应龙玩玩,这就是我出手的原因,爱信不信!哈哈,本尊去也!”

  泰岳仰天大笑,独自一人,扬长进入传送阵。

  莫雷目露古怪之色,叹息摇头,亦领人入传送阵。

  这么多年,他还是看不懂泰岳,此人太过随性了。想挑战你,天王老子也敢一战。想帮你,又没有个正当理由。

  但莫雷可以预想的是,宁凡的实力,加上他与泰岳的援手,血战二十四层,不会败。

  “却不知那应龙此刻,是否已经坐立不安了…”莫雷淡漠道,仿佛对应龙生死,毫不关心。

  …

  二十四层,应龙雷宫。

  幽深的沼泽中,一条带翼黄龙,听闻一道道禀报之后,目光震怒,龙吟震碎一片片长空。

  “不可能!此子怎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,冲破二十三层雷塔防御,来到我二十四层!这绝不可能!”

  他怒意未消,又有数道传音飞剑仓皇飞至,每一道飞剑,俱都是求饶之声。

  “龙王救命,水关告急!”

  “水关已破,铁龙城被围,求龙王援手!”

  “骊山被夷平…”

  “神霄谷被破…”

  一道道传音飞剑,无一不是被屠被灭的噩耗。

  应龙王怒意更甚,从来只有他追杀他人之理,什么时候,他追杀之人敢如此狂妄,到他的地盘,杀他的手下!

  “来人,本王要亲自出击,诛杀此子于二十四层!”

  黄龙振翼飞起,黄芒一闪,化作一个黄袍大汉,面色阴沉似铁。

  但不待他亲自出击,又一道墨色飞剑,疾驰而来,在龙池炸开,传出一道冷漠声音。

  并非其属下的战报,而是…宁凡的声音!

  “应龙子,你死期已至!”

  “竖子狂妄!”

  应龙王大怒,他无法忍受,自己竟被一个化神小辈如此挑衅。

  便在其震怒之时,龙池之外,一道道震天动地的斗法声,由远及近。

  宁凡,来了!

  (4/5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