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28章 屠塔(四)

第428章 屠塔(四)

  群修皆惊,夺人寿元的大阵,简直闻所未闻!

  夺人寿元,乃是大道之术,真仙都未必能施展此术,这一仙虚大阵却模拟出此术!

  雷雨之内,大阵之中,一个个死灵不分敌我,寿元皆在飞速减少,鬓发斑白,容貌渐渐苍老。

  少数寿元将近的高手,被这大阵一摄,失去最后一丝寿元,就此陨落。

  其他高手,困于阵中,被夺尽寿元也只是时间问题。

  好诡异的大阵!

  雷十一等高手,施尽全力,欲轰碎阵光。

  奈何此地阵光,本就是仙虚大阵,在吸收了诸人寿元之力后,防御更是提升至恐怖程度,岂是雷十一等人可轰开。

  “难道我等真要与这烛风、在此地同归于尽!”无数高手面露绝望。

  此刻的烛风,已祭献生命,处于一种杀不死的状态。

  大阵无法攻破,整个钟山山脉都是大阵,每一滴雷雨都是索魂幽灵。

  烛风得意的一笑,所有人的慌张都落在他的眼中。

  对,就是要这样才好!

  他要让这些人感受感受他之前的绝望!

  每一个绝望的表情,对于祭献之后必死的烛风而言,都是死前最大安慰。

  然而当烛风的目光,扫过宁凡之时,忽然震怒。

  “为何他如此镇定,这不可能!”

  烛风心头大怒,他落得如今下场,罪魁祸首,便是宁凡。

  他最想看到的,是宁凡绝望的表情,如此才可快意。

  但宁凡被困阵中,却丝毫无惧,反倒一副古井无波的模样,片刻后,更是微暝双目,身旁只留三傀一尸护法。

  任黑发一丝丝斑白,任皮肤一丝丝干皱,任脊背一丝丝佝偻,任岁月一丝丝苍老。

  宁凡丝毫不反抗,任大阵攫取着他的寿元。

  寿元是一个修士的生命上限,寿元被夺,并不影响骨龄。

  有些修士活过千年万年,却仍是年轻模样,只因寿元还很充足。

  随着寿元失去,一丝丝濒临寿尽,修士才会开始苍老。当然,也有修士喜欢老者模样,刻意幻化,也是寻常。

  宁凡修炼至今,一次次借助时光修炼,也不过才500岁骨龄而已,作为一个化神修士,他可活五六千年,寿元充足,自不会显老。

  但随着寿元一丝丝流入大阵,就此失去,纵然是宁凡,也不免现出老态。

  仙虚大阵虽厉害,但宁凡完全可借风烟一指撕开裂缝,扬长而去,但他没有这么做。

  他留在此,不破阵,不逃离,自有原因。

  他的心,与此阵相合,他似乎领悟到了什么,又飘渺散去。

  那一丝光阴之血,因吞噬光阴水晶而生,却在这一刻,一丝丝增多。

  “光阴么…若我能自如掌控这一丝光阴之血,不但不会被阵光夺走寿元,更可逆夺寿元!”

  “我未老过,如何体悟光阴…这一次苍老对我而言,却是感悟光阴之血的最佳时机。”

  宁凡心中计定,撤去防御,任阵光夺走寿元。

  甚至,他还尝试逆运光阴之力,将寿元送出阵光,故而他苍老的速度,几乎是其他人的数十倍。

  眼见宁凡故作镇静,烛风半跪于地,目露冷嘲。

  在他看来,宁凡的故作镇静,只不过是故弄玄虚。

  他绝不认为,宁凡可破去堂堂仙虚大阵!

  没有人能杀死烛风,他同样也衰弱到无法动用半丝法力,不可攻击任何人。

  他只求与所有敌人同归于尽,如此,他可勉强获得复仇之快感。

  …

  宁凡的寿元飞速流逝,从二十岁青年容貌,渐变成三四十岁的中年,再步入六七十岁的老者容貌。

  他的心,对光阴的领悟步步加深。

  三十而立,四十不惑,五十知天命,六十耳顺,七十从心所欲…

  他的心,随着容貌的改变,亦经历过一次苍老。

  他满头白发,皱纹密布,垂垂老矣,他睁开浑浊的双眼,淡淡扫了一眼雷雨大阵,眼光却无喜无悲。

  宠辱不惊!

  就在这短暂苍老的状态中,宁凡的心境获得了莫大提升!

  “何谓光阴?修士诗曰,‘光阴者,百代之过客’…修士一生之长,是凡人百代之多。对修士而言,光阴,就是流去的岁月,就是寿元。对山岳而言,光阴是刻在石上的裂纹,是风化的刻印。对川流湖海而言,光阴是沧海变作沧田的变迁…”

  宁凡心中自语,他的丹田之中,一丝光阴之血被徐徐剥离,被其身披金甲的元神张口吞入。

  从前,他无法随心所欲吞噬光阴之血。

  此刻,他一夜苍老,却通过身心苍老,体悟到光阴的玄妙。

  有些东西,你不亲身去经历,只靠着闭门造车体悟,一生一世无法明悟。

  譬如流水,譬如光阴。

  宁凡浑浊而苍老的双目,忽而闪掠过一道精光,他,摸到了光阴流动的轨迹!

  “我明悟了光阴,却还无法自如操控光阴,这一切,皆因我境界太低,无法领悟那个级数的仙术…”

  “但从这大阵之中,我却窥探到一丝操控光阴的手段。夺人寿元,可使人苍老,夺天地寿元,可使天地苍老。而夺取寿元的方法,便是夺走他人的‘光阴’,弥补自己流逝的‘光阴’,以此平衡…”

  “这大阵,正因融入了一丝光阴之力,故而才可夺人寿元,我身怀一丝光阴之力,亦可…夺人寿元!”

  宁凡白发如雪,平静的目光扫过烛风,淡漠道,

  “你的大礼,我收下了!”

  “大礼?哼!你在说什么胡话,我何时给过你大礼,我所给的,只是一场生杀大劫,诛戮尔命!”烛风冷笑道,他认为宁凡一定是快要死了,脑袋糊涂了,在说胡话。

  “…”

  宁凡没有回答,他用实际行动告诉烛风,烛风祭献生命开启的大阵,对宁凡而言,正是大礼!

  “破!”

  宁凡苍老的声音,响彻钟声,双目之中,忽而射出一道金色光丝。

  那金色,既非剑气,亦非金雷,而是一种诡异莫测的力量。

  那种力量,尚不如轮回玄妙,但一经出现,却已让雷十一、烛风俱都无法理解。

  尤其是烛风,更是惊呼道,

  “这是何物!好可怕的力量!不过即便这力量再可怕,却只有一道光丝,绝对攻不破大阵…”

  他话说一半,忽而生生噎住。

  夜空之上,那纯金色的光阴之线好似针刺豆腐一般,‘嗤’地一声,轻而易举刺入阵光之内。

  下一刻,大阵轰得一声,逆乱起来,只因阵光中原本加持的一丝光阴之力,被宁凡夺走!

  那一丝光阴之力,与宁凡的光阴之血力量相差无多,但终究略逊一筹,乃是创始此阵的宗师所遗留。

  他留在此阵的光阴之力,被宁凡吞噬,不是便宜了宁凡,又是什么?

  “吞!”

  将光阴之血打入阵光中,宁凡心念一控,开始吞噬阵光内的光阴之力。

  钟山大阵,抽取修士寿元的效果渐渐衰弱,到了最后,竟然完全不可抽走寿元。

  宁凡五指一抓,阵光轰然崩碎,一丝金线被其召回手中,吞入腹中,炼入元神。并在元神之内,一道金线,分成两道光阴之血。

  多了一道!

  这多出的一道,自然是从阵光中所吞噬!

  “不可能!仙虚大阵,竟被你一道金光所破,那金光,究竟是何物!”烛风大惊,抬头看天,长空之上,漂浮着一块块暗红水晶,每一块水晶,都含了一百乃是数百岁的寿元,共有数千之多!

  那些水晶,皆是无数高手被抽走的寿元所凝。

  那些水晶,可以被抽走,却无法被吞回,因为这些修士并不精通光阴之力。

  烛风无法置信,从无人可破的仙虚大阵,为何会被一个化神小辈给破去!

  随着大阵破去,烛风祭献生命的大限已到,惨呼一声,死不瞑目。留下元雷金玉,仍是要便宜宁凡的

  在其身死的一刻,十万里内,钟山山麓俱都崩塌,此地雷雨第一次停歇。

  大阵,不复!

  而夜空之上,一块块寿元水晶因无人可炼化,正渐渐消逝于长空。

  所谓花有重开日,人无再少年。如宁凡一般容貌苍老的修士,是无法重获寿元、恢复年轻的。

  宁凡抬头看天,他永远光阴之力,可以炼化这些水晶!若吞噬这些水晶,他不但可恢复年轻,更可一举获得超过十万年的寿命!

  心中回忆着对钟山大阵的领悟,宁凡抬手一指,催动心阵之力,在长空勾画出阵图。

  他的心阵,不足以勾画出仙虚阵图,却模拟钟山大阵,自创了一种化级巅峰的阵法。

  品级虽未入虚级阵法,却深含光阴变迁的玄妙。

  阵光一闪,所有寿元水晶被吞入阵中,炼入宁凡体内。

  宁凡步步踏天,每一步,都愈加年轻。

  从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,渐渐变回一个白衣青年。

  不但容貌年轻,寿元更平添十万岁!

  十万岁,唯有碎虚老怪,才能活如此之久。宁凡未入碎虚,仅仅化神,却已能活十万岁。

  且只要他愿意,日后仍可借光阴之力,夺人寿元,纵然和仙人一般长生不死,都不难的!

  光阴之力,当真逆天!

  若是其他老怪有宁凡这种机缘、道悟,获得光阴之力,凝聚光阴之血,彻悟光阴神通,心阵炼化寿元…那些老怪,必定也可以长生不死!

  可惜,他们既不敢偷盗光阴水晶,亦无法领悟光阴之力,更没有心阵神通。

  且对修真七步来说,长生或许珍贵,但对仙人而言,人人都可长生,所谓的长生,根本不足自傲的。

  寿元对宁凡而言,只是鸡肋,他不缺寿元,他只缺时间,他太匆忙,他时间太紧迫、太少。

  “周道友,好手段!你究竟做了什么,竟连此阵都破掉了!还有,那些寿元水晶…小友难道尽数吞噬了?”雷十一疑惑道。

  “雷阁主以为,我能吞噬那些水晶?”宁凡不答反问道。

  “呵呵,是老夫问得唐突,道友能否吞噬那些水晶,与老夫何干…”

  雷十一连忙摆手,示意他没有打探宁凡底细的意思。

  烛风已死,他大仇已报,甚是快意。而他之所以能报大仇,皆因宁凡相助。

  这份情,雷十一必须记着,所以,他不会去打探宁凡的底细,做如此失礼之事。

  夺人寿元、吞为己用,这种逆天手段,足以让无数濒临寿终的碎虚老怪…疯狂!

  不关宁凡是否有这种神通,雷十一都不会问,问出来,也只是给宁凡添麻烦。

  钟山雷宫,炼虚死尽,万宝阁一面倒地杀戮,最终将钟山夷平。

  一枚枚雷玉,皆归雷十一所用,包括宁凡所获金玉,也都给了雷十一。

  至于元神之雷,则皆归宁凡,各取所需。

  若无雷十一相助,宁凡想独灭钟山,必定要耗费不小力气的。赠与区区雷玉,不值一提。

  屠尽钟山雷宫,吞噬无数元雷,雷甲距离突破,只差4000化神元雷而已。

  若折合成炼虚元雷,仅40道便足够。

  “小友意欲如何,还要一路杀上二十四层么?可还需要老夫帮助。”雷十一咬咬牙,终于还是主动问道。

  “哦?雷阁主不是畏惧应龙王、不敢相助周某么?怎么此刻不怕了?”宁凡深深望了雷十一一眼,能够看出,雷十一脸上还有挣扎、畏惧。

  之前,雷十一畏惧应龙王,只愿助宁凡斩杀烛风。

  此刻,雷十一仍然畏惧应龙王,却愿意帮宁凡杀入二十四层。

  此人,似乎是想报恩。

  “老夫仍是怕应龙王的,只是…若无小友相助,老夫等万宝阁高手,都已死在烛风孽障之手,那阵光夺人寿元,太过厉害,若非小友,无人可破…这救命之恩,当还!我万宝阁之人已死过一次,纵然小友不敌应龙王,我等也愿助阵,共小友赴死!”

  “阁主所言极是!我等愿助周道友,杀上二十四层!”楚南风、莫飞云俱是响应到。

  “…”

  宁凡一时沉默,这万宝阁懂得知恩图报,倒也难得。

  有万宝阁相助,他杀入二十四层,亦会轻松许多,自不会拒绝。

  稍稍清理战场,整顿休憩之后,众人准备渡过传送阵,进入十二层。

  便在此时,钟山之外,一队修士气势汹汹、掩杀而来。

  一面疾遁、一面高呼,

  “我等十位窥虚援手来迟,望烛风雷主恕罪!嘿嘿,这诛杀周明的大功,可不能让你一人独吞!”

  十名窥虚,千名化神,赫然是来抢功的。

  诸人马不停蹄,从十层赶赴此地,生怕来晚了、抢不到诛杀宁凡之功。

  然而这才刚一来到钟山,一个个老怪便傻眼了。

  什么情况!这是什么情况!

  钟山十万里俱成为废墟,无数死灵死去,血流成河。

  那些尸首之中,有元婴,有化神,更有…炼虚!

  “马人王死了,厉鬼死了,严道子死了,还有孤逢…”十层雷主额头冷汗直冒,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。

  当他的目光落在烛风尸首之上后,心几乎跳出嗓子眼。

  包括十层雷主在内,十名窥虚老怪俱都面色震撼。

  “烛风?!烛风死了!这绝不可能!他可是问虚老怪,怎么会死!”

  “为何?嘿嘿,你们死后,直接问他,不是更好!”

  雷十一猥琐一笑,带着万宝阁众人,围住这批高手。

  这些人皆是应龙王所派遣。杀了烛风,雷十一还能用旧怨来搪塞。杀了这些人,可是彻底与应龙王翻脸了。

  只不过,雷十一是个果断之人,他答应再帮宁凡对付应龙王,就不会反悔,这些人,一个也不会放过。

  “杀!”

  宁凡一步踏天而起,恢复之后,已可再次施展我相之术,分出两道金影。

  一人二影一尸三傀,宁凡一人,相当于七名窥虚战力,那六人,皆可算宁凡之奴!

  一人六奴瞬间稳住十层雷主,发动最猛烈的攻势,只一瞬,便重伤了十层雷主。

  “不可能!当时我追杀你,你明明只有逃遁之力,为何如今会这么强!啊!”

  十层雷主不敢置信,被宁凡一人六奴围攻,只一瞬便重伤。

  下一回合,伤势已然致命,惨叫而亡。

  他至死无法明白,才过去数日而已,宁凡实力怎可能暴涨这么多。

  死不瞑目啊!后悔啊!

  早知道宁凡点子这么硬,他脑袋被门夹了才会来追杀宁凡。

  早知道宁凡这么强,他脑袋进水了才会赶着投胎一般赶来十一层送死。

  悔不当初!

  (2/5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