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27章 屠塔(三)

第427章 屠塔(三)

  金影凝聚,可持续一炷香之久,一炷香对于宁凡而言,可做之事太多。

  他遁光一闪,好似一道掣电,直取与傀儡交战的另外两名雷宫窥虚。

  宁凡分出两道金身之影,两息斩杀厉鬼,此事已震惊所有死灵。

  就算是与雷十一战得难分胜败的烛风,也不禁心生畏惧。

  “那是什么法术!竟能分出金身幻影,此术如此逆天,绝不可能默默无名,为何我从未听说过!”

  这个想法,亦在雷十一心头滋生,但他业已知晓宁凡活人生分,并未和烛风一般震惊。

  从宁凡法术的不熟练看,此术还是其刚刚掌握不久。

  从此术波动来看,雷十一隐隐觉得眼熟,心中已有定论,苦笑道,

  “不会错!此术是传承水晶之中所记载的法术!那水晶以我死灵之身,虽无法开启,却也感知过其中内容,即便无法看透,也终究记得其中的一丝法力波动…此术如此逆天,看起来,老夫又被占了一次大便宜啊,不过这也无可奈何,此术放在我手,千百年无法开启,在其手中却能发扬,这也是气运使然…老夫之气运,远不如此子多矣。”

  连两名问虚都被此术惊艳到了,其他窥虚又岂能不知此术厉害?

  一名金身,便堪比窥虚,两具金身幻境,加上实力本已逆天的宁凡,在这钟山雷宫之中,谁可挡宁凡脚步?

  严道子、孤逢二人,正在联手攻击三具傀儡。

  二人在雷宫炼虚之中实力较弱,只敢欺负区区傀儡。

  二人精通联手合击,以二对三下,竟渐渐开始占据上风。

  只是二人还未彼此得意,便惊觉厉鬼陨落,更骇然发现,斩杀厉鬼的宁凡,正风驰电掣杀来,煞气腾腾!

  “不好!”

  二人心头齐齐一凛,各自祭起最强法宝,朝宁凡当头打来,同时撇下三傀,竟是头也不回想要逃遁。

  两名窥虚,竟没有抗衡宁凡的勇气!

  一人二影状态下,宁凡的战力相当于三名窥虚,可瞬杀窥虚,谁敢与之争锋!

  被二人祭起的法宝,一为飞电之剑,有凡虚下品之阶,飞遁之时只见电光,不见剑影,足见此剑之快。

  另一宝为一枚五光之石,亦是凡虚下品之阶,一经祭起,立刻演化千万重五色山岳,朝宁凡当头镇压。

  “法宝不错,可惜,尔等走不了!”

  轰!轰!

  宁凡刚刚话落,两具金身罗汉影,各自一步迈出,朝着天空二宝挥出金色拳芒,拳力之强,足以震天裂地,虚空一处处崩塌,压垮一处处山河。

  飞电之剑,被一拳震飞,五光之石,被一拳倒卷而回。

  两具金影轰飞法宝,亦受了些许伤势,但这伤势不足以令之致命,在受伤的下一瞬,两具金影金光一现,伤势痊愈。

  在伤势痊愈之后,两具金影更是齐齐招手,将飞电剑、五光石各自擒入手中,金光一抹,抹去法宝印记,强吞己用。

  “什么!”

  二人还未逃远,便觉察法宝攻势被破,窥探到金影自愈伤势的一幕,皆是骇然失色。

  这金影伤势自愈,除非一击致命,否则谁人可杀!

  这金影太过诡异,竟能抹灭法宝印记,夺人法宝自用!

  “想走?”

  宁凡扶离之翼召出,一遁之下,犹比二人遁光快了一分,挡在二人退路之上。

  双拳齐齐挥出,带着撼动山河之力,轰在二人胸口,发出一连串的崩溃巨响。

  噗!

  二人齐齐喷血,受了宁凡一拳巨力,俱是伤势不轻。

  虽未被宁凡瞬杀,但被宁凡拳芒一拖,三具傀儡、两道金影,皆是趁机围攻上来。

  顷刻间,严道子、孤逢二人已被宁凡六人围住。

  一人二影三傀,俱是拳芒轰出,六道窥虚一击,足以将钟山夷平,那攻击打在严孤二人身前,根本无可防御,唯有硬撑。

  轰!轰!轰!

  一拳拳打在护体宝光之上,二人只有死撑的份,哪有还击余力?

  随着时间推移,二人渐渐无法支撑。

  十拳,护甲俱碎。

  百拳,肉身千疮百孔,筋骨俱碎,血流成河。

  千拳,二人元神被一道道拳芒生生震杀!

  随着两道惨叫传出,二人在死撑了一炷香之后,终于殒命。

  宁凡仗着二影三傀,又斩两人,两道元雷,两枚金玉,收入囊中!

  在场死灵,俱被宁凡凶威震撼到无以复加的地步。

  远处围观的五名窥虚,俱是从宁凡身上感到一股无可抗衡的威势。

  “傀儡是此子所有,金影是此子所化,这便是说,此子一人战力,堪比六名窥虚!马人王、厉鬼、严道子、孤逢!此子短短时间内,已连杀四名窥虚,此子手段惊天,无人可挡,速速撤退,此地绝对不宜久留!”

  五人对视一眼,哪还有半分捡漏之心,俱化做烟丝死命逃离。

  钟山胜负,他们已不在乎,他们对宁凡的畏惧,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。

  一炷香到了,金影消散。

  宁凡失去两具金影,短时间内,也无法再次使用我相之术。

  只不过,此刻的宁凡有着一人三傀在身,仍是窥虚无敌。

  钟山雷宫还剩五名窥虚,正分别与楚南风等万宝阁窥虚战在一处。

  起初他们还能与楚南风等人战得不分胜败,但随着宁凡连斩数人,他们心中生惧,斗法已失了章法分寸,渐露下风。

  “此子才半步炼虚,就已如此厉害,若是让他晋入炼虚,即便只是窥虚,也必定是窥虚无敌的局面!不,他若入窥虚,怕是敢与问虚争锋!”

  五人心中正思,却骤然一惊,感觉到身后四道呼啸的阵光由远及近,好似索命阎王,正是宁凡一人三傀。

  “不好!”

  正与莫飞云对轰的雷宫窥虚,来不及做出反应,已被宁凡攻来,三傀同时出拳,打散此人所有防御,而宁凡扬手一剑,斩离收命,刺入丹田。

  下一刻,亿万剑丝抽出,将其元神剿灭!

  吞元雷,收金玉!

  “多谢周道友援手…”莫飞云眼神复杂,他需要全力以对的对手,却被宁凡瞬杀,这种巨大的落差感,让他更为深刻地意识到,宁凡有何等强横。

  宁凡点点头,遁光一闪,又朝楚南风的战场遁去。

  楚南风的对手,是一个身怀妖血的死灵,正演化黑龙妖相,耀武扬威。

  此人妖血驳杂不纯,他所化妖相也是拙劣不堪,饶是如此,黑龙妖相攻伐之强,也让楚南风无法击败此人。

  正苦战中,忽而见四道遁光由远及近。

  那黑龙力压楚南风,颇有自傲,眼见宁凡等人前来,虽然忌惮重重,却仍是满口不屑,

  “竖子狂妄!仗着傀儡、幻象之威,便以为自己堪比炼虚了么,可笑!黑龙吞天之术!”

  黑龙张开巨口,口中演化虚空之力,如混沌,如黑洞,似要一口将宁凡吞噬。

  此术多半又是黑龙族的秘术,但恐怕眼前的黑龙,是黑龙族史上最拙劣的施术者了。

  “崩!”

  宁凡只一字念出,五指一抓,却仿佛足以将天地撕开。

  那蕴在黑龙巨口中的虚空,就这般被宁凡撕成碎片,正面破去此术。

  噗!

  黑龙法术被蛮横破去,岂能好受,吐血不止。

  他望着宁凡,竟发自血脉地胆寒起来。

  这一刻,他头脑冷静,才渐渐从宁凡身上察觉到一股让其窒息的妖血之威。

  他的黑龙之血,也不知从哪里寻来,稍加炼化,极其拙劣。

  但宁凡体内的妖血,却纯净、至高无上。

  那强横的血脉,是黑龙生平仅见,就算是传闻中、拥有真血级黄龙血脉的应龙王,也绝无宁凡这种级数的血脉威压。

  没有给黑龙太多的思索时间,宁凡直接暴起,遁光一闪,立在黑龙龙头之上。

  如此近距离之下,宁凡祖血威压全部释放,黑龙竟无法抗衡,直接被定住一般,陷入茫然与呆滞!

  黑龙是残血,宁凡是祖血,二人血脉差距…太大!

  仅凭血脉,宁凡便可镇压黑龙!若无如此威慑力,怎能匹配他扶离老祖的身份!

  而宁凡的眼中,更是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。

  黑龙吞天之术么…此术不错,似乎是黑龙族中、高品血脉吞噬低品血脉的秘术。

  此术不难掌握,但却必须以王血以上黑龙血脉才能真正发挥威力。

  此术不但可吞黑龙,更可吞天下之龙!上古之时,黑龙之所以霸道,便是因为可强吞其他龙族尸血,强壮己身。

  所谓五龙死,黑龙生,正是此意!

  “你、你要如何才肯放过老夫!只要你放过老夫,老夫愿意倒戈,助你灭杀烛风!”黑龙哀求道。

  “放过你?可笑!你血脉虽次,但这修为,却是实打实的窥虚…如此,倒是不宜浪费了。”

  宁凡一拍储物袋,取出久不使用的黑龙炼尸,指诀一变,操控龙尸以身化巨,张口演化虚空,一口朝残血黑龙吞下。

  “不、不要!”

  残血黑龙畏惧了,他自然能看出来,宁凡身怀一具黑龙炼尸,且还要以那炼尸、模仿黑龙吞天之术,以便吞噬自己!

  可怕,可怕!

  若他没有看错,那黑龙炼尸,竟然是绝灭已久的王血黑龙!

  世间竟有人敢以王血黑龙制作炼尸,此人更是胆大妄为要吞噬他,他必死无疑!

  “放、放过我…啊!”

  他惨叫,死去,一丝丝精血、血肉,都被黑龙炼尸吞噬。

  宁凡偷学了黑龙吞天之术,并以黑龙炼尸强吞对方黑龙。

  吞噬掉窥虚黑龙,原本半步炼虚的龙尸,品阶忽然暴涨,几乎在一瞬间,突破至窥虚品阶。

  宁凡,又多了一名窥虚打手!

  楚南风震惊不已,那让他焦头烂额的黑龙,竟被宁凡以诡异大神通给慑服、轻易灭杀。

  “冲虚!定是冲虚!就算是问虚,也无法瞬杀这黑龙的!”他更加坚信,宁凡是冲虚老怪。

  吞元雷,收金玉,宁凡深深看了一眼楚南风,掉头去往其他战场。

  每去一处,便有一名雷宫窥虚,面临浩劫。

  此刻的宁凡,一人相当于五名窥虚战力,加上万宝阁的五人,围攻雷宫硕果仅存的三名窥虚,几乎是必杀之局。

  短短一炷香之后,三人相继陨落,而这也标示着,此刻开始,钟山雷宫,只剩烛风最后一名战力,且这战力,还在被雷十一无限压制之中。

  “不可能!这绝不可能!为何区区一名半步炼虚,足以搅动战局,这不是真的,我不信!”烛风9名窥虚属下,死于钟山。

  3名窥虚属下,死于钟山外围。

  他一生基业,几乎毁于宁凡一人之手,就算今日他施展逆天手段、屠尽钟山之敌,也无法再坐稳雷主之位了。

  “烛风,你太小看周明了,此子之厉害,远超你想象,若老夫所料不差,此战,他根本还没有动用真正底牌,他的底牌,多半是要留着对付应龙子的。”

  雷十一不再称呼应龙子为王,他的心中,对宁凡油然升起一股信心,他深信,要不了太久,宁凡便会一路杀入二十四层,诛杀应龙!

  “烛风,当年你吞我妻,可想过会有今日!任你有三头六臂,今日也要教你死在钟山!虚术,虚雷算珠!”

  雷十一向天一指,天空之中虚空之力缠绕,拟成黑雷形态,演化一道山岳巨大的黑雷算盘。

  算盘骤然崩溃,五十颗黑雷算珠,好似一团团黑雷火球,每一颗都有万丈之大。

  自长空坠下,好似五十团黑色流星,每一击都足以伤及窥虚修士!

  五十击合一,纵然是问虚也要受伤!

  如此骇人之术,大大出乎烛风意料,他双手仓皇掐决,化出一层层金雷光幕,试图挡下此术。

  但一重重金雷光幕,只一瞬,便被雷十一尽数攻破。

  五十团黑色流星,无一例外轰在烛风胸口。

  轰!轰!轰!

  一道道毁天灭地的黑色雷火,将大地夷平,十万里山河成为腐朽!

  雷火燃烧大地,那苍茫的大地上,烛风半跪于地,气息已弱。

  他愤恨地望向雷十一,他终究被雷十一击败,此刻的烛风,很难拥有再战之力。

  他亦知,他逃不掉。

  要死了,他堂堂十一层雷术,竟然也要死了。

  不!他要拉着雷十一和宁凡,一起下地狱!

  “钟山风雨,名列仙虚,除了破隐身,还有‘生杀二劫阵’隐藏其中。那生杀二劫一旦开启,需祭献我生命,但,必可屠尽尔等!雷十一,这是你…逼我的!让我们一起死吧!”

  烛风露出疯狂的笑容,他一把捏碎阵盘,并在这一刻点燃了元神。

  在其点燃元神的一刻,钟山之内,一滴滴雷雨,忽然缠绕起丝丝电光。

  无数电光,化作十条雷霆之龙,五条为苍龙,五条为黄龙!

  十条雷霆之龙,俱是问虚修为!

  “第一劫,杀劫之阵!钟山风雨…起苍黄!”

  一术成,万宝阁群修面色大变。

  无人料到,钟山大阵之中,竟藏有如此杀劫,可变化出十条问虚雷龙!

  就连雷十一都是面色大变,此地每一条雷龙都不弱于自己,他,挡不住十条雷龙!

  “雷龙,又如何!”

  在群修畏惧之时,宁凡仰头看天,黑发狂舞,目若日月,好似雷神降临。

  脚下,一副硕大的血色雷图撑开。

  雷图被宁凡撑开十万里范围,十万里内,十条问虚雷龙的攻击竟无法破开雷图分毫。。

  在这雷图彻底撑开的一刻,所有雷系死灵,俱都感到一股颤抖。

  就连十头问虚雷龙,都惊慌起来。

  “区区雷霆之龙,问虚之阶,也敢忤逆本帝,找死!”

  宁凡的口气,模仿的,是太素!

  脚踏雷图,他蔑视雷龙,好似蔑视蝼蚁。

  若这雷龙有冲虚修为也就罢了,仅仅是问虚,那么来多少,宁凡吞多少!

  “吞!”

  随着宁凡一字念出,雷图忽然迸发一股无法想想的撕扯之力,将十条雷龙一一吸入雷图。

  而后,十道凄厉的惨叫传出,十龙俱被雷图吞噬,庞大的元雷之力,炼化入雷甲之中,令得雷甲再次朝金甲三阶迈进不少。

  钟山之内,满场死寂!

  烛风眼眶欲裂,他冷笑还僵在脸上,他无法置信,以燃烧元神的莫大代价、召出的十条问虚黑龙,竟如此不堪一击!

  十条雷龙,俱是问虚,俱是可叱咤风云的存在,但才刚刚露脸,还没有逞威,便被宁凡一一灭杀,这怎么可能!

  雷龙什么时候这么弱小了?

  不,不是雷龙若下,是那雷图之术,太过强大!

  那是什么雷图,那究竟是什么术!

  “难、难道是…太素雷帝的最强神通之一…太素雷图!不,这绝不可能!”

  “太素雷帝,号令万雷,莫敢不从,也唯有雷帝有资格吞雷龙如儿戏!此术自雷帝之后,早已失传,纵是真仙也无人习得,区区一个半步炼虚的小辈,绝不可能习得此术!”

  “我不信,我不信!”

  烛风一次次嘶吼,似笑似哭,他真的疯了。

  雷十一不免露出唏嘘之色,他一生与烛风做对,终于获胜之时,又见烛风落得如此疯癫下场,难免有些空落落的空虚感。

  “小心,那烛风说了,这钟山风雨之阵,共有生杀二劫阵。刚才的雷龙,是杀劫之阵,怕此地还藏有生劫之阵,不要再给烛风催动阵光的机会。”

  雷十一传音提醒,遁光一闪,朝烛风刺杀而去,没有丝毫怜悯。

  “嗯。”宁凡点点头,踏着雷图,朝烛风步步杀去。

  其他万宝阁炼虚,亦是一一振奋,朝烛风发动最后进攻。

  一旦斩杀烛风,从今日起,万宝阁便是十一层之主,雷十一,便是新任雷主!

  他们作为雷十一的心腹,自然愿意看到这个局面的。

  “你们想杀我?想阻止生劫阵开启?哈哈,你们错了,错了!生劫阵,早已开启,你们却不自知!来不及了,你们终究会和我一起死!”

  烛风笑如狂魔,任一道道攻击攻打在身上,却不躲不避。

  每一道法术,都足以将残血状态的烛风灭杀,但诡异的是,被这些法术轰中,烛风却只是受伤,并未死去。

  片刻之后,其伤势,更以诡异速度愈合。

  而包括宁凡在内,所有万宝阁、雷宫的高手,俱都开始发丝苍白。

  所有人的寿元,都被诡异夺走,用以为烛风一人疗伤!

  “第二劫,生劫之阵!天若有情…天亦老!”

  在烛风话落的一霎间,诸人的寿元更是飞速流走。

  宁凡目光一凛,此仙虚大阵的玄妙,完全出乎他的料想。

  且若他没感知错,这仙虚大阵夺人寿元,只因阵光之中,融入了一丝光阴之力!

  他的体内,一丝光阴之血,跃跃欲试…

  光阴之力,他亦不惧!

  (1/5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