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25章 屠塔(一)

第425章 屠塔(一)

  十一层雷塔,钟山山麓。风雨凄凄,电闪雷鸣。

  一行二百余死灵修士,披星戴月,奔赴钟山之谷,那里,乃是十一层雷主烛风之宫殿。

  这二百修士,无一不是化神以上修为,更有六人,乃是炼虚!

  但此队修士为首人物,却绝不是任何炼虚,而是一名化神境界的白衣青年。

  “近了…”

  宁凡目光平静,纵然即将与十一层最强者一战,也并无一丝顾虑。

  肉身突破玉命巅峰,凭尸魔之体,可正面抗衡金身第一境的体修,与窥虚老怪强悍对碰。

  炼化掉仙帝指骨,宁凡自忖,如今他若施展剑指,威力怕会迥异从前。

  吞噬魔罗之血,即便只有一滴、且尚未彻底炼化。但凭借那一滴魔血之威,宁凡开启魔化状态,变身为魔罗四相,在短暂的变身时间之内,纵然是问虚都可一战!

  但由于未彻底炼化魔罗之血,贸然使用此血魔化,却有一个弊端。

  每一次魔化,宁凡便觉得元神一丝丝变为黑色。

  魔化的次数越多、越久,那黑色也就越浓。

  那黑色,是魔性,若魔性少些,倒也无妨。若魔性积累太多,宁凡多半会迷失心智,泯灭感情。

  虽说并不会变成黑色元神那般、冷血绝情之辈,但宁凡从不喜欢被任何外界事物左右心智。

  魔化的手段,能不用,便不用。

  除非彻底吞噬魔罗之血,突破金身境界,那时,宁凡可放心魔化巨身的。

  “杀!”

  暗处绝谷,一道隐匿阵光一闪,数万名修士骤然浮现,各持雷霆之弩,朝着宁凡方向射出万道绝杀雷箭。

  雷箭如雨,夹在在雷雨之中,更是来势极快。

  每一道雷箭,都足以抹杀元婴,数万道雷箭,纵是化神也必可瞬杀。

  如此之多的雷箭,却丝毫无法让一队修士丝毫放慢遁光。

  宁凡眼露淡漠之色,袖袍一卷,明明随手一挥,却有一股无法想象的巨力挥出,足以撼动山河,拂袖一击之力,便已堪比窥虚全力一击!

  巨力一震,山河崩,万道雷箭一震粉碎,数万隐匿敌人一击俱灭,唯有寥寥七道仓皇的身影,各有半步炼虚的修为,侥幸未死,死命逃回,胆战心惊。

  “速速撤回,回禀雷主,周明已杀入钟山山麓之外,十七重防御,无一可阻其步伐,三名窥虚统领,已阵亡其手!”

  “走得了么…”

  宁凡言语冷漠,手掌一扬,一道薄如蝉翼的冰冷剑光,一闪而没,消逝无影。

  下一刻,七名逃遁之中的敌修,俱都丹田被剑光刺透。

  那剑光,太快,比窥虚修士的遁速都快,除非是问虚,否则谁可防御!

  那剑光之锋锐,几乎无视窥虚级别的一切防御。

  剑光透体的一刻,更有亿万剑丝从七名修士丹田刺出,只一霎,七人俱被剑丝绞碎,血雾暴散。

  宁凡表情不为所动,这种杀戮,在前往钟山雷宫的路上,他已杀戮过十六次,这是第十七次。

  死在其手中的化神,已有400人,窥虚都有3人!

  元雷一一吞入腹中炼化,雷玉则一一摄入手中,抛给身后的雷十一。

  宁凡手法熟练,杀人夺宝本是家常便饭。

  但跟在其身后的六名炼虚,包括雷十一在内,一个个表情都已震撼地麻木。

  “此子下手好狠!屠尽前十层雷塔,这种事,纵然是冲虚老怪也不过做的,必犯众怒,他却敢做…看这架势,此子不但想杀入钟山,灭掉烛风,更想一路杀入二十四层,灭掉应龙王!”

  莫飞云心中大震,他自问一生见过不少豪雄,其中数雷十一最让他敬佩,而最让他畏惧的,莫过于眼前的宁凡。

  “惭愧…老夫之前还小瞧此子,嘲讽于他…如今看来,此子之实力,杀我绝对易如反掌,说他是冲虚,绝不为过…一剑广寒,剑丝诛敌…此子怕剑道修为也绝不弱的。”楚南风自嘲道。

  雷十一眼光一次次浮现震撼,他从前便知宁凡厉害,但他更看出,三日之前的宁凡,还没厉害到如此地步。

  从前的宁凡,给雷十一的感觉,是本能克制,那克制,来源于太素雷星。

  而如今的宁凡,身上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威压,每一种都足以让雷十一心悸、胆寒。

  “那种威压,让我窒息…纵然是碎虚老怪,也不应身怀这种威压…此子在这三日,究竟发生了什么!”雷十一思索道。

  一行人一路前行,所有杀戮几乎由宁凡一人包揽。

  在见证过三名窥虚死于宁凡之手后,再无人怀疑宁凡有诛杀烛风、抗衡应龙王的实力。

  钟山雷宫,已在百万里外的眼前!

  雷宫之内,一袭黑甲的雷主烛风,正坐在王座,看着一封封情报,目光阴沉。

  钟山之外,十七重守御的高手,数十万人,在半日之内,被人一路屠尽!

  来者是谁,着实让烛风始料不及。竟是宁凡与万宝阁!

  “哼!想不到那周明,被应龙王大人追杀,却还敢来我雷宫自投落网,当真胆大包天,难道他以为,凭他区区半步炼虚的修为,可与我堂堂问虚一战?可笑!”

  “还有那万宝阁,当真胆大妄为。雷十一!此人十一次败于我手,我本以为他会知道利害,从此安分守己,乖乖交出帝骨。想不到,此孽竟敢再次挑衅于我!若他赶来雷宫,我必教他追悔莫及!”

  烛风的怒吼,在雷宫之中久久回荡。

  问虚气势如山似海,席卷而来,令得大殿之内空气异常压抑,无数元婴、化神因承受不住压迫感而跌倒于地。

  唯有九名窥虚老怪,各自抵御烛风之威,才能够面不改色。

  “雷主放心!雷宫之中,有我等十名炼虚镇守,任他周明、万宝阁有三头六臂,敢来此地,亦是送死…”

  一名鼠须老者,其名马人王,绿豆小眼凶光一闪,讥讽出声。

  他丝毫未将宁凡等人放入眼中,其他八名窥虚,亦无一人将宁凡看在眼里,故而对鼠须老者的话是深为苟同的。

  “不错!马道友说得极是,那周明若来雷宫,必死无疑。莫看他一路杀戮,声势浩大,但那多半是仗着万宝阁、三具窥虚傀儡而已,他终究只是半步炼虚,从无任何半步炼虚可越级灭杀窥虚。此子不入雷宫也罢,若入雷宫,我厉鬼第一个将之灭杀!”

  另一个高大窥虚,随声附和。

  一时间,大殿之中,俱是辩驳、讥讽宁凡等人的笑声。

  便在这一刻,一道冷冷的声音,好似万载寒冰,骤然在整个钟山雷宫响起。

  好似千山**般的气势,有着藐视一些的叩问,好似亿万雷霆,在雷宫群修的耳中炸响,下一刻,炼虚之下的修士,纷纷耳膜出血,识海剧痛。

  而包括烛风在内的炼虚老怪,亦纷纷胸口气息一滞涩,压抑难受,面色一变。

  “谁说我周明,不敢前来!”

  一道声音,凶威惊天!

  且不说宁凡修为如何,单单这一道声音的凶威,就足以**普通化神!

  一瞬之间,整个钟山雷宫陷入沸腾和慌乱。

  下一刻,钟山山脉,在雷雨交加的夜色里,地动山摇!

  无数死灵遁出雷宫,遥遥一望,俱是冷吸一口气。

  却见区区二百修士,正在钟山之内展开山麓,二百人无一列外都是化神之上。

  在那化神之前,更有雷十一在内的六名炼虚、三具窥虚傀儡,无人可挡地冲杀!

  但最让人畏惧的,绝不是这些炼虚级高手,而是一个白衣青年。

  那青年负手前行,每一步看似轻描淡写,但所踏之力,却堪比金身体修,一步可动摇河山大势!

  那山河摇晃的轰鸣,正是此人发出!

  那一声冷冷质问,压服无数雷宫修士,亦是此人发出!

  他是,宁凡!

  “杀了他!”

  数万名元婴死灵,灵智低下,从宁凡身后方向,不顾一切向宁凡发起冲杀。

  在这一刻,宁凡猛然回头,只一个冷漠的眼神,好似冷电般刺破夜色,落在无数死灵眼中,却让灵智低下的元婴死灵,纷纷感到心魂颤抖,无法不畏的。

  这是何等凶煞的眼神!

  这是经历过何等血海的绝魔!

  莫说他们只是灵智低下,就算他们是毫无灵智的死物,都会惧怕此人目光!

  “滚!”

  宁凡一字喝出,在堪比金身的巨力下,那一道音波冷喝,却比任何化级魔音的威力都恐怖!

  一道黑色的音波,自宁凡口中传出,一震之下,数万元婴纷纷肉身崩溃,惨呼而死。

  宁凡,抗衡不了魔罗一个眼神。

  而这些元婴,同样抗衡不住宁凡一道呵斥。

  宁凡远不是强者,但这些元婴,却更是弱小。

  “谁说我周明一入雷宫,必死无疑!”

  宁凡的目光,在这一刻扫向雷宫,一步踏下!

  巨力一震,长空崩溃,绵延百里的雷宫,就此崩碎成瓦砾。

  一个个化神、炼虚现出身影,但这批高手中,被宁凡逼视的,只有马人王、厉鬼二人。

  在被宁凡目光逼视之际,两名堂堂窥虚老怪,却俱都背心一寒,察觉到一股极其危险的凶兆。

  没有任何思考的时间,宁凡欺天斗篷加身,骤然无影。

  下一瞬,一道诡异的身影,跨越无数距离,毫无征兆出现在二人身前。

  一剑光寒,刺入马人**田。

  一拳轰出,轰在厉鬼胸口。

  拳出,厉鬼胸甲俱碎,已然重伤,目光惊惧难明,他根本看不出宁凡如何隐匿,如何遁至其身前。他更无法理解,为何宁凡一拳之威,比他全力一击都强!

  剑出,万剑剑丝缠绕,几乎没有给马人王思考的机会,亿万剑丝已将其元神绞杀!

  在这一个照面,宁凡直接出手偷袭,面对两名窥虚,却是对方一死一伤!

  “烛风,与我一战!”

  宁凡一步迈出,气势压迫下,无数敌修不敢抗衡,如潮水般倒退。

  纵然是烛风,被宁凡连伤二人的威压一慑,竟不敢抗衡宁凡凶威,退后半步。

  他目光大变,传闻中的宁凡,绝不可能有这等瞬杀瞬伤窥虚老怪的实力!

  “此子与情报描述不同,他为何如此强大!这绝不可能!”

  烛风目光震撼,他第一次从一个半步炼虚身上,感到一丝死亡的威胁!

  (2/2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