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23章 天人合一

第423章 天人合一

  望着气势如天的魔罗,太素一叹,他,诚然不如魔罗太多。

  但他,却有必救宁凡的理由。

  莫说他已死,便是未死,也是必救宁凡脱劫的。

  魔罗不在动用诛辰弓术,仅仅是十指掐决,眉心的竖眼鬼目,登时闪现奇异幽光。

  在这幽光升起的一刻,整个世界黑夜降临。

  黑夜之中,一只只诡异而巨大的竖眼,自夜空浮现,共有百亿之多!

  每一个竖眼之中,都酝酿着一道寂灭魔炎。

  仅一个竖眼,一道魔炎的气机,都足以镇死化神!

  百道魔炎,可杀炼虚!

  万道魔炎,可杀碎虚!

  百万魔炎,可杀命仙!

  上亿魔炎,可灭真仙!

  当这魔炎达到百亿之后,纵是寻常仙帝,也可焚杀!

  “魔罗道,魔化百亿之术!”魔罗冰冷的声音,好似索命的最后钟声,在天地久久回荡。

  天空充斥杀机,天道颤抖,五成实力的魔罗,可瞬杀全盛的太素!

  宁凡目露震撼。

  这便是古魔族九帝之一的魔罗大帝么!

  这种人,若是还活在挡下,怕是一个人可以屠尽四天九界!

  纵然四天亦有仙帝,但却绝无魔罗这种巅峰仙帝!

  他无法抗拒魔罗夺舍,唯有以死相迫,原来并不可耻。

  魔罗如此强横的实力,就算是太素级别的高手,也可以夺舍,绝不会太难。

  当前,夺舍成功的前提,必须是太素和宁凡一样,修有石兵魔纹,并一步步开发、晋级,令其突破将阶玄土,一步步化出魔瞳。

  魔罗择奴,亦非饥不择食,若没有将石兵魔纹开发到魔瞳降临的资质,连成为其奴、与之不朽的资格也无。

  魔罗则人夺舍,则更加挑剔,他愿意夺舍宁凡,但却未必愿意夺舍真仙,这说明在魔罗眼中,倒也很欣赏宁凡。

  可惜,只是对敌人、奴仆的欣赏,永远不可能对等。

  配与魔罗对等的存在,早死在时代的洪流之中!

  “小子,如你若见,这魔罗大帝太过强大…老夫败给他,虽然不甘,但纵然被其击杀一次,也并无损失的。而你则不同,会被夺舍,或被奴化…你甘心吗?”太素苦笑道。

  “不甘!”宁凡闭上眼,淡淡道。

  他虽不甘,但这世上因为弱小、而无法办到的事,太多,不甘又能如何。

  他唯一能做的,便是不让魔罗成功奴化、夺舍,他有百死不悔的执念!

  “我有一个秘术,可‘灭’魔罗…但这个秘术,可能会让你有所牺牲,不过,亦可能是一场机缘…”

  “前辈有话,但请明言!”

  “老夫,有一个计划…可‘灭’魔罗!但,需要你相助!”

  太素与宁凡的对话,公然进行,丝毫不避讳魔罗,且太素有意咬准一个灭字,试图激怒魔罗一般。

  魔罗的魔瞳之炎,本欲一式焚灭太素。

  但听闻太素的狂言,他嘴角勾起一道自负、冷嘲的笑容。

  他知道太素在激他,亦知太素明胜不成,要使阴招。

  但他不在乎,不在乎太素玩任何花招。

  因为他强大,因为他自负,因为他是魔罗,他不会败!

  “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,借其肉身一用的。”魔罗冷笑道,他一语道破了太素心思。

  魔罗已死,太素亦死,他二人定然都无法全盛的。

  魔罗因为一些原因,只能发挥三成法力,在抽魂之后,可达全盛五成。

  而太素,因为是被宁凡指骨召来,几乎是全盛状态,但这全盛,仍有限制,许多需借助血肉真身的秘术,是无法施展的。

  宁凡的微末实力,完全干涉不了两名仙帝的对决。

  他唯一拥有的,便是一具肉身,若太素暂时附身宁凡,便可施展某种秘术,兴许可借秘术,一战魔罗。

  太素,正是这种心思。

  双方都是仙帝,心智自皆是妖孽,一些小心思会被魔罗看穿,原本再正常不过。

  太素也不以为耻,不,应该说,若是当年的太素,是不屑于假借人手、与敌争锋的。

  但今时不同往日,他有一时,非宁凡才能做到。

  故而他不可让宁凡被奴化,被夺舍。

  故而纵然卑鄙一下,毁去一世英名,他也再所不惜。

  “前辈要附元神入晚辈之身?”宁凡睁开双目道。

  “不错!我有一事,虽死无法释怀,唯你可办到…此事你必须答应我,而我,会为了救你,付出一切!”太素不容拒绝道。

  “好!”宁凡点头许诺。

  弱者,没有谈判的资格。

  若他有仙帝实力,若他可掌灭魔罗,他无须答应太素任何要求。

  但他弱小,他需要太素才可活命,太素救他,他应一事,不过分。

  “很好!若秘术成功,此事老夫自会告诉你,若秘术失败…你死我灭,再谈何益…素雷道,帝灵降身之术!”

  太素指诀一掐,周身化作虚幻的雷光,一闪而逝,没入宁凡体内。

  宁凡闭上眼,紧闭识海,身体掌控权则交出。但下一刻,他却目光一惊!

  太素,没有取走他的身体掌控权。

  太素,将毕生道念,燃烧之后,化作一团雷光,加持在宁凡元神之中。

  那一团雷光,比雨界所有修士法力之和都要庞大!

  那一团雷光,加持之下,宁凡的气势,竟在这一刻…暴涨!

  炼虚,碎虚,命仙,真仙…仙帝!

  魔罗目露异色,旋即讥讽冷笑。

  太素的做法,出乎宁凡意料,更出乎魔罗预期。

  原本魔罗以为,太素不敌自己,会假借肉身,与自己一战。

  然而出乎魔罗意料,太素根本没有再战之意,而是以灭道的巨大代价,赐予宁凡强大到发指的法力境界!

  这是一种秘术,与抽魂截然不同的秘术!

  抽魂的奥义,在于蛮抽,在于狠夺,在于强抢。

  而此秘术,却是在于祭献,在于舍弃,在于交换!

  燃念灭道,换取法力,赐予他人短暂的恐怖法力。

  太素雷帝为救宁凡,舍弃一生之道,这巨大的代价,如今的宁凡是无法体会的,知道许多年后,他才可明白,太素的付出…及苦衷!

  此刻的他,陷入一种空洞茫然的状态,就好似一个垂髫小儿,忽然一跃成为帝皇至尊,左右百万山河,却不知该如何发号施令。

  他的法力境界,被太素拔高到仙帝级别,由于太素付出巨大,此刻宁凡的法力,甚至比全盛的太素还强一个小境界,虽仍比魔罗逊色,却已所差无多。

  法力差距拉小,但仙帝级对决,法力本不是胜败决定因素。

  一入仙人,道悟才是最重要。

  大道领悟,决定仙术威力,决定战力强横,而宁凡的道悟境界,终究还只是问虚级别,连冲虚、太虚、碎虚都没有,尚未明悟虚字。

  不懂得虚,更加不懂得真,没有道悟,纵然宁凡身怀仙帝法力境界,但怕是连寻常仙帝一招都接不下的。

  魔罗正是如此想法,所以,他才嘲笑太素愚蠢。

  宁凡闭上眼,狠狠一咬舌尖,借助疼痛,略略平复下躁动的内心。

  他虽道悟远不如仙帝,但好歹修至半步炼虚,又不是傻子,自然明白空有法力是没有用途的。

  仗着此刻仙帝法力,宁凡或许可欺压普通真仙,但若对上同级仙帝,只有被瞬杀的份。

  他,绝无可能战胜魔罗!

  除非,他依靠自己的努力,一步步悟虚,悟真,一步步…攀登至仙帝,届时,他才会有挑战魔罗的资格!

  “敢问前辈,为何要救我,为何要赐我法力…我无胜算,半分也无。”

  “不,你的胜算很低,但,至少有四成,可灭魔罗!可以一试!”太素却意外地对宁凡抱有不小信心。

  “你的太素三问,我以借残雷读忆,一一看到。你的答案,很好,很好…”

  “但让老夫信任你实力的原因,并非是这个…当年有人告诉老夫,下一个凝出太素雷星者,可解我‘真雷界’十亿年来的浩劫…老夫原本不信,但当老夫见到你第一眼,老夫信了。”

  “那个人,曾给我一个玉简,其中有一术残影…此术,也许唯有你能施展了…即便你只施展出此术残影——仅仅是残影便足够——也必可败魔罗,但若你施展不出…此劫,无人可度过。”

  “老夫听过你太素三问的答案,在你破关之时,见过那紫金风烟的力量,若老夫没看错,那力量,正是施展玉简残影之术的关键。你且一试!”

  太素言罢,运转雷力,七彩雷力徐徐凝成一个玉简,浮在宁凡身前。

  他神念一扫玉简,其中,一个面容模糊的紫衣男子,立在重重云海之巅,五指翻动,紫金色风烟化作一个掌印…

  那紫衣男子,容貌看不清,是被轮回遮掩。

  那紫衣男子,气息给宁凡极其熟悉之感,似是紫斗仙皇,又似是而非。

  宁凡望着那身影,似想起了什么,又似遗忘了什么。

  他渐渐不再执迷男子身份,只是细细端详那男子掌印。

  凝于男子掌间的,是一个极其精致的掌印,细细去看,那掌印是五指一掌,每一指对应的,俱是崩天剑指,且还是前五指,五指合一,借轮回风烟,凝做一掌!

  随说从指决的痕迹判断,每一指都是崩天剑指,但其剑意,又与剑指殊异,且那剑指的奥义,似乎已于崩天剑指似是而非…

  崩天剑指,奥义在于一个崩字。。

  而那一掌的五道剑指,奥义却全在令一个字,具体要去形容,宁凡却又找不出合适词汇。

  这一掌的道韵,他倒是隐隐有些明悟,他曾掌灭南牢国,那一掌,与眼前一掌的道韵略有相似。

  “这掌印,若能施展,即便只是似是而非的掌印残影…也定然比这百亿魔火,更强!轮回之前,诸魔成空!”

  “施术男子,可是紫斗仙皇?但为何我总觉得,他与仙皇并非一人,他,不是紫斗,又会是谁?”

  宁凡心中疑虑重重,却尽皆舍弃。

  他如今需要做的,仅仅是领悟那一掌而已。

  他不求彻悟,只求勉强发挥一掌掌印。

  他的脑海汇入一丝讯息,似是那掌印之术的名称。

  他需要一一熟悉崩天剑指,方才可能五指合一。

  他更需要先适应法力,明确法力境界。

  宁凡的话,落在太素耳中,化作一道欣慰笑容。宁凡能看破此术一丝奥妙,施展出此术残影的机会,便比太素预期都略高一些。

  太素不得不承认,宁凡的领悟力,远在他预期之上。毕竟宁凡一入修界便得乱古记忆,进入幻境又得紫斗点拨,道悟自然非比寻常。

  宁凡的话,落在魔罗耳中,使得后者神情阴冷。

  魔罗不喜欢开玩笑,他容许强者挑战自己,却厌恶有人自大。

  在魔罗看来,宁凡只获得法力,并无仙帝道悟,连让自己抬指的资格也无。

  这种小辈,也和自己放大话,当真不自量力!

  “你大可慢慢琢磨,施展出此掌印,让我看看,是什么样的秘术,让你竟有信心灭杀我。”

  “不过,我可以与你打赌,无论你施展什么秘术,都不可能让我动用亿道魔火以上…”

  魔罗相信,宁凡终究得到太素的秘法加持,至少在离开心神之梦前,宁凡的法力是足以匹敌自己的。

  能逼自己动用亿道魔火的,无一不是顶级真仙,在魔罗眼中,宁凡撑破天也只有顶级真仙的实力。

  他话音刚落,却见宁凡忽而抬手,浩瀚的法力,化作五指一抓,周天黑暗,忽而被一道道金灿灿的太阳之光照破。

  那太阳之光,最终凝成一柄巨大金枪,在金枪之上,泛着滚滚金焰及金光,每一丝一缕金焰,都足以碾杀炼虚。

  一枪拍出,一道道日光沿着诡异的大道轨迹流动,眉心阴融之星逆向转动,那金枪忽然阳力耀眼,好似金阳耀世,不可逼视。

  一道璀璨的日光,带着焚杀碎虚的气势,轰向魔罗。

  此乃化级中品妖术…离日枪!

  宁凡初用仙帝法力,尚未对法力融会贯通,能够动用的法力微乎其微。

  饶是如此,施展区区离日枪,已然足以灭杀碎虚老怪!

  然而,宁凡仅仅发出碎虚一击攻击魔罗,对魔罗而言,实在是一种羞辱。

  用比太素都高的法力,却只发出碎虚小辈的一击,攻击连命仙级别都达不到…

  这种垃圾法术,难道就是宁凡和太素用来对付他的压轴术?

  “可笑!这种垃圾法术,岂有半分伤我机会,还说四成灭我,原只是口出狂言!”

  魔罗怒极反笑,负手不动,只动心念,便有万道魔瞳发出魔火,好似流星飞快,万火焚枪,顷刻将离日枪焚成灰烬。

  碎虚一击,只配让魔罗动用万道魔火。

  他还说宁凡可让他动用亿道魔火,当真是高看宁凡了!

  “此术的极限,便是碎虚一击,但…我无法改变枪威,却可改变离日枪数量…有着仙帝法力,我倒是可将对此术稍稍改变…”

  他闭上眼,体会着体内仙帝级法力的流动,周身的法力在起初一枪之后,好似塞满筷子的木筒,抽出一双筷子后,获得了移动的空间,法力渐渐运转起来。

  那一丝丝法力,皆是太素燃道获得,法力之中,有着一丝丝玄奥的道悟在其中。

  体味着这种道悟,宁凡眼神渐渐茫然,心中渐渐融入太素的道悟。这一刻,他的意识忽又空前澄澈起来。

  这种空前澄澈的状态,唯有在第一次服食炼神草、悟出神游万里之时才有过。

  这一刻,宁凡似乎进入了一种奇异境界。

  “天人合一!”魔罗第一次目光变化。

  能够做到天人合一的修士,百亿之中,也未必有一人!

  这种人或许因为种种经历,对天道的感悟尤其敏锐,在机缘巧合下,甚至可与天道相融!

  至少,魔罗不是那幸运的一人,太素亦不是那幸运之人。

  不,应该说,这不是幸运,而是一种天赋。

  “此人能做到天人合一,虽说是借助老夫的‘燃道道力’,却也足以自傲了。老夫当真没有看错人…他,或许真是能助真雷界脱劫之人…”

  天人合一!

  宁凡因为平凡,故而亲道。因为**阴阳变,而愈加与道相合。

  人皆有道,或正或偏,或曲或折。但唯有正偏相佐、曲折相辅之人,才可做到天人合一。

  因为天道,本就是矛盾的阴阳二体合一的产物。

  太素执着于雷,魔罗执着于魔,因为偏执,而无法亲道。

  宁凡看起固执,却又颇懂圆通之理,这才是天人合一的关键所在。

  在天人合一的状态下,宁凡只觉道悟已不弱仙帝了。

  第一次天人合一,是偶然。

  第二次天人合一,是太素燃道相助。

  在这种状态下,宁凡对离日枪的领悟力,几乎比创出此术之人,还要更加透彻。

  他好似能看破离日枪的发展轨迹,知道该如何,才可使离日枪更强。

  “阴融逆,分雷化真阳。真阳化影,金枪分影,虚中有真…”

  宁凡喃喃自语,所言所语,他自己都未必能悟,皆是从天道所看出。

  天道,可推演此术的变化轨迹!

  从那轨迹中,宁凡看到了离日枪的最强形态!

  他再次五指一抓,天地生日光,日光凝金枪,随着法力流畅,宁凡这一次的离日枪,施展地愈加完美。

  但他没有拍出金枪,离日枪的极限攻击,便是碎虚一击,再强,枪身必崩。

  为何会崩?因为实体已承受不住更高级法力,需要…虚化!

  “分!”

  一道实体之枪,骤然淡化,分成两道略显虚幻的枪影。

  好似只够画一道金枪的金色颜料,在加水淡化后,足够画出两道。

  二分四,四分八…渐渐地,周天枪影,已有百万之多。

  那虚幻的枪影,每一道,都灭杀炼虚!

  枪影虽然淡化,威力似减少不少,但数量却提升至恐怖境界,没有追求单一枪影的攻击极限,而是在极限、数量上,求得最佳平衡。

  “此离日枪,分影之后,可列入仙术之阶,可命名为…‘离日分影’!”

  “仙术,离日分影!”

  嗤!

  随着宁凡指芒一点,下一刻,百万道淡若虚化的金色枪影,骤然朝着魔罗刺去。

  魔罗的目光,第一次微微一凝。

  因为宁凡区区一个第一步小辈,竟当着他的面,自创出一种仙术!

  轰!

  百万枪影,几乎灭去一亿三千万道魔火,刺毁一亿三千万个魔瞳,比魔罗所预估的宁凡最高实力,犹强一筹!

  “一亿三千万魔火,你的预言,似乎不准。”宁凡眼中有一丝淡漠之威严,那威严,是天人合一之后,从天道借取而来。

  “你可以继续!趁着天人合一尚在,多创几种仙术,多多领悟那秘术精髓…若你能破十亿魔火,此刻的你,起码可一战普通仙帝。”

  魔罗翻手,被毁的魔瞳魔火重凝。

  他在等,等宁凡给予他最强一击。

  他根本不在乎被宁凡击杀。

  他已死,纵然此次被击败,也只是失去奴化宁凡的机会,仅此而已,沉睡个百万年后,或许还能等待下一个魔罗之奴到来。

  这只是一个表面原因。

  真正的原因,是魔罗从不相信,宁凡可败他,任何情况,都不可能!

  而宁凡,紧紧抓住这一次机缘,领悟着一个个法术的极限,并最终…施展出玉简之术!

  天人合一的机会,难以再遇。

  得到仙帝燃道送法的机会,此生再不会有第二次。

  这是一个机会,是宁凡将以往法术一一修至巅峰的机会!

  当然更重要的是…他要在今日,反噬魔罗!

  他不是一个宽宏大度之人,不会因为魔罗容其出手试招,便原谅魔罗的招惹、**。

  他要让魔罗…付出代价!

  那一掌若出,魔罗将再难有复活的机会。

  魔罗将为他的狂妄付出代价…

  灭道!

  (5/5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