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22章 双帝之战

第422章 双帝之战

  心神之梦中,宁凡周身似被千山镇压,白袍浴血,但纵然身骨俱碎,却仍不跪下。

  他目光冷寒,怒视魔岳之巅的那黑衣中年。

  整个世界,被黑色的雪花淹没,立在黑雪之中,此人却毫无违和之感。

  他是魔,那雪是魔雪,二者气质相符,有一种浑然天成的道韵在其中。

  黑衣中年目光如戟,神情冷峻,一头乱发,头生双角,背生六翼,眉心生着竖眼鬼目。

  立在魔山之巅,他俯视宁凡如蝼蚁,眼中没有任何表情,只有发自灵魂的不屑一顾。

  “魔前一叩,成吾之奴,化尽仙基,凝古魔身,尔为何不跪!”

  “若我跪,会如何?”宁凡冷笑反问。

  “…”黑衣中年一时沉默,他的提问,答者无非只有两种答复,一是为奴,二是拒绝。

  宁凡倒是第一个敢反问之人。

  “若尔跪,则可获赐魔罗奴身,屠尽至亲,可证至魔之道,成无上真魔,助吾苏醒。吾苏醒之日,赐你不朽!”

  “所以,我不会跪!”

  宁凡愈加冷笑,他不会跪,因为从一开始他便看出,那黑色元神的来历。

  那黑色元神,正是宁凡自己,是他所有负面情绪的汇合。

  他有多爱纸鹤,他有多在乎红颜、至亲,那黑色元神,便有多冷血,多怨恨。

  他不可以被黑色元神反噬,否则,黑色元神占据身体后,做出的第一件事,便是会杀亲证魔道!

  他不跪,不仅仅是因为倔强,不仅仅因为不愿为奴,更是因为,他办不到!

  他曾为了实力,堕入魔道,但若魔道的终点,是要损害他的至亲,则魔道,可弃!

  “有意思…可你跪不跪,从来由不得你!哼!”

  黑衣中年冷哼一声,一步踏下,肉身碎散成无数片黑色雪花。

  下一刻,整个世界开始剧烈颤动,一股震惊天地的魔威,好似要将天踏崩!

  在那魔威之中,黑雪逆卷,纷纷没入宁凡体内。

  宁凡的脚下,无端升起一个四方形的巨大阵图,黑色纹路,玄奥诡谲。

  一股无法抗拒的魔气,朝着宁凡体内灌入,一霎之间,宁凡目光惊变。

  “夺舍!不可能!”

  他无法想象,那黑衣中年,竟然跨越了时空,跨越了生死,以无上神通,借宁凡体内的一丝魔罗奴印,夺舍宁凡肉身!

  按照这黑衣中年的原计划,他应该是准备奴化宁凡才对。以他的身份,本不可能看上宁凡一个区区化神夺舍的。

  但,见识过宁凡倔强之后,他忽然改变了计划,竟准备夺舍宁凡!

  “不错,吾计划改变,你的个性,倒是很符合吾胃口,没有跪过的身体,才最有资格承受吾之夺舍!”

  宁凡体内,另一个意识开始迅速滋生,这个意识,乃是九大魔祖之一…魔罗大帝!

  原计划,奴化宁凡,令宁凡准备一具真仙肉身,供魔罗降临夺舍复活。

  但如今,魔罗欲直接夺舍宁凡。

  若是黑色元神吞噬宁凡,宁凡尚可抗拒一二。

  如今被一个仙帝级高手夺舍,他岂能抗拒半分!

  白衣染血的宁凡,渐渐化作一袭黑袍。

  意识渐渐模糊,他似乎看到往昔的一个个红颜倩影,正朝其越走越远,形同陌路。

  他似乎可以猜想,一旦被魔罗大帝跨时空夺舍,他会做出何等丧心病狂之事,屠尽至爱。

  “你…休…想…”

  宁凡眼露疯狂,他选择不了生,还可以…选择死!

  他可以弃道,可以舍命,甚至可以道名两相散,但无论如何…他不容那些女子,为人所伤!

  元神,点燃!

  妖血,点燃!

  识海,点燃!

  他将一切点燃,他要阻止魔罗夺舍,阻止黑色元神占据身躯,以死,令魔罗所有计划落空!

  甚至,若是幸运,在魔罗夺舍一半之时自尽,必可令他受到重创,付出代价!

  “哼!想不到此子宁死也不助吾复活!好狠!”

  被宁凡这么一吓,魔罗只得抛弃夺舍打算,化作黑雪厉害宁凡体内,重凝肉身,冷视宁凡。

  既然无法夺舍,他便只能稳妥一些,令黑色元神慢慢吞噬宁凡了。

  只需让宁凡最后一跪叩魔,则一切,可成!

  “天地之魔,听吾祖令,跪!”

  魔罗大帝冷喝一声,口中斥出一道魔音,霎时间,一股无法想象的威压,降临在宁凡身上,动摇其心。

  宁凡只觉神情一恍,好似呆滞,身体不由自主,便想向魔山叩拜。

  在这魔音之下,他必须臣服,不单是他,便连天地都需臣服。

  此乃,言出法随!

  纵然心有抵触,但身体却无法掌控。

  但便在这时,一股好似洛水般清凉的法力,忽而灌入宁凡体内。

  这清凉,渐渐扫去宁凡眼中一丝迷茫,令其在关键时刻,没有跪下。

  魔罗大帝微微一怔,旋即目光森冷道,“洛族禁咒,‘清心普善咒’,哼!敢来阻我大事,找死!”

  他正欲出手,震散宁凡身上咒术,令施术者受到反噬,下一刻,情形骤变,这一次,纵然是他,也不由露出震惊之色。

  “不可能!此地为何会有仙帝存在!”

  在这千钧一发之刻,整个世界忽然间一分为二!

  一半世界,仍是黑雪遮天,另一半世界,却化作电闪雷鸣的血雷世界。

  一个红袍老道,踏着红云,飘然而至,言辞间颇为讥讽。

  “堂堂魔族大帝,欺凌一个第一步小辈,不觉得羞耻么?”

  “你,是谁!”

  “老夫乃后世仙帝,太素,今日有缘与魔罗大帝一战,当真可谓死而无憾!小子,退下!”

  红袍老道转瞬即至,目中雷光一闪,一股完全略逊魔罗半分的仙威,横扫开来,将宁凡体内的所有魔气纷纷震散。

  宁凡,恢复动弹!

  他目光一震,这再次出现的红云老道,自称太素,自是那雷星、帝骨之主!

  此人既然出现,自是来护宁凡的,仅仅立在魔罗、太素身边,宁凡便感觉身体欲崩,根本抗衡不了那恐怖仙威。

  仙是站在山上的人。

  而这两位不同时代的仙帝,都曾站在了仙之顶点!

  退下…宁凡只能退下,此地根本没有他出手的余地。

  他匆匆退出十万里之外,遥遥探查。

  魔罗与太素彼此对峙,各自站立之处,便是属于自己的世界。

  魔罗令天地降下风雪,太素令天地布满血雷,以宁凡的眼光,稍稍能看出,这是两位仙帝凭帝威篡夺了天道,令各自所处的天道改变。

  “原来修为到了仙帝境界,连天道都可逆夺!”宁凡惊叹道。

  他知道,一场不为世人所知的双帝之战,即将在其心神之内,一触即发!

  这将是旷古难遇的盛况,见证者,唯有宁凡一人!

  寻常修士若能见到仙帝尊严,怕都会死而无憾,而宁凡,有幸见到两名仙帝死斗!

  魔罗与太素,一人黑衣,一人红袍。

  世界碎成两半,两个世界的天道大势,正在彼此抗衡。

  黑色的雪,血色的雷,彼此对碰,彼此烟消云散。

  一炷香之后,两个世界各自开始崩塌,红色的天道大势一震而散,而黑色大势虽未消散,却也损伤颇重。

  对轰的余波,足以将雨界震碎!

  太素连退十步,方才稳住身形,每一步,必踏碎一片片河山。

  他目中隐隐流露出一丝震撼,语气凝重道,

  “不愧是古魔九祖,老夫竟弱你如此之多!”

  “哼!你也不差,区区一个后世仙帝,竟能让我后退半步,这半步,如以让你在那个时代同级无敌了!”

  魔罗亦后退了半步,从其铁青的面色可以看出,这半步对他而言,是一种莫大的羞辱。

  上古之时,魔生九祖,魔罗乃是魔族最强的九帝之一,能让其后退半步者,无一例外,皆是盖代人杰。

  太素作为后世仙帝,能让魔罗后退,诚如魔罗所猜测,在太素的年代,他亦是天地间少有的几名霸主之一!

  太素为护宁凡而来,自不会伤他。

  而魔罗有着魔罗的骄傲,是绝不屑偷袭宁凡的。

  他任宁凡观看双帝对决,甚至意克制波动,没有让斗法余波轰杀宁凡。

  比起奴化一个小辈,此刻的魔罗,对太素更加感兴趣。

  “你,与我一战!”

  魔罗一步迈出,目中露出疯狂的杀机,却又渐渐冷静。

  从有至无,并非失去,而是…升华!

  他的眼中一片漆黑,在这一刻,但凡被魔罗目光所及之处,所有的天地,俱被染成黑色!

  一片片血色雷霆,开始土崩瓦解。

  被魔罗一点余光瞥到,宁凡忽然面色大变,在这一瞬,他感觉自己发自灵魂深处,似要被魔罗一眼染黑、吞噬!

  那不是死…那是要归融到魔罗的道中,成为魔罗的一部分!

  那是灭,是比死更可怕的死亡!

  那是一切成空,一切道念烟消云散!

  “以雷图护体!”

  太素的声音传来,一丝雷力没入宁凡体内,霎时间,不经由宁凡催动,宁凡脚下竟自行现出硕大的血色雷图。

  且这雷图之威,是宁凡亲自施展的百倍以上!不单单能吞噬同级雷光,甚至可吞噬道念,吞噬一切!

  仙帝的一丝法力,竟能让雷图发挥百倍之威,此雷图若由太素亲自施展,又该是何等厉害!

  宁凡心中感激,若非太素屡屡出手,他必定直接道消于魔罗一眼之下。

  原来,他真的很弱小。

  原来,如今的宁凡,连仙帝的一个眼神都无法承受。

  除了太素输入的一丝雷力,宁凡还察觉到体内的一丝清凉法力,似水温柔。

  这温柔,让他似曾相识,却又确实不曾见过。

  “除了太素,还有谁在助我…”

  他眉宇一皱,下一刻,所有的思索,都被一股惊天动地的气势所惊醒。

  却见魔罗五指向天一抓,所有的天道大势,凝成一片片黑色雪花,闪烁着奇异的星光,凝成一把冰雪星辰的黑弓。

  那黑弓之上,有着百万道诡异的魔族符文。

  以宁凡的眼力,一眼便看出,那符文某种特殊阵纹,似乎是提升弓术之威。

  以他的阵道,一眼便看透那符文的脉络,并铭记于心。

  他认了出来,这弓术,是六翼老祖的成名之术…诛辰之弓!

  而魔罗并未动用星力,却借天道大势,篡改冰雪为星辰,演化诛辰之弓,这其中蕴含的至理,宁凡无法理解。

  但他却明白,这由魔罗施展的诛辰之弓,比起他所施展之弓,玄妙之上,胜出亿万倍。

  魔罗尚未扣弦,但天地已颤抖地畏惧。

  这一弓之力,足以洞穿雨界,这才是真正的弓开,界灭!

  目睹魔罗施展此弓术,对宁凡而言,绝对是不可多得的机缘!

  “诛辰之弓!”太素显然认出此术,目光深深一震。

  “此弓术乃是我奴六翼所创,他最终成我道尸,奉献己身,此弓术自是为我所用。接下此弓!”

  魔罗嘴角勾起森冷、残忍的笑容,张开手臂,拉开弓弦。

  浩瀚而恐怖的法力,化作一道黑色的冰雪星光之箭。

  山河崩塌、颤抖,大地沦陷,虚空一片片坍塌。

  “死!”

  魔罗冷笑,一箭射出、但凡被箭光波及之处,一片片天地,纷纷崩溃、湮灭,消失回混沌无形!

  太素目光大变,他从这一箭中,察觉到一丝生死之威。

  五指一抓,一道好似彩虹般璀璨的雷光,顷刻凝出一道虹色雷甲。

  这雷甲品阶,不知高出宁凡多少倍,甚至没有在红衣的秘术中记载。

  以此雷甲之威,太素曾硬悍数名同级仙帝的攻击,雷甲不溃。

  但当箭光射在雷甲之上时,一瞬间,太素身处的世界,一片片崩溃!

  其足以防御数道仙帝合击的雷甲,在一瞬间,散雷而崩!

  噗!

  太素猛吐鲜血,目光震撼难明,以他同时代几乎无敌的实力,在魔罗身前,竟毫无抗衡之力!

  一箭破甲,那箭,更欲灭尽太素的道!

  千钧一发之际,太素猛踏虚空,脚生七彩雷图,肉身在必死之极,化作一道七彩虹光,遁入雷图之中,避过必死一击。

  那箭未杀太素,轰在太素身后的亿万虚空,一片片虚空掀起惊天风暴。

  良久,风暴消失,太素遁出雷图,老脸苍白如金纸,胸口则有一个血洞,被一箭穿心,无法愈合。

  “咳咳…老夫败了…”

  “你已不弱,在我全盛之时,能在我一箭之下不死的,九魔祖之中,都只有一二人而已。”魔罗皱眉道,一箭未灭太素,实在出乎他的意料。

  “可你如今,并非全盛…”太素自惭一笑,目光往往遥远处那座魔山,意有所指。

  “放心,即便如此,我也发挥了三成实力,能接我三成实力一击,尚还不死,你足以自傲!”

  宁凡心头一震,他从来只以为仙帝便是至强者,且从二人言语中,宁凡亦能判断,太素绝对是同时代的顶尖仙帝。

  但这种仙帝,却几乎被三成实力的魔罗一箭灭杀。

  这魔罗强大如此,太过可怕!

  仙帝…不是最强!

  “魔罗大帝,你很强。但此子是老夫无数代之后的传承者,是第一个凝出我太素雷星的后辈,算我半个弟子…你不可伤他!”

  “冥顽不灵,这一次,我不会留情了…抽魂!”

  魔罗目光一冷,五指虚空一抓,下一刻,一丝丝魂力被其抽出。

  向地一抓,抽大地魂!

  向虚空一抓,抽虚空魂!

  向天一抓,抽日月星辰之魂!

  向天第二抓,抽天道魂!

  一次次抽魂,每一次都比前一次高深。

  这是宁凡第一次见到抽地魂之外的抽魂,显然,他的抽地魂仅仅是最次的级别。

  抽尽天地道命之魂,魔罗的气势几乎暴涨的一倍,如此气势之下,受伤的太素愈加感受到一股仿若窒息之感。

  “这差不多,是我全盛之时的五成法力程度,你,必死!”

  魔罗的声音在天地震开,回音不绝入耳,好似轰雷。

  两个世界,合二为一,重新为他一人掌控。

  纵然是太素雷帝,也没有资格夺走魔罗的世界!

  (4/5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