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21章 黑色元神

第421章 黑色元神

  传承水晶,极其珍贵,唯有前代雨皇级别的高手,才可弄到。

  宁凡毫不怀疑,留下这十四块水晶的,无一不是那种级别的高手。

  对这水晶中传承的东西,宁凡不由好奇起来。

  神念一一没入水晶,宁凡时而露出惊讶之色,时而露出失望表情,神情可谓复杂之极。

  果不其然,留下十四枚水晶的,乃是十四名碎虚老怪,来历各不相同。

  其中有5块水晶,留下的讯息都是遗言、回忆之类的东西,并不能提升修士实力。如此水晶,自是被宁凡失望收起。

  剩下9块水晶,有4块传承了功法,2块传承的是洞府遗址、藏宝图之类的讯息,最后3块,则是法术。

  碎虚功法,宁凡并不需要。

  藏宝图、洞府遗址,这些都不知是哪一年留下之物了,且所藏之地似乎并非雨界,藏的东西亦不过是碎虚储藏,宁凡倒也看不上眼,更不会去寻找的。

  三种法术,两种无用,倒有一种残缺体术,可以稍稍一用。

  这残缺体术,名为‘我人四相’,似乎是佛宗秘术。

  我人四相,分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。

  佛宗之内,执迷四相,难证浮屠。

  却有大神通修士,融佛宗四相,以执迷之心,逆证浮屠。

  “东西南北,四维上下虚空,可思无量。凡有所相,皆是虚妄,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。修我人四相,入无余涅槃,四相若成,则仙佛不可灭度,则无量不损,则仙体不死不灭!”

  宁凡微微皱眉,看起来,我人四相之术,来头倒似不小。

  但留下此水晶的碎虚,也只会一相而已,能得一相传承,已是不易。

  我相是最弱一相,但若修成此相,也不弱于寻常凡虚下品的体术了。

  对于仅会冰碎体术的宁凡而言,我相之术,无疑是一个不小收获,他倒不在乎秘术残缺的。

  将这些水晶一一收起,宁凡耗费半日,将那驳杂的我相之术融会贯通。

  三日,还剩二日。

  最后两日,宁凡剩下的,只剩一件事。

  他目光开始凝重,一拍储物袋,取出一个玉盒,眉宇第一次浮现犹豫之色。

  “吞,还是不吞!”

  这一截指骨,乃是仙帝所有,蕴含的力量,绝对可以用恐怖形容。

  宁凡不知吞下此指、加以炼化后,会有何等后果。

  但,这是一个莫大机缘!

  他微微闭上眼,心中抉择。

  在其思索是否吞噬此骨之时,背后的魔纹,忽而灼热起来。

  那魔纹之中,隐隐传出抗拒、畏惧的情绪。

  那图案之中、紧闭的魔瞳,竟隐隐有睁开眼皮的驱使。

  轰!

  霎时间,一股魔气灌体,涌入宁凡体内。

  那魔气浩瀚如海,彻底将宁凡心神淹没,犹如扁舟一叶!

  随着魔气灌体,宁凡几乎失去身体的掌控权!

  心神世界之中,一个黑衣魔头的身影徐徐凝聚之中。

  那魔头想要彻底凝聚,还需要极大的时日,但今日,魔头预感到会有莫大危机,他不可再等!

  他强行在宁凡体内凝聚,徐徐在宁凡丹田之中,凝出第二个元神,只是这第二个元神,确实魔气滔天的黑色。

  容貌与宁凡如初一辙,但性格,却是迥异。

  那魔头,试图争夺宁凡的身体,试图吞噬宁凡的第一元神!

  宁凡目光大变,他从未修炼过任何第二元神之术!

  他极其确定,这黑色元神是自己取出玉盒之后,才强行凝聚的,在此前,绝不存在!

  这黑色元神,难道就是魔罗传承的天大隐患么!

  “你,是谁!为何躲入我身体之内!”宁凡目光冷寒。

  “我是谁?我就是你!不,准确的说,我是你的魔心。你每一次杀人,便会累积一丝魔气、汇入魔纹之中。那魔气一丝丝抽取你的元神之力,而我,正是那些元神之力积累所成。今日,是我诞生的第一日!我,就是你,宁凡!只是我与你不同,我从诞生的一刻,所有杀戮,便不是为了任何人,不为师尊,不为纸鹤…我只会为魔罗复活,奉献自己的一生!我最大的理想,便是成为魔罗之奴!”黑色元神冷笑道。

  “魔罗之奴?!”宁凡目光愈加阴冷。

  他隐隐有些明白,传出这魔纹之人,多半就是那魔罗了。

  那魔罗,定是上古魔族之中一位大人物。

  那魔罗,之所以创出这个魔纹,便是为了培养千千万万的奴仆。

  每一个修炼此魔纹之人,开始都会获得极大的实力增涨,但会不断被魔纹影响,渐渐变得嗜血、凶戮。

  每多杀一人,便会积累一丝魔心。

  当魔心足够,便会凝成一个黑色元神,反噬主身。

  从某种意义而言,这种凝聚元神的手段,与第二元神没有区别,确实是第二个宁凡。

  但这第二个宁凡,从诞生之初,便认准魔罗为奴。

  若让这黑色元神占据身体的掌控权,他必定会吞噬宁凡的第一元神,并占领宁凡意识,令宁凡成为魔罗的奴仆。

  他还是宁凡,但,他也不再是宁凡!

  “好狠毒的术!怕在上古之时,此魔纹坑害了无数之人,成为其奴…但又有不对,此黑色元神,分明火候未成,今日凝元神,似乎只是本能感到有危险,而勉强凝聚。他,在怕!”

  宁凡目光落在手中玉盒,隐隐明白了什么。

  “他在怕,怕我吞噬掉仙帝指骨,获得了压制他的实力!所以,他要在我吞噬指骨之前,灭我元神,占我身体,让我堂堂八尺男儿,去给那魔罗为奴!”

  “你,休想得逞!”

  宁凡目光一怒,他不会给任何人为奴,不会!

  若说本来吞噬仙帝指骨,还有犹豫,此刻为压制黑色元神,他绝不会有任何犹豫!

  他不能被黑色元神吞噬,他要吞了帝骨,他要借仙帝之威,斩杀黑色元神,并将其…吞噬!

  “炼!”

  趁着身体还有最后一丝掌控权,宁凡一掌震碎玉盒,不顾帝骨法力浑厚,强行炼化!

  一霎间,黑色元神发出惊怒之极的怒吼,“你不能灭杀我,我就是你!”

  “你,不是我!”

  宁凡眼露狠色,纵然黑色元神是另一个宁凡,为了不迷失本心,他也舍得斩去自己!

  “你敢害我,我和你拼了!灌魔之术!”

  黑色元神露出疯狂之色,他的疯狂,倒是与宁凡如出一撤,穷途末路,便会拼命。

  在其小手掐决之后,宁凡体内魔气几乎一瞬间翻了数十倍。

  这一刻,他终于彻底丧失身体掌控权。

  肉身被魔气染成黑身,生生在玄阴界演化成五千丈的黑甲巨人之相。

  那黑甲巨人,头生双角,俱是岚角之相!

  身化巨人,拳可碎岳,乃是巨魔之相!

  背生六道黑翼,乃是六翼之相!

  眉心生出一个黑色竖眼,乃是鬼目之相!

  “巨魔、岚角、六翼、鬼目,皆为魔罗之奴!哼,你还妄图前往巨魔族、破除魔纹隐患,休想!本打算等你抵达巨魔族后,再反噬你,今日却不得不提前反噬了。你,必死!”

  魔化巨人,露出森冷的笑容,但下一刻,却目光阴冷之极。

  他本以为,他成功反噬了宁凡。

  但低头一看,食指之上,却有一截指骨,始终蕴有雷光,无法彻底魔化!

  而宁凡的全部元神,皆据守在指骨之中,竟丝毫没有被魔气吞噬!

  只是如今宁凡的状态,绝对无法称之为乐观的。

  虽说元神没有被魔气吞噬,却被魔气一震,而陷入沉睡状态。

  宁凡只感觉,自己好似陷入一场睡梦之中。

  睡梦中,他立在一座魔山之前,一股滔天的气势,压在其双肩,令他向魔山跪拜。

  魔山之巅,一个黑袍中年,目光冷峻,沉声令道,

  “吾为魔罗,成我之奴,朝吾魔山一叩,我不朽,你不朽!”

  “休想!”宁凡眼露决然,他,不跪!

  …

  玄阴界,草庐之中。

  原本装睡的洛幽,感知到外界的剧变,美目含惊,满是担忧,芳心纷乱。

  “古魔祖九祖之一…魔罗!怎么会!这臭小子怎会惹上如此大的麻烦!”

  她哪还有装睡的心思。

  莲步轻移,速速离开草庐,望着那如山般巨大的黑甲巨人,心中忽然一痛,眼泪已不知如何落了下来。

  “死了,他死了…他的丹田之中,只剩奴化元神,第一元神已死…”

  她好恨,恨自己没看出来,宁凡身上竟有魔罗隐患,若她知,她定会似从前一般,倾尽全力,帮助宁凡排除隐患。

  她好恨,恨自己无能为力,竟连救活宁凡的机会也没有。

  传说上古之时,魔罗之祖有一种手段,可奴化仙人,一旦被魔气灌体,再无任何救治的机会。

  他,真的死了…

  他甚至不知道她已然苏醒…

  “不,他还未死!”

  洛幽明眸一闪,忽而止住泪光,露出惊喜的笑颜。

  她注意到了那魔化巨人的一截指骨,仍未魔化。

  “那是…仙帝指骨!这小子从何处弄得如此至宝,竟挡住了魔罗的奴化!”

  “有此指骨,他极有希望战胜奴化元神,但他的第一元神,却已沉睡,是被魔气震伤了么…”

  “我要,帮他!”

  洛幽柔弱似水的眸中,带着果决,一袭白衣如雪,骤然升起一股极其浩瀚的气势。

  “纵然自损,也要帮他…”

  “就当偿还他,唤我苏醒之情!”

  (3/5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