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13章 第三神星,凝!

第413章 第三神星,凝!

  第二关,仙凡之关。

  立身于第二座雷宫,宁凡心沉似灭,不再为此地任何幻象所迷惑。

  这第二座雷宫,赫然是一片鸟语花香的世界。在花海之中,有两条路,分别通往两个出口。

  一条道路,灵气盎然,仙乐阵阵,玄鹤起舞,路口立有一碑,名为‘仙路’。

  另一条路,幽静安然,只有夜蝶孤单纷飞,路口立有一碑,名为‘凡路’。

  两条道路,通往两个出口,两个出口又俱是雾雷遮掩,看不真切。

  但宁凡敏锐地感觉到,这两条道路,道韵不同。

  这是…仙凡之别!

  “是要在这两条道路之间选择一条么…”宁凡略略思索,仙凡之别,是修界极为常见的命题,被太素雷帝设在此处作为考验了。

  若通过考验,则可获得另外三分之一的雷星么。

  若失败,怕会有不少凶险,毕竟有了第一关的前车之鉴,宁凡能够想象,暗处必有界灵老者在谋算自己。

  果然,在宁凡思索之际,那讥讽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  “小辈!仙凡之路,一路可生,一路会死,你择一条路前行,若能踏上正途,便可入第三关,若败…则死!”

  “…”

  宁凡没有理会界灵老者,眼中却露出一丝冷嘲之色。

  他不信,界灵老者会这么好心,特意告知他破关之法。

  界灵老者说,这两条路一生一死,但在宁凡眼中,这两条路,并无那么简单。

  若入仙路,则需弃凡尘。对寻常修士而言,或许是正途,但宁凡经历过云海斩凡,已然明白,所谓的斩凡,并非斩断凡尘过往,而是斩断凡夫俗子的脆弱。

  仙路,不可取!宁凡有极大把握,一旦选择仙路进入,多半会死!此乃死路!

  若入凡路,则需弃仙道。对修士而言,抛弃仙道,意味着抛弃一世修为,选择凡路的下场,不言而喻…亦会死!

  宁凡何等心思,已然看破界灵老者的歹毒用心。

  老者诓骗宁凡选择一条路进入,但无论哪一条,都是死路。老者本就不可能好心提醒的,他只是在诱宁凡取死!

  “两条路,我皆不选!”

  宁凡冷笑,拂袖生风,五指一抓,紫金色风烟一起,两道道路俱在眼前崩断、风化,最终…消逝!

  “什么!”

  界灵老者心头大震,他万万没料到,宁凡只一眼便看出仙凡二路的考验。

  随着仙凡二路崩溃,老者更是吐血数升,伤势再次加重,反噬极其严重!

  这,便是谋害宁凡的代价。

  不错,这仙凡二路,不可选任意一条进入,择仙弃凡,择凡弃仙,皆是错!

  界灵老者万万想不到,宁凡区区化神蝼蚁,却能看破仙凡之别!

  且更让他震惊的,是宁凡不但看破两条道路的差别,更以诡异手段,直接风化掉了仙凡二路!

  从没有人能彻底毁掉两条道路!

  那紫金风烟…究竟是什么力量!竟如此恐怖!

  纵然当年那个狂妄的女人,突破这一关,也是取巧之后,方才勉强过关,却根本无法破碎仙凡路本身的。

  “你毁了仙凡二路,你碎了雷门,你再无法进入第三关!”界灵老者强自镇定心神道。

  “是么…”

  宁凡没有多言,一步穿行于花海,每一步都带着玉命四境的巨力,震天动地。

  一步步,硬生生踏碎花海,在重重花海中走出一条道路!

  “仙凡之别,我早已领悟,仙是站在山上的人,凡是囚于轮回的点。若道如山,我上山为仙,下山为凡。若轮回如囚笼,我入轮回为凡,破轮回为仙。仙凡亦在一念间!”

  “我的道,不是仙,亦不是凡。我走过的路,便是我的道!”

  宁凡步步穿越花海,一步步,走出自己的道路。

  道路的尽头,一道雷门徐徐浮现,这,才是真正出口!

  宁凡点点头,对这太素三问的关卡,他已略有猜测。

  此关卡,是太虚雷帝所留,第一关,考验的是修士对道的真假区分。

  第二关,是考验修士是否拥有自己的道。

  第三关,名为道命,怕是要在道、命之间,有所抉择了。

  初入第一关,宁凡尚有迷惑,故而被真幻困住半日。

  进入第二关,宁凡心思澄澈,仙凡考验已无法阻碍他半步。

  接下来,他要入第三关!

  雷门之中,再次有一道血色雷力闪现,没入宁凡眉心。

  残缺而虚幻的太素雷星,在这一道雷力的滋养下,徐徐凝出三分之二大小。

  有着三分之二的雷力,宁凡只觉体内雷力翻涌如沸。

  雷力的数量未变,但威力却再次提升数倍之多!

  手掌之上,血色雷弧滋滋作响,好似千鸟锐鸣。

  宁凡目光一凛,手中缠绕血雷,不施展任何雷术,以此雷轰杀任何半步炼虚,都只是瞬息之事!

  纵是窥虚修士,被宁凡以雷弧攻击,亦必定受伤不轻的!

  “这才仅仅是三分之二的雷星之威么,若我身怀完整雷星,弱一些的窥虚修士,怕直接会被雷弧一击重伤,甚至…会死!”

  凝出三分之二的雷星,不但提升了宁凡体内雷威,更给了宁凡一种愈加诡异的感觉。

  这一刻,他好似成了雷霆之主!

  这感觉,在凝出三分之一太虚雷星之时,尚非特别明显。

  但在突破第二关之后,雷星凝聚三分之二,宁凡对雷力的掌控,愈加霸道。

  他回忆起之前被红衣随手夺去碎神鞭的经历。

  当时红衣依仗的,正是对雷霆的驾驭、命令。

  当时的红衣,可轻易夺去宁凡雷宝,但此刻,红衣再无法办到此事!

  “红衣怕亦是身怀太素雷星,但多半只有三分之二的程度,若我突破第三关,对雷力的掌御,将更在她之上!”

  宁凡一步,迈入雷门。

  雷霆呼啸间,他穿越重重雷光,出现在第三座雷宫。

  这一座雷宫,是通往宫外的最后一重考验。

  突破此关,他不但可凝出完整雷星,更可诛杀界灵报仇。

  第三关,道命之关!

  界灵老者眼含畏惧,他亲眼见宁凡连破两关,亲眼见宁凡血雷的恐怖威力。

  此刻他伤势极重,纵然有炼虚初期的修为,也绝对挡不住宁凡的血雷凶威。

  作为素雷界灵,他深深知晓,凝出三分之二的太素雷星,威力有多么可怕。

  那一颗太素雷星,实则含有太素雷帝对雷道的所有颖悟!

  除太素外,再无任何人获得过完整雷星。

  若宁凡获得,日后同级的雷道修士,根本无人是其对手!

  “绝不能让你通过第三关!”

  界灵老者目若癫狂,操控阵法,催生出一头头荒兽雷灵,试图攻击宁凡。

  但这一头头荒兽尚未接近宁凡,却俱被宁凡指雷连点,一一灭杀,若探囊取物般轻而易举。

  界灵老者,阻止不了宁凡破关!

  宁凡没有理会界灵老者,他目光四扫,此地空有无数雷光,并借由雷光凝出两条天路,分别通往苍穹之上的两个出口。

  一条路口,竖着一碑,书有一字…‘道’!

  另一路,竖有一碑,书有一个‘命’字。

  这一关,显然与第二关极其类似。

  但考验的命题,却远比第二关难得太多。

  道与命,对修士而言,何者更加珍贵?道之路,命之路,哪一条,才是正途?

  宁凡眉头紧锁,一站便是半日。

  仙与凡,他曾颖悟过,故而一步破关。

  但道与命,他从未思索过。

  他一路走来,时而秉持魔道,时而伪装正道,时而横行妖道,他的道,驳杂而凌乱。

  他一路走来,视人命如草芥,敌人对他而言,唯杀而已。区别仅仅是杀一世、杀万世。

  杀一世,给敌人转世轮回的机会,这种敌人,只是道不同,但并无深仇,自可留一线。

  杀万世,灭去敌人任何复仇之可能,这种敌人,必与宁凡有不死不休之仇。

  宁凡闭上眼,心思渐渐宁静。

  道也好,命也罢,对修士而言或许珍贵,对他而言,都不值一提。

  眼见宁凡陷入困局,界灵老者自是大松口气,心中冷嘲。

  这一关,从无任何人突破过。

  有些修士选择了道,却因此丧命,死于此地。

  有些修士选择了命,却因此失道,但勉强可免于一死的。

  老者冷笑,若让他选,自然也是选命的。

  因为有人告诉过他:

  我打你一拳,性命两散,你命都丢了,还修什么大道?性命当为无上大道!

  “此关,你选道则死,选命可活,但纵然选命,也必定无法成功突破第三关,来到阵外,找我报仇。你想杀我,绝无可能!”

  老者冷笑,宁凡却不为所动。

  性命很重要,若性命都丢了,自然无法修道。

  对于一心追求更高境界的修士,保命当为首要准则。

  但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,生命之中,有太多的事情,比命重要,甚至…比道重要!

  宁凡对界灵老者的观点不以为然。

  在他眼中,界灵老者甚至还不如下层乌雷界中、悍不畏死的凶兽。

  那些凶兽,为守护传送阵,何惜一死。纵然畏惧宁凡,仍不退后半步。

  作为敌人,宁凡必须杀戮,但心头却对这些凶兽保留了一丝敬意,对这些凶兽,他只杀一世。

  这些凶兽,心中有道,为守护这道,可明知必死而决死!

  对它们而言,道在人在,道亡人亡!

  宁凡回首往事,这种心系于道的敌人,他见过太多,杀过太多。

  他的思虑,更深。道悟,亦生。

  修真第一步,共有七境,七境修士苦苦挣扎,只为长生,那便是命。

  修真第二步,共有三境,三境仙人苦苦求索,只为道真,那便是道。

  然而道与命,皆不是宁凡的追求,从来不是,他不曾在乎过长生,亦不曾在乎过道真。

  他在乎的,从来只是极为琐碎的人和事。

  “我一路走来,自是惜命,但太多时候,却不得不拼上性命,赌上道念,去拼,去争,去斗,去夺,去杀出一条前路,破开困厄,别无选择。道在人在,道亡人亡,这种心情,我能体会…但对我而言,道与命,皆非最重要之事。”

  “若她平安喜乐…纵是道命两相散,我亦不在乎!道命,皆可碎!”

  宁凡一指点出,风烟遮天,带着风化一切的决心!

  道之天路,崩!

  命之天路,崩!

  界灵老者惊惧难明,他从未见过那个修士,狂妄到粉碎命、道二路!

  不求长生,不求道真。

  老者无法理解,宁凡追求的…是什么!

  然而他骇然发现,从无人破过的第三关,竟被宁凡破掉了!

  第三间雷宫正中,浮现一道巨门,第三道血色雷光,没入宁凡眉心。

  缺损而虚幻的太素雷星,借由这最后一道雷力,急遽补全,彻底凝视!

  一股汹涌如滔天巨浪的血色雷力,自宁凡周身扩散开,在其脚下刻画中一道硕大的雷图,画卷般撑开。

  那雷图勾刻着玄异纹路,在这雷图出现的一颗,诸天万界的雷霆,似乎都要臣服在宁凡脚下!

  宁凡身上,不容逼视的神威,惊天动地,冷漠惊世的目光,可令万物动容!

  “太、太素雷图!”

  界灵老者骇然欲死。

  这雷图,乃是太素仙帝的压轴手段之一,只消召出雷图,几乎可吸收同级雷霆的一切攻击!

  亘古无人破去的太素三问,在这一刻,破关!雷宫崩塌!

  废墟之中,宁凡踏着雷图,冷视远处的一个灰袍老者。

  那人,便是界灵老者,是刁难宁凡、欲置宁凡于死地的卑鄙之人!

  “你,可以死了。”

  宁凡眼露淡漠,五指向天一抓,借由雷图之力,无数雷霆听其号令,化作一个巨大的血色雷掌,朝老者一拍而下。

  一拍之威,绝对堪比窥虚一击了。

  老者目光大变,若是寻常,他接下此掌,虽然会受伤势,却绝不至死。

  但今日,他歹毒谋害宁凡,接连被宁凡三次破关,反噬三次,重伤之下,已然跌落半步炼虚的修为。

  被这一道雷掌轰下,他连遁逃都来不及,只能倾尽一切雷力,演化出一件淡金色的元雷之甲,护在胸口。

  金色雷甲,是元雷之甲的第二品阶,足以防御炼虚攻击的。

  这雷甲只是淡金,仍有一些银色未消,并不能完全抵消窥虚一击,却也可护住其身,足够让他只伤不死了。

  然而,这元雷之甲刚刚凝聚,诡异的事情发生了!

  宁凡脚下雷图,骤然散出玄翼雷光,似对元雷之甲发出号令一般。

  那雷甲竟无法抗拒,直接崩碎,化作点点雷光,被吸入太素雷图之中。

  失了全力防御的元雷之甲,老者几乎是硬生生承受了宁凡雷掌之威。

  一掌之威,借由太素雷星的强化效果,堪比窥虚一击!

  轰在毫无防御的老者身上,带着寂灭的雷威,将老者淹没。

  “你区区化神,竟如此强大…啊!”

  老者无法置信,惨叫一声,死于万雷之中,化作飞灰寂灭。

  太素三问,自此彻底破去。

  雷宫已然消失,自今日起,再无人可获得太素雷帝的赏赐!

  宁凡散去雷光、雷图,抚摸额头之上的第三颗神星,露出满意之色。

  第三星的强化效果,很强。

  若有机缘,凭借第三星的强大,宁凡完全有机会在千年之后,成为下一个不周雷皇!

  “已过去一日,不宜再拖,当速速前往黑雷塔…凝!”

  宁凡十指掐决,与老者之前的诀印如出一辙,赫然是元雷之甲的诀印。

  丹田之中,巴掌大的元神之上,一件略带虚幻的银雷甲胄,加持在元神身上,护着元神不被雷塔死灵偷袭。

  宁凡的元雷之甲,仅仅是刚刚修炼,才是银雷一阶的级别。

  银雷一阶的雷甲,只足以防御化神初期的元神攻击。

  不过这雷甲,有一个好处,便是可以通过吞噬雷修元神雷霆而晋级。

  斩杀了界灵老者,并无任何尸首留下,只有漫天雷光留存。

  那界灵老者本是素雷界之界灵,属于特殊灵体,并无实体,只是雷光之身。

  他的尸首,便是雷光,诸多雷光之中,还掺杂着其元神所化的雷光,正是元雷之甲的大大补之物,宁凡自不会浪费这诸多元神雷力的。

  张口一吞,尽数将雷光吞入腹中,炼入雷甲之内。

  一个炼虚修士的毕生雷力,何其强大,直接便让雷甲品阶,提升至银甲二阶!

  银甲二阶,足以防御化神中期的元神攻击!

  “不知在黑雷塔中,一路杀入七层,可吞噬多少死灵雷力,将这元雷之甲…提升至什么级别!”

  宁凡目露火热,若有足够雷元吞噬,这元雷之甲,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强大防御手段!

  …

  下层乌雷界,红衣默默无语。

  宁凡连破三关,斩杀界灵,一字一句,都让红衣无法释怀。

  她真的低估了宁凡。

  宁凡,竟破了太素三问,获得了太素雷星…

  “想不到才过去万年而已,雨界便有如此人杰横空出世…此子甚好,他有风烟一指,有太素雷星,可助我…成大事!”红衣似确信了什么。

  收起铜镜,不再窥探宁凡,也无法继续窥探。

  黑雷塔中,遮蔽天机,她这铜镜,无法看清宁凡行为了。

  但她亦不认为还有必要再看。

  如今的宁凡,破了太素三问,凝出太素雷星,并随机领悟太素雷图之术。他的实力,杀上黑雷塔七层,绰绰有余,甚至,前十层都可以一探的。

  乌金竹叶,由宁凡采摘,绝对不是难题。

  红衣没有想过,她随手捡来的帮手,便是如此了得的人物。

  对她而言,宁凡的利用价值,极大!

  (3/3补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