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11章 太素三问

第411章 太素三问

  长空之上,凶兽如云,倾天覆地,不顾一切朝宁凡、红衣攻来!

  一万婴兽,一百荒兽,4头初期虚兽!

  红衣血眸露出森冷杀意,素手翻雷,一头头逼近其身的凶兽纷纷被雷霆轰杀,不论是婴兽,还是荒兽,无人可挡其一击。

  莲步一移,只一步,便诡异出现至一头虚兽之前。

  柔指一点,一圈圈血色雷光,在长空散逸开来,将那虚兽巨身一轰,雷光去势太快,根本不容虚兽躲避。

  只一瞬,虚兽便皮肉焦糊,嘶吼坠云,痛楚难明。

  堂堂初期虚兽,竟被一个照面红衣重伤!

  吼!

  余下三头虚兽,立刻意识到红衣是最大敌人,将之围住,发出愤怒的嘶吼,震动流云。

  三兽俱是万丈巨身,口吐黑色雷光,演化十万神兵利刃,杀气腾腾,俱都斩向红衣。

  每一道神兵,都堪比婴级巅峰之宝!十万婴宝斩击,纵是初期炼虚也难防御,一时间宝光遮天!

  却见红衣嘴角勾起不屑的弧度,白皙的手掌一翻,只冷冷念道,

  “祭雷术,‘掌御五雷’!”

  其柔掌纤若无骨,但一翻之力,却好似足以颠覆苍天。

  这一刻的红衣,好似成了万雷之主,反掌间,十万雷兵,俱都畏惧颤抖,下一刻,雷力流泄,碎散崩溃!

  反手一掌,倾覆苍天,破去三头虚兽的全力合击!

  一掌之力,掌御五雷,赫然是之前诡异夺去碎神鞭的控雷秘术!

  瞬伤一兽,力败三兽,红衣却毫不自得,眸中只有不屑。对她而言,初期虚兽,只是蝼蚁,不堪一击,胜亦无欢。

  眸光转向宁凡,冷漠道,“那受伤虚兽,由你阻挡,万头雷灵蝼蚁,由你剿灭。”

  “小视我么…”

  宁凡目光微闪,红衣交给他处理的,仅仅是一头重伤炼虚。即便如此,红衣仍没指望宁凡能击杀此兽…

  三具半成品傀儡,在红衣眼中仅仅是尚可而已。

  至于宁凡的实力么…未入炼虚,怕连让红衣稍稍认可都做不到。

  “雷皇之女,的确强大、冷傲…你看傀儡、法宝的眼光,确实很毒辣,不过看我的眼光,似乎不怎么敏锐…小视我,是错的…”

  宁凡心中自语,口中却不多言。证明自己实力,靠得不是嘴,赢得她人尊重,靠的不是争辩。

  他神念控傀,三具傀儡顷刻化作烟丝遁开,围住受伤的虚兽,猛砸拳雨,惊天动地的拳芒,将大地都轰得粉碎。

  成片的山河,就此崩塌!

  只可惜,三具傀儡缺少必杀之术,虽将虚兽打得血流成河、惨不忍睹,虽战得地动山摇,却仍无法将凶兽一击必杀。

  那虚兽先是被红衣一雷重伤,又被三傀打死狗般围攻,终于疯狂,生了拼死怒意,凶性大发。

  它燃烧血脉,气息暴涨,一时竟震开三傀,并与三傀勉强斗在一起,血染山河,却犹不屈服。

  红衣倒是没有低估三具傀儡,傀儡终是死物,三具傀儡面对拼死状态的虚兽,还真未必能将之击杀的。

  但她,低估了宁凡!

  受伤虚兽,被宁凡交由三傀对付。

  宁凡自己,则一步迈出,阻挡在万兽之前。

  瘦弱的身躯,却好似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,没有任何一头凶兽,可以跨过他身躯半步。

  剑念一次次横扫,万头婴兽只片刻便被宁凡瞬杀殆尽,四野兽吼如雷、戾气惊天!

  宁凡眼神冷漠,那冷漠,是久经血海的心如铁石。

  一息之后,眼前只剩下百头千丈荒兽。

  宁凡杀戮婴兽的速度,让红衣都眸色轻动,“哦?此子剑念倒是不弱,连婴兽都可瞬杀…不过,仅仅如此程度的杀戮,不少化神都能做到的…除非他能挡住百头荒兽,否则在我眼中,他仍只是普通的半步炼虚。”

  她话音刚落,下一刻,眸中第一次闪过一丝异色。

  却见宁凡面对百头荒兽,毫无惧色,五指向大地一抓,气势猛然席卷开来,霎时间,大地之魂被抽,无数草木枯萎凋零,山河腐朽!

  而吞噬大地之魂的宁凡,气息暴涨,已堪堪达到百万甲,单论法力,丝毫不弱于寻常窥虚修士。只可惜,境界并未提升,仍是半步炼虚。

  纵然是抽地魂之术,都无法让修士跨越炼虚瓶颈的。

  饶是如此,红衣已然第一次对宁凡诧异了。

  “抽魂之术?此子竟能领悟此术,我倒是小觑了他…”

  借助秘法,宁凡法力激增,望着百头荒兽,眼神却愈加冷漠。

  一点眉心,素雷鞭在手。

  长鞭抽动,好似鞭笞众生,周身散出不可逼视的魔威!

  一鞭,十鞭,百鞭!

  百道鞭影,几乎在一个瞬间便被宁凡抽出,发出震耳欲聋的雷鸣电闪之声。

  明明抽在空气之上,却涌现无穷无尽的血色雷霆,凭空轰在百头荒兽兽身体内!

  加上百头荒兽俱是雷灵之身,被素雷鞭死死克制。

  只一个瞬间,百头荒兽的妖丹俱被雷霆轰击,所有防御对于素雷鞭而言,皆有如虚设一般。

  一颗颗坚如玄铁的妖丹,被宁凡长鞭抽碎,当场便有二十一头荒兽妖丹陨灭、死于非命!

  余者,亦是不同程度的重伤,各自气息大损,甚至有不少荒兽因为妖丹受损,而有跌落婴兽的趋势!

  一瞬间,一股深深的惧色,出现在百头荒兽兽瞳之中。

  它们本不会畏惧任何同级强者,但对上宁凡冷漠的目光,所有凶兽俱感到风雪冰天般…寒冷刺骨!

  好似它们不是凶兽,宁凡才是凶威滔天的魔兽!

  可怕的素雷鞭!一击灭去二十一头荒兽!

  宁凡望着手中雷鞭,露出满意之色,不论如何,红衣重新祭炼的素雷鞭,少了抽宝的制约,杀人碎神,方便多了。

  吼!

  80余头荒兽,纵然畏惧,仍是迅速将宁凡四面包围,并向宁凡发动全力的雷力攻击。

  演化风雷雨电,各逞妙术。八十道荒兽的合击之雷,其威势…惊天!

  纵是炼虚之击,也不过如此了!

  宁凡望着漫天风雷,凛然无惧,扬鞭东指,屠尽东方二十头荒兽。

  雷霆轰击于身,纵然以宁凡玉命第四重的肉身,也本该重伤的。

  但在这一刻,苍穹之上,骤然浮现九十九颗黑色星辰。

  星光洒落,宁凡目若繁星、身如魔神,任雷霆轰击于身,却长发舞动,丝毫不损。

  不,不是无损!只是区区荒兽的攻击,对宁凡身体造成伤害的速度,远远低于星光自愈的速度!

  “星辰疗伤术!!”

  红衣血眸微惊,她万万料不到,宁凡竟身怀如此逆天的神通。

  若是抽魂之术,红衣还只是诧异,因为她也会的。

  但星辰疗伤术…此乃真正的无上秘术,纵是碎虚,也绝无法领悟,纵是命仙,也未必能悟!

  宁凡,竟会这种程度的秘术,着实让红衣震撼了。

  “这一次,真是小瞧他了…九十九颗本命星辰,有如此多的星辰护身,此子或许击杀不了炼虚,但怕也没有任何窥虚修士,可击杀此子!”

  红衣,终于开始正视宁凡!

  这一切,宁凡尚不知晓,只是回头西望,一个眼神的杀机,却足以将西面二十头荒兽淹没!

  吼!

  一声声荒兽之吼,俱带着难明的畏惧!

  不解!不解宁凡为何硬受八十头荒兽的攻击,却肉身不损不伤、不死不灭!

  它们区区走兽,怎会明白,怎能明白!

  宁凡凝出九十九颗本命星辰,纵然遭受化神围攻,也必定是先天不败的局面!

  “还剩四十头荒兽…”

  宁凡斜睨了重伤虚兽一眼,那虚兽燃血拼死,虽然已濒临死亡,却也击伤了一具炼虚傀儡。

  半成品的傀儡,同级中果然很弱…

  心知再拖下去,有可能被凶兽拖一具傀儡同归于尽,便得不偿失了。

  收起雷鞭,宁凡望着周围最后四十头荒兽,目露寒芒。

  “五墓葬龙之术!”

  五龙死,黑龙生!五行死,五墓生!

  处于五行之外的墓碑,专克天地五行,而这些荒兽,俱是雷灵之身,兽身是纯粹的金灵所化,正被五墓所克!

  “镇!”

  宁凡指影翻飞,法力滚滚运转,五道千丈巨大的黑龙墓碑,骤然现于长空,并随着宁凡心念一动,分出无数碑影,镇杀而下!

  一道碑影坠下,便好似一座泰山从天而降!

  无数碑影镇压之下,四十头荒兽立刻死伤一片,血流成河!

  仅数个呼吸后,最后四十头荒兽,也已化作肉泥烂骨一片,被镇死于五墓之下!

  百颗雷力滚滚的荒兽妖丹,自是被宁凡收走,当成了战利品。

  法力耗损颇为严重,宁凡服下数颗还灵丹,迅速炼化,足尖一点,向重伤虚兽迎去。

  他近乎蛮横地直接出现在虚兽正面,仗着星光护体,舞动拳芒,拳拳到肉,轰击在虚兽身上!

  虚兽纵然燃血拼死,却终究未突破中期,其攻击虽强,造成的伤势亦重,却俱被宁凡的黑星之术治愈。

  而宁凡的攻击,却实打实落在虚兽身上,令得其身上无数伤口急遽迸裂。

  加上宁凡的蛮横牵制,三具傀儡不顾一切攻击虚兽的要害,只一炷香之后,虚兽已气力耗尽,再难抵御,最终一名呜呼!

  最后一击,是宁凡一指点下的!

  一直笼罩起紫色风烟,那飘渺如幻的紫金色风烟,遮蔽长空。

  风沙中,有着让一切尘归尘、土归土的恐怖力量!

  直接便将虚兽…风化!

  他没有动用万剑式,毕竟周家似乎和雨殿不对路,贸然动用云天决的剑招,不智。

  他亦没有使用诛辰弓术,那一弓之力,会将其法力耗空,陷入短暂的虚弱状态。

  他特意动用风烟一指,因为红衣说过,看上了他的风烟一指,需要宁凡出手相助。

  如此,宁凡不介意施展风烟之术,让红衣看清此术的强大,坚定与宁凡交好的价值,也免得此女反复无常了。

  宁凡击杀虚兽,并取得一枚虚兽妖丹,收入储物袋,身后响起一道冷傲的女声。

  “相当不错的实力…你是第一个让我刮目相看的化神小辈。”

  出声者,自然是红衣了。

  宁凡灭了一万婴兽、一百荒兽、一头虚兽,红衣同样也灭了三头虚兽。

  “姑娘谬赞了。周某与三傀合力,才勉强击杀一头虚兽,而姑娘一人便击杀三头虚兽。姑娘才是让我刮目相看。”宁凡扪心自问,红衣确实很强,比月凌空都彪悍不少。

  “哼!在你眼中,我难道连瞬杀三头初期虚兽的实力都没有?你是在挖苦我吗!”

  对宁凡的称赞,红衣竟露出不悦之色,她的脾性倒真是古怪、难伺候。

  眼中虽是不悦,倒也没有迁怒宁凡,只是素手染血,将三枚血淋淋的虚兽妖丹抛给宁凡。

  “给我?”宁凡一诧,这红衣虽说在利用他,不过出手还真是豪绰,三枚虚兽妖丹,说送就要送。

  “你为我效力,我自不会亏待你。不过是垃圾妖丹,算不得什么好东西。不必拒绝!”

  红衣冷眸没有任何感情,对虚兽妖丹则根本不屑一顾。

  这一枚妖丹,若是流传出去,绝对能让炼虚老怪争破头。

  但在红衣眼中,竟然只是垃圾…

  宁凡顿觉无语,看起来红衣之前辩驳碎神鞭垃圾,倒也不算侮辱了。毕竟在此女眼中,虚兽都是垃圾,她的眼界太高了…

  三颗虚兽妖丹送上门,不要白不要。

  宁凡点点头,收起三枚妖丹。

  红衣则取出一块洁净的绢帕,淡淡擦去素手之上的血渍。

  血眸仍是傲气冲天,却忽然破天荒对宁凡冷冷说了句,

  “你,不是垃圾。”

  “…”宁凡无语,他明白,红衣说这句话是夸奖的意思。

  不过正常人听起来,应该都觉得这句话是在骂人吧…

  这是一个无比傲气的女人,与她傲气相匹配的,是她强悍到发指的实力。

  若非必要,宁凡不欲与此女有所纠缠。而红衣,始终冷漠如冰,对世界万物都无兴趣,包括宁凡在内。

  无人打破沉默。

  屠尽此地雷灵凶兽,二人略作歇息,化作遁光,登上中央雷竹之巅。

  那巅峰所在处,黑雷滚滚,纵然是宁凡与红衣,也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避过黑雷电闪,免得被雷光轰中受伤。

  雷光交淬下,一个足有十万丈大的黑雷古阵,勾连于此处大地之上,泛着滚滚雷光。

  宁凡精通阵术,略略蹲身,细细一摸地面阵光,片刻后确认,此雷光传送阵,确实通往上层雷界。

  红衣没有骗他…虽说红衣也没有理由骗他,他还是多此一举检查了一下。

  他有些谨慎地过分了,不过红衣对他谨慎态度,倒是没有反感。

  红衣阅人无数,自然看出,宁凡竟看破了这雷光传送阵的阵图构造。

  心中再次对宁凡高看一分,毕竟这雷阵乃是凡虚巅峰的大阵,雨界之中,可没几个人能看破此阵的。

  红衣自问,自己的阵术,不如宁凡!

  “你懂阵?”

  “略知一二。”

  “哼!太过谦虚,便是虚伪。略知一二的话,可看不破凡虚巅峰阵法的!”

  “虚伪么…我倒不这么认为,这是我的生存之道。”宁凡摇头道。

  “你的生存之道是什么,我不关心。不过提醒你,上了上层云界,在进入黑雷塔前,会有三步难关。欲破三步难关,决不可有虚伪矫饰的成分,必须诚实面对内心。”

  红衣只是冰冷陈述着事实。

  “三步难关,藏有机缘,以你手段,过关不难,获得机缘亦有可能,至少诚实面对本心,危险倒是极少。需要注意的,是黑雷塔,记住,我需要七片竹叶,可别少了。若无法获得七片竹叶,便说明你的实力只有这种程度。”

  “激将法?”宁凡目光微闪,眼前这个女人,似乎故意激着宁凡的好胜之心。

  她是怕宁凡不出全力、有所保留,以至于无法获得七片竹叶?

  “实话实说而已。”红衣冷漠如石。

  “是么…如此,你大可期待一番,看我获得多少竹叶。”

  宁凡没有被激怒,亦无任何争胜之心。

  他做事从来都是全力以赴,不会缩手缩脚。

  半日后,宁凡调息至巅峰状态,一步,迈入雷光传送阵中。

  随即,红衣指诀翻飞,催动阵图,将宁凡传送至上层云界。

  周围风景匆匆变幻,一炷香之后,宁凡已出现在百万丈黑雷雷海之上。

  踏在一朵朵黑云之上,绵软的云朵并不能给人多少实感。

  宁凡目光四望,在极东方向,望见一座黑雷滚滚的巨塔,冲刺云霄,高不见顶,仿佛是黑雷竹塔。

  在这片云海之上,栖息着无数低阶的雷灵凶兽,不过最高也才元婴而已,化神、炼虚之兽仿佛并不生长于此。

  察觉到宁凡身上异于常人的浓重煞气,无数凶兽纷纷大惊失色,作鸟兽散,惊退而逃。

  没有追杀那些低阶凶兽,宁凡望着极东方向,目光一肃。

  他没有迈出任何一步,却忽而转过头,左目紫光闪烁,望向极西之地,冷笑道。

  “极东之地,根本无塔,真正的黑雷塔,明明在西面,这种低劣的幻术,也配在周某面前班门弄斧!滚出来!”

  宁凡一吼之下,气势一震,汹涌的煞气,竟将周遭风景震得支离破碎,若镜花水月般消散。

  一道闷哼之声,亦从暗处传出,似乎有什么隐匿之人,被宁凡震出伤势。

  极东之地的黑塔,消失。

  极西之地的荒芜云海中,徐徐浮现一座黑塔!

  四周,无数雷力阵光涌现,将宁凡重重包围!

  雷光化作一座黑色宫殿,宁凡哪里处在什么荒芜云海,分别立在一座迷宫般的黑色雷宫之中!

  唯有走出此宫,才可前往极西黑雷塔!

  空荡荡的宫殿,有万丈空阔。

  在宫殿的砖墙之上,立有一匾,其上有着一行墨字。

  ‘第一阵,真幻之关’!

  宁凡目光一凛,很现在,这一处宫殿,以及之前的幻象,便是真幻之关。

  之前他放出煞气,略略伤到了隐匿之人,那隐匿者,怕就是操控这关卡的人。

  “吾乃素雷界灵,区区下界蝼蚁,敢伤吾身,找死!吾必教你死在真幻之关!”

  暗处,一道老气横秋的愤怒之声,带着炼虚初期的气势,朝宁凡袭来,却被宁凡拂袖震灭。

  “凭你?”宁凡冷笑道。

  “休得猖狂!看吾阵之威!”神秘高手怒喝一声,催动真幻之阵。

  立刻,宁凡的正前方,浮现出两个令其意想不到的女子身影。

  “杀死其中之一,可破第一关!若不能,便永远困死于此阵之中!”神秘高手讥讽笑道。

  “这个玩笑,可不好笑!”宁凡目中一寒。

  不是什么东西,都能拿来作关卡设置的!

  在其身前浮现的两道身影,俱是纸鹤!

  且宁凡细细观察,赫然惊觉,这两具纸鹤,皆有些似是而非,似乎是幻象,却又似是真实。

  其中一具,借由天道,与纸鹤气运相连,可算作纸鹤真身,此身死,纸鹤将气运大损!

  另一具,是幻象,可随意生杀无罪。

  若误斩纸鹤真是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而宁凡,根本没有斩杀纸鹤的打算。

  “散了我妻气运,不要逼我出手,否则…你会后悔!”宁凡言语愈加森冷,充斥着寒冰般的杀意。

  “后悔?你算什么东西,能让老夫后悔!”神秘老者哈哈大笑,极其不屑。

  “你,必死…”

  宁凡闭上眼,再不多言。

  黑雷塔前,设有三关,第一关,真幻…

  …

  下层乌雷界,红衣立在传送阵前,血眸似感觉到什么,骤然一沉。

  “该死的孽障,竟然在此刻苏醒!有这孽障阻碍,那小子突破三关,怕是极为凶险了!”

  “哼!早知如此,当年就该斩了此孽障!”

  “不知那周明小子,在此孽障亲自控阵的情形下,能否破去三关!”

  “真幻,仙凡,道命…这三关,本是素雷界的上古遗阵,沟通天道,神妙非凡。如今有素雷界灵捣乱,那小子一个不慎,便会付出莫大代价的,甚至连累至亲…太素仙帝的三问之关,在素雷界灵存活之时,从无人可通过考验的。”

  “周明!此子虽是蝼蚁,却不知能否让我…再一次惊讶!”红衣冷漠道。

  (1/3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