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08章 雷皇之女

第408章 雷皇之女

  红衣女子淡淡目睹一片片金叶消失。

  她心头愈加不解,对来者身份大有疑惑。

  “来者…什么修为!此人,似有古怪。”

  “若只是炼虚,乃至化神,我岂能看不穿其隐匿。若是碎虚,我自是看不穿的…但雨界又有哪个碎虚,会藏头露尾,偷区区金色竹叶?要偷,也是偷小千界的‘乌金竹叶’才对…不合理…”

  “若此人不是碎虚,那么,是炼虚修士吗?炼虚修士,能躲避我神念探查,此人隐匿手段,倒是有些高明了,若能收为己用,倒是有些用途,只是此人…什么来路…会不会是雨殿刺客…”

  “不知为何,我总觉得,此人气息有一丝熟悉之感,就好似在哪里见过…”

  “当年我肉身陨灭、元神分作成万株雷草分神,瞒过世人,如今,万株雷草已然全部收回,也凭空多了万道记忆…其中九千九百九十九道记忆,皆是草木记忆,却有一道,意外化形,修成鬼身…而我万神合一,也最终以那一株化神雷草分神为主了…”

  “宁红红。这个身份,差不多该抛弃了…那无关紧要的记忆,抹去便好…否则,万道记忆,万道意识,我识海必定崩溃的。”

  红衣女子素手一扬,银雷滋滋作响,朝天灵识海一抹,一段段凡尘记忆,烟消云散。

  她不需要那些记忆,她不需要记得,自己曾有一段岁月,化名为…宁红红!

  她还有,更加尊崇的身份!

  “若此人只是炼虚,却拥有如此逆天的隐匿手段,倒是可与他联手,取那小千界的乌金竹叶。看起来,此人似乎对区区金叶极感兴趣,大可将此界金叶,全部赠与此人,必可令其心悦诚服、为我所用!当然,前提是此人需为我取出足够乌金之叶才可!”

  红衣女子飘然一步,已浮现在宁凡身边,心思飞转。

  “若他不识抬举,我不介意费些手段,让他追悔莫及的。”

  她同样隐身,隐匿手段亦不差的。

  她看不见宁凡,宁凡亦看不见她。

  她能感觉到宁凡在此,宁凡也能感觉到…有一个隐晦气息,接近了!

  他自然能猜测,接近他的,怕就是先入此界的红衣女子!

  只是宁凡不免有些骇然,他隐匿之强,仗的是欺天斗篷,此女又仗了什么至宝,隐匿竟丝毫不弱于自己?

  或者,此女本就精通精深的隐匿之术?

  宁凡心思飞转,却隐隐明白,此女发现了自己,自己当速速撤离,免生变故。

  可惜他尚未有所作为,下一个瞬间,红衣女子骤然现身,煞气惊天,血眸淡淡一扫,朝着身前空无一人处,冷冷出声,

  “来者,现身!否则我将封锁‘金雷洞天’,让尔有来无回!”

  轰!

  红衣女子素手一扬,立刻天雷滚滚,一界轰鸣欲崩!

  她仿佛是此洞天之主,霎时间,便召来无数金雷,化作雷锁电光,封住了所有洞天出口。

  宁凡心头一沉,红衣女子出手如电,随意出手,便封了他所有退路!

  他不知此女身份,亦不准备乖乖现身,他已得到了百枚金叶,为月凌空治伤足够,亦能为洛幽恢复不少元神力量,再留何益?

  那漫天雷索电光,看似声势惊天,却并无法让宁凡畏惧。

  他有风烟一指在身,区区雷霆洞天,或许足以挡住寻常炼虚,但挡不住宁凡的脚步。

  此地,他想来便来,想走便走!

  雨界险地,他大可去得!

  宁凡身影飞退,周身笼起淡淡紫金风烟,金雷洞天被风烟一吹,紫金色的风烟兵临天地。

  好似来自远古的呢喃,让一切过往尘归尘、土归土。

  那一种恐怖的轮回之力,足以将一切葬送!

  无数雷霆风化消融,葬身轮回,密密封锁的洞天亦不得不溶出一个缺口。

  红衣女子冷眸一惊,那紫金风烟给她一种熟悉而心惊的感觉。她倒是没料到宁凡有如此可怕的手段,可风化一切,眼看便要逃遁!

  她倒不在乎区区一些金色竹叶,但若是少了宁凡,下一界的乌金竹叶,怕是难以获得太多。

  如此看来,想要留下宁凡,倒需用其他东西威胁了。

  一计不成,再生一计。

  红衣女子血眸一动,隐隐看出,宁凡甘冒得罪周家的风险、擅入此地盗取金叶,必有极为重要的理由。

  这即是说,金色竹叶是宁凡的软肋了…

  既然知晓宁凡软肋,她倒有办法,逼迫宁凡不得不现身,不得不助她。

  过程兴许有些卑鄙,但…那又如何?

  “你纵逃去,也是枉然。我只一念,可碎此界所有金叶,须知此地每一片金叶之上,皆有我念力刻印。若你再不现身,与我一见,休怪我催动神念,震碎所有金叶,后果,你明白!”

  “什么!”宁凡心头暗暗一震,催动扶离之目,细细一看,金叶之上,果然有极其隐匿的神念符印。

  非但金叶有,就连外界生长的银叶都有印记。

  这红衣女子没有撒谎,亦没有开玩笑的意思。

  下一个瞬间,她一念催动,宁凡手中的百枚金叶,狠狠一颤,旋即尽数化作金灰消散,成为乌有…

  这红衣女子也是杀伐果决之辈,这金叶对她而言虽无大用,却也略有价值。但为了留下宁凡,她毫不介意震碎百枚金叶,以示威慑。

  若宁凡再不现身,她还会再一次催动神念,碎尽此地所有金叶,教宁凡愿望落空,教宁凡无法救人。

  或许最终,女子也无法逼出宁凡身影。

  但宁凡死磕到底,也休想获得半片金叶,休想救治月凌空!

  “我们走,此女不简单…她似乎对你有所企图…”

  月凌空皱眉传音,比起自己的伤势,她更担心宁凡落入此女圈套。她隐隐看出,此女逼迫宁凡现身,动机不纯。

  “就这么走了…你怎么办?”

  宁凡目光一沉,略略犹豫后,神情一定。

  降临地面,袖袍一拂,撤去斗篷,现出真容。

  同一时间,又一拍储物袋,取出三具炼虚傀儡,试图让红衣女子稍稍忌惮。

  “你,赢了!”

  宁凡面沉如水,为了月凌空的伤势,他不敢任红衣女子碎尽此地所有金叶。

  望着此女与宁红红相似的容颜,宁凡心头愈加困惑。

  “炼虚傀儡?三具?不错的傀儡,以界兽炼成的么…可惜只是半成品,否则,仅这三具傀儡,足以颠覆雨界,绰绰有余。”

  红衣女子冷眸扫过三具傀儡,略略点头,算是赞许。

  又扫过女尸、月凌空二女。只斜睨了月凌空一眼,立刻看出她元神裂变之伤,心想宁凡盗取金叶,必是为了此女。

  目光扫过女尸,红衣恍然一怔,隐隐感觉女尸面熟。不过其记忆已被抹去,终究记不起女尸是谁。

  心道与女尸多半只是凡尘记忆,她亦不在乎。凡尘如烟,何须回顾?

  她若不抹消记忆,万道记忆合一,万道意识共存,她识海会崩溃。

  最终,红衣女子的目光,落在宁凡身上,大感意外。

  “半步炼虚?竟然连炼虚初期都不是?”

  她完全没想到,一个能够屏蔽她神念感知的高手,竟然连炼虚都不是,她还以为至少会是炼虚巅峰的。

  “我来此地,只求金叶,你有要求,但说无妨。”

  宁凡皱眉,言辞却不得不带上一丝请求。没办法,月凌空需要金叶救命,而所有金叶是否粉碎、都在红衣女子一念之间。

  他想要取金叶为月凌空疗伤,必须征得红衣女子同意。

  若红衣女子执迷不悟,不给金叶,宁凡不介意催动日月碑,一击**此女,强取金叶。

  虽说动用日月碑的碎虚一击有些可惜。

  虽说这红衣女子与宁红红颇有相似,让宁凡有不少探究之心。

  但人命关天,宁凡没有退路。为了救治月凌空,必需金叶。

  最多宁凡一碑留力、不杀此女,姑且擒下,日后慢慢探究此女与宁红红的关系。

  月凌空猛一咬唇,拉起宁凡就往回走,她很烦躁,她不喜欢看宁凡求人,她的记忆中,宁凡很少求人。

  第一次求人,是为了淬星紫芝,向老熊岳父——蛮凶求药。

  今日是宁凡第二次求人,为的是救她月凌空。

  她不爽,非常不爽。小黄瓜怎么可以求别人!

  他那么要强…让他求人,比砍他一刀还难受!

  “不必担心。”

  宁凡止住脚步,将月凌空拦在身后,目光冷寒扫向红衣女子。

  他有原则,但有些东西,比原则重要。

  且他并非只是求人而已,他的求中,还有威胁的。

  “我叫周明,她是月儿,我二人皆是内海八尊,本就有获取金叶的资格。无奈雷竹岛正值封岛,不得已,唯有出此下策,来盗金叶…策是下策,但心却是决心,若你阻我,你会后悔!此叶,我必取之!”

  宁凡已做好随时动手的准备。

  虽说红衣女子看起来似乎对他还有图谋,但若当真闹到双方动手的地步,宁凡并不惧的。

  “呵?你敢威胁我?”红衣女子秀眉一蹙,嘴角冷笑。

  她从不被任何人威胁,但宁凡,威胁她了。

  这是一件极其可笑的事,对她而言…

  按照她的惯例,被人打脸威胁,她往往都是直接一道雷霆镇杀。

  但对宁凡,她发自骨子里有一丝心软,不明为何。

  虽抹去记忆,但她总觉得好似见过宁凡,某种意义上,这红衣女子也算是宁红红了。

  而宁红红,与宁凡关系匪浅。

  可惜,红衣女子终究记不起宁凡,也懒得记起宁凡。

  对宁凡的威胁,此女冷眸一转之后,最终却忽略不计。

  “内海已有八尊了么…时光飞逝…”

  “也罢,既然是内海之尊,也算自己人,我可免尔等盗药之罪的。但,有一个条件!若你答应这个条件,此地金叶全部归你,随你救治红颜。就算是更加珍贵的乌金之叶,我也可赐你一些。”

  “条件?什么条件?”宁凡目光略缓,若能以条件交换金叶,那是再好不过的。

  他看出这红衣女子身份不同寻常,此女或许与宁红红有某种关系,宁凡不会诛杀此女。

  若宁凡捉了、伤了此女,又势必会与周家不死不休。

  听说不周雷皇未死,若是诛杀此女、得罪那个老怪,势必被他追杀至死,得不偿失。

  不周雷皇,那可是让雨皇都忌惮的老东西…

  那可是独战剑界三皇的存在!

  “放心,我不过是请你帮我摘些叶子而已。因为一些原因,我需要一些乌金竹叶。此叶比金叶珍贵,却难以采摘,而我此刻的状态,尤其不适合冒险采摘竹叶…”

  “你可让周家修士为你摘叶,为何选我帮你…”宁凡目光阴晴难测。

  “那处小千世界,有些特殊…若隐匿手段不强,甚至连进入都成问题,即便是炼虚,都可能直接死去…实话说,你的出现,正好解了我的困扰,若你能帮我,我非但不怪你盗药,还可记你一个人情。有我一令,周家感谢你盛情,可成为你在无尽海的后盾。其中意义,你该明白。”

  “一个人情?成为后盾?你究竟是谁,怎能让底蕴深厚的周家听你的话?”

  宁凡略略点头,此女果然是周家大有身份之人。

  能让周家护一个小辈,此女怕至少也是不周雷皇亲近之人。

  若有周家支持,宁凡在无尽海可谓左右逢源,必定更加无人敢惹了。

  同一时间,宁凡心头更升起一丝大胆想法。

  若顺藤摸瓜,通过此女获得不周雷皇的好感,不知能否请动雷皇…对付涅皇!

  云天决一剑可败剑皇,与涅皇实力相当。

  雷皇独战剑界三皇不败,这种战绩,比云天决更加彪悍。一个雷皇,怕至少相当于三个涅皇的水准!

  有雷皇帮助,宁凡除去涅皇,把握更大。

  为了古天庭一战,宁凡需要碎虚帮手,拉一个是一个,但凡有可能拉拢的,他皆愿意一试。

  想法虽好,却也只能随便想想。

  且不说雷皇生死状态诡异,更无法离开雷墓。

  就算雷皇行动**,他又为何定帮宁凡一个小辈不可?

  世间没有免费的午餐,想要雷皇相助,单单一个周家好感,远远不够。

  此女要求宁凡摘乌金竹叶,听起来不难,但其中定有无数凶险,宁凡心知肚明。

  若是为了月凌空…凶险,也可闯一闯的。

  “我答应你,帮你采摘竹叶,但有些详情,你该先一步告知的。譬如采摘乌金竹叶的难处,譬如可能遇到的凶险,又譬如…你是谁!”

  “我是谁,与你何干?”红衣女子语气冰冷。

  “…”宁凡眉头一皱,他只是想知道此女与宁红红的关系,仅此而已。

  “你定要知道,告诉你也无妨,我是不周雷皇…之女,‘红衣’!如此,你可满意了?”

  “不周雷皇之女!敢问红衣姑娘,可认识一女,名为宁红红!”宁凡抱拳一问。

  “不识。”红衣言语冰冷,她记忆全抹,自不记得曾叫宁红红的。

  就算记得,又如何?

  宁红红不过是她万道分神之一,一株化形的雷草,仅此而已。

  红衣难道会为一个分神,与宁凡有所瓜葛、牵扯?

  不会。

  她的身份,注定不会与任何男子有瓜葛的。

  宁红红,不过是一段血海深仇的往事。

  她如今,名为红衣。

  (2/2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