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02章 一招!

第402章 一招!

  月尊归来,明尊入内海。

  三具炼虚傀儡,其威势形成一道飓风,席卷无尽海。

  一瞬间,宁凡几乎成为无尽海明面上最不可得罪之人。

  内海八尊中,宁凡威名几乎无人可比。

  天岐岛上,天岐老人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,就在他眼前,堂堂化神巅峰的黑翼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,便被宁凡一掌捏死。

  再回想三具傀儡冷漠、空洞的眼神,天岐老人无法想象,宁凡为何会有三具炼虚傀儡!

  他被宁凡强行种下妖禁,强行吞并此岛、送还给月凌空。

  天岐老人,不敢反抗!

  六翼族,默不作声!

  有人之人,纷纷搜集宁凡容貌,以免日后在内海遇到宁凡不认识、得罪他。

  更有人暗暗揣测那三具傀儡的来历。

  有传闻,宁凡加入钧天殿,成了尊老,得到云天决的赏识。

  三具炼虚傀儡,自然与云天决联系到一起,皆认为是云天决送给宁凡。

  如此,倒也没有人怀疑傀儡来历。

  一想到云天决赠送宁凡傀儡,纵然是周家隐藏的高手,都不愿招惹宁凡。

  三具炼虚傀儡,让人忌惮。

  云天决的庇护,让人畏惧!

  可惜,自那日之后,宁凡再未当人取出傀儡,并未暴露傀儡界兽的身份。

  纵然暴露,以云天决冷漠的个性,亦无人敢质问那傀儡从何而来,多半只当是云天决杀戮界兽制成。

  …

  宁凡一整个白天,都在天岐岛搜集灵药。

  来天岐之前,他还准备用钱买药。此刻既然收服了天岐,自没有必要再花钱了。

  直接搬空了天岐岛上的药库,倒也搜集了不少炼制修识丹的药材。

  这一次召出傀儡,不但震慑了六翼族,更借来了云天决的势。

  除非是不死不休的仇人,否则没人会打宁凡主意。

  岛南飞月山,山巅之上立着一男二女。

  静静等待着月色降临,月光凝成月门。

  月凌空说的月门,正是要等到夜晚才可使用。

  此刻仍是上弦月,需等到下弦月出现方可借月力现出月门。

  “月光成门,现于中空。般若波罗,横凌虚空…”

  月凌空口中念诀,指影翻飞,丝丝月光在其柔指之上缠绕。。

  而夜空之上,亦徐徐浮现一个月色门影,还很淡、很淡,是月凌空当年所留。

  月门之术,是月凌空的底牌手段之一,源于葬月仙妃的传承。

  若月凌空是全盛状态,借助月力凝门,直接可开门渡虚。

  如今的她,也唯有借当年凝出的月门遁行了。

  “月识、月门之术…你的手段,当真不凡!”

  宁凡有些感叹,月凌空的神脉,颇有些玄妙了。

  “切,再不凡也没有你厉害。你这个惹事的小黄瓜,一上来就灭了黑翼,还召出三具炼虚傀儡,这下子,内海怕再无人敢惹你了。”

  月凌空腹诽不已,她号称女暴君,也没有说敢杀六翼族六老之一的。

  “六翼族,什么来历…”宁凡终究是问了。

  “你可知幽海四族?”月凌空略微犹豫,六翼族是内海暗势力,并无太多人知晓其存在。

  “没听过…”

  “幽海四族,是不周雷皇出现前、无尽海的统治者,四族,皆是魔族!”

  “魔族?如此说来,倒是与巨魔族有些像了。”宁凡沉吟道。

  “巨魔族本就是四族之一,只是最终归附了雷皇而已。其他三族,至今被**于百万丈海域之下。”

  月凌空秀眉一蹙,此乃隐秘,但告诉宁凡似也无妨,接着道,

  “幽海四族,除了归附雷皇的巨魔族,其他三族,则是六翼族、岚角族、鬼目族。巨魔族的先代炼虚,早随雷皇征战而死,如今的巨魔族根本不可与其他三族相比。六翼族为三族最弱,只有一个炼虚坐镇。岚角族略强,共有三个炼虚,其中更有一位中期。至于鬼目族…”

  一谈到鬼目族,纵是月凌空,也不免小脸凝重。

  “鬼目族,曾诞生过一位碎虚,是无尽海曾经的霸者,最终那碎虚,被雷皇所杀…饶是如此,鬼目族,决不可招惹!”

  月凌空语气空前严肃。

  纵然宁凡有三具炼虚傀儡,她都不同意宁凡得罪鬼目族。

  六翼族、岚角族也就罢了,鬼目族,很可怕…

  “小黄瓜,内海没你想得那么简单。你惹事可以,但绝对不要惹周家、鬼目族…”月凌空又强调了一次。

  “你在担心我?”

  宁凡微微一笑,笑容之下,却亦有凝重。

  他从没有小瞧过内海,他小瞧的只是六翼族而已。

  “老娘会担心你?如果你不是为了我才得罪六翼,我会特别提醒你?”月凌空秀眉一蹙,不再多言,宁凡亦不调笑,手掌搭在她肩膀上,以黑星之力为她疗伤。

  月门一丝丝凝聚,到了后半夜,月至下弦,月门已彻底成形。

  皎洁的月光下,一座由月光凝聚的光门,伫立夜空。

  只要跨过此门,便可横穿三亿里,前往下一处神空岛势力。

  “小黄瓜,可以走了…”月凌空略有不自然地抖动肩膀,抖掉宁凡的手,小脚一点,就要穿门远遁。

  然而刚一跃起,却又被宁凡一拉娇躯,拽入怀中。

  “小黄瓜!不要耽误时间!”月凌空小脸一板。

  “等等,有客人来了。”

  宁凡松开怀抱,将月凌空、女尸皆护在身后,面朝山南,负手而立。

  在那个方向,十万里外,一道银色幽影诡异遁至,速度极快。

  每一遁,几乎可跨越十五万里的山河。

  在宁凡刚刚话落之际,银影已浮现山巅,现出一个银袍老者的模样。

  那老者,有着炼虚初期的修为。

  那老者,背后生着六道银翼!

  那老者方一现身,一道极其隐晦的神念便扫向宁凡,不怀好意。

  就仿佛,想直接以神念制服宁凡,不给宁凡召出傀儡的机会。

  “阁下是谁!”

  宁凡目光一凝,此人遁速,远超自己,但此人神念,不过和自己半斤八两。

  想要凭炼虚初期的神念偷袭自己,办不到!

  一步踏下,墨念缠身,老者的神念一痛,立刻收回,目光暗暗震惊。

  “阁下好强的神念!怕这神念,已不输老夫了,难怪能同时**控三具炼虚傀儡!”

  “阁下倒也不凡,六翼一遁,可遁十五万里,若自损强遁,怕是一遁三十万里都能办到。有此遁速,阁下想必极其自信,就算我有三具傀儡,也拿不住阁下吧。只是阁下信不信,我即便不召出傀儡,也有办法…留下你!”

  宁凡针锋相对,收了墨念,已猜到来者身份。

  语气一变,煞气散出,皎洁的月光,直接被煞气染成血月。

  嘶!

  银袍老者暗暗震惊。

  他无法想象,一个化神小辈,煞气竟比他都强上数十倍!

  从这煞气程度判断,宁凡手上起码杀戮了千名化神。

  不,不止!

  那煞气之中,有一道,尤其凶悍…那是杀戮炼虚之后,留下的煞气!

  起初老者存心不良,还想偷袭宁凡,只是一击无果,方才放弃偷袭打算。

  但随后听闻宁凡的警告,宁凡自称凭自己之力能留下老者,老者是绝不相信的,只道宁凡在说大话。

  然而一千名化神、一名炼虚的煞气,让银袍老者再不怀疑宁凡话语的真实性。

  此子,能杀炼虚!且从煞气浓郁程度看,此人杀戮炼虚,没有借助任何外物助力,且还是一击必杀!

  但凡有外人相助,或者斗法持续稍长,都不可能留下如此深重的煞气!

  “小友息怒,老夫六翼族大长老,玄翼!今夜来此,绝无恶意!”

  “原来是玄大长老,失敬!不知大长老深夜来此,有何贵干,难道是来问周某之罪么!”

  宁凡面无表情,心头却冷笑。

  这玄翼并非没有恶意,只是被宁凡煞气吓到了,而不敢有恶意。

  宁凡敢暴露傀儡,就不怕别人知晓,亦不惧炼虚偷袭。

  他的战力,早足以一战炼虚,只不过不使用皇气、无法取胜而已,仅能自保不败。

  “小友说笑了,白天之事,老夫已全部知晓。小友没有过错,错的是我六翼族,是黑翼。当年月尊失踪,外界盛传其死,老夫并不知其尚在人世,故而斗胆,吞并了天岐等数百座海岛。此乃第一错。黑翼擅自出手,伤了月尊,冒犯明尊红颜,此乃第二错。明尊斩杀黑翼,实乃其咎由自取。”

  “谁说老娘是小黄瓜的红颜!”月凌空试图辩白,不过却被宁凡暗暗一捏手腕,摇摇头,示意她安静一会儿。

  “大长老有话,不妨直说。”宁凡淡漠道。

  玄翼浑浊的双目略略挣扎,一咬牙,向宁凡抱拳一礼,

  “老夫来此,有两个请求。其一,希望明尊与六翼族解开误会,黑翼所犯之罪,莫要迁怒我六翼族。作为补偿,当年吞并的神空岛势力,老夫会一一归还。其二,听说明尊还未斩杀黑翼元神,老夫斗胆,请明尊归还其元神,若能如此,老夫代表六翼族感谢明尊宏量!”

  女尸淡然看月,似乎此地发生之事与她无关,她的世界只有宁凡。

  月凌空却已惊讶的合不拢嘴,她看到了什么?六翼族的炼虚期大长老,在跟宁凡请罪?

  虽说大长老没有表现地多么低声下气,但仅仅是请求、赔偿,仅仅是一个弯腰行礼,便已极其难得了。

  修为能到炼虚,哪一个不是傲气冲天。能让一个炼虚弯腰赔罪,这面子太大了。

  “六翼族夺神空岛势力,归还本是应该,算不得补偿。黑翼元神,对我而言并无他用,归还并非不可,只是…拿出诚意!”

  宁凡目光一凛,他可不是刚入修界的毛头小子。炼虚老怪弯个腰、口头赔个罪,就想凡事一笔勾销,未免太小看他宁凡了。

  若有好处,宁凡自是可放六翼族一马,他事多,懒得跟六翼族纠缠不清。

  若无好处…他不介意,灭了六翼!

  玄翼似乎还没弄清他的立场。

  他以为他和宁凡对等谈判,就是给了宁凡面子?

  不,他和宁凡不对等。

  宁凡有灭六翼的实力,玄翼只有请罪的资格。

  “哼!道友想要什么诚意!”玄翼目光一沉。

  “听月儿说,玄翼族内有一座石台,名为‘回生台’,对肉身、识海伤势都有独到疗效。我的妻子,识海略有伤势,想借用回生台。”

  “不可能!我族祖训,回生台不可让异族使用!”玄翼一口回绝,不容商量。

  “若我一定要用呢!”宁凡语带威胁。

  “一招…你若让我退后半步,回生台可借你一用…此乃祖训!”

  玄翼目光更沉。

  他觉得,他有必要让宁凡知道,他的强大!

  他虽对宁凡诸多忍让,不过是迫于族内压力,不得不向宁凡求和请罪。

  他觉得,他给宁凡弯腰赔罪,已经很给宁凡面子了。宁凡…太蹬鼻子上脸了!

  “一招?好!”

  宁凡一点眉心,斩离已然在手,月光之下,剑影重重。

  一道剑影,一化十,十化百,百化千,千化万!

  宁凡领悟着以一化万的妙理。

  一股可怕的剑气,在其身上凝聚着。

  万剑式!

  玄翼气势一弱,竟恍然觉得,没有必胜宁凡的把握...

  “这是...什么级别的剑气!”

  (4/4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