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01章 六翼族

第401章 六翼族

  无尽海,又名修坟,外海三千海岛,内海则有十万。

  内海的凶险,是外海的无数倍。

  内海的机缘,亦是外海的无数倍。

  内海与外海的交界处,海水由湛蓝诡异转变为如墨漆黑。

  幽暗如墨的海水之下,说不定哪一日、哪一处便有异宝出世。

  在临近边界的一处海域之上,飘着一个无人孤岛。

  此岛毫无特别之处,但今日,此岛之上却有十三名元婴老怪,聚集于此。

  孤岛方圆不过数里,其上布着一个隐晦的大阵。

  十三个元婴老怪,最高不过元婴后期,各自向阵光输入法力,目光皆是火热而紧张。

  “宋道友,此地当真藏有一名化神老怪的隐匿洞府么,我至今难以置信的。”一名干瘦青年问道。

  “卢道友如今见了此地隐匿阵光,难道还怀疑老夫的话么。”另一名老者不悦一哼,他乃是元婴后期修为,是诸人之中最强者。

  眼见他不悦,干瘦青年尴尬赔笑,诸人不再言语。

  所有人心思,都在开启大阵之上。

  随着13名元婴法力灌入阵光,那维持了千百年的阵光终于耗尽仙玉,逐渐黯淡,最终破碎。

  在阵光破碎的一刻,原本空无一物的孤岛,故而自中心凹陷一个地洞,此地赫然藏着一个洞府!

  “化神老怪的洞府!”

  13人目光俱是火热,若能获得一些宝物、丹药、**,诸人此生甚至有机会化神的。

  13道遁光,争先冲入洞府,那洞府不大,空荡荡的只有五间静室,每一件静室都放着些许宝物。

  “这是…四转上品丹药,地元丹!竟然有20颗!”

  “化级下品**,天火三玄诀!此**,我要了!”

  “玄天残宝!此地竟有三件玄天残宝!”

  “这是…元婴级别的傀儡!开辟这洞府的前辈,当真大手笔,竟能捉元婴修士炼成傀儡!”

  四间静室,皆有重宝,13名元婴各有所得,却没有彼此争斗。

  僧多粥少,他们不可能不争斗,必定会为了重宝杀得头破血流。

  但那是之后的时,还有第五间静室没有进入,他们怎么说也要寻出所有宝物,再争个你死我活。

  轰——

  第五间石门尤其坚固,13人费劲九牛二虎之力,方才开启石门一条缝隙。

  一丝淡淡的死气从缝隙传出,那死气,是化神老怪坐化才会留下!

  这第五间石室,赫然是这洞府曾经主人的坐化之地!说不定,有这名前辈储物袋留存!

  最好的宝物,定然都在此处!

  诸人目光愈加激动、紧张,拼尽全力,方才开启石门。

  石室之中,颇为简陋,一个已是枯骨的修士坐于蒲团,死去无数年。

  他的腰间,系着一个陈旧的储物袋。

  一见此储物袋,13名元婴老怪俱是目光贪婪,几欲出手争夺。

  但是还未出手,13人的目光偏移一旁,却俱都恐惧、呆滞。

  在那枯骨之旁,竟立着一个白衣青年,丝毫气息不露,好似不存在于这个世间。

  诡异!太过诡异!

  这石室之中,为何会有一个白衣青年在此!

  此人仅仅站在那里,头都未回,13名老怪却俱都感觉元婴欲碎,胆战心惊!

  那是什么修为!什么样的高手能一个背影,碎人元婴!

  “哦?还有小辈进来?微凉,月儿,赶人…”

  “是!”

  随着白衣青年一令,不是从何出现了两名女子,一人目光纯净、倾尘如仙,一人虽是女童,却唇红齿白,霎时可爱。

  二女一出现,俱都散出化神气势,素手一扬,石室之中狂风大起,直接将13名老怪卷出海岛,挪移至数万里之外。

  震撼!惊惧难明!

  13人皆是元婴老怪,心细如尘,岂能看不出,那一男二女的修为,远在元婴境界之上!

  三人,俱是化神老怪!

  “嘶!在我等进入此洞府前,竟有三名化神先一步进入!撤,速速撤退!”

  13人哪里还有争夺宝物的心思,此刻只有一个念头,那便是…逃!

  他们一生一世,都没有见过如此高手,一个背影碎人元婴!

  一场计划周密的遗迹寻宝,就此以乌龙结尾。

  而他们之中,不少人都觉得那个背影,似乎有些熟悉。

  细细一想,好似与雨殿追杀之人有些相像,不过,这不关他们的事。

  …

  石室之中,白衣青年目光专注,看着手中一副古丹方。

  对枯骨修士的储物袋,根本看不上眼。

  至于那13名元婴老怪,更是根本无法引起他半分兴趣。

  他白净瘦弱,然而站在那里,却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。

  此人,正是刚刚进入内海的宁凡!

  外海因果,已然了结。他入内海,已有3日。

  在路过此座孤岛之时,他目光一闪,发现此处藏有遗迹,是一个化神初期小辈的洞府。

  化神初期,本无法引起他兴趣的,偏偏神念一扫,发现此地有数种丹方,倒是生了一探兴趣。

  五间石室的宝物,连同那化神修士穷得可怜的储物袋,根本无法引起宁凡兴趣。

  这名修士不知从何处弄到一些古丹方,其中大部分是三转,少数是四转,除此,还有三张五转古丹方。

  也唯有这三张五转古丹方,能让宁凡稍稍意动。。

  尤其是其中一卷丹方,记载的丹药名为‘修识丹’,名列五转下品,是一种修复修士识海伤势的丹药。

  修复识海的丹方,宁凡也知晓数种,四转的品阶略低,五转的几种则又缺几种主药,那主药已从修界绝迹。

  这一种修识丹,药效不如宁凡知晓的几种丹药,但主药倒是易于寻找。

  意外获得此丹方,宁凡倒是可以搜罗些灵药,为女尸继续修复识海的。

  “小幽儿元神已稳,纵然不醒,也无大碍。微凉识海仍在修复,我倒可炼制些丹药,助她修复识海…”

  宁凡收起丹方,望了望枯骨腰上的储物袋,摇摇头,还是收走了此人家当。

  虽然此人穷了些,但浪费可耻。

  “小黄瓜,人已经赶走了,你怎么谢我!”

  “光…走…了…”

  不多时,女尸与月凌空返回石室。女尸仍是面无表情,月凌空则颇有些不耐烦。

  她二人伤势早已痊愈,既入内海,倒是可带在身边了。

  月凌空仍是化神后期修为,或许返回神空岛、逆推了第二元神,可以恢复本来修为。

  而女尸么,灵智似乎比前段时日又高了些,修为也临近突破化神后期。

  若说洛幽恢复实力的关键是修复元神,那女尸恢复实力的关键,怕就是修复识海了。

  “我们之间,还需要言谢!”

  宁凡抚了抚女尸没有体温的小脸,又看看月凌空,调笑道。

  “老娘只是跟你睡了一觉,可没有那么深的关系,该谢就得谢。你速速帮我打回神空岛,把老娘第二元神修理地不要不要的!老娘已经等不及了!”

  “好。”

  宁凡毫不犹豫地应下,月凌空一怔,她倒不知道,从什么时候起,宁凡如此好说话了。

  “给我烙印内海地图,我带你回神空岛。”

  “内海地图?这个倒是可以给你,不过你准备自己遁去神空岛?”月凌空目光古怪道。

  “不然呢?”

  “神空岛在内海北海深处,距离此地起码隔了七十亿里,以你的遁速,就算是不眠不休的飞遁,也要耗费几个月不止。不过老娘有办法,让你一个月之内,抵达神空岛!”

  “哦?什么办法?”

  “月门!我神空岛下属势力,皆建有月门,老娘当年出行,可借助月门,直接移动至下一个海岛,根本用不着自己赶路…嗯,一个月门,差不多可以穿行3亿里左右。”

  “如此说来,我们接下来要去神空岛下属势力了?”

  宁凡虽未见过月门,但听起来与传送阵倒是极像。

  有如此便利之物可用,若是不用,便是傻子。

  “嗯…神空之劫已过去二十余年,当年依附老娘的势力,怕已多半被人瓜分了。不过,月门应还在的…那门,除了老娘,无人能通行,亦无人能毁。”

  月凌空点点头,表情却略有伤感,却被其藏起,不欲给宁凡看到。

  旋即取出一个玉简按在眉心,闭上眼,将对无尽海的地图记忆烙印其内,交给宁凡。

  一个时辰后,宁凡记下无尽海所有海图,揽起二女,遁行而去。

  望着熟悉的内海,月凌空秀眉一蹙,往昔历历在目…

  当年的她,还是内海至尊,是女暴君,如今却只剩一个女童之身,不免有些失落。

  这表情自瞒不过宁凡,宁凡沉默不语,却坚定了为月凌空夺回神空岛的打算。

  女尸明眸一眨一眨,表情却略有空洞、安静,无喜无悲。

  这表情有些可怜。

  宁凡已有决定,这一路既然要借月门遁行,不如每到一地,便收购些灵药,着手炼制修识丹吧。

  距离此地最近的神空下属势力,名为天岐岛,是内海中等规模的海岛。

  岛主是一名化神初期修士,曾经依附于神空岛,是,一切都已是曾经。

  二十余年前,神空岛剧变,自此封岛,就连神空之主月凌空都生死不明。

  曾经身为内海七尊第一的神空,就此没落。

  其麾下势力,或是被逼迫、或是人心离散,皆脱离神空。

  “小黄瓜,你被人背叛过么…”

  “这里,曾经是我月凌空的地盘…”

  天岐岛外,宁凡收住遁光,并感到,越靠近天岐,怀中的月凌空便有些心绪紊乱。

  她语气有些感伤,就算平日再大大咧咧,再女汉纸,被背叛的滋味仍不好过。

  明明突破了炼虚期,却被第二元神夺走一切,被七名**背叛。

  若是从前的月凌空,只会冷漠地诛杀叛徒,不会难过。

  但跟在宁凡身边久了,她的心也丝丝软化。

  “你不叛我,我亦不叛你。”

  宁凡目光不变,淡淡说道。

  平淡的一句话,却让月凌空心情略好了些。

  “好,记住你说的话。若有一天,你叛了老娘,老娘绝不原谅你。入岛!”

  月凌空的脆弱,被宁凡一语安慰。

  她的心,再次回到从前女暴君的霸道。

  天岐岛似乎正在封岛,阵光开启,不允任何人进入。

  但月凌空冷冷一笑,根本不理会这阵光,粉拳一握,一拳轰在大阵之上。

  下一瞬,阵光碎,一岛皆惊!

  “来者何人!天岐岛主正与‘主族长老’商议大事,全岛封闭,任何修士不得进入…”一个个天岐修士遁上天空,眼神流露着戒备与畏惧。

  天岐大阵乃是化级下品大阵,除非化神老怪,否则谁能一拳轰碎!

  他们忌惮月凌空,但也仅仅是忌惮。

  天岐岛身后,可是有某个大族撑腰,就算是化神老怪,来天岐岛惹事,也吃不了兜着走!

  “滚!连老娘都敢拦!”月凌空娇斥一声,白日晴空,忽现千万缕月光。

  月华一散,一个个金丹、元婴修士如遭重击,吐血坠空。

  此术一开,无数修士面色大变,皆认出此术。

  岛中央的金殿之中,更有一道惶恐的老者之声,带着化神初期的气势传出。

  “散月之术!你是神空岛的人!不,你是…月尊!”

  一个锦袍老者面色惊慌,遁出金殿,登上长空,望着月凌空眼露畏惧。

  神空岛,威名太过厉害!他天岐老人,曾依附于神空岛,最是知晓神空岛的可怕!

  不会错,这散月之术,唯有神空岛少数化神才可施展。

  而能施展到如此地步的,从来就只有月凌空一人!

  老者意识到,眼前的娇小女童,怕就是传闻中的神空之主!

  就算曾经依附神空岛,他也没见过月凌空尊颜,这一次,还是第一次见。

  神念再一扫,扫向月凌空身后的宁凡、女尸。

  以老者修为,完全察觉不出宁凡的气息,只觉得此人面容有些熟悉,并未当作化神对待。

  他亦看不破月凌空具体修为,只道月凌空还是半步炼虚,自是畏惧。

  而对女尸,老者再次升起恐惧,因为他发现,女尸是一具化神中期的尸魔!

  锦袍老者畏惧不已,他不知,失踪多年的月尊,为何会带着一个中期化神的尸魔降临天岐岛。难道,是来责怪他脱离神空岛的?

  在他身边,一名化神巅峰的黑袍老者,却一眼看破月凌空修为,阴阳怪调出声。

  “你就是月凌空?”

  “你是谁!”月凌空秀眉一蹙,她在内海纵横多年,谁敢对她直呼其名。

  “六翼族,六老之一,黑翼长老!月凌空,你是生是死,我六翼族不管,但这天岐岛已是我六翼族势力,你若再来寻事,休怪老夫辣手摧花,将你诛杀,现在的你,只有化神后期修为,可不是老夫对手!”

  嘶!

  无数天岐修士倒吸冷气。

  他们听闻月凌空未死,已是震撼,再听闻月凌空跌落化神后期,愈加震撼。

  而微惊的表情,同样浮现于月凌空俏脸上。

  她很少会惊讶,但显然,黑袍老者的身份,让她忌惮了。

  “滚!”

  黑袍老者一步踏出,气势如山镇下,竟迫得月凌空连退数步,方才稳住娇小的身躯,嘴角溢血,略受轻伤。

  以月凌空的后期修为,全力之下,比寻常化神巅峰都略上一筹的。

  然而她的气势,却输了黑袍老者一筹,这无疑说明,黑袍老者实力惊人。

  一个滚字,带着羞辱、不屑。

  这黑袍老者,根本未将神空岛放入眼中,更未将后期修为的月凌空放入眼中,自也不可能将化神中期的女尸放入眼中。

  至于宁凡,根本无人看出其厉害。

  眼见黑袍老者一步逼退月凌空,原本还畏惧月凌空的天岐老人,顿时安心了许多。

  “当年的月尊,何等强横,在她身边,根本没有化神巅峰站立的份。如今的她却如此不堪,看来神空岛当真发生大事了。看起来,老夫投靠六翼族,还是明智之举了,根本不用担心神空岛秋后算账。”

  天岐老人心头一松,对神空岛的畏惧消散一空。

  然而下一刻,让其始料不及的震撼场面…出现!

  却见无人关注的宁凡,忽而轻轻一步,将月凌空护在身后。

  大手一抓,一股难以想象的撕扯之力,轻而易举将黑袍老者的所有气势一一撕碎。

  噗!

  黑袍老者咳血不止,几乎被那一抓之力撕碎身躯!

  他露出骇然之色,眼前的宁凡,强大到让他本能畏惧!

  “你是谁!我乃六翼族六老,你敢动我!”

  “六翼族,没听说过…”

  宁凡面无表情,一步迈出,以快到难以置信的速度欺近老者身前,一掌掐住老者脖颈,将其举起。

  “我的女人,你敢伤?”

  “你…是…谁…”

  “周明。”

  冷冷的二字,却立刻化作一道难以想象的风暴,传遍天岐。

  周明!

  这两个字是无尽海的魔障!

  虽说内海之中并无多少人识得宁凡容貌,但这一刻,却无人怀疑宁凡话语的真实性。

  此人定是周明!除了周明,谁可拥有瞬杀黑翼长老的实力!

  “周明!住手!不要杀六翼族人!”

  在宁凡几乎欲灭杀黑翼之时,月凌空咬着唇,不甘地劝道。

  她最是心高气傲,她最是恨不得灭了黑翼,但她知道六翼族的厉害,她不愿宁凡惹上一个大敌。

  “算了…六翼族,有一个炼虚初期坐镇…”她说得如此不甘,但,不得不算了。

  就算是月凌空,在内海也有不愿招惹的势力。

  幽海四族,无尽海曾经的主人,被不周雷皇一人**!

  “是么,你该早点说的。”

  宁凡摇摇头,他真的没听过六翼族。

  但此刻已伤了黑翼,得罪是肯定的,杀黑翼,是得罪,不杀黑翼,也是得罪。

  如此,便用最彪悍的方式,杀了黑翼,让六翼族不敢得罪便好。

  黑翼自不知宁凡心思,只是看到宁凡一听六翼族威名,不敢妄动,只道宁凡怕了六翼,不敢伤自己,不觉恨气又回来了些。

  “哼!周明!任你是雨殿尊老,任你是内海第八尊,但须知,在内海暗面之下,还有你惹不起的人存在!我六翼族大长老,可是…炼虚初期!杀你,如蝼蚁!”

  “是么…”宁凡不为所动,目光却寒芒一闪。

  有些人就是这样,你忍他,他以为你软弱好欺。

  而宁凡,从来不是一个会忍耐的人。

  “傀,现!”

  宁凡一拍储物袋,下一刻,召出三具炼虚傀儡。

  六翼族?有一个炼虚坐镇?杀了黑翼,会得罪六翼族?

  呵呵,若是那六翼族知道,自己族中黑翼长老,惹了一个身怀三名炼虚打手的存在,还敢报复宁凡么?

  不!他们非但不敢报复,还要…请罪!

  宁凡不准备这么快拿出底牌示人的,但若是因为扮猪吃虎,让六翼族觉得自己软弱好欺,又玩出其他花样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  扮虎,杀猪!

  “不、不可能,你有三具炼虚傀儡!这,绝不可能!”黑翼的脸,因为过度惊恐,而有所扭曲。

  轰!

  宁凡再不理会黑翼的言语,五指一抓,捏爆黑翼肉身,只留一个黑色元神,封印之后,姑且收入储物袋。

  “入岛!”

  宁凡冷冷一句,却夹杂着一股无法想象的煞气,让一岛修士感到彻骨寒冷。

  无人…敢挡!

  而一个震撼人心的消息,将会以恐怖的速度在内海传开。

  明尊者周明,带着三具炼虚傀儡,入主内海!

  势不可挡!

  …

  半日后,幽海百万丈一下,海中国度,六翼族。

  一个垂垂老矣的老者,握着黑翼身死的情报,面色震怒。

  怒的不是宁凡…怒的是黑翼竟惹上了一个煞星!

  若宁凡没有三具炼虚,老者不介意仗着炼虚修为灭了宁凡,纵然宁凡是雨殿尊老,他也不怕的。

  但,宁凡的底牌让老者畏惧了。

  “大长老!这周明身怀三具炼虚傀儡,内海之中,除了周家,谁可镇得住他!可恨这黑翼竟为我族惹上如此煞星,请大长老速速定夺,向明尊者请罪!”

  请罪,不得不请!

  宁凡身怀三具炼虚傀儡,拥有独灭六翼一族的实力!

  这种煞星,岂能得罪,岂可得罪!

  (3/4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