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00章 覆雨翻云

第400章 覆雨翻云

  一场**之后,床榻之上,两具**的身躯仍**一处。

  北小蛮缩在宁凡怀中,细细听宁凡诉说两个月的行踪。

  当日宁凡飞剑传音,只说有要事处理,详细地却未说。

  一听宁凡竟是被雨殿碎虚找上门,且找上他的还是雨殿最凶残的云天决,北小蛮小脸都吓白了。

  她终于明白,宁凡为何会不告而别两个月。

  被剑魔找上,他根本没有回绝的余地啊。

  ‘白衣剑神’云天决,此人性情之冷,实力之强,纵然放在四天之中,都算人杰。

  纵然是北小蛮,也有些畏惧云天决凶名的。

  再一听,云天决最后竟带宁凡前往雪国决龙谷取血,北小蛮更是紧张。

  决龙谷血龙池,她听说过,知道其中有多么危险。

  一听宁凡竟前往血龙池厮杀、涉险,北小蛮再无法对宁凡升起一丝埋怨之意。

  “还好你没事…若是云天决敢对你如何,哼,我必定求娘亲为你报仇!”北小蛮俏脸霜寒道。

  她的话,让宁凡心头一暖,只是为自己报仇,大可不必。

  此行,宁凡确实结下大仇,但那大仇并非云天决,而是…整个雨界!

  雨皇身份特殊,身为一界之主,上界修士决不可杀戮此人,否则以天条论处。

  宁凡可不指望北小蛮能帮他做掉雨皇,那不现实。

  此日之后,宁凡又在蓬莱呆了一个月,每一日都会入玄阴界,以清水研开固神丹,为洛幽修复元神。

  每一夜,都会与北小蛮欢愉,且在欢愉之中,亦逐渐帮助北小蛮斩去赤龙。

  这令北小蛮十分惊讶,她无法理解,宁凡拥有什么样的神通,竟可帮她斩去赤龙。

  她不问,宁凡也不说。

  而当宁凡问起北瑶之时,北小蛮的答复让宁凡大感意外。

  遗世宫,没有名叫北瑶之人。

  宁凡细细寻思,此女应是遗世宫之人无疑,又一心为北小蛮考虑,姐姐的身份倒是没有疑点。

  或许是报了假名,不欲让其他人知晓。

  如此,宁凡对元瑶几乎绝口不提,以免北小蛮知道此女之事。

  一个月过去,北小蛮赤龙彻底斩去。她资质本不弱,彻底斩去赤龙,**可谓一日千里。

  玄阴界中,洛幽的气色亦是一日日好转,元神几乎凝实到实体无差的程度。

  将最后15颗固神丹喂下,宁凡坐在床边,握着洛幽的柔荑,输入着法力,为其梳理元神。

  207颗固神丹,已尽数喂其服下。洛幽的小手也渐渐暖和起来。

  其元神气势,一日日增涨,从虚弱欲灭,渐渐恢复到化神实力。

  化神初期,中期,后期,巅峰。

  炼虚初期,中期,后期,巅峰。

  一日日,洛幽的气势节节攀升,却仍未苏醒。

  宁凡暗暗叹息,一手捉住洛幽皓腕,持续不断输入法力,另一手则抚着她的睡颜,**她光洁冰凉的侧脸。

  在最后一日,其气势再次攀升,几乎已不弱云惊虹!

  碎虚第一重!洛幽竟仗着207颗固神丹,恢复到碎虚第一重的实力!

  一股狂岚一般的气势从她的娇躯散出,横扫玄阴界。

  整个界面在其气势之下剧烈颤动,一股至高无上的气势,直接将宁凡掀飞。

  宁凡目光一喜,洛幽能恢复到碎虚一重,对他而言是莫大喜讯。

  如此,只要有洛幽在,宁凡纵然面对雨殿碎虚的追杀,也会有自保之力了。

  洛幽是可以完全信任、托付生死的,宁凡始终深信这一点。

  只是让他略有失望的,是洛幽元神恢复到碎虚一重,却仍无醒来的趋势。

  那碎虚气势,渐渐消弭无踪。而洛幽再次恢复安宁美好的表情,沉睡如一个遗世独立的公主。

  宁凡一叹,若洛幽无法醒来,纵然拥有碎虚第一重实力,也无法庇护他的。

  这着实有些可惜了…但却也是无可奈何之事。

  “仍无法醒来么…不过好在你的元神已然稳固,即便无法苏醒,也不会再有性命之忧了。好好休息,小幽儿,有我在,你可放心的。”

  宁凡**着洛幽的脸颊,失笑摇头,若洛幽醒来,发现自己如此轻薄佳人,不知是否会生怒。

  “失礼了。”

  他自责一声,重新为洛幽盖好薄被,身形一摇,离开玄阴界。

  宁凡却不知,在其离去许久之后,洛幽的眉睫轻轻一颤,徐徐睁开。

  **而秀婉的脸颊,早已羞得滚烫。

  “臭小子,连姐姐都敢轻薄…胆子真不小…”

  她实际已然苏醒,只是并不想让宁凡知晓。

  一来,其元神仍有伤势,不可擅离玄阴界太久。仍无法自如到外界去。

  二来,被宁凡搂在怀中,被宁凡贴心守护,被宁凡**侧脸…

  洛幽终究是个女子,她如何能在宁凡面前醒来。

  她不想彼此尴尬。她的心中,一直都只将宁凡当成一个‘傻弟弟’。

  熟不曾想,这个傻弟弟竟如此轻薄她…真是,真是…

  脑海中回荡起一句句话语,皆是其昏睡之时、宁凡自语。

  将其抱紧、为其驱寒,一句句简单而有力的安慰。

  “放心,有我在。”

  “这一次,轮到我保护你。”

  洛幽无奈地发现,她竟不知该如何面对宁凡了。

  这大概才是她最最不敢睁眼的原因吧。

  “你,保护不了我…洛族的敌人,不是你可以应对…”

  洛幽目光一黯,掩着胸口,略略起身,望着窗外的玄阴世界,**不语。

  她本不是一个多言的女子,她对宁凡表露地妖娆、魅惑、成熟,也只是伪装而已。

  没有人可以走入她的心田,没有…

  …

  宁凡不知洛幽已醒。

  他本想唤醒洛幽之后,再进入内海,以策万全。

  如今既然洛幽未醒,他亦无法勉强,一切还得靠自己的。

  是时候去内海了…

  他又要走了,这一次,不知归期。

  北小蛮不舍,却没有挽留。

  因为她,也要走了。

  宁凡打残了西门夜的分神,此事在上界传得沸沸扬扬。

  虽说西门世家没有公然报复,但遗世宫对宁凡、北小蛮,可是颇为不满的。

  不满的,自然是遗世宫大长老。

  不过虽说不满,大长老亦没有派人对付区区下界周明。

  应该说,以大长老的修为,根本不会把一个化神放入眼中。

  纵然宁凡是炼虚、碎虚、命仙、渡真,大长老都会不屑一顾。

  强者,岂会关注一个蝼蚁呢?

  但北小蛮终究要返回遗世宫,给大长老一个交待的。

  她清白虽失,却是自愿,且宁凡能败西门夜分神,千百年后,亦是一个碎虚高手无疑。

  这种资质,倒也配得上北小蛮。

  反正西门世家已主动放弃婚约,北小蛮爱喜欢谁,大长老亦无法可说,顶多就是责备几句。

  “周明,我再过不久,便要返回北天,有娘亲护着我,就算是大长老也不会对我如何,你不要担心我。还有,你日后若是想要飞升北天,便来蓬莱寻陆青,他有办法联络上界,可联系上我,我会设法助你飞升…”

  北小蛮难得温柔一次,却见宁凡正调笑看着她,立刻来火,

  “哼!别以为我帮你是好喜欢你!你只不过是我**的鼎炉,我不想看你死在飞**劫之下,仅此而已,你不要想多了!”北小蛮傲娇道。

  “我没有想多啊。我只是在想,怕会有很久,尝不到你的滋味了。”

  “呸!下流!”

  北小蛮俏脸一红,所谓的别离,便在这吵闹的气氛中冲淡了忧伤。

  “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  宁凡蜻蜓点水在北小蛮额头一吻,旋即微笑一纵,化作一道烟丝,飘然飞向欢魔海方向。

  望着宁凡离去的背影,北小蛮忽而鼻头一酸,背过身,粉拳紧握。

  “臭周明…”

  “小姐,不要悲伤,以周道友资质,飞升不过是迟早之事。”石兵安慰道。

  “嗯,我知道的,石兵爷爷…”北小蛮点点头,忽然一怔,旋即羞恼望向石兵,扬起小手,一鞭抽在石兵身上,气炸了。

  “谁为他悲伤了!胡说!”

  那鞭子好似挠痒,石兵也不躲避,他知道,北小蛮面皮薄。

  …

  从北小蛮手中获得北天飞升名额,宁凡却仍未决定飞升北天。

  化神初期的修士,只要获得名额,便可飞升。

  宁凡完全可以选择此时此刻飞升,但他还有太多事没做完,他不能离去。

  欢魔仙岛如今与姑苏毗邻。

  宁凡返回欢魔海,自是为了带走姑苏之中的许秋灵。

  能在其心中剜下蚀骨痕迹的,不多,许秋灵便是其中之一。

  他来应诺,带许秋灵通往内海,只不过,貌似来晚了一步。

  洞虚老祖竟先一步带许秋灵,前往内海巨魔族。

  姑苏岛上,有许秋灵的留书,大抵意思,是说巨尊之女风雪言病情出了些小问题,她想去内海看看她。

  有其师洞虚**,她前往内海完全无碍的。

  只是其离去也不过刚刚一月而已,如此与她擦肩而过,未免有些可惜。

  摇摇头,宁凡也未多叹,到了内海巨魔族,自然还能一见,也不急于一时。

  修士的寿命很长,这注定了修士的别离、孤独,会比凡人更加漫长。

  姑苏岛上,还有一些尘缘未了。

  余龙老祖被宁凡留在欢魔海,他本就是欢魔宗长老,因为一些缘故依附遗世宫,却又最终被宁凡捉回欢魔海。

  在宁凡离去的时间里,余龙搜集了不少滋补元神灵药,可惜这些灵药对于碎虚修为的洛幽,恢复效果已微乎其微。

  除了这些,余龙还搜集了不少修复识海的灵药,这些倒是可以为女尸修复识海的。

  给许如山、余龙等人留下些许丹药、**,又给姑苏岛上的王四、齐老留下些许好处。

  宁凡最终回到周宅,又见了一面白素。

  白素已然换下孝服,她公然住在宁凡宅邸中,还披麻带孝,只会更加惹人闲话。

  许秋灵传给白素不少**之术,并助她修为提升至辟脉十层,融灵都不远了。

  姑苏已不再是凡人之国,想要存活于无尽海,不得不修真。

  白素的资质中等偏上,加上宁凡、许秋灵、洞虚等人的指点馈赠,她的绝对比大多数修士都高。

  修真之后,白素的容貌似年轻了一二岁,熟美之中,更透露了万种风情,俨然不输给修界仙子。

  白素见宁凡归来,无喜无悲,只是入厨张罗了些许酒菜,招待宁凡。

  月色笼上姑苏,周宅之中,却只剩二人独坐对饮。

  小石头竟已不在姑苏,却是留书一封,在王四等人的护送下,前往八百修国的某个凡人国修行去了。

  他,一心修剑!

  这小子是个剑修的好苗子,雨界千年一遇的好苗子。

  千年之前,雨界横空出世了个剑修天才,其名云天决。

  千年之后,不知小石头是否也会扬名雨界。

  那个小子,对剑有着超乎常人的执着,是天生的剑修。

  宁凡给他的要求,是先在凡间取得剑术第一,而后开始修真。

  表面看起来,这样会错过修真辟脉的最佳时机,实则,却是在为剑道打下最牢固的根基。

  或许小石头日后**速度比不上其他修士,但他每入一个境界,怕都可凭手中之剑、同级无敌。

  凭此气势,此子日后必定会是绝世剑修。

  小石头走了,白素满腹思念,却没有阻拦儿子追求剑道的决心。

  最让白素无语的,是人小鬼大的小石头,特意留书一封,是专门留给宁凡的。

  白素偷偷看了其中内容。

  信中,小石头只求‘周叔叔’一件事…

  帮他和他爹,照顾他娘!

  “臭小子…”

  白素除了无语,只有无语。

  但她终究还是按照小石头的意思,将信给了宁凡。

  宁凡一看此信,立刻面色古怪,而白素立刻仓皇辩解道,

  “小石头年纪尚幼,胡言乱语,周公子切莫放在心上。”

  “不,小石头说得对,他一心修剑,或许此生都不会再回姑苏。将你托付给我,他也可放心的。”

  “公子请自重,奴家可没同意…”白素轻轻一嗔,目光却有些乱。

  “是么…那,陪我喝酒。”

  宁凡也不强迫,不是所有的女子,都必须用**来征服。

  似白素这般女子,能为宁凡备好酒菜,能陪宁凡对月相饮,已是人间乐事。

  有些事,不必点破,亦不必强求。

  至少宁凡自问,除了他宁凡,白素此生不会再为第二个男子斟酒。

  这便足够。

  “嗯。”

  白素没有回绝,只是一杯杯浅饮薄醉。

  最终不胜酒力,娇躯一摇,竟软倒在宁凡肩头,沉沉睡去。

  宁凡既不唤醒她,亦不亵渎她,任其靠着肩膀,独自自饮。

  一饮一啄间,心潮渐起。

  “修士漂泊一生,难有人体恤冷暖…姑苏的苏酒,是我喝过最好的酒…”

  他渐渐有些懂了女人与酒的真谛。

  那是心灵的寄托。

  宁凡伸起手臂,揽住白素的香肩,后者娇躯明显一颤,似乎酒醒,却没有挣脱。

  “你留在姑苏,还是和我走…”

  “我待在姑苏便好…修真杀戮,我终究不喜。留在此地,也好静心修道,为公子常备酒食。待公子有朝一日扫去所有恩怨,或是心神疲惫之时,可返回姑苏,奴必再备酒菜,迎接公子。”

  “如此也好…”

  宁凡抬头看月,不再多言。若有一日,能抛下所有恩怨、平淡此生,他必定会返回姑苏。

  虽然距离那一日,还有很久很久。

  “这红楼芝,你服下…若你不好好**,寿数不够,可见不到我归来的,怕是还有千年、万年…若我归来之时,只见你一抔矮坟,会难过…”

  “我争取突破元婴期,活上三千年吧…”白素温婉笑道。

  “我只等你三千年…你,莫要死了,让我空等一场。”

  …

  姑苏尘缘,以此了结。

  宁凡愈加坚信,他不可以死。他有太多人需要庇护。

  他不可以被雨殿知晓皇气下落,只要一日不与雨殿闹翻,他便可凭金令尊老的身份,让所有与他有关的势力,无人敢惹。

  他离开了姑苏,白素和月相送。

  乘月离去,拂晓之时,已至碧瑶仙岛。

  当宁凡降临碧瑶之时,一宗大阵猛然一颤,所有女修骇然起来。

  一个个女修列阵遁行,当看清来者是宁凡之后,立刻放下手中法宝,再无一人敢对宁凡出手。

  “老身凤玉,恭迎明尊者…”

  凤长老,露出惊恐、颓然之色。

  她已遵照宁凡吩咐、交出修为传承,跌落至元婴初期。

  她的修为,已被苏瑶继承,此刻的苏瑶在炼化其传承力量后,已是元婴后期修为。

  假以时日,全部炼化传承力量,又将是一位半步化神的高手。

  突破化神,只是时间问题。

  “周明,你来了…”殷素秋、苏瑶,俱是笑颜相迎。

  只是殷素秋的笑颜,还藏着一丝伤感。

  这伤感没有逃过宁凡的观察,他自然知道,殷素秋在伤感什么。

  多半是紫府学宫已找上殷素秋,而她对于飞升之事,难以决定。

  她知道宁凡讨厌正道,她不想让宁凡讨厌自己。

  “不必犹豫,我是支持你的。”

  宁凡只一笑,淡淡的口气,却让殷素秋俏脸一诧。

  “你、你都知道了?”

  “嗯,知道了。这枚化神道果,赠你,早日化神,早日飞升。传闻紫府学宫有两大仙帝,一掌劫,一掌刑。四天魔修若是犯下弥天大罪,皆由掌刑仙帝处罚…嗯,你加入紫府学宫,日后我若犯了事,便找你走动走动,多半能洗清罪名的。”

  “呸!”

  殷素秋没好气地骂了一句。

  他千里迢迢而来,就是为了跟自己走后门的?

  若是殷素秋能庇护宁凡周全,她自然愿意庇护的…

  她熟悉宁凡,知道宁凡有多能惹事,谁都敢杀。

  这般一想,殷素秋忽然觉得,飞升紫府学宫不必再犹豫了,日后给宁凡犯下的罪孽擦**也不错。

  总算能帮到他,不是么…

  但被宁凡主动说出来,意思完全变了味好么!

  “这道果,给你,服下此道果,你突破化神不会太久。”

  宁凡一拍储物袋,取出一枚金色道果,霎时间,无数碧瑶女修美目呆滞。

  纵然是久经风浪的殷素秋、苏瑶,都有些措手不及。

  “化、化神道果!”

  以道果的产出率,斩杀一百化神才能出一枚道果…

  宁凡都做了什么,竟然有化神道果,太可怕了…

  难道他杀了一百个化神老怪么…

  “我不要!你的敌人那么强大,你需要实力,道果你服下便好…”殷素秋美目火热,却咬唇拒绝道。

  “收下!不要拒绝!还有,我想让你吹箫。”

  宁凡目光一扫,其他无关女修俱是娇躯一颤,行礼告退。

  宁凡想要和二女独处,不想有人打扰,她们懂。

  “吹箫?”苏瑶俏脸一红,目光古怪打量殷素秋,显然,她想偏了。

  “不是你想得那个吹箫!”殷素秋顶了一句,自储物袋取出一个箫管。

  显然,素秋已经被苏瑶带坏了,当年的殷素秋,根本不懂吹箫的第二涵义,如今却懂了。

  “不,苏瑶是对的。你,愿意么?”宁凡露出调笑之色。

  一听此言,殷素秋俏脸血红,捂着红唇,目光慌乱起来。

  不、不会吧…

  让我给他吹、吹箫…

  “我、我…”作为碧瑶仙宗的副宗主,作为未来的紫府学宫神女,殷素秋凌乱了。

  “妹妹当真不愿?”苏瑶浅笑,大感有趣,一向沉着冷静的殷素秋,竟然会露出羞涩的小女儿姿态。

  “她若不愿,由你代劳也可…记得苏瑶小姐,还是周某的鼎炉吧?”

  “什、什么!让我代素秋妹妹给你吹箫!”作为碧瑶仙宗的正宗主,苏瑶也凌乱了。

  敢情宁凡一大清早赶到碧瑶仙宗,就是来白日宣**的?

  “开个玩笑而已。”宁凡摆摆手,示意之前的话只是说笑。

  “不,我愿!”殷素秋美目一坚,她隐隐看出,宁凡是要远行,故而才会来此与她一见。

  宁凡要远行,她亦要飞升,日后,还能相见么…

  纵然宁凡要求唐突,但若是此日一别,日后便是生死之隔。如此,殷素秋将终身遗憾…

  “去我房间…这里人多…”

  殷素秋鼓起勇气,又一次挽住宁凡手臂,将其引向闺阁。

  苏瑶一怔,一想到接下来可能发生之时,立刻大羞,根本不敢跟上去。

  一炷香之后,殷素秋的闺阁之中,传出一道女子的唔唔之声。

  香帷之中,素秋跪坐在榻上,俯身捋着鬓丝,含着一根火热,**紧紧含住,小舌细细舔弄。

  她技巧太过生疏,但舌尖却天生灵活,几乎不逊色那纳兰紫的舌功。

  她是越国的金丹老祖,是碧瑶宗的元婴宗主,是紫府学宫未来的化神神女。

  她的未来,必定还会有更多尊崇的身份,必定会让无数男子仰望。

  然而今日,她却甘心俯在宁凡身前。

  最纯洁的**,皆献了出来。

  感觉到殷素秋紧致的小嘴,宁凡几乎迷了欲念。

  他爱怜地**着殷素秋的青丝,抚过她的脸,她的脖颈,她的**。

  殷素秋轻轻一颤,面红耳赤,却没有拒绝,只是羞得闭上双目,不敢再看。

  “舒、舒服么…”殷素秋鬓丝凌乱,眼眸好似滴出水来。

  “你试试,便知道了!”

  宁凡索性平躺,将殷素秋娇躯一抱,倒放过来,退下其裙摆,分开泛着粉红的**,舌尖一条,覆上那汁液迷离的**缝隙。

  “啊!”

  殷素秋猝不及防,**被如此侵犯,第一次刺激地全身颤抖起来。

  “不、不要…这里…脏…啊!不要…不要…”

  “嘘,小声些,闺房之事,不足为外人道也,小心隔墙有耳…”

  宁凡目光渐渐火热,贪婪**起来。

  因为飞升之事,殷素秋身子暂不能破。

  也只好这样稍稍慰藉一下了。

  说实话,原本宁凡来碧瑶宗,真是来听箫的。

  可惜…殷素秋专情的模样,太能惹火了。

  宁凡不是圣人,从来不是…

  在其与殷素秋刻意压低声音之后,谁也不知,闺房之中,后来又发生了什么。

  (2/4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