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392章 处子送血

第392章 处子送血

  吼——

  伴随着兽吼之声,血色极光愈加诡异起来,但凡被极光扫中之物,俱都冻结成血色冰晶。

  万丈之内,林木土地,乃至一些无辜的血妖,俱被冻结在冰晶中。

  宁凡等人,更是困封在冰晶之内动弹不得。

  一旦被冰封,即便是半步炼虚都难以脱困的。

  宁凡周身裹起黑**焰,,十二种天霜地火合一,此魔焰威力完全堪比七品虚火。

  火焰一经腾烧,万丈之内,所有冰晶全部消融。

  三傀恢复动弹,俞虫儿亦恢复呼吸,只不过缩在宁凡怀中,齿关都懂得颤抖,却颇有倔强地咬着牙,不喊冷。

  在俞虫儿意识中,那血色极光威力太可怕,冰封之力怕是达到了凡虚寒气的级别。

  如此级别的寒冰,却被宁凡魔火直接焚灭,足可见这魔火有多么霸道了。

  也是宁凡法力不足,无法彻底发挥此火威力,否则…彻底激发此火威力,任何炼虚都不敢硬接此火的!

  “他怎么会这么厉害…太不可思议了…”

  就算俞虫儿再讨厌宁凡,也不得不承认,宁凡的实力毋庸置疑地强大。

  那种强大,是久经危险磨砺出来,杀戮之时,出手如电,眼皮不眨,不分生死,绝不罢手。

  且从内心而言,俞虫儿作为一个绝望将死的少女,忽而被一个青年所救,她无法不对宁凡产生一丝谢意、好感的。

  知恩图报,她懂。

  故而纵然宁凡的手掌按在她**上,她硬是红着脸,没有反抗。

  “走不掉了。”

  宁凡目光冷寒,他虽然破了极光,却也在冰封之际,被群妖追上、围堵。

  望着黑压压的兽影,感受着一道道强横到震碎空间的气息,宁凡没有与俞虫儿过多解释,直接一指采阴指点下,令其昏迷,收入鼎炉环。目光战意滔天,赫然是要与群妖血战了。

  三头炼虚,交给三傀,不难。

  余下的化神,唯有自己来对付了。

  “傀,现!”

  七具化神傀儡,1具黑龙炼尸,在此刻被尽数取出。

  几乎心有灵犀的,双方下一个瞬间,尽皆发动潮水般的攻势。

  “抽魂!定星盘,现!”

  面对妖潮,宁凡毫无惧色,五指一抓,大地魂动,被其抽入体中,法力再次有所提升。

  定星盘当空祭起,化作一副硕大星图,绵延十万里,三万盏星灯,有半数都被宁凡点亮。

  星图范围之内,所有血妖的肉身防御都被略略削弱。

  而被星光笼罩之下,群傀、宁凡等所有人的防御,上升至一个恐怖境界。

  在定星盘的星光加持下,任意傀儡的防御都足以抵挡半步炼虚的攻击。。

  且那星光,更有反弹敌人攻击的效果。

  宁凡法力越来越强横,第一次足以将定星盘如此使用。

  如此而言,这定星盘非但是防御至宝,更是一件极端强横的辅助法宝,前途一片光明。

  吼!

  一道道兽吼,或是惊怒,或是惨叫。

  几头半步炼虚的荒兽骇然发现,他们的合击之力,竟只足以让化神后期的傀儡受伤,而不足以一击必杀,这太不合理。

  如此,这批化神傀儡不易被打死,倒是可以稍稍拖延妖潮的。

  而三具炼虚傀儡,几乎在宁凡一令之时,齐齐出拳,各自轰飞了三头炼虚凶兽,并立刻站在一起。

  局势的天平,在这一刻…平衡!

  而随着宁凡杀戮加重,那天平更开始朝宁凡等人倾斜。

  独战九头荒兽,宁凡仍有余力横扫剑念。

  他肉身强横之极,拳拳可崩塌山河,数拳交锋间,九头荒兽被其轰杀四头,而宁凡亦身中不少道攻击,却化身一碎一凝,稍稍愈合。

  头顶之上的长空,悬浮着五颗黑色星辰,这黑色星光笼罩在宁凡身上,比化身自愈的速度更快!

  区区荒兽造成的伤势,几乎是呼吸之间便愈合。

  宁凡没有百万本命星辰,无法受仙帝围攻不死。

  但五颗本命星辰,受荒兽围攻不死,不难!!

  他目光愈加冷漠,墨流分神术一散,剩余五头荒兽俱都惨死。

  在此之时,恰也有一头化神后期的傀儡被群妖打爆,而宁凡顾不得心疼傀儡,带着更加汹涌的杀意,冲向围攻傀儡的12头荒兽。

  轰!

  一拳,灭杀后期荒兽。

  一脚,踏死巅峰荒兽。

  12头荒兽,被宁凡瞬杀8头,与剩余四头半步炼虚荒兽战在一处。

  半步炼虚的荒兽,肉身本就了得,且还是围攻,纵然以宁凡肉身之强,也渐渐落了下风。

  目光升起一道紫意,紫色风烟骤然散开,风烟之中,四头半步炼虚之兽直接风化成烟尘消逝。

  而风烟波及之处,更有数百元婴、十余荒兽被风烟风化。

  宁凡略略喘气,他第一次法力不支。

  一个个底牌,皆是损耗法力,若法力耗尽,纵然宁凡手段通天,也施展不出强横法术了。

  顾不上仙脉胀痛,宁凡一拍储物袋,取出一整瓶五转还灵丹,尽数服下。

  庞大的药力,几乎将仙脉撑爆,宁凡甚至顾不上细细炼化药力,直接蛮横地将药力淬炼成法力,再次展开杀戮。

  强行服药的代价,便是嘴角溢出鲜血,颇受了些内腑之伤。

  但有化身自愈、黑星之术,宁凡偏偏不惧受伤。

  眼见又有一句后期傀儡即将被轰杀,宁凡一步迈出,冲入战圈,杀意横扫,震得群兽匆匆后退,各是惊骇。

  “死!”

  心阵一催,五千座森然笔挺的剑峰,平地而起。

  几乎立刻便有近二十头荒兽,困于剑峰阵式之内,俱是不是所措。

  它们根本未见宁凡取出阵盘,亦未见宁凡在此布下大阵,此地怎会凭空现出一座巨阵!

  它们终究无法知道,此乃河洛阵派的心阵之术,心中有阵图,何须外物布阵!

  嗤!

  五千道元巅剑光,在剑阵内横扫。

  东玄剑阵之中,一头头荒兽开始凄然陨落。

  法力如同潮水般流逝,宁凡再次服下数颗还灵丹,掌心之上,升腾起熊熊黑火。

  火海张开,火掌横行,一头头荒兽死于三昧火掌之下,难以脱生。

  妖潮越来越小,荒兽越来越少。在宁凡的魔威之下,纵是远处的荒兽,亦不敢来此驰援。

  仅剩五十头荒兽…

  四十头…三十头…二十头…

  宁凡伤势愈来愈重,化神傀儡炼尸几乎都被轰成重伤,除非修复,否则难以再用。

  己方只剩宁凡自己,以及三具炼虚傀儡。

  对方只剩三头炼虚,二十头化神,震撼立在尸山血海之上。

  宁凡手上,又多了一百二十头荒**命,代价,则是此刻的他,身受重伤,血流如注。

  血…大多是其他凶兽之血,余者皆是宁凡的血。

  仙脉在数次强行服药后,已濒临胀碎的边缘,再无法服丹。

  法力耗损严重,已难以为继。

  战到这一步,以宁凡的强横,都有些强弩之末的感觉。

  只是法力越是耗空,宁凡心中剑意却越是空明。

  手掌之上,一缕缕剑意飞腾,剑意杀敌,是无须耗费法力的。

  剑意融心,宁凡第一次听到飞剑的呼唤。

  盘旋周身的斩离剑,在兴奋,在渴望战斗。

  储物袋中的血龙妖剑,在嗜血,在渴望吞噬所有血妖。

  “血龙妖剑…”

  宁凡一拍储物袋,取出一柄水晶般剔透的血红妖剑。

  在取出此剑的一瞬,宁凡将斩千化神的煞气全部融入剑锋之内。

  血龙妖剑,升腾起从未有过的妖异红芒,隐隐更有龙吟剑鸣传出。

  吼!

  诡异的景象出现了!

  在血龙妖剑升起红芒的一刻,包括三头炼虚在内的血妖,俱都露出空前畏惧,发出惧怕的兽吼。

  它们是血妖,是血龙一族的食粮。

  就好似黑龙潭中,一头头暗兽,是黑龙的食粮!

  一幕幕畏惧落在宁凡眼中,立刻了然,怕是这血龙妖剑,极其克制血妖的。

  足尖一点,宁凡化作烟丝消散,下一瞬,诡异出现在一头巅峰荒兽的脊背之上,一剑刺入其背。

  以血龙妖剑的三尺剑峰,刺入数千丈巨大的凶兽背上,就好似被蚊子叮了一下,本该不痛不痒的。

  但在血剑刺入凶兽脊背的一霎,一股汹涌的吞噬之力从血剑传来,仅一个瞬息,堂堂巅峰荒兽,直接被血剑吸尽兽血,轰然倒地,成了一具干尸!

  “此剑嗜血、吸血,但恐怕唯有对付血妖之时,才有如此恐怖的吸血能力。”

  宁凡心头一定,仗着血剑,余下十九头荒兽根本不足为惧。

  当空祭起血剑,以飞剑之术催动。

  本亦是虚宝品阶的血剑,刺破血妖防御不过轻而易举。

  而一旦剑光刺入某头荒兽体内,即便剑威不强,都可瞬息间吸空荒兽的兽血!

  短短十余息功夫,余下的荒兽,俱都死在血剑之下!

  吼!

  三头炼虚,灵智已高,对视一眼,皆有逃散的心思。

  它们都是血妖,只要被血剑刺入体内,所有兽血都会被血剑瞬间吸空。

  那血剑之上,有着天妖血龙的龙威,这种级别的血龙,纵然是命仙级血妖,都可瞬间吸死,何况区区炼虚血妖!

  若是往常,三兽也未必惧怕血剑,只要不被血剑刺破防御即可。

  但经过与炼虚傀儡的对阵,三兽周身皆是千疮百孔、血流成河,此时此刻,只要血剑刺入伤口,三兽必死无疑!

  “想走,迟了!”

  宁凡森然一笑,一步成烟,落在其中一头炼虚凶兽的脊背上,望着其兽身密密麻麻的伤口,无视此兽哀求的目光,一剑,刺入其脊背。

  嗤!

  一道血色剑光自剑尖透入,炼虚凶兽惨呼惊天,兽身更以不可置信的速度干瘪。

  一息之后,它已血气暗淡。

  二息之后,它已皮包骨头。

  三息之后,它一名呜呼,倒地而死。

  宁凡目光火热,这是他第一次诛杀炼虚级高手,即便是仗了血剑之威。

  脚步隐隐有些不稳,吞噬无数兽血的血剑,似乎胆魄壮了,又企图反噬宁凡。

  宁凡目光一沉,此剑未免太难掌控了,步伐摇晃间,再次一步迈出,出现在另一头炼虚凶兽之上,一剑诛之!

  吼!

  仅存的一头炼虚,胆寒不已。

  身为血妖,在血龙妖剑的攻势下,根本没有抵抗之力!

  它拼却硬受傀儡攻击,奋力而逃,而宁凡欲催动遁光去追,却无奈发现,此刻的他,当真一丝法力都不剩,已无法追了。

  “杀了它。”

  对三具傀儡下达一道命令,宁凡一剑撑地,有些站立不稳了。

  如此苦战,是其第二次遇见。

  随着敌人等级越来越高,宁凡已很难再纵横杀戮了。

  远处密林之内,传出那炼虚凶兽的惨呼之声,不必想象,被三具傀儡围攻,死亡是必定之时。

  拂袖收了满地龙血,宁凡无奈发现,被血剑斩杀的凶兽,无一列外,血脉干涸,没有任何龙血留存。

  死于宁凡手中的,共有120头荒兽,近1500滴龙须到手,盛满了十五壶。

  一炷香之后,三傀目光呆滞,拖着巨大的兽尸返回。仅一头炼虚兽尸之中,竟有一千滴龙血!是一头化神的百倍!

  宁凡不由有些可惜了,若另外两头炼虚,不是被血剑吸干抹尽,他还可多得两千滴龙血的。

  这种想法也只是想想而已,立刻便被宁凡打消,那种情形之下,根本没有时间考虑龙血,只能考虑生死而已。

  细细算来,宁凡此行已搜集了107壶龙血,加上之前楚老赠送的3壶,共有110壶,若全部酿成血酒,便是55万甲子的法力!

  十年!宁凡只需等候十年,让这血酒酿成,突破炼虚,绝对不难!

  收了龙血,宁凡神念散出,四面八方的阴暗处,无数道兽瞳窥伺着他,其中甚至不乏炼虚凶兽,却无兽敢惹宁凡。

  准确的说,它们怕的不是宁凡,而是那血龙妖剑。

  那妖剑之中,血龙龙威太强,强到让他们不敢反抗。

  宁凡目光一诧,旋即苦笑不已。

  看起来,只要身怀此剑,纵横血龙池都无兽敢攻击的。

  早知如此,自己提前一步取出妖剑,怕是连苦战都不必的。

  剑峰轻轻一抬,宁凡冷目道,“滚!”

  这一字,催动血龙剑威,龙威一散,群兽立刻大颤,纷纷不要命地逃去。

  原来驱赶血妖,如此简单啊…

  如此,宁凡倒是不急于返回第一层了,有血剑在,他在第二层完全没有任何危险。

  随意寻了座山峰,宁凡开辟出洞府,令三傀持血剑镇守洞府外,又在洞府内设下诸多阵禁,方才一抖鼎炉环,唤出俞虫儿。

  俞虫儿仍是昏迷状态,更被采阴指折腾地俏脸潮红、梦中**。

  宁凡解了其指力,待采阴指力消散,此女终于嘤咛一声,苏醒过来。

  “我死了么…这里是冥府么…”

  她望着陌生的洞府,有些神志迷糊。

  “你没有死。”

  宁凡有些力竭,靠着石壁坐倒,大感疲惫。

  杀戮到法力透支,这还是他第一次,这一放松下来,他立刻察觉到周身上下遍布的伤痕,痛楚难忍,却也只是眉头一皱。

  痛,他不在乎的。

  “你救了我?你、你怎么伤得这么重!”

  俞虫儿揉揉眼,渐渐清醒。

  当她看到身前血人状态的宁凡之时,她的心忽而一紧,一种莫名的心思迅速填充心房。

  怎么会,怎么会…

  我那么瞧不起他,鄙夷他,他竟还舍生忘死的救我…

  “我、我帮你止血。”

  “不必!”

  宁凡话未说完,便被俞虫儿抓住臂膀,这么一挣动下,反倒连累宁凡无数伤口迸裂。

  一见自己又犯错了,俞虫儿心中自责不已,宁凡救了她,她却连累宁凡伤口迸裂,血流不止了。

  “我这里有丹药,你快服下…”

  “不能服丹了,仙脉已被丹药撑到极限。你在此为我**,我睡一觉,血会自止的。”

  宁凡没有解释黑星之术的玄妙,有黑星之术在,只要俞虫儿不折腾他,他伤势痊愈只是时间问题。

  疲惫涌上心头,宁凡就这般靠着石壁睡去。

  俞虫儿愈加自责,她曾自诩是天之娇女,自诩有碎虚为师,天资无人可比。

  只是这一日,她终于知道,自己这所谓的天骄,与宁凡相比,差距有多么巨大。

  她借着神玄灵装——欺天斗篷,方才勉强逃出群兽攻击。

  而宁凡,凭借一身神通,硬是杀出炼虚包围。

  她不知,不知宁凡并非逃出包围,而是灭尽了凶兽,光荣凯旋。

  但这并不妨碍她对宁凡的敬佩。

  俞虫儿不得不承认,宁凡十分强大,就算是炼虚初期修士,被三头炼虚追杀,也未必能生还。

  俞虫儿不得不承认,熟睡的宁凡很好看,没有虚伪的笑容,没有魔道的冷血,只是安静如一个邻家公子。

  只是看到宁凡苍白无血的脸色,俞虫儿愈加愧疚。

  她回忆着师父的话,往事历历在目。

  “师父曾说,我是虫皇转世,前世的我,是一只百草虫皇。我身怀一滴皇血出生,乃是天下至补之物,但一生只有这么一滴,可为一个男子起死回生…”

  “可惜,这血再珍贵,却不可救女子,亦无法救娘亲。但这一次我寻到血龙苔,并大祸不死,皆是靠了周明相救,若不报答,实在有违本心…”

  “娘亲病愈的希望,我死里逃生的希望,都是他给的,这血,应该给他呢…”

  望着熟睡的宁凡,俞虫儿俏脸没由来一红。

  轻轻咬破舌尖,一滴金色的血液溢出,被其含在口中,融于香津之内。

  轻轻咬唇,终于做了极其大胆的决定,趁着宁凡熟睡,一口吻在宁凡唇上,将金血度入宁凡体内。

  滑腻的舌头探入宁凡口中,这大胆的举动,让俞虫儿羞得无地自容。

  她好歹是雨殿尊老,更是俞家的掌上明珠,竟然如此不知廉耻,强吻一个熟睡的男子。就算是为了报答宁凡救命之恩,也太大胆了…

  还好宁凡不知道此事,否则,俞虫儿真不知该如何解释。

  将金血度入宁凡体内后,俞虫儿好似受惊的小鹿,匆匆收回小舌,试图让彼此唇分。

  然后熟睡的宁凡,却好死不死的,回应了她的一吻,以舌勾舌,将她小舌勾住,无法脱身。

  **之下,二舌**,俞虫儿俏脸血红,几乎要哭出来了,心中骂成一片。

  “无耻,这周明太无耻了!明明在睡觉,怎么还会吻我!”

  “是了!他平日一定久经温柔乡,睡觉时候还能有生理反应,真是太无耻了!”

  若非确定宁凡真的睡着了,俞虫儿几乎以为宁凡是故意占她便宜。

  逃脱不出宁凡的吻,俞虫儿无助地屈**,索性不逃了,任宁凡**。

  心中只求宁凡不要醒来,否则让他看到自己被吻,怕是自己一生一世都无法与宁凡斩断关系的。

  渐渐的,俞虫儿不由沉醉在这一吻中,初吻没了,但这初吻,很舒服。

  “嗯…”

  洞府之内,幽幽可闻女子的轻吟声,带着急促的呼吸。

  当宁凡终于放了俞虫儿,彼此唇分的一刻,俞虫儿匆匆退到一边,望着宁凡的表情犹如看一个魔鬼。

  她的小嘴都被宁凡亲肿了。

  口中,处处都是宁凡的口水、气味…

  俞虫儿懊恼的坐在地上,暗暗寻思,这么**的一吻,是不是说,她的**已经不保了。

  “若是师父知道,怕是会打死我的…”俞虫儿稍稍有些害怕了。

  (4/6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