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391章 明尊之强

第391章 明尊之强

  第十三沼泽,俞白等12名化神被血妖团团包围。

  除却俞虫儿不在此地,此次前来血龙池的幽天殿尊老,俱都被困于此。

  妖潮之内,12名化神尊老俱都各负伤势,纵然是两名巅峰修士,都负了不轻的伤。

  唯有那名半步炼虚的麻衣尊老,持着一方阵盘,展开了凡虚级阵光,阻挡妖潮侵入大阵。

  麻衣尊老此刻面色难看之极,阵光之外,一头体型如山的王兽率领血妖,围攻阵光,几乎将阵光彻底攻破。

  想不到,万万想不到…那小丫头俞虫儿,竟惹下如此大祸。

  “俞白!我等被困于此,皆因你妹妹胆大妄为,竟前往王兽之林盗药,若老夫幸免不死,必定要让你妹妹付出代价!”

  俞白面容苦涩,无可辩驳,他知道,这一切祸端,都是他妹妹惹下的。

  十日前,一行幽天殿尊老被传送入第十三沼泽。

  三日前,俞虫儿脱离队伍,擅自入王兽之林盗药,却惹得群兽围攻,连累众人。

  就连俞虫儿本人,都被那王兽一掌轰入血湖之中,打入了第二层之内,生死未卜。

  俞白一面担心妹妹安危,一面却又对其他道友心有惭愧。

  麻衣尊老所言不虚,若众人死在此地,他妹妹俞虫儿,脱不掉责任。

  王兽,是他们能惹的么?

  此刻阵光之外,在王兽的率领下,正有一十六头化神血妖,攻击着大阵阵光。

  且在王兽的兽吼号召下,四面八方更有无数血妖驰援而来,其中不乏荒兽。

  俞白眼露绝望,如此之多的化神,更身处十万妖潮中心,一旦脱离阵光,能逃生者怕是很少。

  至少他俞白自问,是无法凭一己之力杀出妖潮的。

  “不知周兄现在如何了…若他在,或许我们的逃生希望会大些。”俞白自语道。

  “明尊者在此,又能如何,他毕竟只是化神巅峰,先前在那王兽的攻击下,已有两名巅峰道友受伤,就连老夫也未从王兽手中占到半分便宜…他来与不来,都是无碍,偏偏这血龙池最是诡异,切断与外界的传音联络,否则我等大可请求楚皇出手的。”

  麻衣尊老长长一叹,他仙玉、法力已然无多,再难催动阵盘防御。

  此阵光消逝之时,便是12人生死决定的一刻。

  逃出血龙池,便生,逃不出,便死。

  就连麻衣尊老,都并无十成生还的把握,又何况是其他尊老。

  轰!

  那王兽率领群妖,再一次轰击阵光,轰鸣之中,阵光裂纹越来越多,眼看便要承受不住王兽进攻。

  “诸位道友,准备了…”

  麻衣尊者面露决然之色,阵光怕再难撑过下一轮攻击,一旦阵光崩碎,诸位道友唯有各自逃命,能逃一个,便是一个。

  嗤!

  便在此事,一道惊世骇俗的墨色剑光,骤然在长空之上拉开,化作浓墨渲染。

  剑光散开的一刻,数万头金丹血妖连惨叫都未发出,一个个被剑光粉碎成血雾。

  伴随着墨色剑光渲染长空,一个黑衣黑发的青年步步穿行于妖潮之间,剑念一次次横扫,妖潮之内,黑压压的兽影纷纷爆体而死。

  诡异!这一幕太过诡异!

  十万金丹,竟瞬息之间,被人抹杀干净!

  “是谁!此人是谁!难道是一名炼虚前辈不成!”一个个绝望之中的化神尊老,骤然目光一亮。

  虽隔着阵光、血雾,看不清那青年容貌,然而众人哪里不知,此人是来出手相救的。

  这黑衣青年,杀戮之强,完全可比炼虚初期的前辈高人!

  “他、他是周兄!”俞白目光大震,不可置信。

  当那血雾渐渐散开之时,俞白分明看清,那黑衣青年,正是宁凡无疑!

  其实何必俞白提醒,血雾一散,在场化神哪一个认不出宁凡?

  然而却无一人料到,宁凡的实力之强,竟到了这一步。

  那瞬杀群妖的,分明是剑念之术!

  那黑气腾腾的身影,分明是化身之术!

  “明尊者竟有如此之多的底牌手段!”

  麻衣尊老心头翻起惊涛骇浪,这一刻的宁凡,实力全开,给他一种不可战胜的乏力感。

  “我等速速出阵,助明尊斩妖!”几名化神尊老一见宁凡无人可阻的气势,纷纷激动道。

  “不必…他一人,足够…”

  麻衣尊老表情忽而有些颓败,他第一个察觉到宁凡毫无掩饰的煞气。

  很浓重的煞气,仅仅探查一下,便让麻衣尊老神念污浊,这是唯有斩杀千名化神之上才可拥有的煞气。

  不会错!这煞气浓度,绝对需要斩杀千名化神以上!

  麻衣尊老自诩天资卓然,自诩四千载修到半步炼虚,已是天骄。

  然而比起宁凡,他只觉得自己一生傲气,再也提不起半分。

  十六头血妖,皆是目光忌惮瞪视宁凡。

  那一头王兽,更是从宁凡身上感受到如山般的危机。

  六百头元婴血妖,灵智最低,一瞬间齐齐腾空而起,向宁凡发动进攻。

  面对六百元婴,宁凡眼神依然冷漠,剑念一扫,六百元婴俱都妖身崩溃,血雾乱飞。

  瞬杀元婴!

  冰冷的目光一扫,12名化神尊老俱都背心一寒,16头荒兽血妖俱都本能地倒退一步,心生畏惧。

  吼!

  在群兽畏惧的关头,王兽强自一吼,催动血脉之力,让其他血妖渐渐抛下畏惧,目光重新淡漠。

  一头初期荒兽,更是悍不畏死一跃而起,如山一般硕大的身躯,朝着宁凡正前方进攻而来。冲撞之力,足以夷平一座山峰!

  轰!

  千丈荒兽撞击在宁凡身上,不,准确地说,是撞击在宁凡手掌之上,立刻发出地动山摇的巨响。

  面对荒兽强有力的撞击,宁凡仅仅平探单掌,好似推物一般的姿势,推在荒兽下颚之上。

  一推之力,竟让千丈巨大的荒兽,无法向前挪动半丈!

  单比气力,貌似瘦弱的宁凡,却远胜初期荒兽数倍,这一幕太过震撼人心。

  随着宁凡五指一抓,一股恐怖的爪力在虚空之上撕出五道裂缝。

  荒兽正被五道裂缝撕中,惨叫一声,千丈兽身被宁凡生生一爪,撕成六段,一命呜呼。

  “你们,一起上!”

  宁凡冷冷出声,一步迈出,一股排山倒海的压力席卷开来。

  两头中期荒兽一跃而起,却被宁凡双拳轰出,以推山填海的巨力轰成碎肉血雾。

  一头后期荒兽畏惧欲逃,却被宁凡直接抓住巨尾,从中撕成两段。

  他的肉身,乃是玉命第三境的巅峰,在尸魔之身的极限状态下,肉身堪比玉命巅峰强大!

  每一拳出,必有一头荒兽殒命。

  踏着群兽的尸骨,宁凡气势一冲,仅存的一头王兽、两头巅峰荒兽,竟不顾一切的逃遁。

  它们…惧了!

  那王兽从宁凡身上,感受到20只同类王兽死亡的气息。

  它的直觉告诉它,眼前的黑衣青年,它惹不起!

  “五墓,现!”

  宁凡眼露冷光,五指向天一抓,天空骤然浮现五座黑龙墓碑,朝三兽猛然一震。

  其中两道墓碑,镇在两头巅峰荒兽上,只一镇之力,生生将二兽砸成肉泥。

  剩余三道墓碑,皆轰在三头王兽身上。以王兽鳞甲之坚固,却也被墓碑砸地兽身稀烂,血流成河。

  吼!

  王兽疯了!

  它被宁凡重伤如此,它心知再难活命,唯有困兽搏死。

  然而宁凡甚至没有给他出手的机会,一步迈出,双翼一振,以诡异到发指的遁速,骤然出现在王兽头颅之上,一脚…踏下!

  轰!

  王兽硕大的头颅,直接被宁凡一脚踩爆,硕大的兽身垂地而死。

  嘶!

  一股凉气在12名化神心口升起。

  从宁凡驰援而来,到宁凡出手灭妖,仅仅数十息的功夫。

  这短短时间,宁凡灭尽群妖,所施展的手段,一个个都是惊世骇俗的神通。

  宁凡救了他们,灭了妖潮,他们本该解除阵光,与宁凡道谢。

  只是就连麻衣尊老在内,面对此刻冷如寒冰的黑衣宁凡,都感到发自内心的颤抖。

  他,不敢开启阵光!

  他怕!他怕这黑衣宁凡,比面对十万妖潮更怕!

  面对王兽,麻袍尊老都有一线逃生希望。但面对黑衣宁凡,麻袍尊老只觉必死!

  神念突破炼虚,宁凡一旦化身黑衣,其黑衣之身自然而然是炼虚初期的法力。

  挥袖一收,收去近200滴龙血,宁凡步步走近阵光,一指按下,阵光碎!

  “你们,怕我?”宁凡冷冷道。

  “不、不敢…”除却俞白之外,一个个化神尊老连忙向宁凡解释。

  口中声称不敢,但不敢,本来就是惧怕的意思。

  “周兄的实力,真是让俞某骇然不已…”俞白苦笑,他从未想过,自己结交的人物,竟是如此可怕的高手。

  “放心,我既出手救人,便不会杀人。嗯?虫儿姑娘不在此?”宁凡语言虽冷,却有一丝关心,听在俞白耳中,让他对宁凡的畏惧稍减,悲从心来。

  “虫儿她,怕是不能活了…她坠下血湖已三日,虽说命牌未碎,但…”

  言罢,俞白将所发生之事简略一说,一听俞虫儿被打落血湖,坠入血龙池第二层,就连宁凡都眉头一皱。

  第二层,可是有炼虚血妖存在,俞虫儿坠入血湖已有三日,若是死,怕早已死去。

  既然俞白说俞虫儿未死,怕此女有什么手段护身、隐藏,故而未死吧。

  只是若继续拖延下去,此女仍是难保不死的。

  “血龙池开启一月,一月之内,我等无法离去,亦无法向外界传音…还有二十日,我等才可离开龙池,向楚皇大人求救,但那时,虫儿怕已然死去。”

  “从道义而言,她的莽撞,连累诸多道友陷入性命之危,百死都不可惜。但她毕竟是俞某妹妹,俞某决定,前往第二层,救她一救,纵是死在第二层…也是俞某之命!只是俞某储物袋中,还有些许灵药,是为家母之病所搜集,烦请周兄替我将药送归俞家,如此,俞某纵死,也不枉与周兄相识一场!”

  俞白面露死意,倒是个孝子、贤兄。

  他结下储物袋,递给宁凡,大有托孤之意,但宁凡却并不去接,骤然转身,一步迈出,却化作紫烟,一步遁入血湖。

  “我去带她回来,应不难的。你去,什么也做不到。”

  听闻此言,俞白面色大变,想要阻拦宁凡,为时已晚。

  若因自己妹妹,连累宁凡也死,他俞白难辞其咎。

  “周兄!”

  俞白意欲同去,助一把力,却被麻袍尊老等人拦住,劝道,

  “你去,只是累赘…明尊有此实力,只要谨慎一些,纵然是第二层的炼虚凶兽,也不会贸然攻击他。明尊是个有分寸之人,若不能救人,他不会白搭一命。”

  言罢,满场尊老,尽皆沉默。

  若之前还有人怀疑宁凡是拙劣小人,此刻却再无人会有这般荒谬想法。

  一个为救朋友之妹、可身赴险地之人,岂会是什么小人?

  至少宁凡此刻的所作所为,让这群正道尊老都自愧弗如。

  “可笑我等自诩正道,还不如一个魔修…正魔,当真值得执着、计较么?”

  在场的化神尊老,齐齐道心动摇。

  …

  宁凡跃入血湖,遁速催动到极致,一路向下,直达第二层之中。

  他救人,并非贪恋俞虫儿姿色,亦非为了什么名声、道义。

  仅仅是为了回报俞白起身相迎的交情,仅此而已。

  他自不会为了俞虫儿拼上性命,只是若能救援,自会稍稍出力。

  “傀,现!”

  几乎出现于第二层的一瞬,宁凡毫不犹豫,召出三大炼虚傀儡。

  以其化身堪比炼虚的战力,加上三具炼虚傀儡,纵然是在第二层区域,只要速去速回,应无大碍。

  降落于地,宁凡神念一扫,十万里内,竟有不少打斗痕迹,似是俞虫儿所留。

  好在这些痕迹大都是化神对决,看起来,俞虫儿好似遇到化神追杀。好在坠下血湖最初,并未遇到炼虚,否则怕是早已死去。

  纵然未遇炼虚,一个化神初期的女子行走第二层,仍是凶险之极。

  “她入第二层,已有三日,我可沿她逃遁路线寻找,若寻不到她,则速速返回。”

  宁凡双翼一振,与三具傀儡一道,化作四道遁光,直追俞虫儿而去。

  一路所遇血妖,竟绝大多数都在元婴之上,半日飞遁,起码遇到五十头荒兽堵截,皆被宁凡与三傀以雷霆手段灭杀。

  若说第一层之上,宁凡动用了自身最强实力,那么在第二层,宁凡则动用了傀儡在内所有能使用到的力量。

  半日飞遁,沿途凌乱的血迹越来越近。

  在一座幽谷之中,无数兽吼冲天而起,而一个裹着黑色斗篷,娇躯染血、面色苍白的银甲少女,手捧一株灵药,绝望地望着重重围堵的凶兽。

  “一、一百四十头荒兽,三头炼虚血妖…就算我有师父赐下的‘欺天斗篷’,都逃不掉了…怎么办…”

  少女抿紧苍白的唇,心头不甘。

  她好不容易才找到这株灵药,好不容易才有了治好母亲的希望,她去王兽之林盗药,原本就是为了这一株药而已…

  若逃不掉,则母亲谁来拯救…

  “哥哥一定恨死我了,我太冲动了,连累了那么多人…”

  眼见群兽在三道炼虚兽吼之后,一拥而上,少女俏脸立刻失了血色。

  “不、不要…”

  嗤!

  墨色一散,无数剑光骤然在幽谷炸开,一片片元婴血妖碎身而死!

  俞虫儿忽而觉得自己身体好轻,似乎飞了起来。

  她低头一看,一道强用力的臂弯,正拦胸横抱,将其揽在怀中。

  那手掌,正好死不死地按在她一边**之上,但那手臂的主人似乎并未察觉到行为冒失。

  俞虫儿回头一看,小嘴微张,再难合拢,因为救她的,竟是宁凡。

  鼻头一酸,竟嘤嘤啜泣起来。

  “周、周明,你怎么来救我了…我,我…我不要你救!”

  “安静一会儿!”

  宁凡目光一沉,他心思全在四面八方的凶兽之上,哪有时间理会俞虫儿的少女心思。

  “杀!”

  一字令下,三具炼虚傀儡皆是拳芒轰出,但凡被拳芒波及到的凶兽,非死即伤,群妖大乱。

  而宁凡毫不犹豫,揽着俞虫儿,与三傀急遁而走,毫不停留。

  开玩笑,一百头荒兽,三头炼虚,就算宁凡底牌再多,也不会傻到与它们玩命。

  且一旦开战,必定会因为波动引来更多凶兽,到时候便在劫难逃。

  “炼、炼虚傀儡!竟有三具!这怎么可能!”

  俞虫儿缩在宁凡怀中,小脸惊呆了。

  她无法想象,自己之前颇为鄙夷的宁凡,竟有如此之强的傀儡护身,炼虚傀儡,纵然是雨界世家,都不一定拥有!

  她想询问,却心知此刻逃命要紧,不是时候多问。

  轻轻回头,一见背后穷追不舍的凶兽,俞虫儿头皮发麻,其中遁速最快的一头炼虚凶兽,几乎已追到宁凡三百丈之后,灼热的吐息几乎能吹到俞虫儿脸蛋上。

  她更是看到,那巨兽张口巨口,朝着宁凡背心吐出一道血色极光。

  “小心!”她惊呼道。

  下一个瞬间,极光将宁凡、俞虫儿连同三具傀儡,一并吞没。

  吼!

  狰狞、得意的兽吼,响彻密林。

  在那炼虚凶兽看来,这一道极光,灭杀宁凡等人绰绰有余了。

  (3/6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