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390章 杀戮全开

第390章 杀戮全开

  嗤!

  一道道遁光没入血池之中,却被水波一卷,各自传送开来。

  宁凡身怀一片火红龙鳞,其上标注了‘十七’的字眼。

  每个入池修士,都会被楚老交予一片龙鳞,不同序号的龙鳞,在入池之后,会将修士传送至不同区域。

  传送之光一散,宁凡现出身形,已在血池池底的无水地带。

  头顶上悬着数十万丈的幽深池水,脚踏踏着湿润红土,周身赫然是一片血雾沼泽。

  血池之下,俨然别有洞天,共分三层。

  第一层,便是血雾沼泽。此地生有不少邪异血妖,往往都有金丹以上修为,而唯有斩杀化神血妖,才可获得龙血。

  第二层,甚至盘踞有炼虚血妖。化神修士进入其中,凶险之极,纵然是寻常炼虚,轻易也不愿进入的,唯有碎虚才会坦然进入。

  第三层,传闻曾是前代雨皇开辟的闭关之地,数万年来,曾有数代雨皇在此修练过。不过似乎从红**皇那一代开始,便因为什么原因被封闭,无法供人进入。至于为何无法进入,就连幽天殿化神也不知。

  以上,皆是宁凡从幽天殿尊老口中探来的情报。

  甚至他还花费些许代价,从这些尊老手中换取了一块简略的玉简地图,记录了第一层二十四处沼泽区域的大致地貌。

  神念一扫玉简,将地图铭记于心,宁凡默然不语,神念如狂风散开,席卷十万里区域。

  此地血气极浓,对修士神念颇有侵蚀之效,寻常化神进入此地,唯有借助楚老所赐龙鳞,方才可稍稍克制血气,是绝对不敢将神念散出太远的。

  宁凡没有这方面顾及,他一生杀戮,久经血海,喜好不惧此地血气的。

  许久之后,宁凡收回神念,十万里内除了他以外,并无其他修士,倒是有不少血怪雌伏。

  除此,在第十七沼泽的中心地带,有一片血湖,是通往第二层区域的道路。

  宁凡摇摇头,他并无前往第二层、挑战炼虚血妖的雄心。

  他的实力,也不过勉强可与炼虚初期一战,顶多自保不死,想要斩杀炼虚初期,是白日做梦。

  就算身怀三具炼虚傀儡,但谁有能保证,进入第二层之后,不会被三头以上的炼虚围攻?

  到时候,宁凡是无法保证安全的。

  他的目标,只是搜集50壶龙血,即斩杀500头化神血妖。

  在第一层的二十四座沼泽之内,绝对有足够的血妖供宁凡杀戮,倒是无须多此一举冒险了。

  吼——

  沼泽之内,处处生有血乔之树,那密林中心,忽而发出近千道龙吟般的怪吼。

  吼声一现,近千头全身腐烂的血色妖兽,化作遁光冲出密林,朝宁凡杀来。

  这些血妖,并无太高深的灵智,是介于妖兽、尸傀般的存在,大多是半人半龙的形态,一旦发现有生人进入,便会不顾一切发动进攻。

  千头血妖,大都是金丹修为,十一头元婴,一头化神初期。

  对寻常化神而言,被这批妖兽围攻,多半会有不少危险的。

  对宁凡而言,区区千头血妖,根本不值一提,即便其中有着一头化神初期!

  嗤!

  宁凡目光剑光骤然升起,剑念疯狂张开,墨色剑气横扫八方。

  被这剑念扫中,一个个血妖俱是本能露出畏惧,来不及惨叫,已被剑念斩成碎肉,污血四流。

  以宁凡如今剑念之强,化神之下血妖,几乎是瞬杀。

  而那化神初期的血妖,来不及反应,已被剑念扫中,生生削去两条妖臂,惨呼一声,掉头便逃。

  可惜,区区化神初期,岂能逃过宁凡手掌。

  嗤!

  一道星光剑影自宁凡眉心射出,疾空一刺,将那化神血妖透体斩过。巅峰灵宝之威,区区化神初期岂能抵挡,惨叫一声,一命呜呼。

  在其身死之处,十一滴暗红的血液漂浮而起,被宁凡摄入手中,随手封入一道玉壶之内。

  “十一滴…寻常化神血妖身怀十滴龙血,这一头血妖之所以身怀十一滴,怕是与它接近突破化神中期大有关系。这是否是说,修为越高的血妖,能够斩出的龙血越多?”

  宁凡略略自语,扶离之翼张开,一振双翼,骤然无影。

  而第十七处沼泽之内,不是从各方传来兽吼声、惨叫声。

  半日之后,宁凡扫平了第十七沼泽,共灭去31头化神血妖,其中最强者乃是3头化神巅峰。

  在一处最为幽深的密林之外,宁凡收住遁光,目光稍稍一凝。

  第十七沼泽之中,化神血妖几乎被他一人清空,唯有此地还留有化神气息。

  密林之内,有着近十道隐晦而强横的气息,皆达到化神级别。

  其中修为最强的一道,赫然竟有半步炼虚的水准。

  察觉到宁凡到来,立刻便有十万血妖冲出,怪吼攻来。

  十万金丹,五百元婴,11头化神。

  其中那一头半步炼虚的血妖,有着四千丈的腐烂兽身,气势极强,似乎是统领这批血妖的王者。

  “王兽?”

  宁凡目光一肃,想不到这灵智低下的血妖中,竟还能诞生王兽。

  若是寻常化神撞入这王兽大军之中,怕是直接就会被撕成碎片。

  吼!

  那王兽一吼之下,无数兽影腾空而起,怪吼杀来。

  终究只是血妖,灵智太低,数量虽多,却连结阵都不会。对拥有剑念的宁凡而言,再多的低阶敌人,只要无法结阵,无法将力量汇合一处,根本不足为惧。

  “灭!”

  剑念横扫,一扫之下,立刻便有数万金丹殒命。

  两扫之后,金丹死绝。

  三次横扫之后,五百元婴无一活口。

  十一名化神血妖,亦有四头初期血妖被剑念伤得不轻。

  吼!

  那王兽似极其愤怒,率领诸多化神,朝宁凡围攻。

  十一头千丈以上的巨兽,踏动山河冲来,气势惊天。

  宁凡单手一扬,斩离剑分出十一道剑影,扫向十一头巨兽。

  巅峰灵宝的飞剑剑影,威力何其了得,几乎在被剑影斩中的一刻,便有四头化神初期的凶兽丧命。

  其余凶兽,亦是不同程度的受伤,唯有两头化神巅峰、及那头半步炼虚的王兽,一爪拍碎剑影,并未受伤,兽瞳却更加惊怒。

  吼!

  残余的七头血妖,俱都发出血吼之声,血色音波带着一丝龙吟之力,竟震得宁凡耳膜微痛,胸口气血都几乎翻涌。

  若是寻常化神,怕是直接会被这音波震得肉身碎灭吧。

  “破!”

  宁凡随手拂袖,扬起一道血影般般的星沙。

  风沙一扫,无数音波被生生扫灭。

  这血辰沙不但可破各种法宝,对于不少法术亦有破除奇效。

  破去七头血妖兽吼,宁凡没有再给它们搏命的机会,一步迈出,周身化作墨影散去。

  下一个瞬间,一头头血妖忽然依次被墨影卷中,一碎一凝,必有一头血妖被绞死在墨影之内,死无全尸。

  王兽终于畏惧了,似宁凡这般诛杀化神若蝼蚁的狠人,它许多年都未曾见过了。

  “孽畜,想走!”

  连灭六头血妖,宁凡化身一凝,黑发狂舞,黑衣猎猎响动。

  一步迈出,锁定王兽气息,下一刻,一碎一凝!

  轰!

  墨流分神术一凝之威,将堂堂半步炼虚的王兽绞碎地尸骨全无。

  腐烂的尸山血海中,宁凡没有散去化身,直接袖袍一卷,收获了一百五十滴龙血。

  如此,第十七沼泽被宁凡一人荡平,共斩杀42头化神血妖,获得龙血540滴,已盛满五个玉壶。

  “接下来,去第十八沼泽…”

  宁凡黑衣黑发,冷漠无情,一步迈出,飘然无影,直奔第十八沼泽而去。

  半日后,第十八沼泽荡平。

  又三日,宁凡灭去第二十四沼泽的王兽。

  二十四座沼泽,好似呈圆形排列,宁凡自第二十四沼泽,进入第一座沼泽之中,继续杀戮。

  又六日,他已杀至第十三沼泽,荡平的化神超过800头。

  仅十日,他便化身、妖翼全开,搜集了80壶龙血。

  80壶龙血,若全部酿酒,十年后酒成,便是四十万甲的法力!

  一旦酒成,宁凡突破炼虚,绝对是水到渠成般轻松!

  第十三沼泽中,宁凡并未展开大规模杀戮,因为在这处沼泽之内,他发现了不少修士争斗的痕迹。

  看情形,此处沼泽的修士还不止一人,极有可能所有幽天殿尊老都被传送于此地。

  毕竟幽天殿是楚老的下属,其中还有不少初期、中期的尊老,单独行动,危险极大。

  故而楚老给幽天殿尊老的是同一区域的龙鳞,而给予宁凡的则是独自一枚吧。

  吼——

  远处传来王兽的嘶吼声,更伴随着修士的惨叫之声。

  宁凡目光一凛,似乎是幽天殿尊老遭遇到了此处沼泽的王兽大军。

  略略一思,楚长安待自己不薄,幽天殿诸化神也大多相谈盛欢,尤其是俞白,还可勉强算是朋友。

  如此,倒是不能见死不救了。

  嗖!

  宁凡一振妖翼,化作一道紫烟飘出十万里之外。

  …

  血龙池外,一名独臂白衣中年盘膝于地,已有十日,始终闭目,不言不语。

  在他身旁,一头红发的楚长安却目光动容,更有骇然之色。

  他手中,持着一个银色玉牌,玉牌之上,共嵌有二十四枚龙鳞,其中唯有第十三、十四、十五、十六枚龙鳞,尚还散着光芒,其他二十枚龙鳞,俱都光满黯淡。

  一枚龙鳞,代表着一头王兽的生命!

  二十枚龙鳞暗淡,代表着二十头王兽丧命!

  楚长安叫苦不迭,王兽与其他血妖不同,是为了饲养成炼虚血妖准备的,竟然死了这么多…

  且楚长安闭着眼都知道,是谁斩杀了这些王兽。

  第一头身亡的王兽,是十七号,正是宁凡所在之处。

  “才十日,这小子斩杀了老夫二十头王兽…这小子难道是炼虚不成,老夫豢养的王兽血妖,纵然是半步炼虚,也不易战胜的…十日诛杀二十头王兽,连王兽都死了,说不准这小子已荡平了第一层中二十座沼泽…单论杀戮速度,便是炼虚修士也未必能比!”

  楚长安叹息连连,他根本没料到宁凡如此凶悍的。

  以至于,他都忘记提醒一下宁凡,王兽不要杀。

  因为楚长安压根没想过,宁凡有击杀王兽的实力。

  “明尊者,周明…这小子,真是个妖孽!如此看来,他怕是只用十日,便搜集到50壶龙血,大皇子,你赌赢了…”

  楚长安叹息越来越重,被宁凡斩杀的血妖,怕是需要很多年才能重新补充了。

  这即是说,在接下来的数十年甚至数百年中,第一层区域将罕有化神凶兽诞生,而尊老们来此采血,怕也要徒劳无功了。

  说来说去,最难培养的还是那二十头王兽…

  云天决静静听着楚长安的满腹幽怨,眉头微不可查的一松,面色稍缓。

  看起来,似乎最终对宁凡的安危也颇有担心的。

  担心…他云天决也会有担心外人安危的一日,真是可笑。

  “不可能!这,这是…”

  一炷香之后,楚长安骤然惊呼起来。

  在那玉牌之上,代表13号王兽的龙鳞,光芒暗淡下去。

  但这并非让其最最震惊的事情,真正让其震惊的,是另一块金色玉牌之上,三枚龙鳞齐齐暗淡。

  银色玉牌,仅嵌有二十四龙鳞,代表了二十四王兽。

  金色玉牌,却嵌有一百零八龙鳞,代表的是第二层龙池的…炼虚血妖!

  “那周明竟然进入了…第二层!更斩杀了…三头炼虚初期!”

  楚长安心中骇然,化神绝不可能斩杀炼虚,更何况是独战三人。

  他很好奇,宁凡是如何做到的,至少楚长安自问,他在化神巅峰之时,绝对无法独灭三名炼虚。

  就算他突破炼虚,也无法独灭三头同级炼虚的。

  楚长安第一次发觉,自己彻头彻尾小瞧了宁凡。

  此子能斩杀炎尊,绝非仅仅依仗不灭火体,更非偶然!

  (2/6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