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389章 万剑式

第389章 万剑式

  血川之中,藏有不是尚未驯服的凶兽,其中不乏荒兽,亦有少数炼虚凶兽。

  这些凶兽似是作为血兽放养的,颇有凶性,往年幽天殿尊老来血川,纵然有奎牛护身,也必定有不少争斗的。

  然而今日,一路入血川,竟无一兽攻击。

  诸人暗暗诧异,自然不知这是宁凡放出一丝祖血威压的缘故。

  妖族重血脉,且这批凶兽尚未驯服,并不会捍卫决龙谷、攻击一切来犯之敌。

  察觉到宁凡血脉威压,自是不愿妄动干戈,就好似当年明雀小丫头修为低下,却从容穿行冥坟一般,清醒状态下,无妖敢惹。

  “怎么会突然想起那个小丫头…”宁凡笑着摇摇头。

  大概他早将那小丫头当成妹妹看待了。

  炼饼师…饼哥哥…丹饼饼,呃,好像是丹丹饼才对?

  宁凡摇摇头,他至今分不清这些的。

  奎牛穿越血川,飞越过数千座山岳后,降落在一座山谷之中。

  山谷方圆万里,其中有着一汪幽潭,血红而剔透。

  此幽潭,正是血龙池。

  如此近距离靠近血池,宁凡储物袋中的血龙妖剑颤动更剧烈。

  他目光沉思,这血龙池倒是和黑龙潭有些相似。

  怕是此池会是血龙一族的秘地吧。

  “决龙谷中,真的有血龙么…”

  宁凡正思索着,长空之上忽而传来剧烈的斗法之声。

  轰!轰!轰!

  一道道浩瀚的法力对轰,震得百万里大地剧烈颤抖。每一次碰撞,必有山河崩塌。

  长空之上,一道万丈之巨的血龙龙影,口含一道金灯法宝,正与云天决战在一起。旁边则有云惊虹旁观。

  那金灯法宝颇有独到之处,灯炎笼罩处,任何金光不得攻入。

  而那血龙战力之强,几乎已达到碎虚第二重的巅峰境界。

  “血龙!且此龙竟是…”

  宁凡目光一震,事实果然如他所预料,这决龙谷中藏有真龙。

  只是宁凡没料到的,是那血龙,根本就是决龙谷主…楚长安!

  “哦?原来周大魔头如此孤陋寡闻呢…我们幽天殿的掌殿碎虚,楚皇大人,本尊正是一头血龙,此事虽未流传开来,但雨殿中不少强者都是心知肚明的。”

  俞虫儿轻轻凑上来,取笑了宁凡一句。

  宁凡也不以为意,他确实不知楚长安便是血龙。

  雨殿之中,碎虚共有11人。

  其中雨皇地位最高,在雨皇之下有四大碎虚,是前代人物。四大碎虚之下,又有七大神子,皆是被雨殿倾力培养到碎虚,可惜,其中四神子刚突破碎虚不久,便被云天决一剑诛杀。

  楚老便是四大碎虚之一,俞虫儿的师父亦是四大碎虚之一。

  宁凡有一点想不明白,楚老若是血龙,自是妖族。身为妖族,本不该加入雨殿,为何还能在雨殿掌殿为尊。

  另一点疑惑,宁凡却是想明白了。

  他初见楚长安之时,便感到此人是碎虚火修,曾暗暗古怪。雨殿希望培养出碎虚火修取某件东西,为何不直接让楚老前去,反培养炎尊,反拉拢自己。

  此刻宁凡才知晓,这一切自然是因为楚老是血龙族人,是妖,是异族。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,怕是雨皇根本不信任此人。

  “敢问虫儿小姐,楚老是如何进入雨殿的?”

  “楚皇大人是前代雨皇的妖宠…”

  不待俞虫儿出言,俞白先一步传音给宁凡,神情隐晦。

  妖宠不好听,自不能当众乱说。

  俞白言罢,抬头不语,观看着一人一龙的对决。

  其他化神皆是同样的心情,细细品味着长空之上的碎虚之战,试图从此战中悟出些什么。

  宁凡心领神会,没有再多问,只是望着那一道血龙,若有所思。

  楚老是血龙族人,只是这血脉有些次了,只是真血级,远远不是王血。但天资应该不错,否则也无法达到碎虚二重。

  手掌抚在储物袋上,宁凡心思百转。他的血龙妖剑乃是天妖血龙的龙骨制成。天妖在妖族中,乃是真仙级存在,自是不可小觑的。

  若此剑被楚老炼化,此人血脉晋升、突破碎虚第三重,应该不难。

  宁凡在做一个打算,他想凭这柄血剑拉拢楚老,让其成为打手。

  这一切,自然是为了古天庭之战准备的。

  涅皇最终会前往剑界灭掉老魔,但在此之前,他会先去古天庭,在返程路上,顺手灭了老魔。

  宁凡的计划,是在天庭中除掉涅皇,碎虚级打手自然是越多越好。

  卫玄能请到多少人是未知,散魔能否成功掌控是未知,宁凡登上古天庭时是何等修为亦是未知。

  拉拢碎虚,是很有必要的。宁凡必须要靠自己的双手,寻一些碎虚相助。

  “以血剑的价值,换楚老的出手,应该足够。只是有一个问题,如今的我根本没有与楚老对等谈判的实力。他是碎虚,他若知晓我有血剑,何须答应我要求,直接强抢便可,而我又如何能保住血剑?云前辈或许可护我一时,但不可能护我一世…如此看来,楚老虽然有拉拢的可能,但此时却还不是拉拢的时机。”

  宁凡目光渐渐冷静,没有对等的实力,便没有谈判的资格。

  索性距离古天庭开启还有六十余年,在剩下的六十年中,宁凡或许无法突破碎虚,但寻到其他碎虚打手应该不难。

  妖鬼林的魅晨,只要日后带出,便是一个碎虚帮手。

  玄阴界的洛幽,若是恢复元神力量,也可能成为碎虚助力。

  待宁凡身边有了碎虚底蕴,再去与楚老谈判,必可一举成功。

  “还有六十年…”

  宁凡拳头紧握,长空之上,那一场争斗已分出胜负。

  轰!

  一道道激烈的碰撞中,血龙渐渐不敌云天决,能战至这一步,还是因为云天决从始至终,没有施展任何剑术,仅仅是托着巨剑平砍横削。

  血龙的呼吸渐渐粗重,眼露感叹,熄了灯火,散了龙身,重新化作红发老者之身,苦笑不已。

  “不愧是白衣剑神。听说阁下当年以碎虚一重境界,一剑败剑皇,老夫本还不信,如今看来,怕是你当年就恢复了四重实力,而剑道之强,便是五重都可一战…能败剑皇,原不足奇。”

  “承让。”

  云天决收剑降落,楚老亦是降下,皆是淡然,对胜败并不执着。唯有云惊虹一脸颓败。

  昨日他还对云天决叫嚣不已,今日,他却连面对云天决的勇气都没有了。

  雨殿之中,除了雨皇本人,谁可不动用法术、随手击败一名碎虚第二重?

  云天决随意几剑,便败了楚长安,若他愿意,一剑倾力,可瞬杀楚长安!

  连碎虚二重都可瞬杀,更何况是碎虚一重的云惊虹。

  云惊虹额头冷汗直冒,他的实力与云天决,根本不在一个级数之上。

  “云天决冲破罪印,大势已成,如今的他,怕是父皇都压制不住了…索性他记不起当年之事,否则,怕是我与二哥,都会和四弟一般下场,被他一剑诛杀…”

  幽天殿化神一一下了奎牛,向三名碎虚见礼。

  宁凡亦是对三名碎虚见礼,目光在楚老身上流转了数次,最终没有开口。

  “你们早来了一个时辰!”楚老脸色有些不自然。

  本来是想趁小辈不在,跟云天决比斗一番。

  却不曾想,小辈们来得这么快,自己败给云天决的模样,都被这群小辈看光了,威信大损啊。

  “回楚皇大人的话。常理而言,渡过血川会遇到妖兽阻挠,至少需两个时辰才可抵达此地。不过今日情形特殊,血川之中竟无一妖兽阻碍我等前进,故而今日赶来此地,只耗费一个时辰而已。”俞白回道。

  “哦?没有被妖兽攻击?这有点奇怪啊。那群妖兽未被驯服,可是见谁都咬的…”

  楚老目光扫过奎牛,又扫过诸位化神,摇摇头,想不通。

  只是目光落在宁凡身上后,隐隐有些极为亲近的感觉,却并未细想。

  “怎么少了四个人?七皇子,你带来的四个尊老,怎么没有前来?难道不想入血池了吗!”楚老不悦道。

  “他们去了哪里,本座并不知晓…不过若是问问周明,或许,能找到答案!”

  云惊虹眉头一沉,目光冷冷瞟向宁凡。

  他那四个手下是什么脾性,他自是心知肚明的。人是他云惊虹带来的,四人就算再畏惧血龙池,也绝对不敢逃遁。

  怕是昨日见到宁凡取得三壶龙血,四人心生贪念,乘夜去寻了宁凡晦气。

  如今四人没有归来,亦失去联系,宁凡却完好无损,这不得不让云惊虹心生猜测。

  “怕是这四个蠢东西栽在了周明手上!不会是云天决出手,这四人命牌未碎,便是证据。若是云天决出手,以他残暴的个性,四人岂能有活口?多半是那周明搞的鬼了。只是我有一点想不通,此子只是化神巅峰,仗着不灭火体才勉强克制云焱。而五行尊者中,除了云焱,其他四人皆是半步炼虚,更不会被周明克制分毫。四名半步炼虚,怎会栽在一个周明手上?”

  “问周明?七皇子,话可不能乱说。”

  楚老何等心智,一听云惊虹意指宁凡,便明白其话中深意,。

  暗道,难道是四尊见利起意,暗中对宁凡出手,被反制了?

  楚老摇摇头,他不认为宁凡有擒拿四名半步炼虚的实力。

  生擒四名半步炼虚,唯有炼虚修士才可能做到,区区化神巅峰的宁凡,做不到!

  “…”云天决微暝双目,并不插嘴,似乎将一切交给宁凡处理。

  宁凡神情自若,抱拳回道,

  “晚辈不懂七皇子的意思。”

  “你不需要懂,本座有一种秘术,可在不抹除修士神智的情况下搜魂灭忆,你让本座搜你记忆,一切自知!当然,此术会稍稍伤及识海根基,不过么,若搜魂之后,四人确实是你所擒,伤你也是你活该。若与你无关,则本座会给你一些丹药补偿。”

  云惊虹话语一落,大手猛然抓向宁凡。

  一霎之间,宁凡周身被青色云气镇住,动弹不得,面色惊怒。

  这云惊虹,竟是要当众搜他记忆了。

  莫看云惊虹在云天决手中数次吃瘪,但此人终究是碎虚老怪,一爪震慑之威,纵是炼虚修士也无法脱逃,何况是宁凡。

  明明轻柔的云气,落在宁凡身上,却压得他五内焚血。

  每一缕柔云,都似千丈巨岳般沉重,所有云气加在一起,宁凡只觉得背上镇压了数千座巨岳,痛楚难明。

  更有一丝云气,试图窜入宁凡识海之中,搜取其记忆。

  纵然是炼虚后期修士,被云气镇压,怕也要跪倒在地了。

  宁凡身受重压,骨骼嘎吱作响,膝骨欲碎,血染白袍,却硬是不跪。

  眸光一冷,却心知如今的自己,万万不是云惊虹的对手。

  嘴角溢出一丝血迹,眸色更冷。

  周身缠绕其回忆神意,竟是随时准备篡改自己的记忆。

  这是第二步神意,可改人记忆。

  若宁凡实在挡不住云惊虹的搜魂,便篡改自己记忆,让云惊虹看不到自己的诸多秘密,看不到自己擒下四尊的事情。

  如此,且看云惊虹还有什么话说!

  “这小子,骨头挺倔,七皇子,此事多半是误会,你收手吧。”楚老目光露出一丝赞许,赞许的是宁凡碎膝不跪的傲骨。

  “是不是误会,搜魂之后自知。若是误会,本座自会给他补偿。”

  嗤!

  在宁凡几乎决定篡改记忆的一刻,一道剑光骤然升起,将云惊虹的云气尽数诛碎。

  剑光一扫,云惊虹只觉得有万剑穿心之危,面色骤然大变。

  “云天决,你这是什么意思!”

  “没什么意思,试试他的胆魄而已。现在试过了,我对他的胆魄很满意,而你么…”

  云天决剑气一荡,剑锋指天,划过一道半圆弧度,剑意骤然以一化万,包涵了无穷玄妙的剑理。

  下一息,天地之间,十万里内流云俱都被剑光粉碎。

  亿万道剑芒自长空倾斜而下,剑光横扫间,云惊虹口吐鲜血,几乎直接葬身在剑光之下。

  之所以没死,是因为云天决不想杀他,免得麻烦,仅此而已。

  “我的人,你也敢动!”云天决倨傲道。

  噗!

  云惊虹被一剑轰飞,倒飞千里,轰落地面,砸出一个巨坑,心惊胆寒。

  “万、万剑式…”

  他惧了,从未有一刻如此惧怕云天决。

  那一剑,乃是云天决三式剑术之一,正是当年一剑诛灭四皇子的手段!

  那一剑,是云天决的成名之剑,当年尚未碎虚的云惊虹曾远远瞥见此剑,几乎吓死。

  云惊虹从未想过,即便他突破碎虚,也仍只有仰望这一剑的资格,根本无法抵挡。

  他最最未想到的,是一向六亲不认的云天决,竟会为了一个陌生人拔剑。

  若早知如此,他绝不敢搜宁凡的记忆!

  嘶!

  云天决一剑之威,让所有化神震惊,毕竟至高无上的碎虚,却被人打苍蝇一般打飞,任谁都无法淡然的。

  就连楚老都骇然不已。若之前与云天决斗法之时,后者动用此剑,楚老怕是一招都接不下,直接重伤的。

  这就是白衣剑神的真正实力吗!

  宁凡暗暗运转黑星之力,伤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痊愈,向着云天决抱拳感谢,

  “多谢云前辈出手相救。”

  他与云天决只是一面之交,后者完全没有理由为了他一个外人得罪七皇子。

  今日被云惊虹羞辱之仇,他会铭记。

  被云天决一剑相助之恩,他亦会铭记。

  “我没有救你,只是考验。”云天决依然面无表情的,

  “尊老令分三个等级。此次搜集龙血,你若采来10壶,我给你尊老铜令。若采20壶,我赐你银令,若采50壶,我赐你金令。若少于10壶,考验失败。”

  嘶!

  云天决的话,落在诸人耳中,皆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  云天决带宁凡前来血龙池,竟是为了尊老令考验!

  且考验合格的标准,竟是至少搜集10壶龙血!

  10壶啊!

  寻常尊老,入血龙池,能搜集1壶都是高手,纵然是半步炼虚入血龙池,也未必能搜集10壶。

  这考验的合格标准,是不是有些高了?

  就连与宁凡不和的俞虫儿,都有些为宁凡抱不平了。

  血龙池开启一次,仅持续1月。1月时间,10壶龙血,除了炼虚老怪,谁能搜集够?

  无人认为宁凡能完成考核,但若说云天决刻意刁难宁凡,又不太像。

  云天决都为救宁凡,一剑轰飞碎虚,会刁难他么?

  “10壶…他办不到。”楚老摇摇头,他赞赏宁凡的傲骨,却并不认为宁凡有搜集10壶龙血的实力。

  1壶龙血,含有百滴龙血,需要诛杀10头化神血妖才可获得。

  10壶龙血,便要在一月之内斩杀100头化神血妖,这对化神巅峰而言,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  “赌?”云天决竟第一次跟人打赌。

  楚老一怔,喜欢打赌的不一直都是三皇子云不舒么,什么时候连大皇子都学会打赌了。

  “赌他能得50壶龙血。”云天决再次语出惊人。

  “50壶!大皇子,你定是在与我开玩笑…”

  “赌我的剑,赌你的虚火。”云天决言罢,结下巨剑,刺于地面。

  其意思不言而喻。

  若宁凡没有搜集够50壶龙血,巨剑归楚长安。

  若宁凡办到此事,楚长安的虚火归云天决。

  “好,我赌!”

  楚长安目光火热,他可是知道的,那巨剑,乃是剑魔传承之物,其中不但含有剑魔的剑道,更有云天决的剑道。

  以六品虚火,赌剑魔传承,且几乎还是稳胜。纵然楚长安不爱赌博,也愿意赌一把。

  稳赚不赔,不是么…

  “…”宁凡目光扫过云天决,他越来越看不透此人。

  此人似乎对自己搜集50壶龙血,很有信心。

  此人竟然相信,他宁凡可以在一个月内,斩杀500头以上的化神血妖。

  云天决连巨剑都赌上了,宁凡顿时感觉压力山大。

  如果他没有搜集50壶龙血,不知道会不会被云天决打击报复。

  看起来,这一次血龙池之行,必须拿出全部实力了,否则宁凡自己也没把握,一定能搜集50壶龙血。

  “血龙池,开启!周明小友,你能获得多少壶龙血,老夫拭目以待。”

  楚长安嘿嘿一笑,开启了血龙池禁制,一个个化神修士立刻化作遁光,沉入龙池之中。

  他相信,自己不会赌输的。

  一个月搜集五十壶龙血,谁能做到…

  楚长安的注意力,全部放在了宁凡身上,对于那重伤离去的云惊虹,则并不关心。

  他只想看看,为何一向目空一切的云天决,会对一个小辈如此信心满满。

  他更想知道,宁凡究竟是云天决什么人,竟然能让心系于剑的云天决赌剑。

  若非从宁凡身上,感觉不到丝毫雨殿血脉,他几乎要以为宁凡是云天决的儿子了。

  (1/6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