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387章 风雪杀人夜

第387章 风雪杀人夜

  风雪之下,长夜之中,宁凡伫立决龙谷客舍。客舍,自是有的。莫看那楚老独居草庐,决龙谷客舍可是精心准备了的。

  决龙谷乃是雪国第一宗,门中有百万门人。自然,大多数门人皆在谷外雪国,谷中客舍只留了些许哑仆侍奉。

  “‘决龙谷主’楚长安…楚长安此人,性格孤僻,对什么人都是一副臭脾气,但性格直爽,若我实力足够,倒是可结交的。‘虹云皇子’云惊虹,此人心胸狭隘,手段毒辣,只听我周明之名,便要杀我。此人定是极其自负,雨殿碎虚,唯有第六重神皇才可获得封号,他却自封为‘虹云’,想必对成为神皇、突破六重碎虚都是志在必得的…”

  雪夜之中,宁凡独立楼外,喃喃自语,赫然是在分析白日所见的两名碎虚。

  被云天决带来此地,宁凡虽还一头雾水,但总要了解下对方脾性才好,知己知彼,处事方可游刃有余。

  心中尚有一些不明之处,譬如龙血有何用处。

  宁凡一拍储物袋,取出三个玉壶,其中所盛皆是所谓的龙血。

  神念一扫玉壶之内,宁凡眉宇皱地更深,这龙血说是血,却又似是而非。

  若炼化三壶龙血,宁凡起码可提升5000甲法力。若配入丹药之中,以血炼丹,却起码足以提升一万甲法力。

  而若是和云天决一般,酿成酒的话…或许能提升一万五千甲以上吧。

  “这龙血,或许是传闻之中的药血…以特定手段,豢养妖兽,取血养血。修士所养妖血,自不会直接炼化,必定为了入药、入酒的,故称药血。这龙血,怕就是极为高品的药血,若非云前辈带我前来,我必定不知晋升为尊老、还有获取药血的莫大好处。”

  “若能将云前辈的血葫借来,以那血葫酿血为酒,该是何等美事。不过白日之时,听那云惊虹所言,似乎云前辈的血葫是雨殿至宝之一。品阶不高,却有妙用。想必云前辈是不会借我血葫的。”

  “听云前辈之言,明日我会前往血龙池,想必那里便是养血之地。似乎此地颇有凶险,不过我一路走来,所遇凶险还少么?”

  宁凡轻吸口气,目光渐渐平静,继而回想起白日之间听到了些许秘闻。

  罪印、废臂、为了女人…冷漠、残忍、弑兄无情、忘恩负义…

  一个个词汇描述下,宁凡却好似更加了解云天决一般。

  在宁凡看来,这云天决杀人,是为了一个女人。能让冷漠无情的云天决动怒,那女子必定对他很重要,或许四皇子是伤了那女子,故而才死…

  宁凡绝不爱探人隐私,只是对这云天决略有好感,而稍稍有些在意。

  再一想,那云惊虹声称,云天决舍情修剑,遗忘一切,连挚爱之女都遗忘。如此说来,就算遗忘一个路人宁倩,似乎也不足为奇。

  “宁倩…”宁凡的目光忽而有些自责。

  他寻宁倩,并非为了思念,他从小无母,对未曾谋面的母亲谈不上思念。

  仅仅是有些惭愧,以及担忧。

  惭愧的,是身为人子,却连母亲生死都未卜,当真枉为人子。

  担忧的,是宁倩命格被人遮掩。宁凡很难想象,什么样的高手,能够遮掩修士命格,难道宁倩也被真仙算计了么?

  “记忆之中,我姓云。洞虚的卜算又显示,欲寻宁倩,需寻云天决。如此倒可以推断,我的生父亦是雨殿之人…我与娘亲命格皆被动过,或许不是偶然。莫非是我父母得罪了什么人,故而有此祸端么。雨殿之中,也许也有仇人存在,日后我倒不可大张旗鼓寻找宁倩了。”

  宁凡默然,一番计议后,决定不再对任何人道出宁倩之名。

  云天决已问过,无果。日后若有机会,问一问云若薇好了。除这二人,宁凡不会再和第三个人道出宁倩之名。

  “呵呵,这不是明尊者么,想不到杀人无算的魔尊,也有吟风赏雪的雅兴,真是可笑。”

  几道讥讽之声,从风雪中传出,渐渐走出四道身影。

  这四人望着宁凡,目露不屑,赫然便是白日所见的四位化神。

  四人皆是白须白发,骨龄已有3000岁以上,俱是半步炼虚的修为。

  “尔等是谁!”宁凡目光一冷。

  “朱天殿‘五行尊者’!”四人冷笑回答。

  “五行尊者…”

  宁凡目光微凝,他在晋升尊老之后,特意打探过雨殿不少情报。

  他加入的是钧天殿,隶属碎虚为云天决。

  而炎尊者则是赤天殿尊老,隶属碎虚为云惊虹。

  在赤天殿中,炎尊者是资质最高的火修,自是极受雨殿重视。

  赤天殿中最强的五位尊老,为五行尊老。炎尊者掌火,骨龄最低,却有化神巅峰修为,战力更是极高。眼前四人,便是其他四行尊老。

  金尊者,木尊者,土尊者,水尊者。

  在无尽海,半步炼虚便是内海至尊,但在雨殿,半步炼虚也仅仅是高级尊老吧。

  念及于此,宁凡目光略略一沉,四人深夜来此,莫非是为了炎尊,来寻他的不痛快么。

  “你就是周明?不灭火体,好大的名头,也就云焱会被你克死,不得不说,你倒是做了件好事,你杀了云焱,我等四人在赤天殿的地位,可就水涨船高了。”

  “…”

  宁凡斜睨四人一眼,他倒是高看了这四人。

  这四人确实像是来寻他不痛快的,不过目的么,却不是为了炎尊报仇。

  “交出三壶龙血,否则…哼!”

  金尊一步迈出,左手一旋,打出一道金光,骤然卷向宁凡,其出手之快,几乎不弱宁凡了。

  那一道金光,分明是洞天之光,似乎是要将宁凡摄入洞天之宝,好生欺凌。

  宁凡目光一沉,不躲不避,任金尊将其摄走。

  一处雷庭滚滚的洞天空间中,宁凡凛然立于天地,毫无惧色,四面则围了四尊,各是冷笑。

  尤其是金樽,手持一块金色扳指,极其自得,看起来这一处洞天空间,便是那金色扳指开辟的。

  “周明!交出三壶龙血,我等只碎你元神,可不杀你!”金尊不容拒绝道。

  “碎我元神?凭你们!”

  宁凡闭上眼,面色却更冷了。

  原来就算到了雨殿,没有实力与背景,仍是需要被人欺凌的。

  这洞天,以他如今实力,想来便来,想走便走。

  他既然特意进入此洞天,就没有存什么善了之心。

  四尊眼见宁凡不识好歹,皆是怒目,同一时间,掐决攻击。

  “土元剑!”

  “雷道鞭!”

  “小冰渊之术!”

  “风死之术!”

  四人所施展之术,赫然俱是化级巅峰之术!

  “周明,你以不灭火体,破得了云焱的火,却破不了我等的术!”金尊不屑道。

  “是么…土崩!雷灭!冰碎!风散!”

  宁凡大手一抓,长空骤然浮现五座千丈之高的黑龙墓碑,分明施展了五墓葬龙之术!

  借助扶离之血及浩瀚法力,此术之威,几乎不弱于半步虚术!

  五墓可葬五龙,可破五行,可封印修士化身、元神!

  此术连西门夜的五行魔音都能破去,破掉区区四种化级巅峰法术,轻而易举!

  轰!

  伴随着五墓砸下,四尊之术皆是强行被破去,法力波动横飞四野。

  四尊面色大骇,皆是认出宁凡所施展的,赫然竟是黑龙族的祖血秘术!

  黑龙不在五行之中,五墓可破天下五行,但此术早已遗失,宁凡为何会有此术?

  在四尊看来,纵然宁凡意外得到此术,后者一非妖族,二非黑龙祖血的妖修,岂能施展此术?

  想不通!

  但此术分明克尽天下五行,除非境界高于此术,否则但凡五行法术,皆会被死死克制。

  轰!

  五碑砸落,四名尊者如被山轰压,动弹不得,吐血欲死,拼尽全力,方才击碎五道墓碑,心中却各是骇然。

  四名半步炼虚,联合出手,竟然被宁凡一个照面重伤…除了炼虚老怪,谁能一个照面重伤四名半步炼虚!

  这宁凡的实力,有些可怕了,才化神巅峰,难道战力已可比炼虚不成?

  “不好!速速离开洞天,我等不是他的对手,会被他击杀于此!”四人心头齐齐一怂,若宁凡再砸落一次墓碑,四人难保不死!

  “想走,不觉得有些迟了么?”

  宁凡身后骤然现出一对紫翼,双翼一振,渺然无影,下一刻,一滴浓墨在四尊身前晕开,将四人卷入浓墨之中。

  墨流分神术!

  宁凡的神念已是炼虚级别,化身自然水涨船高,达到炼虚级。这墨流分神术的威力亦是大涨,半步炼虚,岂能抵挡!

  修为提升,或许很难,但神念提升,或许还有捷径的。

  宁凡纵然修为未破炼虚,只要神念突破,他一样拥有炼虚战力!

  “这是什么法术,根本就是炼虚级一击!啊啊!”

  墨色剑光一扫,四人登时粉身碎骨。

  血雾散开,宁凡重凝肉身,一袭白衣纤尘不染,手中托着四个储物袋,以及四道元神。

  杀人夺宝?谁不会么,论杀人夺宝,宁凡才是行家。

  目光一扫四人储物袋,才仅有数千万仙玉,不禁让宁凡皱眉。

  看来雨殿尊老,隶属雨殿,俸禄却极低,没有魔修四处杀人来钱来得快。

  然而仙玉虽少,丹药、功法、法宝却皆是一流。

  雨殿尊老,俸禄不高,但福利特别好,让你眼红的没话说。

  如果再来点灰色收入…完全比魔修血海挣钱来得更快。

  四人身死之处,一道道金光徐徐凝成一颗道果,似乎是金尊身死所留,平平落在宁凡掌心。

  才杀了四人,就斩出一枚道果,宁凡的气运真是越来越好了。

  除了这枚道果,宁凡竟还有一个意外收获。

  在血雾散尽之后,一团森白的寒气徐徐凝聚,赫然竟是一团天霜寒气。

  这天霜寒气,名为神寒魄,在十二种寒气中排名第三,或许是那位水尊者所有。

  又是一个意外收获。

  眼见宁凡随手收了四人储物袋、至宝,四尊元神皆是惊怒、畏惧。

  “周、周明!你不能夺我们的宝物,你更加不能杀了我们,否则惊虹皇子定会知晓是你下的毒手,以皇子个性,绝不会放你活着走出决龙谷!”

  “多谢你们提醒。”

  宁凡冷笑,一拍储物袋,念念道,“傀,现!”

  霎时间,竟有三具炼虚傀儡出现眼前,将四尊骇得心惊胆寒。

  三具炼虚傀儡?!

  宁凡竟有三具炼虚傀儡在身,加上他本身战力,就算面对四个炼虚,都能游刃有余!

  可笑自己四人,仅仅半步炼虚,就来寻宁凡的晦气,根本是自寻死路啊。

  “你、你想怎样…”四尊更加怕了,他们笃定宁凡不敢杀他们,却又不觉得宁凡会放了他们。

  “你们说得对,此刻诛杀尔等,不智,待离开决龙谷之后,再杀尔等,谁又知道你四人是我所杀!搜魂灭忆!”

  宁凡毫不容情,直接给四人搜魂,一炷香后,四人俱成了白痴,被宁凡交到傀儡手中,封印起来,只待离开决龙谷,便让傀儡吞噬四人元神。

  四尊是雨点尊老,但这又如何?宁凡可从没有被人欺负的喜好。四尊想碎他元神,他便斩杀四尊,只要做得隐秘,不让云惊虹知晓即可。

  有关四人身份的信物,则俱被宁凡抛弃在这处洞天空间,指尖升起一道紫金风烟,向天一抹,分开洞天,一步迈出,重归外界风雪。

  周身煞气,丝毫不露一分,显然对煞气的掌控已修炼到极高境界。

  淡淡扫了一夜风雪,天色欲明。

  宁凡转身,意欲回房,骤然间,一旁无人处忽然传来一道声音。

  “你杀了他们?”

  这一道声音,出现得毫无征兆,分明看到宁凡与四尊离去场景。

  宁凡心头暗惊,待看清隐匿之人后,又没由来心头一定,此人正是云天决。

  云天决既然猜到宁凡已杀四尊,宁凡亦不会否认,索性云天决与云惊虹不和,想来也不会责怪他杀了云惊虹的晚辈。

  “只是灭了四人肉身而已,元神尚在,不过一出决龙谷,便是他们死期。”宁凡承认道。

  “很好。他们打了你,你就该打回来。他们想杀你,你就该杀回来。你是我钧天殿之人,轮不到宵小欺负。”

  云天决言辞冷漠,说出的话却让宁凡心头一暖。

  想不到声名狼藉的剑魔,也会护短。这种被护短的感觉,宁凡从在只在老魔身上体会过,今日又从云天决身上感受到了。

  见宁凡没有危险,云天决冷冷转身,意欲离去,却被宁凡叫住。

  他此行定可获得不少龙雪,但想要将龙血药力发挥到最大,却需要一物,酿血为酒。

  “前辈的血葫,可否借我一用?”

  宁凡说出此话,骤然一怔。

  他这是怎么了,竟然敢跟剑魔提要求。

  很奇怪的感觉,他很少会求人,和绝不会跟人索要任何东西,但这句话,他却说得极为随意,好似理所当然。

  但话一出口,宁凡便苦笑摇头,后悔失言了。

  没看到云惊虹跟剑魔索要血葫,被打成狗了吗?

  云天决收住脚步,目光一沉,他最讨厌有人向他提要求。

  只是一看宁凡苦笑的表情,他目光又渐渐缓和,略一思索,心中便了然。

  “你要酿血酒?”

  “不,晚辈失言,绝不敢打前辈血葫主意。”宁凡摇摇头,他可不认为剑魔会借人东西,不抢人东西都难得了。

  云天决皱眉,他性格孤僻,从不会与任何人谈上三句话,更不可能与任何人同桌饮酒。

  任何人向他提出请求、索要宝物,都只会被他一剑诛飞。

  以云天决的冷漠,偏偏对宁凡有些许好感。

  这个小子,稍稍有些对他胃口。

  若非如此,他绝不可能和宁凡同饮,更不可能千里迢迢带一个陌生人来决龙谷,公然违反雨皇命令,帮宁凡谋划龙血。

  他不是善人,更从不培养后辈的,宁凡是第一个。

  “拿去!”

  云天决随手抛出一个血葫芦,扬长消失在风雪中,只留下一句冷漠的话语,

  “血酒酿制,需耗十年。用完此葫,务必还我!”

  “呃…”宁凡一怔,外界传闻冷酷无情的剑魔,竟这么好说话?

  手捧血葫,宁凡轻轻一摇,里面起码不少血酒,差不过七口的量。

  “其中还有血酒…”宁凡开口询问,却被一道不耐的声音打断。

  “归你!”

  风雪深处,云天决不耐道,

  “明日入血池,莫给我丢脸!”

  “是。”

  宁凡抱拳一礼,目光感激。

  云天决声名虽臭,但他宁凡的名声又好么?以传闻看人,常有谬误,不足为奇。

  有此血葫,酿以血酒,十年之后,不知可否一举突破炼虚。

  (1/2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