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383章 澹台未雨

第383章 澹台未雨

  “曹康,贵客来临,你还不速速带着你这后辈,滚出此地!”那人名为龚瑁,素与曹康不和,语气自是极不客气。

  他倒是不敢直接惹曹康,目光一瞥宁凡,只道是曹康后辈。神情一阴,在呵斥曹康之时,却暗中打出三道指剑剑光,攻击宁凡丹田,试图废掉宁凡几条仙脉,给曹康点教训。

  当众击杀宁凡,倒还不敢,废几条仙脉么…呵呵,长辈教训晚辈,手段就是过了点,也无可厚非吧?

  “哼!龚瑁!你算什么东西,敢让我滚…大胆!你做什么!”

  曹康目光一冷,还没骂完,却瞥见龚瑁偷袭宁凡,立刻勃然大怒。

  他虽猜测宁凡是金丹,但话说出口,连他自己都感觉荒谬,自不会当真。

  他曾因为私怨,伤过龚瑁一个后辈,今日龚瑁出手便偷袭宁凡,分明是存了报复的心思。

  若报复曹康也就罢了,偏偏报复宁凡,这让曹康情何以堪?

  曹康掌风一扫,试图扫灭三道剑光。

  宁凡花钱请他喝酒,他若是反连累宁凡受伤,就太说不过去了。

  修亦有道!

  只是其手掌刚要去抓那剑光,那剑光竟一颤之下,折路横移了半尺,越过其掌风,再次刺向宁凡。

  这剑光偏折地太过诡异,纵然是曹康,事先都没有半分预料。

  “折路之剑!你竟习得了灵级剑术——折路之剑!不好!”

  眼见剑气一折之后、即将斩中宁凡丹田,曹康面色一变,下一刻却一惊。

  那剑气极快,但宁凡出手更快。

  袖袍轻拂,卷起一道微风,三道灵级剑气,俱在微风中湮灭无影,被其收走。

  嘶!

  曹康冷吸一口气。

  卷起一道微风,轻易收走三道灵级剑气…这是什么手段!

  “云小友,你究竟是…”

  曹康还未反应过来,却见宁凡继而一步踏出,猛一拂袖,三道完好无损的剑光,忽从其袖中飞出。

  一个闪烁,直接斩在龚瑁丹田之上,将后者的百道仙脉尽数斩碎、废去!

  噗!

  龚瑁重重倒地,咳血不止,修为几乎在一瞬间跌落回辟脉一层!

  他眼露惊骇,明明是他攻击宁凡的剑气,怎么会被宁凡随手反弹回来?这太荒谬!这种手段太过匪夷所思!

  曹康更是骇然,他之前猜测宁凡修为不俗,此刻这一幕,分明印证了之前猜想。

  不会错,云小友是一个高人,具体有多高就不是曹康能知道的,至少是融灵,甚至还有可能是曹康都惹不起的…金丹老怪!

  与二人表情不同,其他融灵一见龚瑁丹田被毁,立刻惊呼道,

  “不好!龚执事的仙脉被人废了!”

  这些惊呼刚起,立刻便有一道更为强横的声音,从人群之后传来,带着怒意。

  “什么人,敢伤我龚家之人,找死!”

  一道流光激射而来,竟是一名金丹老怪,不问缘由便向宁凡动手了。

  此人乃是竹青宫金丹中期长老,是龚家家主,是龚瑁长辈。

  一见龚瑁倒地吐血,仙脉被废,此人怒上心头,护短之心大起。

  再一看出手之人是宁凡,且宁凡修为更是区区辟脉,毫不犹豫一拍储物袋,取出一方宝印,便朝宁凡当头打来。

  “龚长老!此事容属下细细禀报,绝非云道友的过错!”

  曹康心头一惧,他不怕龚瑁,却怕龚长老,毕竟龚长老可是金丹老怪。

  然而见龚长老不问缘由攻击宁凡,他下意识便要帮宁凡说句好话。

  只是不容他细细分辨,龚长老的宝印已然打来。

  “谁的错,我不管!我龚家之人,不能被人随便欺负!”

  龚家的行事作风,就是霸道,你不霸道,别人怎么怕你?

  身为竹青宫的大族之一,龚家在蓬莱仙岛有着横行的资格。

  只是这一次霸道,未免找错了对象。龚家再霸道,能有宁凡霸道?

  那印名为山河印,乃是上品法宝,龚长老曾凭此印镇死过一个金丹初期老怪,威力极其了得。

  曹康刚刚还猜测宁凡是金丹,但细细一想。纵然宁凡真是金丹,被龚长老忽然偷袭,怕也凶多极少啊…

  “滚!”

  宁凡冷哼一声,随手一拂袖,绵软无力的衣袖轰在山河印上,却传出山河崩溃的轰鸣声,震得无数修士耳膜溢血!

  只一击,宝印粉碎成灰!

  旋即宁凡一个眼神扫出,落在龚长老身上,犹如实质的目光,立刻让龚长老如针刺背。

  这是何等霸凌天下的眼神!

  这个眼神的主人,从来只有他欺负人,何曾会被人欺负!

  对上这一个眼神,龚长老面色骇然,只感到一股无可抗拒的威势镇压全身,好似千万重山峰镇压,不得动弹。

  丹田一痛,好似千万道刀刃绞碎,下一刻,其金丹骤然崩碎,身躯猛然退血倒飞,狼狈坠地。

  一身修为,竟在瞬息之间,跌落至融灵初期!

  这还是宁凡懒得杀人,否则…他岂能活命!

  曹康看呆了!

  什么人,能一个眼神,碎人金丹!

  堂堂金丹修为的龚长老,竟没有站在宁凡身边的资格!

  难道这云凡小友,还能是元婴老怪不成?!

  “谁敢在我竹青宫出手伤人!”

  老话说得好,打了小的,必来老的。

  在龚长老受伤顷刻之后,一道女子的娇斥声冷冷传来,出声之人,赫然竟是竹青宫的大宫主——青楚楚。

  此人身形窈窕,酥胸高挺,翘臀丰硕,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美妇,但神情未免有些骄横了。

  美目一扫倒地吐血的龚瑁、龚长老二人,银牙一咬,俏脸霜寒。

  “是你干的!你是何人,敢到我竹青宫撒野,当真胆大妄为!”

  不由分说,大宫主一抖皓腕,一道彩带激射而出,朝宁凡缠绕而来。

  她不会和龚长老一般莽撞,不会一出手就是杀招。

  毕竟宁凡能一个眼神碎龚长老金丹,怕至少也是元婴中期的高手,且神通必定广大。

  这等高手,纵然是青楚楚往日也不愿得罪的。但今日当着贵客,竹青宫颜面大损,无论如何,都要先将宁凡擒下再说。

  一见连大宫主都出手了,曹康心头暗叫不好,就算宁凡是元婴,也惹不起大宫主啊。

  大宫主可是元婴后期的修士,放在外海都是一等一的高手。

  那一条彩带,乃是赫赫有名的极品法宝——柔丝索,以荒兽雪蜘蛛的本命蛛丝炼制,甚至此宝保留了一丝法宝器灵,妙用无双啊。

  青楚楚曾凭借此宝,一招束缚一名元后修士,并将其缚杀!

  心中咯噔一声,曹康心道,宁凡怕是要凶多吉少了。

  即便宁凡是元婴修士,想挡住这柔丝索…难啊!

  却见宁凡面对柔丝索的束缚,不躲不避,眼露不屑。

  手掌一扬,虚空一点,那柔丝索一颤之下,立刻灵性大损,反噬之下,青楚楚只觉站立不稳,花容失色。

  她的柔丝索,竟然会攻击失效?

  倏忽之间,宁凡再次一指点出,身为青楚楚本命之宝的柔丝索,竟露出人性化的畏惧,诡异倒卷而回,将青楚楚捆了个死死的。

  柔丝索…背叛了?!

  宁凡目露不屑,他乃是扶离祖血,区区荒兽器灵,岂敢对他动手?

  一步踏出,出现在青楚楚身前,将其腰肢一揽,手掌狠狠在其翘臀上连拍十几下。

  啪啪啪!

  这一幕,仿佛是大人责罚小孩无理取闹。

  但被责罚的,乃是外海威名极盛的竹青宫之主,这一幕,太过不堪入目。

  宁凡没有斩杀青楚楚,却当众责罚其翘臀,这比杀了她更难受。

  无数修士俱是目瞪口呆,堂堂元婴后期的青楚楚,竟毫无还手之力,便被宁凡轻易擒下,宁凡的实力强的有些可怕了。

  “化、化神!”这一刻,就算曹康再傻,都隐隐猜到,宁凡的真实修为,必是化神无疑。

  除非是化神,否则什么人能如此轻易拿下一名元婴后期?

  连曹康都猜到,谁又会猜不到!

  一想到宁凡是化神老祖,无数修士皆是冷汗直冒。

  化神老祖,那可是竹青宫都得罪不起的存在啊!

  只是不知道宁凡是什么级别的化神…

  “阁下是谁?为何、为何如此辱我…请放、放了我…”青楚楚心惧不已,伏在宁凡怀中,竟立刻浑身脱力,法力封印,只能任宁凡拍打翘臀,惊恐难耐。

  她做梦也想不到,宁凡竟是个化神老祖?自己竟为了一个金丹长老,得罪了一个化神老怪?

  “楚楚姐,不必怕!化神又如何!当众羞辱女儿家,未免太有失风度了吧!我来帮你出口恶气!”

  一名青衫女子莲步轻移,淡然走出人群,美眸冷冷扫向宁凡。

  “放开她,否则,你会付出代价!”言罢,青衫女子下达了最后通牒,散出化神后期级别的恐怖威压,劲风横扫万里。

  一拍储物袋,取出一方青丝绢帕,绢帕泛着点点宝光,赫然竟是一件后期灵宝。

  “化神后期!”

  一些颇有见识的元婴老怪,纷纷惊叫出声,认出了青衫女子的修为。

  听到这个声音,曹康凌乱了。

  怎么会,怎么会!

  化神后期的老怪怎么会出现在竹青宫!这在内海都是传说级人物啊!

  就算宁凡是化神,也根本不是化神后期的对手啊。化神之上,每一级别都是天地之差,想要越级取胜,难啊!

  曹康吓尿了,无数修士吓尿了,宁凡却依旧冷笑。

  “没完没了…尔等行事,都不问缘由么?周某纵横天下,从不受人威胁,我倒要看看,若我不放她,你能让我付出什么代价!”

  轰!

  一股绝强的气势散出,煞气染红半边苍穹,血霞遮天。

  这一刻的宁凡,解去念隐诀,露出真容。

  这个容貌,是无尽海所有修士的梦靥,如今在外海之中,无人不知的!

  “周、周明!云道友,你竟然是…明尊!”

  曹康不知所措了。

  他竟然跟外海最凶恶的魔头,一起喝酒喝了大半天功夫,他更是鄙视了宁凡一路…他这是在作死啊!

  无数修士心跳加剧,呼吸艰难。

  他们认出了宁凡的身份,他们抗拒不了宁凡的恐怖气势。

  作死,作死啊!人不作死,就不会死。竹青宫怎么惹上明尊了!这是要灭门的节奏啊!

  在宁凡气势散出的一刻,青衫女子俏脸一惊,万万没想到区区一个瘦弱青年,修为竟是如此恐怖!

  化神巅峰!不会错!这白衣青年是一名化神巅峰!且还只有五百岁骨龄!

  雨界不过是下界,下界之中,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厉害的天骄人物,五百岁的化神巅峰!

  在那遮天蔽日的煞气之下,青衫女子芳心一怯,竟是开始后退、畏惧。

  她无法想象,宁凡拥有如此之多的煞气,要杀戮多少化神才能积攒…

  这种凶恶的魔头,这种杀人不眨眼的魔头,怎会存在于世间!

  掌劫仙帝为何没有一道天劫劈死此人!

  “想走?不是要让周某付出代价么!”

  宁凡一步迈出,周身了然无影,下一刻,骤然出现在青衫女子身后,一指采阴指点出。

  这一指点下,青衫女子几乎毫无防备,玉背受袭。

  立刻,采阴指力散及全身,使得她娇躯一软,酥麻火热,如青楚楚一般软倒在宁凡怀中。

  左拥一美,右抱一美,宁凡却毫无怜香惜玉之色。不是每个女人,都能让他心生怜惜的。

  啪啪啪!

  十余道巴掌声,从青衫女子的翘臀传来,几乎将其柔嫩的臀瓣拍烂。

  一股股酥麻的电流,伴随着痛楚、耻辱感传来。一霎间,青衫女子几乎羞愤而死。

  “你敢辱我!你敢如此辱我!我,我,我…”她竟羞怒地不知该说什么。

  “住嘴…”

  在青衫女子挣扎之时,却又另一道平静的斥责之声,柔柔传来。

  那是一个撑着纸伞的蓝衫女子,有着温润如雨的双眸,三千青丝随微风拂动,头上则带着一个水蓝色的头巾。周身气势不露一分,却给宁凡一种颇为沉重的压力。

  “周公子息怒,绿珠妹妹不懂事,擅自对公子出手,是她有错在先。不知公子可否给小女子一个赔罪的机会…若公子不嫌弃,小女子愿备薄酒,亲自向公子谢罪。同时小女子还有些事,想与公子详谈,是关于公子之妻——殷素秋…想必公子,会感兴趣呢。”

  蓝衫女子言辞温柔,美目却闪烁着慧光。

  她有十足的自信,在提到殷素秋之后,宁凡会息怒,毕竟宁凡本就没有下死手,目前为止,还未杀一人。

  “关于素秋?你是谁!”宁凡随手一松,青楚楚和青衫女子,皆被其丢出怀抱,狼狈地扔在地上。

  二女皆是一般模样,堂堂元婴、化神的老怪,却眼角含泪,梨花带雨,楚楚可怜。勉强站立起来,走路的姿势却极不自然,怕是臀瓣被宁凡打肿了。

  “传闻公子风流多情,想不到,原也是个不懂惜花之辈。这般美貌的女子,都舍得羞辱,都舍得扔在地上,公子的心是石头做得么?”蓝衫女子语气极柔,听不出喜怒。

  “你还未回答我的话。你,是谁!若不能给我满意答复,纵然你是一道半步炼虚的分神,我也能让你和这二女一般下场。”

  宁凡一扬手掌,目光一凛。便是这手,先后拍打了两名女子的翘臀。

  言下之意,若蓝衫女子的回答不尽人意,宁凡也会拍打她的翘臀的。

  “登徒子…”蓝衫女子俏脸一红,轻嗔一句,白了宁凡一眼,明明是生气,却偏偏风情万种。

  “小女子是紫府学宫的神女之一,闺名澹台未雨,这一位是未雨的姐妹,闺名绿珠。”

  “紫府学宫?”宁凡自动略过二女姓名,只关注这个名号。

  这紫府学宫,似乎是南天仙界的最大势力啊,和遗世宫、神虚阁共尊的四大势力之一…

  她们找殷素秋,何事?

  “窃言术!”宁凡暗暗运转秘术,霎时间,便对诸女的心事洞察个大概,露出古怪之色。

  她们找上殷素秋,竟是为了这种事…如此,自己还真得帮殷素秋谋划谋划了。

  “曹道友,你在此等我,待我忙完俗务,再与道友品一品二品灵酒。”

  宁凡一笑,曹康却大感受用不起,浑身一颤,不敢触及宁凡的眼神。

  可怕,可怕啊!云凡小友,竟然是明尊,是那个杀戮化神老祖有如切菜的狠人啊!世上还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疯狂么?

  宁凡的话,自然不是让曹康真的等他,而是表明与曹康间的些许关系。如此,今日之事,不会有竹青宫之人追究曹康责任。

  宁凡的面子,竹青宫,必须给!

  无人,敢伤曹康!

  “下不为例!”

  宁凡目光冷冷一扫青楚楚,后者立刻俏脸惨白,不敢抬头,低声致歉,

  “明尊恕罪,本宫等不知明尊来此,此次事件,必定会给明尊一个满意答复。明尊一应要求,本宫都会尽力满足,就算是…也可以…只求明尊莫要灭竹青宫满门。”

  “不必了!”

  宁凡摇摇头,他很像一个灭人满门的大魔头么?嗯,是有点像。

  青楚楚的言下之意,是可以杀了龚瑁、龚长老二人,以便让宁凡满意。

  只要能让宁凡喜怒,青楚楚甚至愿意…

  以宁凡的身份,根本不在乎龚瑁二人的生死,至于青楚楚么…他暂时没有兴趣。

  步伐一迈,宁凡却向着蓝衫女子走去。

  他现在最大的兴趣,都在这个澹台未雨身上。

  此女不一般。和西门夜很像,都是分神下界,一道分神,就有半步炼虚的实力…

  此女的本尊,难道也是碎虚么?

  这么一闹,宁凡再无饮酒心思。

  索性回忆意境已然彻悟,距离意境圆满已然不远,饮不饮酒,已无所谓。

  且看这澹台未雨,有什么话想说。

  “公子真的击败了西门夜?”澹台未雨与宁凡并肩而行,却无任何窘迫,第一句便语出惊人。

  “只是其分神而已。”宁凡暗暗诧异,此女是紫府学宫之人,属于南天,西门夜是北天之人。

  西门夜败北之事,竟闹得这么大、传得这么远么?竟然连南天神女都知晓了。

  “如此说来,公子即便不使用阴阳变的魅术,也能轻易胜未雨这具分神了?未雨不信。”

  澹台未雨美目流露出一丝战意,好似要和宁凡讨教一般,下一刻,却又话锋一转。

  “公子也爱喝凡酒么?”

  “何以见得?”

  “不喝凡酒,何以回来凡酒区?若非如此,未雨倒是会和公子缘悭一面了呢。既然喜好相同,不知公子可愿与未雨同醉一场?”澹台未雨轻摇臻首,言下之意,她也偏爱凡酒。

  “同醉一场?那可不行,周某酒品最差,一旦喝醉,玷污未雨小姐都是极有可能的事情。”宁凡故意道。

  “呸!休得胡言!相信我,你不敢的!”未雨的眼中蒙起淡淡的雨雾,轻盈一笑。

  她或许是这世上,最不惧宁凡的女人。

  阴阳变、魅术?

  宁凡不敢对她使用的。

  她有这个自信。

  宁凡暗暗皱眉,此女有些不同寻常…

  神念悄悄探出,试图探一探此女底细,下一刻,宁凡一丝神念被一股神秘的吸扯之力吸住,竟生生吸入澹台未雨的体内。

  好在只是极少一丝神念,否则宁凡怕要落些伤势的。

  “噬阳之体!”

  宁凡认出了澹台未雨的体质。

  这是最克制阴阳魔脉的体制了…借助此体质,任何触碰到澹台未雨身体的男子,都会被剥夺一切力量。

  如果宁凡不想丧失小宁凡的话,最好不要用那根东西戳她。

  若戳了此女,哼哼,那小宁凡怕直接被此女吸断了、吸走了。

  “公子见识渊博,未雨佩服。所以说咯,公子不敢对未雨如何的,不是么?”

  澹台未雨目光仍是沉静。

  她这个南天神女,可不是白当的。

  (2/3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