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379章 周...明...

第379章 周...明...

  西门夜抚着脖颈之伤,眼露杀机。

  但这杀机,却在下一刻被其狠狠一咬舌尖,压制其下。

  他高傲,故而被宁凡所伤,他会癫狂。

  他自负,故而不容许自己吃亏。

  西门夜一袭黑袍猎猎作响,心却越来越冷静,深邃的黑眸再无任何情绪波动,眉心之上,四颗黑色神星浮现,却被其一扬手,按碎两个,嘴角溢血,却冷傲。

  没有解释,亦不再掩饰对宁凡的杀意。

  但宁凡知道,西门夜自毁两颗神星,是为了公平。他是想要对等的灭掉宁凡!

  “你确实很强,若你早生千年,此刻必定已然碎虚,不过你需明白,你终究,不如我!你伤势太重,已是强弩之末…”

  “我可不这么认为。”

  宁凡暗暗催动黑星之术,周身缠绕起淡淡星光。

  没有直接召出本命星辰,纵然是西门夜也未必知晓他习得黑星之术。

  原本浴血的伤势,以极快的速度痊愈。

  这一幕使得西门夜一惊,宁凡伤势自愈的手段,极其类似星疗之术。

  “你的手段倒是不少,如此,我可放开一战了,若你活着走出此界,我可代表西门世家作保,北小蛮归你!若你败…则死!”

  西门夜不再多言,他眼神一变,第一颗神星一闪,顷刻间,洞天空间之内、白昼变作黑夜。

  夜色降临,沉浸在夜色中,西门夜气息渐渐飘渺,最终,竟生生从宁凡眼前消失。

  他的第一颗神星,是夜之神星,为黑夜的主宰。

  只要深处黑夜之中,便可遮蔽所有气息,暗杀、偷袭皆不在话下。

  嗤!

  一道道漆黑如墨的剑气,沉浸在夜色中,自西面八方攻来。

  宁凡双剑挥舞,将剑气一一抵挡,左目紫星一闪,仿佛洞穿所有夜色,立刻寻到了西门夜隐匿所在。

  周身煞气飞腾,汇入血剑之中。在宁凡煞气的催动下,血剑在夜色中发出**而诡异的红芒。

  一剑,遥指西门夜所在,似横扫千军,似抡动山岳,剑峰所指,好似要刺穿这方天地,一时间,洞天空间之内,无数道血龙的嘶吼震耳欲聋。

  一道血色剑芒透剑而出,一分十,十分百,顷刻已有百万道剑芒。

  剑气横扫间,无数虚空崩溃,重重夜色被生生斩散,藏匿于黑暗之中的西门夜,则被宁凡一剑迫出!

  噗!

  重重咳血之后,西门夜连退百步,发髻斩断,黑发乱舞。

  被宁凡一剑逼出身形,西门夜暗暗诧异,却已料到这种局面。

  他藏匿于黑夜中,是为了激发第二颗神星的力量,第二神星有些特殊,名为七音之星。以化神修为彻底激发此星力量,略略需要耗损时间。

  他的双手勾画着玄异的音图,凝虚空之力演化一张七弦古琴,横抱怀中,一丝丝古老的奏乐声自其指尖弹来。

  那声音飘过之处,所有剑芒纷纷崩溃。这一刻的西门夜,踏天而立,好似可与日月争辉。

  毫无征兆的,宁凡心头警兆大起,立刻抽身飞退。

  便在其飞退的一刻,西门夜念出第一音。

  “七音第一音,五行之音!”

  他拨弦加快,魔音炽烈如火,魔音所过之处,化作一重重黑色火海,天坠寒冰,地起风沙,空行疾雷,更有岚风席卷。

  “凡虚之术!”

  宁凡目光一凛,此魔音控五行之术,分明是凡虚级杀术,一旦被任何攻击,皆相当于中了凡虚级攻击。

  一道道音波带着无可阻挡的崩溃之力袭来,音波无形无质,却又如何抵御。

  西门夜头顶有万道黑光垂落,此刻的他宝相庄严,根本看不出所奏之音杀机无限。

  在这魔音席卷之下,宁凡抽来的大地之魂骤然崩溃,抽魂之术再一次失败,气势跌落回化神巅峰。

  铮——

  伴随着西门夜加剧的拨弦之声,音波化作有形的波澜,横扫五行!

  七音第一音,五行可音,魔音出,破尽天下五行!

  抵挡此音,五行之术皆不可施展,唯有动用五行之外的手段。

  宁凡白衣如月,一双冷眸浩渺如星辰。

  五行之外的法术,他所会不多,但其中便有一种,可在此刻破解五行魔音。

  堪破五行,演化五墓!

  “风为木龙,地为土龙,雷为金龙,炎为火龙,冰为水龙。”

  “五龙死,黑龙生!五行死,五墓生!”

  宁凡指影飞乱,掐动玄奥指诀,催动扶离妖血辅助此术施展。

  每多念一言,其头顶之上便多现一座千丈墓碑,龙影飞腾。

  五座墓碑分列五行,暗合生死天机,在五墓现身之极,西门夜猛然一惊,其七弦古琴第一弦…弦断!

  其五行魔音,在同一时刻,分分崩碎!

  “五墓葬龙之术!此乃黑龙族失传祖血妖术,你为何能使!”

  望着头顶**而下的五座墓碑,西门夜目光一变,拨动第二根琴弦。

  “七音第二音,四兽之音!”

  四兽之音,专破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四血!

  铮——

  一道道音波,忽而充斥杀伐之音,化作一条条龙形符文,朝五座墓碑**而下。

  五墓砸落的巨力,何其强猛,几乎一个猛坠,便攻破无数音波。

  但每多触及一些音波符文,五墓之上的黑龙便虚幻一些,短短数息之后,第一座墓碑上的黑龙轰然崩溃,第一墓粉碎!

  “七音第三音,拔山之音!”

  铮——

  此音一现,魔音带着怒涛狂澜的气势,推山填海,直接将剩余四座墓碑夷平!

  “七音第四音,万剑之音!”

  铮——

  此音一现,魔音化作百万剑光,将宁凡淹没在剑海之中。

  西门夜的魔音,诡变难防,每一音都可破特有之术。

  眼见宁凡淹没于剑海之中,西门夜冷哼一声,不屑道,

  “只能受我四道魔音么,看来无须剩下三道,你已死。”

  “聒噪!”

  剑海之中,宁凡冷笑一声,一指按出。

  他承认,西门夜的七音之术颇有独到之处,但想凭此灭杀自己,似乎言之过早。

  若有人能看透百万剑光,便会看到一个奇景。

  随着魔音一动,百万音剑汇聚成九条剑河,而宁凡从容立在剑河之上,周身不断有剑芒贴着皮肤飞过,却诡异地不敢斩杀宁凡。

  魔音之术虽强,却并无剑意在其中。

  宁凡的剑意,是大成的陷仙剑意,乃是万剑之尊,有此剑意护身,凡夫剑气岂敢加害!

  轻抬一指,好似带着不可思议的威力,足以扫灭一切,卷动高天。

  一指点落,洞天空间中忽而山崩地裂,长空粉碎。

  “崩天剑指,第一崩,第二崩!”

  双重的崩溃中,一道璀璨之极的剑芒透指而出,化作百万剑芒,被宁凡拉成百万剑丝。

  剑丝舞空,音剑纷纷崩溃,百万剑丝加身,西门夜清冷的眸光大变,周身立刻闪动夜色之芒。

  二话不说,抛下铁琴就走!

  下一刻,百万剑丝刺下,宛如炼狱般天地碎裂。

  处在剑丝攻击之下,虚空之力凝聚的铁琴顷刻崩碎,而西门夜肉身被绞碎成血雾,继而消失无影。

  十息之后,剑丝散,废墟之上,西门夜一步迈出,黑光一笼,肉身重凝,赫然竟是化身不死之术!

  只是看起来,西门夜虽凭化身挡下剑指,却仍是重创不小,眼中第一次骇然起来。

  “剑指!你竟获得了剑祖剑指传承!”

  西门夜万万没想到,他在同辈之中所向披靡的七音之术,竟被宁凡一指破去。

  他更加没想到,宁凡身怀秘术之多,甚至不下于他这个世家天骄。

  “西门夜,与我一战!”

  宁凡收起双剑,他虽浑身浴血,却银袍未破。

  反观西门夜,虽借助化身并无外伤,衣袍却破烂地极其狼狈。

  西门夜动用了化身,乃是夜之化身。宁凡亦是一步迈出,周身黑气滚滚而来,好似浓墨淡漠,身形愈加飘渺。

  这一幕落在西门夜眼中,其心头最大的骄傲轰然粉碎!

  他西门夜最大的骄傲,便是曾在炼虚之时领悟化身之术,塑出夜之化身。

  然而宁凡却在化神之时,便可动用化身之术,这让西门夜的骄傲立刻显得不值一提。

  “西门夜,与我一战!”

  宁凡厌了花哨,他一步踏出,化作黑烟一闪,已出现在西门夜身前,挥拳便打。

  西门夜亦是动了真火,明明自己境界高于宁凡,却处处被宁凡压制,这种感觉,他不喜欢!

  “周明!你绝不可能是我对手!”

  轰!

  放弃了所有花哨,只剩拳拳对撞。

  二人皆是玉命体修,每一拳一脚,皆有山崩地裂的气力。

  攻防之间,西门夜演化虚空之力,化作一柄黑色大剑,斩断苍穹,力压宁凡。

  进退之间,宁凡周身缠绕起紫金色风沙,风沙席卷之处,虚空大剑骤然风化,连带西门夜都受伤不轻。

  二人皆现出化身,攻伐之间,借助化身抵消大部分伤害,却难免会留下些许伤势。

  这种肉搏之战,一共持续了一日之久,起初数个时辰,宁凡体术逊色西门夜,攻少防多。

  接下来数个时辰,西门夜伤势加身,气力减弱,而宁凡却好似精力无尽般,越战越勇。

  最后数个时辰,西门夜几乎已然力竭,而宁凡却仍是龙精虎猛,拳拳都有崩山之力!

  西门夜终于意识到,宁凡为何能越战越勇。

  因为宁凡的化身。已然达到化身自愈的境界,而他西门夜的化身,尚还只是初步阶段。

  这一刻的宁凡,浑身浴血,好似不知疼痛,只是杀戮,如同灭世疯魔。

  一步碎身,一步重凝,步步碎身,步步重凝。

  一碎一凝之间,却有宁为玉碎、不为瓦全的气势,且随着不断攻伐,宁凡原本即将突破的炼体境界,犹如水到渠成,突破!

  从玉命第三重巅峰,到玉命第四重,需要的仅仅是与西门夜的血战当空!

  轰!

  宁凡的拳力越来越猛,西门夜骇然发现,其气力已彻底处于弱势。

  不单单是因为自己气力大减、宁凡化身自愈,更是因为宁凡借助与自己一战,突破了炼体瓶颈!

  眼见宁凡拳劲越来越强,化身越来越防不住其拳力,西门夜目光阴沉,他不得不承认,在拼命肉身的拉锯战中,他再一次败了一筹不止!

  他的心中,第一次正思起来。

  若宁凡突破炼虚,会是何等强悍!

  若宁凡突破碎虚第一重,他西门夜的本尊,可能是宁凡对手!

  不知!

  生平自负的西门夜,第一次从宁凡身上看到不必胜把握!

  轰!

  便在这心思一分之时,宁凡一拳迎面而来,轰在西门夜胸口。

  这一拳之强,给予西门夜一种错觉,就好似被万丈山岳砸中一变,痛不欲生。

  24根肋骨,在这一刻俱都粉碎。

  夜色缠绕的化身,在这一刻被宁凡生生打出原形。

  “不好!”

  西门夜猛吐鲜血,心知这一分神,已然露出败相。

  但这怪不得别人,只能怪自己定力不坚,心神自乱!

  咚!咚!咚!

  沉闷的拳芒轰在西门夜胸口,连同碎骨、脏腑一并轰碎,纵然以西门夜玉命巅峰的肉身,都被轰得血肉溃烂。

  一身筋骨,好似俱都散架般,再难动弹。

  这一刻的宁凡,以极其高傲的姿态,一脚踏下,将西门夜自长空踩入地底。

  周身化作一道霹雳,自长空劈下,猛然一脚踏下西门夜胸腹,一脚,将其胸口的防御全部洞穿!

  轰!

  在这一脚踏下,支离破碎的洞天空间轰然碎灭,南塔之中,两道血染衣袍的身影自空间跌出。

  其中西门夜已狼狈如死,种种砸落在地板上,眼露不甘。

  而宁凡一步踏下,云靴沾满碎肉,踏在西门夜丹田之上,只消得足力一踏,西门夜这具分神必死无疑!

  嘶!

  所有南塔之中的化神修士,俱都难以置信,眼神不眨,彻底愣住。

  他们本以为以西门夜的实力,灭掉宁凡只是片刻而已,然而苦苦等候一日,二人才终于分出胜负,足可见二人势均力敌、经历了何等苦战。

  苦战已让西门家修士无法接受。

  更让他们无法接受的,是堂堂‘西皇’西门夜,竟被宁凡打成死狗,极尽羞辱地踏在脚下。

  一股冷寒席卷开来,这一刻的宁凡双目血红,早杀红了眼,煞气丝毫不掩,一个目光,便好似绝世凶兽,让西门家化神齐齐猛然倒退,齿关打颤。

  这是何等的威势!这威势,更携带了挫败西门夜的威风!

  “休伤吾主!”

  “大胆!敢伤我西皇公子,若你飞升北天,必定会受到我西门世家全力剿杀!”

  西门家修士渐渐回过神,开始放狠话,开始言语威胁、试图救下西门夜。

  却无一人敢上前与宁凡血战,这一刻的宁凡,太过可怕!

  “闭、闭嘴!滚,都滚!”

  西门夜被踩在宁凡脚下,咳血不止,他不能接受自己惨败的事实,他更不能接受,自己蔑视的属下们,以最为低劣的威胁口吻,救下自己的分神性命。

  从来只有他踩人,何曾被人如此踩过!

  他,不甘,但却不愿靠西门世家打压宁凡!

  他要等,等宁凡真正碎虚之后,再与宁凡一战,一雪前耻,否则,这耻辱永无洗雪之日!

  “西门夜,你败了。”宁凡淡漠的口气,却让西门夜无可辩驳。

  宁凡本可一脚踩死西门夜,但西门夜从始至终没有仗着任何碎虚神通欺压宁凡,只是动用半步炼虚的实力,这一点,倒让宁凡没有灭杀其分神。

  “你为何不杀我,为何!败者,该死!”

  西门夜眼见宁凡竟不杀他,着实比被杀更加羞辱。

  拼劲最后一丝力气,强行抡动手掌,一掌,拍在天灵之上!

  一道分神之身,就此崩溃,却是宁死不辱。

  “周明!你今日辱我,我只恨你一人,不伤无辜。我西门夜言出必行,北小蛮,归你了!只是你若动我西门夜的手下,我必睚眦相报,让你后悔。相信我,我做得出!”

  “哼!”

  宁凡冷哼一声,这西门夜‘临死’之前,还要恶心宁凡一下,威胁他一下,着实可恶。

  他本来就没有诛杀西门家修士的心思,这批修士若都死在雨界,可就是大事了。

  且这场比斗,本就是西门夜与宁凡恩怨,根本不关这群化神之事。

  “滚!”

  宁凡冷喝一声,48名西门家化神,俱是心惊胆寒,匆匆退走,朝着北天返回。

  顷刻间,大殿之内,又只剩下宁凡、北小蛮、陆、石等人。

  “陆某不是做梦吧…周道友竟然连西皇的分神都击败了,这岂不是说,周道友拼死之下,已有一战炼虚的实力!啧啧,此事若是传出,无尽海怕是震动不小的。”陆青称叹不已。

  “我喜欢此事不要传出…”宁凡摇摇头,此次恩怨涉及北小蛮的婚约,涉及遗世宫、西门世家,若传开,必定大损西门世家颜面。

  被一个下界蝼蚁抢婚,这种事,或许西门夜能够忍受,西门世家却未必能忍受。

  如今的宁凡,承受不住西门世家的怒火…他真的还太弱,击败西门夜,更是没有半分自得,只有苦笑。

  他击败的,只是西门夜的分神。若西门夜本尊前来,碎虚碾压,宁凡连还手的可能都没有。

  “我与真正的天骄,差距太大了…除非突破碎虚,否则…”

  宁凡摇摇头,从今日起,他不会再以天骄自诩,比他强的人,太多了。

  “周明,你没事么,你怎么流了这么多血!”

  “没事,就是有点晕,可能血流太多了…”

  宁凡望着泪痕未干的北小蛮,忽而心头一软,再笑不出来。

  北小蛮竟然会为他宁凡哭泣,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。

  啪!

  宁凡脑袋一空,真的就这般晕了过去,晕倒的方向,正向着北小蛮。

  晕倒前,他只有两个想法。其一,西门夜是个劲敌…

  其二,自己晕倒的地方,真是柔软,虽然不太**…

  北小蛮不知所措了,当见到宁凡身影倒下,她脸都急白了。

  只是当宁凡倒在她的怀中,她才感到,宁凡原来还有呼吸的。

  只是流血太多,太累,故而晕倒…

  “可恶,周臭明!你没死干嘛吓我,你可恶!”

  “把你的脏脸拿开,你靠在我这里,我,我…”

  北小蛮脸都气红了,宁凡真是会晕啊,专挑自己的胸上晕,他是故意的么,是诚心的么。

  偏偏宁凡伤势不轻,北小蛮也不敢不负责任的将宁凡丢在地上不管,只能任宁凡脸埋在自己胸口,贪婪吸食自己的胸口芳香。

  “小姐,明尊伤势太重,依属下看,必须立刻治疗…”石兵谏言道,他与宁凡颇有交情,且这次若非宁凡出手,北小蛮必定被擒回北天。

  他自不愿看宁凡出事的。

  “嗯,我知道,我帮他治疗,我这里有一些东西,还没用完…”

  北小蛮咬咬牙,实际上她的赤龙还未彻底斩断,只斩了一般。娘亲给予的那块黑色水晶,也只用了一半而已。

  剩下的一半,自是珍贵,不过比起给宁凡疗伤,斩赤龙又不算什么了。

  “罢了,赤龙日后再想办法,先让臭周明活过来!哼!他可是我**的鼎炉,若是就这么死了,我就亏了!”

  北小蛮娇小的身躯,抱着宁凡,朝着南塔之顶走去。

  那里,是她的闺房。

  …

  北天,西门世家。

  石关之中,西门夜正在参悟下一个瓶颈,石关外,不少修士都在恭候等待。

  等待的修士中,甚至还有西门世家的家主,西门锋!

  这是一位真仙级老怪,亦是西门夜之父。

  望着石关,西门夜老眼欣慰,他生有九子,西门夜无疑是其中最杰出之人,甚至成为北天四子之一,人称西皇。

  可以想象,数万年之后,西门夜定会是西门家下一任家主,下一个真仙。

  “呵呵,家主当真是虎父无犬子,夜公子年仅两千岁,便突破碎虚,放眼北天都是屈指可数的俊杰。”

  “哪里哪里。”西门锋得意点头,对诸人奉承大感满意。

  “听说夜公子分神下界,要去捉拿遗世宫四小姐,该不会出事吧?”

  “夜儿降临区区雨界,能出什么事?”西门锋不悦。

  “不不不,家主误会了,我是怕公子实力太强,杀戮过多,出事的只可能是别人,怎可能是公子…”

  “哈哈!说得好,出事的只可能是别人,怎可能是夜儿。雨界的人,死多少都没关系,区区下界蝼蚁,若夜儿高兴,随便杀好了。”西门锋不以为然道。

  轰!

  在诸人谈话间,石关忽而发生一道巨响,石门粉碎!

  碎石烟尘之中,西门夜一袭黑袍,走出石关,嘴角却溢出鲜血,眼神冷寒,待走出石关三步之后,忽而猛吐鲜血,半跪于地。

  这一幕,吓煞了无数西门家修士。

  “怎么回事!难道是夜公子瓶颈领悟失败!但这也不能反噬如此严重啊,公子怎会受此重伤!”

  “闭嘴!夜儿不是被他人所伤,他是被自己所伤!”

  西门锋眼露寒芒,他分明看到,西门夜的额头之上,有着一道掌痕,不会错,那掌痕是西门家的传承绝学——大虚空掌。

  从掌痕判断,这一掌不是直接打上额头,而是击在分神之上,拖累本尊受伤。

  以西门锋老辣的经验,哪里不知,西门夜受伤,是因为下界分神出了变故,逼得他一掌自废分魂。

  神念一扫,横扫宗祠之内,眼见伴随西门夜下界的修士,一个命牌都未碎,又大感好奇。

  难道,西门夜是与人比斗,输了?羞辱之下,自毁分神?

  除非如此,否则派去保护西门夜的48个化神,不可能眼看西门夜受伤不顾,必定会赶在西门夜之前与敌人拼死的。

  所谓知子莫若父,西门锋已大致猜到发生了何事。

  “你的分神,是败在炼虚手中了么?”西门锋暗暗一叹,若西门夜的化神分神败在炼虚手中,他尚有办法宽慰西门夜的。

  “不是,他是…化神巅峰…”西门夜不甘道,分神死亡,所有分神记忆都被以诡异神通,传输回来。

  “什么!你半步炼虚的分神,败在一个下界化神巅峰手中,这怎么可能!”西门锋暗暗一震,自家孩儿的天资,他自然是心知肚明。莫说在下界,纵然是在北天,也没有任何化神能灭掉西门夜的分神。

  只是看着西门夜不甘的眼神,西门锋知道,西门夜定然没有撒谎。若非败给了境界更弱之人,他绝不可能如此不甘心。

  “他,是谁,可需为夫派人追杀…”

  “不必,我要等他碎虚,与之…一战!他叫...周...明...”

  西门夜恨恨一咬牙,眼前一白,亦是昏了过去。

  这一日,西门世家因为一个周明,沸腾了!

  只是遵照西门夜的一声,西门锋未派任何人下界追杀宁凡。

  他了解自己孩儿。

  西门夜太过骄傲,他必须要对等、亲手灭掉宁凡,否则,一切都没有意义。

  无数西门家修士议论纷纷,所谈论的自然是西门夜分神败北之事。

  “雨界先是出了一个陆北,后又出了一个周明…下界天骄,似乎出了不少了不得的人物啊。”

  “连西皇都败了,啧啧啧,这个周明真是了不得。若给他千年时间,怕千年之后,真能成为一个人物…”

  (4/6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