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371章 三长老的剑

第371章 三长老的剑

  “虚火之术,三昧火掌!”

  炎尊眼睛已然血红,他必须在两名炼虚交好宁凡前…杀了宁凡!

  五指一抓,三道颜色各异的地脉妖火漂浮身前,再一抓,百团四品灵火夺目显现。

  却见炎尊双掌一合,所有火焰骤然间开始凝聚,化作一枚精致的翡翠色掌印,二话不说,朝着宁凡便是巨力一拍。

  这火掌,乃是虚级法术,更被炎尊苦修千年。

  一掌之力,几乎无限接近炼虚初期一击,乃是雨殿赐予的无上妙术!

  一掌之力,演化四千丈掌印,轰鸣之中,长空崩碎,玄武城都在剧烈的晃动。

  一掌之力,绝非寻常半步炼虚可接下!

  这一掌,出乎了所有人意料!

  围观修士都看出,宁、炎二人已分出高下,宁凡胜,炎尊败,当是炎尊遵照承诺,交出地脉妖火。

  人家宁凡都网开一面,没有取炎尊性命,炎尊却不知好歹,趁着宁凡疏于防范,拍出一掌绝杀火掌,试图诛杀宁凡,当真卑鄙无耻!

  两名炼虚齐齐大怒,他二人刚刚想拦下比斗,却不曾想炎尊会在败北之后,继续偷袭宁凡,丢尽了雨殿的脸面!

  不,脸面倒是小事,若弄死了宁凡,他们立功的机会就没了!将宁凡寻回雨殿,助神皇取出那物,可是莫大的功劳啊!

  “云焱!收手!你若敢伤此人,神皇必重责于你!”

  二人的威胁,根本未被炎尊听入耳中。

  宁凡眼神一冷,他虽未杀炎尊,却暗中观察着炎尊的举动,自不可能被区区炎尊偷袭。

  错了,他又做错了!

  是他顾虑太多,才让炎尊觉得软弱好欺?

  此人太过不知好歹,若放走此人,定会遗留无数麻烦。

  “是我,太仁慈了!”

  宁凡一步迈出,杀心顿起。

  这炎尊很强,若非自己日月碑克尽火焰,他想胜炎尊绝不容易。

  此人既然已将宁凡恨如骨髓,宁凡岂可放走他!

  放走此人,会不会有下一个姑苏被血洗!

  炎尊若想杀人,洞虚都挡不住,欢魔岛危险,碧瑶宗危险,甚至以此人能耐,若是查出越国,纸鹤等女,必定也是危险!

  宁凡并未后悔救下雅兰,他只后悔对炎尊似乎有些手软了。

  得罪两名炼虚…又如何!

  得罪雨殿…又如何!

  放走此人,就不会得罪了么!

  既然避免不了得罪,便将炎尊杀了,而后…杀人灭口!

  “剑晶,现!”

  宁凡一拍储物袋,取出最后一块剑晶,蕴含了炼虚中期剑修的全力一击!

  初期剑晶,已送给兮然、舞嫣,这一块,是他最后一块!

  宁凡对火焰的防御堪称逆天,但想瞬杀炎尊,纵然是墨流分神术都未必能做到。

  剑晶虽然珍贵,但用作斩杀心腹之患,却是物尽其用!

  “碎!”

  一道璀璨之极的剑光,从宁凡掌心拍出,下一刻,化作百万道气势惊天的剑芒。

  这剑晶本就极强,在宁凡融入自身剑意之后,其威力更是被激发到了极致。

  足以重伤半步炼虚的火掌,只一个瞬息,便被百万剑芒所绞碎。

  无数剑光,顷刻淹没炎尊,他露出惊骇之色,无法理解宁凡竟身怀如此珍贵的剑晶!

  “炼虚中期的剑晶!不可能!就算是老夫也难以获得如此强横的保命之物,你为何拥有,为何!啊!”

  惨叫之中,炎尊肉身爆成血雾,元神都被搅烂,一命呜呼。只剩漫天火团,皆是炎尊生前吞噬的灵火,连同其储物袋,被宁凡拂袖收走。

  整个玄武城都震撼了,宁凡竟敢当众诛杀雨殿尊老!此人好大的胆子!

  宁凡冷冷望向两名雨殿炼虚,眼露凶芒。

  人是他杀的,杀便杀了!

  何须担心此事暴露、得罪雨殿?若连同这两名炼虚灭口,若将蓬莱仙岛所有目睹此事的修士,该杀的杀,该擒的擒,该封口的封口,只留不会背叛的亲近之人…

  只消得不放走一个人,谁知他宁凡杀了炎尊!

  不杀则已,若杀,便斩草除根!

  若是畏首畏尾,这魔,也没必要再修了!

  嘶!

  两名炼虚皆是冷吸一口气,若二人没看错,那炼虚中期的剑气,阴柔诡谲。

  二人的脑海,齐齐回想起一个人来。似乎周家三长老,便是一名炼虚中期剑修。

  也就是说,这一块剑晶,实际是三长老的剑?

  宁凡身上还藏着一个炼虚中期的周家三长老!

  对上宁凡此刻目光,二人皆是无缘无故心神一寒。

  宁凡此刻的目光,就好似要将二人杀人灭口,太过可怕。

  宁凡此刻的杀气,竟给二人极其危险的感觉!

  二人心中一怔,莫非是宁凡洞天宝中、藏匿的三长老下了命令,要一不做二不休,连自己二人一起剁了!

  对!正是如此!那周家三长老修为强横,性格亦狠,不杀则已,一杀便是满门。这三长老是要对二人动手了!

  传闻那三长老几乎快要突破炼虚后期了,剑术之强,斩杀初期炼虚犹如蝼蚁!

  二人立刻意识道,必须立刻与宁凡撇清误会,避免双方更加交恶。

  不仅仅是因为忌惮周家三长老,更是为了取得那件东西,必须结交宁凡才可。

  二人虽对宁凡诛杀炎尊不喜,却也无可奈何。炎尊已死,二人失职,就算返回雨殿,怕也要受到责罚。

  若能拉拢宁凡为雨殿效力,二人非但不会失职,更会立下大功,得神皇重赏。宁凡对火焰有着天生克制,即便未突破碎虚,都有极大把握入火海深渊,取出那件东西!

  这件事,可是雨界的头等大事!比起这件事,一个炎尊性命根本不值一提吧。

  二人对视一眼,皆挤出了几分笑意,一副交好的表情。

  心中则笃定,今日势必要化解与宁凡的误会,交好宁凡!

  “小友没有受伤吧?刚才真是好险,若是小友受伤,我等真是要万分愧疚了。这云焱当真不知好歹,明明赌斗已败,却暗算小友,真是死有余辜!即便小友不出手,我二人也会出手掌毙了他!”

  二人的话,让无数修士愣住。

  原本诸人皆以为,两名炼虚要为炎尊报仇了,但事情的发展却大大出乎所有人预期。

  这是什么发展?

  雨殿尊老被剁了,骨头渣渣都不剩了,怎么这两个雨殿炼虚还有心情笑?还是对宁凡这杀人凶手言笑?

  虽说宁凡杀人为求自保,并无过错,但当众诛杀雨殿尊老,可是在打雨殿的脸啊。这么严重的事,雨殿竟然不追究?这不符合雨殿的霸道作风!

  “哦?两位前辈不认为周某杀人有罪么?”宁凡微微一诧,显然也未料到两名炼虚竟会对他善意一笑。当场除掉两名炼虚的打算,姑且一缓。

  暗道,难道炎尊跟这二人有仇,自己杀人正好顺了二人心意?

  “小友说笑了,无尽海本就是无法之地,杀人无罪,且那云焱下杀手在先,小友只为自保,何罪之有?小友放心,云焱的死,绝无任何人会怪罪到小友头上,老夫二人可以保证!更何况,小友对于雨之神殿而言,比那云焱有用得多,小友无须有任何顾虑的。”

  两名炼虚呵呵言笑,仿若炎尊的死只是一件微不足道之事。

  宁凡深深望向二人,从二人的言语听来,这二人之所以态度转变,是因为自己比炎尊有用。

  心中暗道,这有用二字,莫非是指二人有求于自己?否则以二人雨殿炼虚的身份,绝不可能对自己如此和声细语。

  原来如此…自己有让雨殿的利用价值。反过来说,这个利用价值,能让宁凡从雨殿捞到不少好处?

  “三长老可好?”一名炼虚忽然笑问道。

  “…”宁凡不语,言多必失,他还没弄清这二人的真正目的。

  “呵呵,小友不说也罢,我二人也能猜到,周臣那老儿,必定在你的洞天之宝中藏着…”

  “周臣?”宁凡心中一齐,面色却不露一分,这个名字很陌生,至少在内海中没有流传。

  见宁凡不置可否,二人也不再多问,却忽而发出另一问。

  “小友可愿加入雨殿,做一名尊老?若小友有这个意向,我二人可为小友推荐的。”

  哗!

  此言太过惊人,一城修士,但凡听到这话的,俱是哗然一片。

  雨殿尊老的门槛什么时候这么低了?

  不是拒绝魔修、妖修加入雨殿么?

  不是杀人如麻者不可进入么?

  怎么明尊杀了人家雨殿尊老,竟然还被雨殿炼虚器重,想要拉拢?

  匪夷所思,太过匪夷所思。

  宁凡品味着两位炼虚的言语,似有猜测。

  这二人恐怕真是有求于自己,否则不会抛出这么大的好处给自己。

  雨殿尊老,可不是谁都能当的,成了雨殿尊老,八百修国之中,敢惹你的几乎没有。

  “二位前辈有何要求,不妨明说,若有足够利益,周某不是不可帮助一把的。”

  “当真!”

  两位炼虚面色大喜,信誓旦旦道。

  “小友可有时间,与我二人详谈一番!小友但可放心,我二人可发下心魔大誓,绝不伤小友一分一毫!此事也绝不会让小友太过危难,至于好处,绝对会让小友满意!”

  宁凡也不认为他们有本事伤害到自己。

  深深看了一眼二人,宁凡收了杀气,不露神色,降落回南塔之外,向北小蛮一笑,

  “北小姐,不介意借我个地方,与这两位前辈好好谈谈吧。”

  “当然介意!”

  北小蛮怒气冲冲瞪了宁凡一眼,不知为何,她看到宁凡的笑就生气,见不得宁凡得意。但见宁凡安然无恙,心头却是一松。

  还好还好,没有引起更大纠纷。

  刚才看到宁凡杀了炎尊,她真是吓死了,得罪雨殿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  “是么,你介意关我何事?两位前辈,请入塔一谈!”宁凡自顾自走入南塔,两名炼虚对视一眼,难掩彼此眼中兴奋,亦遁入南塔。

  北小蛮气炸了!

  自己都说介意了,宁凡怎么可以这么我行我素,擅自进入南塔!

  既然我介意不关你事,你还问我干什么!成心气人么!

  南塔可是她北小蛮的地盘,她允许他进去了么!

  他以为他是谁!他以为他是谁啊啊啊!

  “小姐息怒,周大哥与两位炼虚前辈商谈之事攸关生死,若是谈崩,那两名前辈不知是否会伤害周大哥…他们是有求于周大哥,故而才网开一面、没有追究炎尊之死,若是,若是…”雅兰有些担心,她修为不高,却是一个聪明的女人。

  “我当然知道!不然我直接就给臭周明赶出去了!”

  北小蛮瞪了雅兰一眼,心中忽然有些烦闷。

  她刚刚听陆青说了,宁凡之所以杀了炎尊师徒,都是这个雅兰引起的。

  以前北小蛮从不关注这个手下,更不可能高看她一眼。现在望着雅兰的目光,就好像要把她吃了,心里莫名烦躁,还有些羡慕嫉妒恨。

  凭什么宁凡为一个雅兰动怒杀人,不为他北小蛮杀人。

  凭什么宁凡对别人都那么好,对她就处处欺负!

  “不许叫他周大哥!记住,不许不许不许!”

  北小蛮气得一跺脚,不知跑到哪里玩针扎草人的游戏去了,扎的肯定是宁凡无疑。

  陆青深深望着四处撒气的北小蛮,摸摸胡须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  “呵呵,四小姐似乎有心上人了…”

  “明尊虽是下界修士,资质却如此之高,倒也配得小姐,只是…”

  陆青忽而叹了口气。

  “小姐可是与西门世家有婚约啊,我是不是该管管,不让小姐与明尊走得太近?”

  (2/3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