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370章 他是火中帝君

第370章 他是火中帝君

  扶离之目洞察力非凡,不必北小蛮提醒,宁凡也已看破炎尊者飞剑的玄妙所在。

  那火红飞剑,化级巅峰的灵宝,共附灵了两大神通,其一是瞬移,其二便是斩影。

  这炎尊者根本不是剑修,而是火修,所持飞剑不过用于暗算偷袭而已。

  但见那一道火红剑光几个闪烁,便逼近宁凡留在地面的影子。

  一旦斩伤影子,便能连带斩杀宁凡本体,不得不说,斩影神通与抽宝杀婴,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
  北小蛮真的有些紧张了,眉心之上两颗血红星辰徐徐浮现,小手一扬,指尖缠绕血光,随时准备出手帮宁凡一下。

  然而不待北小蛮出手,那火红飞剑忽然一颤,似被一道星光击中。

  那一道星光,是宁凡屈指弹出的斩离飞剑,在宁凡领悟剑意之后,那飞剑疾空的威力,绝非火红飞剑可比。

  咣!

  一声碎裂声传出,火红飞剑竟被星光剑影一击粉碎。

  周身盘旋着一道星光,宁凡黑眸深如潭底,淡淡扫向炎尊者,

  “飞剑不是这么御使的…疾!”

  宁凡指诀一变,霎时间,周身盘旋的星光剑影一分十、十分百,顷刻已有万道剑影,朝炎尊者破空斩去。

  宁凡极少以飞剑之术杀人,但这并不代表他不精通飞剑之术。

  尤其是其借助一片残剑领悟陷仙剑意,更是使得飞剑之威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  “好霸道的剑意!”

  纵是两名隐匿的雨殿炼虚,都不由暗暗赞叹一声。

  宁凡的剑意,有着陷绝仙人的狂傲、霸道,乃是霸者之剑,仅仅远远观看,都让两名炼虚气息稍窒。

  二人不由猜测起宁凡的什么。

  无尽海周明,拥有炼虚高手**,难不成真是内海周家的人?

  只是对于内海周家,雨殿一直密切掌握着情报,周家之中,绝对没有宁凡这一号天骄人物!

  “此子到底什么来历…”两名炼虚高手,竟开始揣测宁凡的身份。

  宁凡剑意之霸道,席卷长街,围观修士再次后退,与宁、炎战场拉开距离。

  面对这万道剑影,纵然是炎尊者都有些头皮发麻。

  他实力之强,足以焚杀普通的半步炼虚,也见过不少飞剑割头的剑修。

  在炎尊者见过的化神剑修中,宁凡的飞剑之术绝对可列入前三甲之列。且炎尊者亦知道,飞剑之术根本不是宁凡最擅长的手段。

  “老夫似乎小瞧此人了…”

  炎尊者第一次皱眉,将宁凡视作对等对手,一拍储物袋,祭起一把红砂,向天一洒,闪烁点血红星光。

  但见红砂遮天,烟尘一扫,无数剑影纷纷崩溃。

  而斩离剑本身,更是被红砂一镇,剑身猛烈颤动起来,却是未碎。

  “太古神兵么…”

  炎尊者眉头皱的更深,他本准备以这一把红砂镇碎宁凡飞剑,还一剑之仇,却是空想了。

  第一回合的交锋,宁凡毫发未损,炎尊却碎了一柄飞剑,倒是炎尊落了下风。

  “是血辰砂!这才是炎尊者的本命法宝,是以太古星辰铁炼制的一把血砂,专碎各种法宝!”

  “太古神兵!明尊所持飞剑,亦是太古神兵!传闻太古神兵不但可晋级,本身更是坚固难毁,若是寻常飞剑,怕早已被血辰砂给镇碎…不愧是神兵!”

  围观修士议论纷纷,话语落在宁凡耳中,使得后者目光一肃。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难怪这红砂如此霸道,竟然能碎飞剑剑影,原来是炎尊者的本命法宝么。

  若是法宝的话…

  周身已盘旋着斩离剑影,宁凡却再次一点眉心,取出一道血红雷鞭。

  望着那漫天红砂,宁凡二话不说,向天猛抽雷鞭,一气呵成,连抽百遍。

  每一道鞭影,都好似一道血色霹雳,百道血雷,劈向红砂,颇为威势。

  但这一幕落在炎尊者眼中,只化作一道冷笑。

  在他眼中,宁凡见识了血辰砂的厉害,竟还敢让法宝打来,简直是送法宝让自己击碎。

  “碎!”

  炎尊者眉心一挑,指诀一变,滚滚红砂霎时间将百道血雷淹没。

  他一眼看出,血雷之鞭不过灵宝而已,根本不足为惧。

  血砂卷向鞭影之雷,一道道血雷继而崩溃,然而炎尊者尚未得意,蓦然面色大变。

  百道鞭影抽在血砂上,就好似抽在炎尊者丹田元神之中。

  元神被宁凡连抽百鞭,炎尊者猛然吐血,竟一个不稳,险些坠下长空,受伤绝对不轻。

  在其受伤的一刻,宁凡拂袖生风,将漫天血砂一卷,竟是趁着炎尊者分心之刻,强行收走了对方本命法宝!

  一般而言,修士的本命法宝唯有自己才能使用,外人是无法随心驱使的。

  但宁凡不一样。

  将血辰砂收入袖中,宁凡指尖缭绕起紫金色风烟,朝着血砂一抹。

  滋滋的声响中,血砂内炎尊者种下的神念印记,轻易便被宁凡生生抹除。

  噗!

  炎尊者还未稳住身形,骤然被抹去法宝中的神念印记,识海一痛,吐血半跪于长空,神色惊怒。

  “‘素雷碎神之术’!不会错,这不是周家修士的普通雷霆!你是不周雷皇的什么人!为何要夺老夫的本命法宝!”

  炎尊者心头大恨,对宁凡的抽宝杀婴手段,无尽海早有传闻,毕竟对无尽海修士而言,攻击元婴并非什么罕见之术,周家不少雷系修士都会。

  但周家雷修的雷霆,哪有宁凡这么霸道,这根本不是普通雷霆,血雷之威就宛如天劫一般,让人难以防御。

  内海周家的历史上,唯有一人曾掌控过血雷,那便是不周雷皇!

  无尽海早有传闻,周明是内海周家之人,但此事在周家天骄周青澄清后,被确认是谣传。

  炎尊更是确信,内海周家绝对没有宁凡这号人物。

  但宁凡竟会施展不周雷皇的血雷之术,难道这仅仅是巧合?

  不,世上怎会有如此巧合之事!

  两名隐藏的雨殿炼虚,几乎和炎尊者是同样的心思。

  他们原本就在揣测宁凡的身份,在见识血雷之后,更加确信,宁凡必定是内海周家之人。

  至于为何雨殿情报中没有周明这号人物…两名炼虚细细寻思,暗暗猜测。

  恐怕这周明是周家的重要人物,重要到需要将他的存在抹去,不让雨殿查知。

  两名炼虚越来越觉得这猜测是正确的。

  而宁凡拥有炼虚高手护身,也更加说得过去了。

  在二人看来,那隐藏的炼虚高手,必定是周家的炼虚长老,只是不知是哪一个。

  “哼!周家与我雨殿有约,半步炼虚高手决不可擅离内海,他们竟敢违背约定!看来此事有必要禀报神皇知晓了!”

  一番胡乱猜测,二人竟是越想越偏。

  “一定要查清,保护这周明的是哪一个周家长老!”

  宁凡自然不知隐匿炼虚的心思,以碎神鞭暗算炎尊者也不过是瞬息间的事情。

  眼见炎尊者受伤,宁凡趁势强夺了血辰砂,更不给炎尊喘息机会,扶离妖翼伸展而出,狠狠一振,但见紫芒一闪,身影已无。

  “好快的遁速…不好!云焱,小心身后!”

  这一刻,两名隐匿的炼虚面色大变,再不隐匿身影,横空现身,朝着炎尊者极其呼唤道。

  快,太快!

  宁凡施展扶离双翼,遁速距离炼虚都不差多少,一遁九万里的速度,根本不是炎尊能反应过来的,也唯有两名炼虚能够察觉宁凡所遁方向。

  一股寒毛耸立的感觉蓦然自后背传来,再听到两名炼虚惊呼,炎尊哪里还能从容,立刻猛然转身,朝着身后神念横扫,好似一点火星点在长空,霎时间,万里长空俱被火海淹没!

  在火海之中,一道白衣身影刚刚浮现,还未从炎尊背后发动偷袭,便被火海吞噬。

  火念!火焰之神念!

  宁凡将识海**成剑形,凝出剑念,而这炎尊者却将识海修成火形,凝出火念。

  以其半步炼虚的神念之强,施展剑念之术,纵然是寻常半步炼虚都要重伤。

  他炎尊者如此自傲,却也实力惊人,至少比未炼虚的洞虚更强数成!

  只是尚未压住伤势,又强行催动火念,炎尊者不免再次吐血,却笃定宁凡必定被火念所重伤。

  “‘火念焚天’!这是炎尊者的成名之术,曾以此术生生焚杀一名半步炼虚!”

  “传闻明尊也曾机缘巧合、修有剑念,只是明尊的剑念似乎没有炎尊的火念霸道,须知炎尊火念一旦张开,五万里内,化神初期之下,俱都会被直接瞬杀、焚成飞灰!”

  北小蛮露出一丝担忧,她连道童一清都不怕,却忌惮炎尊,最忌惮的便是这火念之术。

  单论大规模杀人的手段,雨界化神之中,炎尊者甚至可名列第一!

  “不行!我还没向他报仇,他不能就这么死了!不能!”

  北小蛮心神一急,便要腾天而起。

  明明是那么恨宁凡,但眼见宁凡被火念吞噬,她却是如此焦急。

  这种心惊肉跳的感觉,她不喜欢,非常不喜欢。

  她必须把宁凡从火海中拉出来!

  轰!

  北小蛮尚未冲入火海,下一刻,生生收住脚步,眼眸一怔。

  却见席卷万里、足以瞬杀化神初期的火海,在下一个瞬间,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生生分开。

  宁凡一袭白衣,紫翼妖异,从容穿行于火海之中,汹涌的烈火好似畏惧一般,竟分分躲避着他,更何谈灼烧他。

  “怎么可能!”

  炎尊者无法置信,自己全力一击的火念,连半步炼虚都能重伤,却无法伤到宁凡分毫!

  这一刻的宁凡,站在火海之中,竟给炎尊者一股心惊肉跳的感觉。丹田之中的百种四品灵火、三种地脉妖火,俱都颤抖畏惧。

  不可抗拒!

  这一刻的宁凡,就好似火中帝王,无火可伤!

  “‘采火之术’!”

  宁凡五指一抓,掌心之下生成一个小小的阴阳鱼漩涡。

  这漩涡一经出现,一股诡异而恐怖的吸力传出,万里火海俱被吸入小小漩涡,不知所踪。

  无人知,炎尊者这所谓的全力一击,全部成了滋养日月碑的养料,将被用于补充碑魂!

  围观修士一片安静,场面针落可闻,完全被这一幕震撼住。

  两名炼虚亦是愣住,他们根本无法置信眼前所见的事情。匪夷所思,太过匪夷所思!

  二人自问,凭借炼虚修为,粉碎炎尊者的火念不难。

  但那仅仅是粉碎!

  宁凡所施展的神通,根本不是粉碎那么简单,就仿佛天生克制!

  不,用克制不足以形容那种吞噬的感觉…准确的说,那种感觉,就好似…采补!

  对,采补!好似修士采补鼎炉,贪婪的夺尽鼎炉的一切,鼎炉却无法反抗!

  一霎之间,二人心思飞转,却又好似想起了什么,忽而露出大喜之色。

  “这周明,难道有办法克制火焰不成!”

  “若是如此,想要获得‘那件东西’,怕是整个雨界,唯有此人能够办到!”

  二人对视一眼,皆看出彼此眼中想法。

  那件东西位于某处绝渊火海之中,纵然是碎虚修士都无法擅入其中、将之取出。

  正是为了取出那件东西,雨殿才刻意培养出一个炎尊者,给炎尊者一切优厚的**待遇,给他地脉妖火吞噬,给他炼虚高手护身,纵容他与**嚣张犯法。

  只是就算想靠炎尊者取出那物,也至少需要将炎尊者培养到碎虚…这一切太过渺茫未知,千年万年之后,炎尊者能否碎虚成功,谁又能确定?

  “如果这周明愿相助雨殿,我等何须云焱出手!”

  “不能再让云焱与这周明对抗下去,一旦云焱彻底得罪周明,我等再想笼络他为雨殿效力,便困难了。”

  二人一步迈出,竟是准备阻止炎尊与宁凡的赌斗。

  无人知,两名炼虚竟生了结交宁凡的心思。

  宁凡徐徐收起掌心漩涡,似觉美味地舔了舔舌头,如此精纯的火念力量,起码让日月碑填充了百分之一的碑魂力量。

  没有继续对炎尊下杀手,抽其元神、摸其法宝、吞其火念,宁凡已将炎尊重伤。

  以宁凡的个性,自然是不愿纵敌的,但当着万人之面诛杀炎尊,将雨殿得罪死,亦是不智。

  就算当真要杀,也该在事后背人处暗算偷袭才好…

  “交出三种地脉妖火。”宁凡冰冷的声音不容拒绝。

  “不可能!你休想!哈哈!你不能夺走我的地位,不能!”

  炎尊状若疯狂,从未有一刻,他对宁凡的杀意如此强烈。

  从前只是为了杀人夺火,此刻却是为了杀掉宁凡,抹除后患!

  宁凡威胁到了他的地位!因为宁凡是火中帝王,并不畏火,若他活着,雨殿就不再需要自己,自己便会失去雨殿的全力培养!

  “虚火之术,三昧火掌!”

  炎尊眼睛已然血红,他必须在两名炼虚交好宁凡前…杀了宁凡!

  (1/3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