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364章 帮我找一个人

第364章 帮我找一个人

  宁凡交给洞虚两件东西,一个玉简,一颗漆黑的珠子。

  那玉简记载了他心境突破的历程。

  那漆黑珠子,是一丝虚空之力所凝,并融入了宁凡问虚之时的感悟。

  这两件东西,看似平凡,然而对洞虚而言,意义太过重大。

  他小心的收起二物,即便强自镇定,也无法掩饰眼中喜色。

  宁凡这两件馈赠,起码可让洞虚突破炼虚的几率提升一成!

  这一成几率,足以让任何半步炼虚的修士动心!

  “大恩不言谢!”

  洞虚眼神郑重,从前他与宁凡的关系,仅是交易,他为宁凡出手三次,宁凡赠他虚力感悟。

  随后,宁凡一步步与许秋灵关系加深,洞虚也有宁凡渐有交情。

  今日,宁凡赠洞虚好处,毫不藏私,雪中送炭,这让洞虚无法不感激。

  若他洞虚有突破炼虚的那日,他必不忘宁凡之恩!

  洞虚再无犹豫,取出一个玉简,将其中内容重新复制一份,赠给宁凡。

  宁凡接过玉简,神念一扫,下一刻,目光一肃。

  “嗯?地图?这是…”

  宁凡越看越仔细,这其中不单单记载了一处处精细地图,更有不少标注。

  最重要的是,其中有洞虚对雷皇之墓的细致描述。

  雷皇之墓,是一处小千界宝,原本并不叫这个名字,而是叫‘素雷界’。此界宝是不周雷皇年轻之时所得,亦是其成名之物,更是其坐化之地。

  不周雷皇死于素雷界中,并将素雷界留于内海周家,此后,素雷界改名为雷皇之墓。

  雷皇坐化之前,煞费苦心,奇思妙想,将素雷界改造成一座玄妙的世界。

  皇墓!

  这皇墓之中,留存了雷皇一生传承,亦设下了重重险关。

  进入皇墓,需要从内海周家得到名额,每隔百年,周家都会放出数十名额,获得名额者,蒙赐一枚雷玉,但凡身处雨界,可随时随地令心神沉入雷玉,出现在皇墓之中!

  不错,进入皇墓的只是一丝分魂,并非修士的肉身。

  看到这里,宁凡对那素未谋面的不周雷皇,不免有些佩服了。

  雨界之地何其辽阔,但凡身处雨界,不论在哪一个修真国,都可随时随地凭雷玉进入皇墓,这种手段,非常人能办到。

  进入皇墓,最大的好处在其中修炼。

  譬如一个修士并不在无尽海中,只是身处八百修国之内,却可凭雷玉分魂穿梭,到达内海的皇墓中。

  皇墓之内,有无数高手的残魂,化作精怪,会无差别攻击入皇墓之人。

  那些高手的残魂,皆是雷皇生前所杀,以雷道秘术囚禁于皇墓之内。

  皇墓之中的厮杀,不会有任何人死。高手的残魂被修士灭杀,只需过一段时间,便会借助雷力重凝。

  进入皇墓的修士若死在残魂的攻击下,也只会心神受创,不会太过连累本尊受伤。

  不会死亡,却可体验生死杀戮,甚至可体验死亡的感觉,这雷皇之墓着实玄妙地过份。

  但若只有这些好处,雷皇之墓远不至于吸引修士进入。雷皇之墓是一处修士厮杀之地,进入皇墓的只是一丝分魂,故而在皇墓中是没有修为的。

  进入皇墓的修士,都是一步步从微末重新晋级的。

  每一个初次进入皇墓的修士,修为都只有辟脉一层。

  修为提升的方式很简单,那就是在皇墓中斩杀残魂精怪,获得‘皇墓道果’。

  这并非真正的道果,而是雷皇以雷力所模拟的道果,效果远远逊色于真正道果。

  不过有一个好处,吞服这样的道果,不但可提升皇墓分魂修为,更可同时提升本尊修为!

  雨界之外是不容许肆意杀戮的,且杀人夺宝的同时也有被人杀的危险,故而道果极为稀少。

  但在皇墓之中,杀戮残魂精怪不许负疚,无伤道心,更可获取道果,无疑是一处绝佳的试炼之地。

  在一些强横残魂盘踞之地,更藏有雷皇的灵药、法宝等传承,亦有不少修士在皇墓组队,攻打那些精怪巢穴,为获得雷皇传承而努力。

  有的修士是奔着杀戮而来,有的修士则是奔着雷皇传承而来。

  雷皇一生有无数宝物留下,其中最珍贵的,却是其雷脉功法——《不周雷诀》!

  这功法,传闻在皇墓的最深处,被数头碎虚残魂所镇守,至今无人可夺得。

  没办法,纵然是碎虚修士分魂进入皇墓,也需一步步提升分魂修为,想得到这功法,起码要让分魂修炼到碎虚…很明显,这是不可能的。

  本体修炼到碎虚,都千难万难,一丝分魂修到碎虚,更是无稽之谈!

  纵然如此,仍有无数修士蜂拥而入,在皇墓中杀戮、修炼。

  不论如何,此地杀戮无关生死,纵然分魂死在皇墓,也只是连累本体受伤而已,是绝佳的试炼场所。

  “雷皇之墓…此地与世隔绝,自成一界,非持有雷玉不可进入,进入之后又需遵照雷皇旨意、斩怪夺道果,方可晋升修为…雷皇,当真是盖代人杰!构想出如此玄奇的试炼场所,怕是前无古人、后无来者了。”

  宁凡称叹道,若他有一块雷玉,倒是极其乐意进入皇墓,见识一番。若能将进入皇墓的分魂修炼到化神,以宁凡手段,斩杀化神残魂必如蝼蚁,届时在其中杀戮,可得到无穷无尽的化神道果,对提升实力大有益处!

  这想法在其心头升起片刻,又旋即掐灭。

  宁凡心中,升起另一个疑惑,目光一凝,对洞虚问道,

  “只是有一点,我不明白,雷皇坐化前,为何要造出这种界宝空间。确实,这雷皇之墓对小辈而言,是绝佳的修炼之地,但我不认为,一个频临道消人亡的碎虚皇者,会花费偌大的代价,为小辈留下福祉。雷皇造出此墓,恐怕还有其他深意!”

  “洞虚道友明明说雷皇坐化,却又说雷皇未死,难道…不周雷皇半死半生的状态,与这雷皇之墓有关!”

  宁凡似想到了什么,他的提问,让洞虚赞许地点点头,解释道,

  “不错!道友果真是聪颖之辈!雷皇大人造出此墓,自不单单为了福泽后人。当年的雷皇,身受重伤,频临死亡,无药可治。他知死亡不可逆,便制出皇墓,以莫大的神通,让往年所杀的修士残魂,以特殊形态存在于皇墓内。老夫之前说过,这些放入皇墓的残魂,都是杀不死的,即便被修士斩杀,过一段时间,也可借助雷力返本归元,重塑残魂!”

  “雷皇大人,将自己的残魂,封在了皇墓中!他可以说已死在万年之前,也可以说,以一种诡异的状态…存活在皇墓之内!他是生是死,无人能够说清。然而,只要雷皇大人残魂仍在皇墓之内,雨殿便不敢在无尽海乱来!”

  洞虚眼露崇敬之色。

  不周雷皇即便死了,也有办法将残魂封印在皇墓,达到另一种不死的境界。

  不周雷皇即便只剩残魂,但仅仅一道残魂,就可令雨界神皇忌惮不已!

  这便是不周雷皇的威名!

  洞虚一拍储物袋,取出一块雷玉,递到宁凡手上,借他观看。

  那是一块银灿灿的玉令,已被洞虚认主。

  “这便是雷玉么?”宁凡露出凝重之色。

  “不错!这便是雷玉,是进入皇墓的必备之物,但因为已然认主,无法赠与你,否则你倒是可借助老夫雷玉,进一进皇墓,历练一番的。每隔百年,内海周家会发放72道雷玉。雷皇陨落已有万年,万年之中,雨界流传的雷玉便有七千二百个,其中绝大多数被雨殿获得。”

  “这些雷玉,在获得之后,必须认主炼化,才可驱使,故而也不可转赠他人。十年之后,便是周家这一次发放玉令的机会,亦有72名额。你若有时间,可去一争,以你的实力,争一块雷玉不难。若能争到排名第一的雷玉,更可获得莫大机缘。每一届夺令者中,排名第一者,可获得‘封赐雷玉’,其中蕴含了一道雷皇大人的封赐力量,炼化之,可大幅提升修为!我等内海七尊,都曾在雷玉争夺上,夺得过第一!”

  洞虚深深看着宁凡,他相信,以宁凡的实力,纵然是与内海化神、雨殿天骄们争夺,也必可获得第一的。

  这雷皇之墓处处都是机缘,对宁凡这种急需提升实力的人,是一个绝大诱惑。

  “十年之后么…”

  宁凡点点头,若十年之后他还在无尽海,必定去争一争雷玉。

  对待机缘,宁凡从来没有放过的打算。

  只是既然雷皇之墓还有十年才发放名额,此刻去想此事,未免有些过早了。

  “洞虚道友准备借助皇墓突破炼虚,具体还需多久准备?”宁凡转而问道。

  “短则数年,多则数十年吧,突破炼虚不是一件小事,不过有你的帮助,老夫还是颇有信心的。第一步,老夫准备坐镇姑苏,在此地模仿你的心境感悟。有老夫坐镇,姑苏不会有事,欢魔岛亦不会有事。”

  “是么,如此说来,洞虚道友在皇墓突破境界,也非这数年内的事情了?这样也好,若十年之后,我得到一块雷玉,或许可进入皇墓,助道友突破境界。”

  “呵呵,若真有那一日,老夫倒要依仗道友护法一二的。”洞虚一笑,并未多想。

  “我准备离去些时日,在外海处理些俗务,并去遗世宫闭关,将这一路杀伐的所得,彻底炼化,以最强姿态进入内海。或许数月,或许数年…”宁凡思虑道。

  洞虚听闻宁凡要走,立刻一诧道,

  “你要离去数年?如此的话,不如让灵儿暂且留在姑苏,她命格补全,实力大涨,距离化神已不远,在你离去的数年内,她说不定也有机会化神的。”

  “灵儿化神么?也好,若是如此,我离去之前会为她炼制些许丹药,助她化神成功。”

  宁凡的眼前浮现两个女子的身影,一为许秋灵,二为殷素秋。

  这两个女子,似乎都要化神了,或许,也可为素秋炼制些丹药。

  他若有所思,这些女子,都是他的家人。

  家人…有她们在,纵然自己四海漂泊,何处不是家?

  家人,自己的家人,除了她们,除了师尊、弟弟,似乎还有一个。

  “娘亲…”

  他好似想起些什么,望着洞虚,眼中竟有一丝犹豫、紧张。

  即便只有一丝紧张,但这表情出现在宁凡眼中,是极其罕见的。

  “洞虚道友,你可否用真仙之血,为我卜算一件事…一件很重要的事!”

  “哦?自然可以!不过这真仙之血只可使用一次,道友可想好了,让老夫卜算何事?”

  洞虚暗暗诧异,他从未见过宁凡会紧张。

  足可见这卜算之事,对宁凡而言意义有多么重大了。

  “嗯,我已想好了,请帮我找一个人…”

  宁凡的心头,有太多想要卜算的事。

  他想找出暗算老魔的人,但卫玄已告诉他。

  他想找齐慕微凉的三魂七魄,但三魂七魄的下落,他已有所猜测。

  他想知道动了自己命格、暗算自己气运的是谁,但比起那个人的下落,这一切又不值一提了。

  他想找到那个人,他在云海斩凡之时,通过种种迹象得知那人尚存于世,他要将那人找回来。

  “找人?找谁?”

  “她叫,宁倩。”宁凡语气平静,眼中却喜忧参半。

  宁倩,是他的娘,他不知道,娘亲是否真的还在世,一切都只是推测。

  若洞虚卜算的结果,是娘亲过世,则他的期待,便会落空。

  “宁倩?似乎是个女子之名,是你的女人么…咳咳,周道友,你还真是风流…”

  洞虚随口一笑,却被宁凡目光一怒打断。

  “她是周某之母!”

  由不得宁凡不怒,父母是不容拿来开玩笑的。

  “咳咳,老夫失言…”

  洞虚暗暗诧异,宁凡竟会让他用真仙之血卜算母亲的下落,倒是个孝子。

  “可有她的容貌?信物?气息?”洞虚询问道。

  “我只知她的容貌。”

  宁凡挥手取出笔墨,闭目回忆着宁倩的容貌。

  云若薇梦境中的宁倩,十步桥上怜惜儿子的宁倩,问道崖幻境中为宁凡纸鹤做饭的宁倩。

  一个个印象重合,宁凡挥笔,在纸上画出一个端庄慈目的女子。

  “只有容貌的话,老夫能卜算的信息不会很多,只能尽力而为。”洞虚将画像默记心头,端坐于座,掐指演算。

  其眉心一丝血光闪烁,浩瀚的威压自其体内流露,却封在三丈之内,并未外泄太远。

  宁凡拳头紧握,他期待洞虚给他满意答复。

  他一直以为自己无父无母,此刻既然知晓母亲可能尚在人世,自是要不遗余力找回来了。

  一炷香过去,一个时辰过去,一日过去。

  洞虚的脸色渐渐苍白,仿佛卜算此事对他而言,十分艰难。

  “看不清,看不清!她的命格,亦被人动过。”

  “她的命格被人遮掩,不过既然是周道友的请求,老夫纵是豁出去,也帮你办到此事!”

  洞虚眼露凛然之色,修士一生,绝情断爱,斩断凡尘,宁凡却愿寻回娘亲,这一点让洞虚钦佩。

  应人之诺,忠人之事!洞虚虽不知什么人这么厉害,竟可遮蔽她人命格,但若是为了报答宁凡的恩情,洞虚愿竭力一搏。

  “血,碎!”

  洞虚眼露一丝狠色,法力一震,将眉心真仙之血震得粉碎,立刻,其胸口如遭重击,跌落座椅,跌到于地,咳血不止,但眼中竟有一丝兴奋。

  凭借自损之术,在震碎真仙之血的时候,他洞虚竟震开了一丝遮蔽,看到了天机!

  “周道友,老夫卜算到了!天机显示,欲寻宁倩,需寻一人…”

  言及于此,洞虚忽然露出犹豫之色,不知该不该将卜算结果告知宁凡。

  “寻谁!”宁凡目光一喜,既然还能找到娘亲,自是说明娘亲未死的。

  生不能尽孝,死后何以安!

  宁凡要寻回娘亲,补偿未尽的孝道!

  “去寻…‘白衣剑神’云天决!咳咳,或许是老夫卜算错误,道友不要放在心中。”

  一向冷静的洞虚,在念出这个名字的同时,竟有一丝畏惧。

  不知让宁凡去寻此人,是否是一个错误。

  那云天决,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剑魔啊。

  “云天决!”

  纵是宁凡,听到这个名字,心境都有些许颤动。

  在修界摸爬滚打的如此多年,他已不是当年的毛头小子,岂会连鼎鼎大名的白衣剑神都不知。

  一剑西来,天下俯首!

  手中有剑,敢与天决!

  那云天决不但实力绝强,性情更是冷傲孤僻,喜怒无常,杀人无情。

  宁凡暗暗皱眉,难道他要去跟云天决打听自己娘亲下落?

  且不说不知云天决在何处,纵然知道,不知自己向云天决提问,是否又会触怒那人,将自己灭成渣渣。

  “呃,周道友,老夫有一句话,必须要劝你一劝。寻找娘亲,还有其他门路,若非必要,莫与那云天决有任何瓜葛。此人千年之前,仅是元婴,千年之后,成为碎虚,实力绝强,却又最是凶狠冷血。据说,云天决突破碎虚之时,曾大发癫狂,连自己四弟都给手刃了…因为斩杀雨殿四皇子,被神皇重责,废去一臂…”

  “斩杀四弟!”

  宁凡一皱眉,他对着云天决不免有些恶感。

  在他看来,世间之人大致分为三种,凡人,敌人,亲人。

  凡人是宁凡不愿杀的。

  修士踏入争斗,必分生死,则是敌人。

  而亲人,就算宁凡道消人亡,都不会斩杀自己亲人!

  对那云天决,宁凡自是小觑了一丝。

  实力虽强,资质虽高,但如此冷血,大道必难走远。

  “洞虚道友的良劝,我记下了。若非必要,我不会去惹这个狠人。”

  “只是无论如何,我会寻到她!”

  宁凡心思一动,若云天决的门路走不通,就去寻云若薇吧。

  记得宁凡在云若薇的梦中,曾见过宁倩一面…

  或许云若薇知道些什么。

  望着宁凡思索的目光,洞虚大感有趣。

  万恶淫为首,百善孝为先,淫与孝,都被宁凡占全了。

  这个小子,真是个极端的人。

  (第一更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