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362章 彻底立威

第362章 彻底立威

  堂堂封妖殿主陆界焚,竟向宁凡请罪!

  这一幕,绝对比宁凡以武力战败陆界焚、更加震撼人心!

  若说宁凡经历苦战后、击败陆界焚,外人尚可当作陆界焚伤势太重,将一切解释清楚。

  然而陆界焚上来便是请罪,这太过匪夷所思,根本无法解释、

  击败一个受伤的内海七尊,或许还有些可能。

  让一个内海七尊求饶请罪,这却如何可能?

  妖尊大人为何要畏惧宁凡,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!

  太多的人想知道这一答案,但宁凡不会说,陆界焚也不会提。

  “陆界焚!本尊问你,你令属下建立刺明联盟,意欲刺杀我周明,可有此事!”

  宁凡的声音好似平地生雷,在陆界焚心头引起一系列震动。

  “什么!明尊是说,紫蛊等人利用我封妖殿之名,建立了刺明联盟,意欲刺杀明尊!他们真是…真是…真是愚蠢!愚蠢之极啊!”

  陆界焚望着紫蛊的元神,怒火中烧。

  他负伤而归,根本不知在他离去的二十年间,紫蛊等人做了如此疯狂之举。

  建立刺明联盟?凭十几个初期中期化神诛杀宁凡?开什么玩笑!

  宁凡是谁,是手刃无数化神的狠人,是灭贪狼分魂如蝼蚁的存在,陆界焚伤都没养好,岂敢在这个关头得罪宁凡!!

  陆界焚神情紧张起来,如果宁凡执意追究陆界焚的责任,一路杀到内海封妖殿,陆界焚虽然有保命手段可以跑路,却未必不会受伤。

  且若是逃离无尽海,他在内海的一生基业算是毁了。

  “明尊息怒!刺明联盟绝非陆某本意,而是下人胆大妄为,此事天地可鉴!下人犯错,陆某自有失察之责,还请明尊给陆某一个补偿的机会,陆某必备厚礼,定可让明尊满意!”

  陆界焚的语气,几乎是在恳求了。

  恳求宁凡放封妖殿一马,恳求宁凡相信,他陆界焚与此事毫无关系!

  天可怜见,他陆界焚惧怕宁凡还来不及,岂会自找麻烦!

  紫蛊要疯了,他感觉自己一定是疯了。

  如果不是疯了,怎会亲眼目睹妖尊大人跟其他人求饶!

  “不可能!我不信!这不是真的!”

  “我封妖殿乃是内海七大势力,妖尊大人更是内海七尊之一,不可能跟你求饶,不可能!”

  “周明!你是在骗我!你是在用幻术骗我…我不信!”

  紫蛊似笑似哭,竟是无法接受这个现实。

  他无法接受,自己视为蝼蚁的宁凡,竟是让妖尊都卑躬屈膝的恐怖人物!

  恍然间,紫蛊想起他之前的话语。

  “周明,你休得猖狂!你以为你是内海第八尊么?”

  内海第八尊。

  内海第八尊哈哈!

  这周明的实力,何止内海第八尊,纵然没得到‘皇墓封赐’,但能让妖尊屈服,怕是实力拍在七尊之内都是前几的存在!

  “老子惹了这么一个狠人…老子真是愚蠢,愚蠢!”

  望着疯疯癫癫的紫蛊,以及另外两名化神中期的长老,陆界焚心有戚戚。

  这些是他的属下,但他不敢奢求从宁凡手上救人。

  陆界焚知道,宁凡不可能卖他面子。此子心狠手辣,一旦为敌,必定诛杀的。

  陆界焚唯一渴求的,便是宁凡能不追究封妖殿其他人的责任。

  否则,宁凡杀入内海,封妖殿必灭,而他陆界焚也唯有再一次动用秘术,像上一次从界兽手中逃走一般,逃出宁凡的追杀了。

  那将是最坏的结果…

  “请明尊务必给我补偿的机会,无论如何,陆某都是‘皇墓’走出的至尊,并得到过‘那位大人’的赏赐,好东西绝对不少,定能让明尊满意的!”

  陆界焚无奈,只能话里有话暗示宁凡些什么。

  “补偿么…”

  宁凡眉头一皱,暗暗寻思陆界焚话中深意。皇墓,是指内海的雷皇之墓么?

  那位大人又是何人,能被陆界焚称为大人,难道是碎虚高手?

  毕竟内海有诸多隐秘,是宁凡并未曾接触的。最大的古怪之处,是雨界界法之下,竟会出现无尽海这样的无法地带,恐怕这里潜藏着什么人物,让雨殿都忌惮,不敢再次动用界法。

  能让雨界如此忌惮的,至少也有碎虚实力!

  陆界焚的话,无疑印证了宁凡的猜测。

  陆界焚是在暗示宁凡,外海闹闹无妨,若入内海,必须收敛一些么…否则可能惹某个碎虚不快。

  从陆界焚口气来看,这并不是威胁,更多的则是一种示好提醒。

  “有意思…看在刺明联盟非你本意的份上,放你一马也非不可。陆界焚,本尊给你一个机会。若你能拿出令我满意之宝,封妖殿可存而不灭。若不能,则下一次周某入内海之时,便是封妖殿灭殿之日!”

  宁凡深深望着陆界焚,给予了警告。

  内海海域辽阔,封妖殿路途遥远,杀入内海并不现实。

  且内海之中,或许隐藏着碎虚高手,甚至这碎虚某种意义上扶植了封妖殿。

  宁凡并非惧怕那隐藏碎虚,只是一切没弄清楚前,没必要硬与这等高手撕破脸皮。

  宁凡再狂妄,也不会主动去招惹碎虚的。锋芒毕露,并不意味着要用鸡蛋碰石头。

  他灭瀛洲,已为姑苏报仇。

  他诛杀二十名化神,积累的凶威已足以让无尽海势力畏惧、不敢招惹。

  尤其是今日陆界焚对宁凡求饶,此事一旦传开,怕是再无人会打宁凡的注意了。

  皇墓…那位大人…

  在弄清这些之后,宁凡才会决定封妖殿的命运。

  一块块破碎的瀛洲山石,徐徐沉入海底。

  在得到宁凡答复之后,陆界焚稍稍安心,散去元神降影,不再逗留,直接离去,丝毫不关心紫蛊等人的死活。

  宁凡对左桐点头示意,略感古怪地扫了一眼云念苏,旋即便与洞虚一道降落姑苏。

  姑苏已是一片废墟,处处皆是尸山血海,已非当年世外桃源的模样。

  宁凡目露感叹,姑苏百万凡人,被罗森等三魔屠去了三分之二,若非自己赶到,怕是三分之一也不会剩下。

  “灵儿,你四叔伤势好些了么…”宁凡眼神柔和,这表情只会对许秋灵露出,敌人们是享受不到的。

  “嗯,伤势已压制住了,多亏大哥所给的丹药神妙…只是身上的伤可以医治,心中的伤又如何医呢,他们注定再无法做一回凡人…”许秋灵眼露伤感。

  “那,就不要做凡人了…”宁凡沉默。

  当年的他,亦是凡人之身,在合欢宗内备受欺凌。他不甘死于合欢宗,不甘被欺压,于是他选择了修真反抗。

  一拍储物袋,宁凡取出一个粗布麻袋,将其一抖,放出一个个凡人女子。

  他闭上眼,丝丝雨意在心头六转,而姑苏海岛之上,渐渐升起灰蒙蒙的乌云,降下了丝丝细雨,将战火熄灭,将血洗洗刷入泥土之中。

  “周公子,不,周仙人,谢谢…若无你,我已经、已经…”白素盈盈一福,若无宁凡,她必定清白沦丧在王坤手中了。

  “不必多谢的,还是叫我公子吧。是我要多谢你,若无你的一句‘执着于剑’,若无你的一篮鸡蛋,若无你五个月来日日为我备上酒菜,我不会再一次体会到凡人的快乐。”

  宁凡立在雨中,很久、很久。

  他在等,等待更多的围观者前来。

  一连半月,宁凡始终没有停下姑苏烟雨,姑苏的人们安葬亲人,重修茅庐,自罹难后顽强生存。

  半个月,不断有金丹、元婴奔赴瀛洲,希图看一场热闹。甚至有内海化神听闻外海惊变,暗中前来一探。

  只是他们遁光太慢,来得太迟,能看到的只是瀛洲废墟,以及姑苏烟雨。

  在无数外海修士的瞩目中,宁凡手提二十个化神修士的元神,在其身边,立着二十五具化神傀儡。

  当着无数修士的面,宁凡将二十名化神元神一一搜魂,并旋即喂给了傀儡吃下。

  不单单是提升傀儡等级,更是为了给予无尽海一个警告。

  他宁凡,不可招惹!

  对无数围观修士而言,无法形容那一幕的恐怖!

  二十名化神元神,被宁凡纷纷搜魂后,喂给傀儡吃下。

  那可是化神老怪啊,竟被宁凡如此对待…此人真是个疯子!

  数日之后,宁凡化出巨人法相,肩扛姑苏,一直扛到距离欢魔仙岛不远的海域。

  可以想象,这一场疯狂的灭岛之后,对外海乃至内海,将引起多么大的震动。

  外海十宗三岛,被灭去一宗一岛,只剩九宗二岛!

  内海高手之中,陨落了18位化神,这些化神所在的势力纷纷没落,诸如那黑佛宗之流,在失去所有化神之后,立刻便被仇家灭掉,将地盘瓜分。

  这便是修界的现实,一步走错,身死族灭!

  这一次,无尽海是真正明白,凶魔周明…回来了!

  这些只是局势变动。

  更惹人在意的,当然是宁凡的凶名,第一次强大到让内海都畏惧。

  内海第八尊…‘明尊’周明!

  几乎无人怀疑宁凡有抗衡内海七尊的实力。陆界焚的求饶谢罪,震撼了太多人。

  巨魔岛,雪银城。

  一个并着双足的白发少女,正悠闲地当着秋千,与世无争。

  在她身旁,数名气息强横的高手正对一个黑脸大汉禀报着什么。

  听了主人的禀报后,大汉目中精光一闪,哈哈大笑,刚猛无俦的气势闪开,让寻常化神根本不敢靠近。

  “好!好!好!”

  “不愧是小山子看中的人才,不愧是魔罗传承的继承者…内海第八尊吗…有胆魄,有脾气,老子喜欢!”

  剑岛,剑冢。

  大殿之中,剑尊负手而立,听取了属下的禀报。

  “周明么…此子倒是厉害,竟一人灭了二十名化神、百万修士…他的剑意,很霸道啊,是陷仙剑意么。看来洞虚老头当年从我手上淘换的陷仙剑残片,落在此子手上了。剑念、剑意、化剑为丝…后生可畏啊!”

  剑尊徐徐转身,望着诸位属下其中之一,目光一肃。

  “关雄!你曾在欢魔海拍卖会见过周明,对此人印象如何,可有结交的可能?”

  “回禀剑尊。此人性格凶狠,但倒是很少主动惹事。依属下之见,无论任何时候,剑岛都不可招惹此人。毕竟谁能担保他不会再一次失踪,二十年后归来,成了炼虚,报前仇、灭旧敌。此人不可招惹!”

  “是么…”剑尊点点头,没有再多言。

  妖岛,封妖殿。

  陆界焚压着伤势,强行闭关,对全宗下令,不得再有任何人招惹宁凡。

  同一时间,陆界焚开启所有阵法防护,将妖岛警戒开至最高。

  “但愿这周明不会脑袋一热、杀入妖岛,否则本尊只有逃难了…””

  陆界焚无奈地闭上眼,布置好一切后,遣人赴外海向宁凡送一份大礼,而后再次闭关疗伤。

  丹岛,丹霞殿。

  近半年时间,羊古返回内海,并召集了不少昔时朋友,前往外海支援他的宁凡师尊,意欲帮助宁凡覆灭刺明联盟。

  好一番奔走,他才花费偌大代价,请来五名化神初期,一名化神中期。

  这些人虽说是来助拳,却在听说刺明联盟势大之后,摇摆不定。故而出发支援之事,一拖再拖。

  还未出发支援宁凡,却已从外海传出一个惊天消息。

  宁凡一人,踏平了瀛洲,独灭百万修士、二十化神!

  “师尊竟如此厉害!一人之力,屠灭二十名化神!”

  羊古的话带着兴奋,却让一个个助拳的化神骇然不已、后悔莫及。

  失策,失策啊!

  若早知羊古的师父如此厉害,他们自然不会有诸多顾虑,早就出发前往外海了。

  结果这么一拖,为宁凡助拳、赢得宁凡好感的机会就此跑掉。

  “羊道友,若你师尊下一次需要援手,务必叫上老夫!经此一战,老夫对明尊是佩服不已啊,内海第八尊当真是实至名归…”

  这些人开始拍马屁了,但换来的仅仅是羊古不悦回复。

  “哼!希望下一次诸位动作快些,可莫再等到战斗结束才出发支援!”

  “嘿嘿,这个自然,自然…”

  外海,蓬莱仙岛。

  遗世塔中,一个红衣少女正秀眉紧蹙,稳固化神初期的境界。

  便在这时,一道传音飞剑以秘法飞入塔中,传来的赫然是宁凡的情报。

  听着宁凡一场场惊人战绩,红衣少女冷淡的眸子,忽而闪现出一丝别样光彩。

  “哼!臭坏蛋,你失踪二十年,总算回来了。”

  “我就说嘛,你周明周大坏人比宁凡、陆北都厉害吧,姐姐和娘还不信!哼,她们瞩目的天骄,有你这么厉害的么!能一人灭掉二十名化神!”

  红衣少女露出自得的表情,好像立下辉煌战绩的不是宁凡,而是她北小蛮一般。

  “嘻嘻,你灭了瀛洲,获得了不少好处,说不定要来遗世宫闭关了呢…这一次,我可不会再轻易输给你了!我一定要光明正大地从你手中,将石兵爷爷抢回来!上一次我来了癸事…这一次我会很认真的!”

  北小蛮的眼中,升起一丝奇异的光彩,也不知是战意,还是想到了其他心思,小脸没由来就红了。

  姑苏岛,周府之内。

  一切重建有待继续,白素母子在许秋灵的照顾下,气色日渐好转。

  宁凡盘膝卧在房中,心中反复回荡着这一次血战,心中升起丝丝明悟。

  在其身前,摆放着不少拜帖、礼单,自然是想要巴结宁凡的势力所赠。以宁凡如今强势地位,想要拜访者自是不在少数的。

  这些势力所送礼单,宁凡统统收下,来者不拒。

  至于见客之事,则统统交给余龙处理。

  这无数拜帖之中,唯有一封,引起了宁凡一丝注意。

  “云念苏…此人姓云,莫非是雨殿之人…”

  “此人声称他已入丹岛,若有缘,希望能在内海与我一见,并为我引见雨殿高手…”

  宁凡摇摇头,将拜帖放下,对于和雨殿天骄结交,说实在,他兴趣寥寥。

  内海神空岛、巨魔岛、丹岛,这三个岛他必定要去一趟的。

  在进入内海前,有些故人必须先妥善安顿。

  法力修为也需要提升一二了,妖力、魔气皆是化神中期,法力却尚是半步化神,已成了宁凡短板。

  除此,宁凡还需与洞虚老祖询问一下内海的隐秘。

  若内海当真有碎虚坐镇,则他入内海,必须谨慎一些。

  “做完这一切,便可回家…纸鹤…”

  宁凡的眼前,浮现出一张张女子笑靥。这些年过去,她们不知一切可好。

  在其沉思之时,房门之外传来轻柔的脚步声。

  “大哥,不好啦!”是许秋灵略带慌张的声音。

  “怎么了,出了何事?”宁凡目光一皱,有些担忧。

  “是师父…师父他,师父他…他触摸到炼虚瓶颈,忽然宣布要闭关突破炼虚啦!”

  原来这小丫头慌张,是惊喜造成的。

  “炼虚!”宁凡目光一动,这对洞虚而言,倒是一桩好事。

  若是洞虚成功突破境界,怕是足以在无尽海中,引发更深层次的轰动了。

  内海七尊之中,第一个炼虚,即将诞生了么?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