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355章 周明,不能惹

第355章 周明,不能惹

  宁凡肩扛姑苏,踏碎海浪,继续追击罗森。

  他目光平静,步步沉稳有力,之前冲入紫元海、惊到左桐之事,根本未让其太在意。

  与其与紫符门解释一百个需要通行的理由,不如一掌按碎阻挡阵光。

  想要让霸道的紫符门低头,需要的不是感人至深的理由,而是让人不敢阻挡的实力。

  宁凡不仅要让外海知道他回来了,更要让人知道,他更加不可招惹!

  罗森好似故意往十宗路线上逃遁,试图让十宗高手阻挡宁凡的追杀。

  这狡猾的肉山魔头早不知遁出多远。

  宁凡不紧不慢,他的身前,出现一次次势力驻扎的悬空岛。

  偶尔遇到些岛屿设下何等封海之阵,宁凡无一不是强横冲过去。

  连紫符门的阵光都挡不住宁凡,寻常势力岂能挡住宁凡!

  彭王岛,项家!

  外海之中,项家曾经是一个风头无匹的势力,有着半步化神的项辽坐镇,十宗三岛之下,项家几乎无人敢惹,是当之无愧的一流势力。

  但随着项辽在内17名项家高手惨死丹鼎门,项家在外海的地位可谓一落千丈。

  被丹鼎门追杀,被旧时的仇家追杀,一路没落,二十年后,当年如日中天的项家,已然没落成三流势力。

  长老殿中,七名项家金丹分座而议,在最上位,坐着一个瞑目不语的元初老者。

  如今的项家,已只剩七名金丹,一名元婴。

  那一名元婴,还是借着秘术强行提升境界,只是撑门面而已,战力可谓低下。

  七名金丹商议的,是要不要投靠刺明联盟。

  刺明联盟的存在,是为了刺杀周明。

  项家的大仇人,同样也是周明。

  若能投靠刺明联盟、攀上联盟的大树,项家或许还有兴复的希望。

  “家主,依我之见,凶魔周明已回外海,刺明联盟已蠢蠢欲动,准备灭去此魔,正是需要人手之时。若我项家投靠联盟,无异于抱上一棵大树,此事何须犹豫!”

  一名金丹后期的修士起身抱拳,侃侃而谈,他的话让其他六名项家金丹皆是点头附议。

  “不可!”一直瞑目不语的元婴老者,徐徐睁开眼,面容沧桑、垂暮。

  他是项家硕果仅存的元婴修士了,他是项家如今的家主。

  “为何!家主做事,当以族群兴盛为首要职责!难道家主是舍不得对项家的掌控权么?”

  金丹后期修士质疑道。

  投靠联盟,项家自然会被人接管,这便是抱大树的代价。眼见元婴老者不同意投靠联盟,金丹后期修士只以为老者是存了私心。

  “可笑!一个没落家族的家主之位,老夫岂会在乎!老夫之所以反对投靠联盟,不过是惧怕一个人而已…刺明刺明,联盟想要刺杀周明,他们,这是取死!听说,周明魔头,已然化神…老夫的意思是,若我项家不想灭掉最后的血脉,便决不可与周明为敌!”

  元婴老者眼神微不可查闪过一丝畏惧,似回忆起当年的惨事。

  他的话,让一个个项家金丹沉思起来,没有亲眼见过宁凡杀人无情的,绝不知‘周明’二字,有着何等的凶威!

  那一日,丹鼎门中,无人料到半步化神的项辽会死,但项家17名高手,就这么轻易地…死在周明之手!

  “元婴期的周明,可在外海无敌,化神期的他,惹不得!”老者断言道。

  金丹后期修士眼皮一皱,事实上他早已暗中投靠了联盟,故而才会极力劝说项家投靠。

  “就算周明是化神,但联盟可是有十几个化神加入…”

  他还需继续劝说老者,下一刻,整座彭王岛都地动山摇起来,好似被什么凶兽冲撞到一样!

  一殿八名高手,立刻化作遁光出殿,面色皆是惊疑不定。

  彭王岛所处的海域,海流湍急,往年也偶尔会有海兽被海流偏移方向,撞在岛基之上。

  若是金丹海兽撞岛,只会微微颤动片刻便停歇。若是元婴海兽撞岛,则会让彭王岛晃动数息,但数息后,晃动必定也会停止。

  然而这一次岛屿晃动,却太过剧烈,就仿佛彭王岛要被什么东西踩成两半一样!

  八名高手一出殿外,各是目光扫向四面八方,下一刻,所见所闻,让八人永生难忘!

  却见一个三千丈高的紫甲巨人,肩扛着比彭王岛大数倍的巨岛,一步踏上彭王岛。

  那一步之力太重,在其脚印踏下处,半座彭王岛粉碎、沉入海中!

  “巨、巨人!此人是谁!一脚踏碎半座海岛…他的修为太过恐怖!”金丹后期修士,已吓得面无血色。若这巨人是来覆灭项家的,则项家翻手必灭!

  “他是周明!你看着他,还认为投靠刺明联盟是对的么!”

  元婴老者深吸一口气,无奈闭上双眼。

  就在他与巨人目光相对的一刻,元婴好似被剑刺中一般,几乎崩溃。

  寻常化神纵然可瞬杀元婴,也无法以目光让人元婴欲崩。

  老者如何不明白,宁凡化神之后,绝非寻常化神可比。

  “不可能!纵然是瀛洲仙岛的化神老祖们,也无人可化出如此巨大的身躯!”

  金丹后期修士惧怕不已,这惧怕表情同样浮现在其他六名金丹脸上,浮现在数千名项家修士眼中。

  好在巨人仅仅是路过彭王岛,并未杀人,这不禁让项家修士们纷纷松了口气。

  “项七,如你所见,周明不可得罪…老夫知道你暗中投靠了联盟,只是老夫提醒你,若再妄图将项家扯入危局,老夫顷刻掌毙了你!”

  元婴老者眼露寒芒,他绝不容许任何人去招惹宁凡。

  项家已没落,但好歹未灭。老者不能让项家灭在他的手上!

  黑礁海域,横山岛。

  横山岛是一个倒霉的岛。

  岛上有一个倒霉的宗门,名为恒云派。

  横云老祖更是倒霉,其名王横。

  王横是一个金丹初期的修士,三十多年前,就是金丹初期,如今仍是金丹初期。

  以他的资质,虽然不高,但当年就几乎修到初期的顶峰,但三十余年过去,他竟仍未突破中期的。甚至他曾获得一颗金丹道果,服下之后,法力几乎已到了后期,却偏偏因为心中阴影,突破不得。

  他的心,在三十年前的一场惊天之战中留下阴影。

  那一日,一个名为周明的狂魔,在横山岛灭了三名封妖殿元婴,护住了殷素秋!

  王横那个苦啊…石室之中,他再一次尝试突破金丹,仍以失败告终,不由腹诽道,

  “周明前辈啊,你说你杀人就杀人吧,跑老夫岛上杀人干嘛。”

  “你杀了人,跑了路,结果老夫岛上死了封妖殿的高手,不知道被封妖殿的人调查过多少次。”

  “若非老夫确实和你非亲非故,若非老夫奉上不少仙玉贿赂,老夫早就死了,横云派早就灭了…”

  “周明前辈啊,老夫被你害惨了,如今你成了外海第一高手,老夫却天天提心吊胆,生怕有人知道老夫和你有关系,被灭掉…”

  王横的老脸愁成苦瓜,叹息不已。

  在这一刻,横山岛忽然剧烈摇晃。

  “老、老祖,大事不好了…”一名道童慌慌张张闯入王横的石关。

  “吵吵吵,吵什么!有什么大事不好的,是不是又有上宗高手来索贿了?”

  王横极其不耐地走出大殿,一出殿门,所见所闻几乎没把他吓尿。

  一个三千丈的紫甲巨人,旁若无人,扛着一座巨岛,踏海而来。

  “乖乖,这么大的巨人…此人是什么修为。不对,此人的气息好熟悉,他是,他是…周明!”

  王横鹤发童颜的老脸,几乎要哭了。

  “周前辈,你不能这么欺负人啊,你又来了,你又来连累我了…”

  “现在你被刺明联盟追杀,风头正紧,老夫不能被你连累啊!”

  “再说当**离开岛后,还是老夫帮你毁尸灭迹的…别人来查你底细,老夫也半句没有**你,你不能恩将仇报啊!”

  眼看着紫甲巨人一脚抬起,几乎要踏碎横山岛,王横绝望地闭上眼,口中喋喋不休。

  而那巨人好似听到了他的话,忽而收住脚步,冷电般的目光一扫横山岛,好似回忆起什么,望着王横不语,片刻后屈指点出一道黑光,射向王横,一步踏出,消失无踪,只留下一句话。

  “看在尔为故人的份上,权且赐你一场造化!”

  那黑光射入王横之后,令得王横躯体一颤,其心头阴影,竟徐徐消失,似乎被宁凡以**力为他冲开瓶颈。

  王横怔住了,吓愣了。

  那不过是宁凡随手一指而已,竟然可以帮人冲破瓶颈!

  “传闻除非问虚之后的老怪,才可借虚空之力为小辈打通仙脉瓶颈…这周明前辈,难道竟是炼虚修士,经历过问虚考验?!”

  王横愣住了,他觉得,一定是自己走出大殿的方式不对。

  周明前辈,有这么厉害?

  “老夫真是幸运,竟能和一名炼虚前辈扯上关系!”

  王横好似胆气也壮了,也不怕封妖殿、刺明联盟了。

  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,那便是怀着对宁凡的无限憧憬,赶快去闭关,准备突破金丹后期。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