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353章 给我一个理由!

第353章 给我一个理由!

  啊!

  一个个凡人死在王坤脚下,但他越杀越不痛快,他要找可以怨恨他的人!

  王坤神念一扫,蓦然冷笑,周身化作一道千丈巨大的剑光,直冲城中某个方向,但凡挡在其剑光之前的房屋、人畜,皆粉身碎骨。

  剑光一收,他落在状元府前,眼神轻蔑。

  这状元府,就在不久前刚刚翻新、其主人金榜题名。

  但随着王坤一步踏入,所有抵挡的家仆尽皆死去。

  “有意思,这批凡人家仆,竟敢抗衡我,好啊!就是要这样,才能杀地痛快!”

  他的目光,落在状元府中,立在尸山血海的一个白发老儒身上。

  这老儒,孜孜求学七十年,只为领悟济世救民之道。

  在其七十九岁高龄之时,他认为学有所成,投身科举,登科第一!

  他跨马游街,宣扬自己的政道,他亲见帝王,以死进谏,蒙帝王敬重,赐尚方宝剑,剑诛十大佞臣。

  他是个不屈的老人,他得到了姑苏之民的敬重。

  他淡淡望着王坤,带着蔑视和愤怒,

  “你等为何血屠姑苏,给老夫一个理由!”

  “理由是…老子喜欢杀人!最喜欢虐杀尔等凡人!”王坤哈哈大笑,他的笑容让老者愤怒到极致后,化作冷静,化作一丝…轻蔑!

  “原来如此,杀人取乐!好一个理由!好一个…理由啊!!!”

  “处其上者,欺其下者,蝼蚁尔!”

  “你是只会欺凌弱者的…蝼蚁!”

  在这位老儒眼中,王坤只是蝼蚁!

  王坤眼光一冷,一剑寒芒,将老儒劈成两半。

  舔着剑尖鲜血,王坤目露喜色,斩杀此老儒,他的意境竟增长了不少。

  “就是要这样,要怨恨!若不恨我,杀尔等只不过葬了我的手!”

  他目光若狂,一步踏出,化作剑光,直冲另一处庄园。

  那里,名为赵宅,住着姑苏闻名的赵大善人。

  他名为赵善,年轻之时便是**,一只到老,仍是**。人虽**,却常常赈灾济民,无数姑苏子民,曾受其恩惠。

  就在不久前,赵善刚刚迎娶了一名少女,正是人间乐事。

  但此刻的赵善,以老迈之躯,望着一院的自刎之女,眼露怨恨。

  他妻妾皆是极美,当罗森来劫女子之时,这些女子为不丧**,皆是自尽。

  他望着王坤,他双目血红,他望着死去的妻妾,肝肠欲碎。

  “给我一个理由!给我一个屠我全族的理由!”

  “理由?老子喜欢杀人,可算理由!”

  王坤望着赵善,他要更加激怒赵善,他的黑剑在一地女尸之上乱斩,就连这些女子全尸都不留!

  “你不是人,不是人!”

  赵善以老迈之身,持着一柄拐杖,打向王坤。

  他怨恨,他怨恨自己的老迈、弱小,怨恨王坤的歹毒。

  “好!就是要有这种表情!”

  噗!

  黑剑刺入赵善心口,将其狠狠绞碎,王坤感到,自己的意境再次增长。

  被困于剑丝之中的五位老者,再无法忍耐。

  这里是他们隐居千年之地,这姑苏百万凡人,他们几乎全部认得!

  “老夫跟你拼了!”

  青衫老者眼眶血红,他不能再让王坤杀下去,他元婴离体,疯狂掐决,他周身燃起愤怒的血光,好似一个血色太阳。

  他要和王坤拼了,他要自爆!

  轰!

  一名大修士的决死自爆,竟将王坤的剑丝炸出一个缺口,而其他四名老者,根本没有悲悯同伴的心思,他们只有一个心思…踩着同伴的尸骨,为他们报仇!

  “可恨!竟然自爆了一人,如此便浪费了一个…”王坤大感可惜,但更让他可惜的事出现了。

  却见一边无事可做的于戈,眼见四老冲出剑丝,目光一亮,手中金剑一削,无可匹敌的剑光将死老一剑削死。

  至于四人的元婴,则被起生生吃下腹内。

  “于戈!你抢老子的猎物!”王坤愤怒了,他杀了这么多人,才激起五老的怨毒,却被于戈灭掉诸人。

  “哼!抢了有如何!你还杀不杀?若不杀了,老子直接以吞尸之术,吞了整个姑苏!”

  “不必,我还没杀够!”

  王坤狠狠看了于戈一眼,心知此刻不是与于戈计较之时。

  目光望向一处宅院,忽然眼前一亮。

  一道剑光冲去,王坤立在宅门外,望着门中一个持着木剑的孩童,以及一个孝服未脱、满面惊恐的美妇,露出冷笑。

  “你杀了徐伯伯,杀了杨三婶,你杀了楚爷爷…我跟你拼了!”

  小石头眼眶血红,他手中的木剑,剑指王坤。

  很好的表情,很好的表情啊!

  王坤大喜过望,想不到区区一个孩童,竟如如此强大的怨念。

  难怪不是炼尸魔都爱以童炼尸,越是幼小的孩童,内心越是纯净,若恨起来,也是越强大的。

  “小石头,快走,快走!娘拦住他,你快走!”白素露出惊慌之色,她一辈子没有见过修士。

  王坤目光一眯,似看出些什么。

  “若让你怨恨,再杀了你,老子的意境,便有望在百年内突破大成了!”

  “这个女人是**亲么…嘿嘿…”

  王坤的目光扫过白素的娇躯,舔了舔舌头。

  以他的修为,一眼便看出,白素与小石头间,血脉中有一丝相仿的气息,多半是母子。

  “不许你动我娘!”小石头拦在白素身前,但仅凭一个木剑,岂能挡下一个魔头。

  甚至王坤看也未看小石头,收起黑剑,屈指一点,震住白素,双手齐探,意欲朝白素脸蛋抓去。

  他虽厌恶双修,但若凌辱了白素能让小石头痛恨他,他求之不得!

  只是其魔爪尚未碰到白素,却见一道木剑剑光斩,砍在王坤的手腕上。

  以他化神中期的强横肉身,竟被木剑砍出一丝血痕。

  立刻,王坤一惊之下,连退百丈,待确认砍他的只是小石头之后,蓦然一惊。

  “这是谁削的木剑!如此强横的剑意,仅仅一丝,便足以破掉我肉身防御!”

  王坤这一惊之下,姑苏城外,无数海舟援救而来。

  一道道元婴遁光不顾一切冲来,为首的是一个元婴中期的大汉…王四!

  神念一扫姑苏惨状,每一个元婴老怪,都是悲愤之色。

  “你们是谁,是谁!为何要做这种事!为何!”

  “为何?哼…”王坤话未说完,却见王四化作一道凶芒,悍不畏死地冲来!

  “不准伤小石头!”

  王四眼露担忧,神念一扫,一见宅邸之内,竟无宁凡、许秋灵二人,只道二人已被王坤杀死,心头更怒。

  “你是谁!你杀了秋灵和她夫君,你该死!”

  数百年前,是王四驾舟带洞虚、秋灵入姑苏。

  那一次,秋灵在姑苏呆了数年,就好似王四的侄女。

  事隔数百年,秋灵带着夫君、返回姑苏了。但如今,却死在王坤手上。

  “你杀了我的侄女!我和你拼了!啊!”

  王四冲向王坤,却连让王坤看一眼的兴趣也无。

  王四有怨恨,但这个怨恨比起小石头来说,什么也不算。

  “你的怨气,我已不需要了,滚!”

  轰!

  王坤一步踏下,形成一股无法形容的崩溃之力、冲撞在王四胸口。

  只一个碰撞,王四经脉尽碎,吐血而飞,虽然未死,却也重伤半废。

  他一面咳血,一面看着王坤步步逼近小石头,**笑走近白素。

  王四眼眶血红,他想要杀了王坤,但他做不到…

  “给我一个理由!给姑苏一个理由!”他冲天嘶吼,他…不甘!

  不甘弱小,不甘平凡,不甘任人宰割。

  “理由?理由就是…尔等太弱!”

  王森一指画剑丝,剑丝画地为牢,将小石头困在其中,一步步走近白素。

  望着白素**有致的娇躯,望着白素怨恨、却担心小石头的关切眼神,王森大感快意。忽然有些明白,罗森喜欢女人不是没有道理啊。

  白素屈辱地闭上眼,她可以想象,再过十息,不,九息,她大好的贞名,就要被这王坤辱尽。

  “周公子…你不如他…周公子他多半也是个仙人吧,但他从未对我等凡人动手…任满城之人嘲笑他,看不起他,他也一笑置之…他的气度,你比不了!”

  白素已决定,在王坤靠近自己的时候,咬舌自尽。

  她绝不把身体,交给王坤这样的垃圾!

  “周公子?什么狗屁周公子,你说他比我厉害?你说我不如他,可笑!”

  王坤仰天大笑,他觉得此地的凡人真是太会开玩笑了。

  “我王坤,七岁修道,19岁入黄云谷,23岁融灵,319岁结丹,752岁弑师结婴!1400岁化神,2200岁化神中期!你说得周公子,又是什么修为!”

  王坤没有立刻凌辱白素,他遥遥望着白素,忽然觉得,让这女子最后一丝高傲臣服,很有**。

  “我、我不知…我不懂什么修为,我不知什么境界…只是我有一种感觉,你杀我等如蝼蚁,他杀你等,亦如蝼蚁…我相信…这木剑,就是他削的!”

  白素凄婉一笑,她根本不懂什么修真。

  她只知道,若宁凡也是修士,则比王坤强上千万倍。

  她的话,王坤本没有放在心中。

  只是听说那砍伤自己的木剑竟是周公子所削,对那未曾露面的周公子,王坤不由有些忌惮了。

  “周公子?你一口一个周公子,该不会连他姓甚名谁都不知吧…他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他叫…”白素抿唇苦笑,她连宁凡的姓名都不知。

  “他叫,周明!”

  白素没有回答,但一道冰冷好似万丈玄冰的声音,代替她回答了!

  在这声音落下的一刻,只听得一道剑光破海而出的声音,王坤尚未反应过来,忽然一惊!

  在其前方,在白素、小石头等人身前,一个白衣青年揽着一个黑衣女子,凭空浮现!

  那遁光,分明是领悟剑意后、施展出的剑遁挪移之术,比寻常化神挪移更快!

  确实太快,快到王坤、于戈都不知宁凡如何出现!

  一股莫大的压力,从宁凡身上传出,让王坤、于戈几乎有窒息之感。

  二人立刻认出,眼前的白衣青年,正是他们本来要刺杀之人…周明!

  宁凡的目光微微闭起,神念横扫五万里,扫过姑苏的每一寸土地。

  就在这短短的时间,姑苏之民,已死三分之二!

  他带着许秋灵入海疗伤,才过去一日而已,但姑苏,已面目全非。

  “给我一个理由…一个血屠姑苏的理由…”宁凡努力使言语平静,五个月的生活,虽然短暂,但这里,给了他一段温暖的回忆…

  这回忆,被人残忍的粉碎!

  “理由?凡人弱小,便该死,杀之又如何!周明,你也不过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,何必在此故作清高!你在此正好,老子正好杀了你,给刺明联盟邀功,然后我就可…”

  王坤狞笑望向宁凡,但他话未说完,一股恐怖到让苍天颤抖的杀气,从宁凡身上散出,席卷整个姑苏!

  “给我一个理由!”

  宁凡双目如冷电射出,一步迈出,好似卷动了千重风云,蓦然间天地变色。

  在这一步迈出之际,一股必死危机,席卷上王坤心头。

  王坤甚至还没反应过来,已被宁凡一掌欺近身前,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!

  王坤只来得及将黑剑挡在胸口,任那一掌拍在黑剑之上。

  那黑剑乃是万炼乌铁所铸,可挡山崩而不毁!

  那黑剑乃是化级中品灵宝,可斩初期若儿戏!

  但如此好剑,在宁凡一掌之力下,轰然化作齑粉粉碎,一股狂猛至刚的力量,震在王坤胸口,三重灵装宝甲,尽数崩碎!

  只一掌,王坤筋骨俱碎,肉身一颤,就此粉碎成血雾!

  掌力轰杀王坤,余力不减,透过姑苏之岛,传出深海之中。

  一霎之间,十万里内的海域,被宁凡一掌之力,震散所有海水,化作千百道水龙,冲天而起!

  于戈面色大震,根本无法置信,堂堂化神中期的王坤,会被宁凡一掌诛杀!他尚未反应过来,忽然感觉身后寒芒疯狂竖起!

  在其身后,宁凡好似鬼魅般瞬间出现,一抓探出,自腰后刺入其丹田,生生抓出其元神!

  王坤、于戈的元神,俱被宁凡死死握在手中,皆是胆寒心惊。

  就好似看到一个极其无法理解的事情,二人身为化神中期,竟被宁凡…瞬杀!

  这怎么可能!除了内海七尊,谁可瞬杀化神中期!

  “你、你是什么修为!瞬杀化神中期…你不是化神初期,绝不是!不要杀我,我是紫蛊请来的,是紫蛊说可在外海随意杀戮…你不能杀我,你若杀我,必得罪紫蛊,得罪封妖殿,得罪妖尊!你杀我容易,但妖尊杀你,同样容易!”

  “妖尊!”宁凡眼露寒芒。

  王坤、于戈似找到一些让宁凡忌惮的筹码,胆子渐渐壮大起来。

  “不错,就是妖尊!你杀了我等,必得罪妖尊!”

  “你说杀了你们…会得罪陆界焚!”宁凡望着姑苏的血海废墟,胸中一股杀意,无法宣泄!

  是自己太仁慈了,没有立刻诛杀刺明联盟,才留此遗患!

  是自己太仁慈了,没有覆灭封妖殿,才让紫蛊这跳梁小丑,自以为是!

  百姓不该死于战争,凡人不该死于修真血海。

  尤其是,带给自己温暖的姑苏,更不容人随意覆灭!

  “你说我会得罪陆界焚,我就让你看看,我是否会得罪他!”

  “瀛洲仙岛,刺明联盟!你们,过了!”

  “尔等血洗姑苏,周某便血洗瀛洲,周某倒要看看,陆界焚怎么给我一个解释!”

  …

  罗森十分开心,血洗了姑苏,他起码掳获一万凡人女子。这些女子各个魂魄纯正,他真是等不及立刻返回瀛洲仙岛、享用这美味了。

  乘在一方血光森森的飞剑之上,罗森距离瀛洲仙岛已然不远,只是心头忽然有些奇怪。

  奇怪的,是王坤、于戈二人怎么未追上来。

  “不过**一个凡人国而已,竟还未完事,哼!王坤总说老子下流,我看他才是个**,什么狗屁怨恨意境,什么喜欢虐杀凡人…老子就干脆多了,直接给她们一个痛快…嘿嘿,当然是要被老子玩过之后,再让你们痛快!”

  罗森拍拍肩上装满女人的麻袋,舔了舔舌头,日御万女,真是很美的事啊!

  轰!

  身后的远方,忽然传来巨大的声响。

  罗森好奇地回头一看,这一看,吓得他肠子都掉出来了。

  在其身后百万里外,一个足足有三千丈的紫黑色巨人,一掌托天一般、托着一整座岛屿,踏着海浪,直逼瀛洲而来。

  那巨人的气息,仅仅一丝,便让罗森危机不已。

  那巨人每一步踏出,几乎都能跨越九万里的海域!

  而当罗森目光扫向巨人之时,那巨人犹如冷电般的目光,骤然扫来。

  “你,跑不掉!冰碎!”

  巨人已空出的右拳,一拳大出,霎时间,十万里海域俱都冰封!

  一冰一碎间,一股莫大的冲力撞在背心,罗森一个痛呼,直接跌下飞剑,惊骇欲死。

  这巨人是谁!

  遁速如此之快,拳力如此之强!

  罗森胆颤心惊,重新爬上飞剑,没命飞遁,争取在被巨人追上前逃入瀛洲仙岛。一面逃,一面却在求饶!无他,巨人给罗森的感觉,根本不可战胜!

  “道、道友,我与你无冤无仇,你为何追杀我!给我一个理由!”

  “你算什么东西,配跟我周明要理由!”

  宁凡所化巨人仰天冷笑,眼露疯狂。

  他要扛着一座姑苏岛,踏平瀛洲!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